啃文书库 > 我的三国有些乱 > 第三十九章,我在干啥

第三十九章,我在干啥


  “本初兄,当今天下乱象渐生,朝庭宦官当道,不知吾等该如何自处?”曹操回过神来,没有再讨论刘备,而是谈起当今天下大势。
  “呵呵!”袁绍冷笑了两声,犀利的目光逼视着曹操,有点玩味地说:“孟德何必诈吾?一群跳梁小丑罢了,他们忘了这大汉江山是谁打下来的!从诸夏以来,吾辈祖先开疆扩土,戌边流血,何时轮到他们做主?”
  袁绍说着霍地站起身,目光从曹操身上移开,有点可怜某些人似的说:“这群不开眼的东西以为这洛阳城就代表天下,以为区区一个灵帝能左右天下,可笑呀,可笑呀!”
  “让他们欢乐一下又有何不可,这老刘家也该挪挪位了。现在咱们要做的就是为他们提供足够的空间和舞台。看看耍猴也挺不错的!”袁绍有一种天下在握的豪情迸发而语。
  袁绍这一切都没说错,从汉未乱象起到黄巾之乱,再到三国归晋都没逃过这一本质。一切只不过是世家在导演的一场闹剧。
  袁绍唯一错的是以为世家代表天下。从这个时代来讲也确实如此。如果从后世来讲就不是,民心才是天下,人民才是根本。
  事实上袁绍确实也从此隐于洛阳,直到大将军何进准备对付宦官集团才煽风点火。待事情败露,袁绍才逃逸出洛阳,之后振臂一呼成了北方霸主。
  曹操听着,点了点头说:“怪不得本初兄不入仕途了,原来在抽身看戏!”
  “孟德又开玩笑了,你不也想置身事外么?不然会捧打蹇图?骗鬼呢!”袁绍从来看不惯曹操耍奸,他认为这是小道。袁绍真不屑为之!
  如果袁绍知道历史上自己在如日中天之时,就是被这个奸诈的小弟把他打入万丈深渊,袁绍会作何感想?
  曹操也正如袁绍所说,两三年后借宦官报复明升暗降之机,曹操也退出洛阳明哲保身。同样在一旁加油呐喊,之后也是拉起队伍自立山头。
  这群家伙都是一时之雄,只不过都为了各自利益,不顾民生。那怕打着为民的旗号,也改变不了让神州大地惨不忍睹的事实。换句话来说,时代局限了他们,让他们成为民族的罪人!
  “哈哈!本初兄高看孟德了!”曹操打了个哈哈,心中却再次高看了袁绍一眼。
  “哈哈!好说好说!”袁绍说完,又有点后悔自己说多了,就陪着发小曹操打哈哈!
  ……
  三天后。
  这三天来刘备都被蔡邕按在棋盘边,连蔡家万卷藏书也无缘膽仰。第一天刘备边教边下,下得不亦乐乎。为师之事也算乐事。
  第二天刘备边下边想,冷汗出流,一不小心就被蔡邕逼入墙角,只有奋死抵抗才能有一线胜机。
  第三天刘备已经被蔡邕按在棋盘上磨擦磨擦再磨擦。蔡邕比卢植还不讲道理和野蛮。
  “玄德,客人没这么快,何不一边杀两盘一边等候?”第四天天刚亮,刘备就让蔡邕堵在房门口。
  “先生,杀人不过点头地,何不容弟子喘口气?”刘备心塞地说,真不带这样玩人的哈。
  “玄德错矣!这象棋是出自你手,吾知道你是让吾,让吾高兴。你不必让了好不好!”蔡邕开始软磨硬泡。连好话小话都随口而出。
  “先生,弟子真没藏拙,实在是弟子天份不好,悟性不高,下不过先生。”刘备有点无语问苍天,这不是搬石头锤自己的脚么!
  “老爷!有荀氏荀攸荀公达公子来访!”这时一个年轻点的蔡府家丁进来禀告蔡邕。这是代福伯班的人。
  刘备一听,如获纶旨仙音,还有比这更酸爽的么?绝对没有!刘备不由偷瞄了一眼蔡邕,只见蔡邑皱了下眉头。
  “有请!”蔡邕整理了一下衣衫,瞪了眼刘备,似乎在说暂且放过你!
  “晚辈荀攸见过伯喈先生,冒昧前来还请见谅!小小意思不成敬意!”荀攸一身青衫便装,提着一包不知名的礼品,看见蔡邕出门相迎,躬身一礼道。
  “公达来便来也,何必破费呢!快请进!”蔡邕没有半点架子,很热情地请荀攸进来。
  本来来讲,在汉代见面打招呼都是唤官职的称号。如蔡邕在历史中曾拜中郎将,就呼蔡中郎。如荀攸拜黄门侍郎,就唤荀侍郎。
  但是蔡邕这大儒身份掩盖了这一切,基本上比蔡邕年龄小,职位相当或偏高的人,都会叫蔡邕为先生。除了对人,也是对知识的尊重。何况蔡邕无论人品或学识都当之无愧于先生之称。
  “公达兄!”
  “玄德贤弟!”
  荀攸和刘备热情地招呼开了。片刻之后,蔡府下人已经奉上了热茶。
  “公达兄果然是信人也,这大清早就过来了,让小弟好生感动。”刘备开启了无聊的聊天模式。
  “说来惭愧呀,愚兄自前天别过贤弟,吟涌着贤弟的《秋思》和《过洛阳城》是夜不能寐,只盼与贤弟再会。”荀攸倒也直接,开启了亲热的聊天节奏。
  “哦,玄德又出新诗了?也让吾听听可好?”蔡邕一听,饶有兴趣地说。蔡邕自刘备进府,都被这象棋迷住了,也忘了刘备会作诗一事。
  荀攸自然把与刘备在洛阳城门相遇的情形对蔡邕讲了一遍。也把《秋思》和《过洛阳城》吟诵了一遍。
  “《秋思》合情应景无可挑剔!不过《过洛阳城》中这故城一词有待商榷也!”蔡邕听后,反复思考了一会儿,指出了《过洛阳城》一诗中的瑕疵。
  刘备一听,心中一震。这《过洛阳城》是自己抄袭宋代司马光的《过洛阳故城》。对于司马光来讲,洛阳是故城没错。而在汉代,洛阳城绝对不是故城。这也是刘备没深想的地方。
  “先生,是弟子考虑不周,还好没有流传出去,不然因诗获罪都可能。不若故城改为都城如何?”刘备谦虚地请教蔡邕。
  “伯喈先生真是吾辈楷模,攸叹为观止也!”荀攸听后,也恍然太悟。故城之语,不正有指当朝该亡么?还好刘备姓刘,不然死都不知道如何死的。
  “只要没流传于外,这都不是大事。诗是好诗,就是犯忌点,玄德日后少作这方面的诗文才好。”蔡邕语重心长,也不把刘备当外人地说。
  “先生之金玉良言,弟子受教了!”刘备对蔡邕施了一礼,心中愈发坚定要护蔡邕一家周全。不论于公于私来讲刘备都认为责无旁贷。
  蔡邕并不知因为自己习惯提携后进,以善待人而已经改变了蔡家命运。应该说善有善报,天道轮回迢迢早定。
  荀攸并不眼热,只为刘备高兴,也敬佩蔡邕之高风亮节。荀攸是真的越看刘备越顺眼。
  “小事,小事,不足挂齿,玄德不必如此!”蔡邕摆手笑道:“诗就不说了,还是讨论下象棋吧!”
  “伯喈先生,可是卢公献给陛下之物?听闻乃直自玄德之手,不知是否?”荀攸眼睛一亮,连忙问道。
  蔡邕此时进入了中二模式,屁颠屁颠地小跑着捧来了象棋盘和棋子。
  一时之间成了蔡邕和刘备上场厮杀,荀攸在旁边观战。场上两人边杀边讲解,场外边看边学。
  一上午的时间就在这三个家伙这么浪费了。最少刘备是这么认为的。甚至刘备心中叨叨:“我在干啥?”
  至于蔡邕和荀攸却沉溺其中,都忘了时间的存在。一门心思在这奇妙无比的棋局中。
  “老爷,曹公子来访!”直到有人禀告曹操来了,才让蔡邕两人的目光从棋局中转移开来。
  “孟德这家伙又来噌饭啦!”蔡邕吐了句槽,才道:“请他进来。”
  对于曹操这样的常客,蔡邕都懒得去迎接。他知道曹操这家伙脸皮厚,那怕背不出《山海经》,也会找借口进门。
  “曹操曹孟德?”荀攸下意识地问。荀攸也知道曹操和蔡邕的关系。
  “嗯,除了他还有谁!”蔡邕扯了下嘴角说:“别管他,将军!”
  荀攸和刘备相视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