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霸道总裁慢慢宠 > 第一次

  奢华复古的总统套房内,暗橘黄色的暧昧灯光撒落满屋。
  
  一个高大俊美至极的男人,紧闭着双眸,裸着上半身仰倒在床上,呼吸急促而粗重。
  
  门,突然被推开。
  
  从门口的缝隙中,一个娇小的身影被一把推了进来!
  
  随即,门“咔嚓”一声,彻底锁死。
  
  被推进来的慕初笛刚站稳身子,还未来得及看清周围,就被迎面而来的男人轻松拦腰抱起,扔到那张名贵非凡的大床上!
  
  她下意识的往后缩,水涟涟的眸子透着惊惶不安:“你是谁?”
  
  一个小时前,养母打电话通知她,让她去西弗莱皇家酒店面试一个电视剧的女三号,可她才一进电梯,就被一群黑衣壮汉抓住,推了进来。
  
  男人没有回答她,而是俯下了身,大掌捏住她的下巴,像是锁定猎物般。
  
  慕初笛慌乱的一边往后挪,用力推拒着他的手,声音颤抖:“不……不好意思,我应该是进错房间了,我……我马上走!”
  
  可男人的手臂如同钢铁般,她使劲力气都无法撼动分毫。
  
  灯光昏暗且逆着光,慕初笛看不清对方的模样,却感受到一股火热贴近的气息,随即,高大的身躯便压了下来,将她严密的禁锢在身下。
  
  慕初笛脑袋“嗡”的一声,浑身瑟缩了一下,惊惧的挣扎:“不要,放开我,放开我——”
  
  她叫的仓惶,听在神智模糊的男人耳里,却似一只绵绵的小猫在耳边轻叫,顿时撩起了一股火。
  
  男人倏地狭眸变黯,一手箍住了她的双手高举头顶,俯下了身。
  
  他重重地压向了她,吻上了她柔嫩的唇瓣,擭去了她温热的鼻息,舌尖霸道地强行闯入,勾过她的丁香缠绵不止,肆意地汲取着她唇齿间的迷津!
  
  随着那灼热大掌的,慕初笛原本剧烈的反抗逐渐被瓦解,她的身体被点燃了一簇又一簇的火苗,蓦地软了下来。
  
  到了最后,身子一痛,慕初笛再无法遏制地喊叫出声,眼角渗出一颗颗泪珠,她昏迷过去好几次,又在海浪般汹涌的愉悦中醒来,仰颈喘息。
  
  ……
  
  深夜,慕初笛猛地睁开眼来,自己腰间箍着的精壮手臂和床上的一片狼藉,都清晰的告之她,之前发生的不是梦。
  
  她咬住下唇,默默的流了一会眼泪,随即推开男人的手臂和被子,走下床。
  
  身体像被重车碾压过一样,全身酸疼,双腿发软。
  
  慕初笛强撑着不适,穿上散落地面的衣服,甚至没有勇气看床上还在昏睡的男人一眼,头也不回的夺门而出……
  
  外面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慕初笛失魂落魄的回到养父母家中,轻手轻脚开了门。
  
  她刚打开门,却被里面的情形惊呆了!
  
  客厅里灯火辉煌,养父母一家,还有她的男友池南,都一语不发的坐在客厅里。
  
  气氛严肃而沉重。
  
  见她回来了,姐姐慕姗姗第一个冲了过来,望着她颈间避无可避的暧昧青紫痕迹,凌乱的衣物,勾起一抹满意的笑容,大声道:
  
  “我就说吧,这小野种果然是出去跟人鬼混了!”
  
  慕初笛脑袋“嗡”的一声,木然的看向了养母杨雅兰:“妈,是你打电话——”
  
  她话才说到一半,杨雅兰突然一个箭步冲了上来,狠狠的甩了慕初笛一个耳光!
  
  “啪——”
  
  慕初笛躲闪不及,脸登时被打偏了过去。
  
  脸上迅速变得又红又肿起来。
  
  杨雅兰眼中闪过一丝恼怒,心有余悸的拔高了声音:“当年就不该救你一命!就让你被车撞死算了!也好过你现在这么不堪,简直丢尽了我们慕家的颜面!”
  
  养父慕睿见状,忙走过来将慕初笛后,心疼的呵斥道:“事情都没有问清楚,怎么能对孩子动手呢!”
  
  “爸,还用问吗?我们又不是瞎子,她干过什么丑事一眼就能看出来。”慕姗姗恼怒父亲对慕初笛的维护,火上浇油的说道。
  
  “对吧,池南哥哥?”
  
  慕初笛倏地抬起头,睁着漆黑湿润的眼睛,绝望的看向了从刚才进门就一言不发的池南。
  
  空气瞬间安静。
  
  池南一步一步走到她面前,英俊的脸庞微沉,那双向来温柔含情的眸子此刻却失去了温度,目光冰冷的落到她的身上。
  
  “小笛,你下午去哪了?”
  
  慕初笛唇瓣颤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池南哥哥,我刚才都跟你们说了啊,她是想要去剧组混个小角色,所以陪副导演睡觉去了。那个沈副导又胖又丑,就喜欢玩弄这些急于上位的女大学生。”
  
  见她一语不发,慕姗姗迫不及待的跳了出来。
  
  “我在问小笛,而不是你。只要她说,我就相信。”池南看也不看她一眼,冷冷的一句。
  
  慕姗姗顿时尴尬又气恼,怨愤的瞪着慕初笛。
  
  这个收养来的野种凭什么这么好命,能找到池南这样的男朋友!
  
  面对温柔亲密的恋人,慕初笛突然红了眼眶,不论是不是被蓄意给害了,她辜负了池南是无可否认的事实。
  
  眼泪滑落,摇头哽咽道:“对不起,对不起——”
  
  池南身形晃了晃,后退了一步,无比冰冷的看了慕初笛一眼,那眼神,像是要吃人一样。
  
  随后,他冷笑一声,直接大步走出了慕家。
  
  “我去送送池南哥哥!”慕姗姗匆匆扔下一句话,便急急的追了上去。
  
  慕初笛看着她一边急切的跑着,一边拨弄头发的背影,勾起一抹惨然的笑容,喃喃道:
  
  “原来,这就是你们害我的目的。”
  
  她早该看出来的,每次跟池南在一起时,慕姗姗眼中的妒恨和对池南露骨的爱,她都看在眼里。但是她从小被慕家收养,承着天大的情分。
  
  所以为了不让疼爱自己的慕父担心,慕初笛很多事都选择了沉默。
  
  却没想到,就在她跟池南的订婚前夕,会被设下这样一个局!
  
  想到刚才慕姗姗口口声声说又胖又丑的沈副导,慕初笛心中闪过疑惑。
  
  虽然当时没看清容貌,但是她知道,那个人应该是个体型高大健美的青年才对。
  
  杨雅兰听到她说的话,脸色大变,扑上来就想要再给她一耳光。
  
  “你胡说什么!”
  
  谁知下一秒,手腕就被慕父死死握住,往后一推,暴怒道:“还嫌不够乱么!小笛是我们的女儿,现在最重要的不是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吗!”
  
  “小笛,到底出了什么事?真的……是姗姗说的那样?”慕睿不愿意相信。
  
  慕初笛面色惨白,眼神冷彻骨的看了杨雅兰一眼,转头上楼,冲进了浴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