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心间一点甜 > 第10章 第二十五颗糖

第10章 第二十五颗糖

F大宿舍的格局有些像小区,男女宿舍分布在学校南北两侧,铁栅栏围起一片区域,里面整整齐齐排列着一栋一栋的宿舍楼。
  
  女生宿舍区门禁尤其严格,最外围的入口处有门卫,每栋楼都有对应的楼长进行管理。十一点后,宿舍区就不让出入。
  
  这样做,安全是有所保证,但可苦了学校的小情侣们。男生本来就进不去女生宿舍区域,门禁森严,晚上想一起散个步,互诉个衷肠,都没办法。
  
  但热恋中的人,为了爱情,是可以不畏艰险,克服层层阻碍的。
  
  “望夫墙”应运而生。宿舍区临着校道的铁栅栏成了小情侣的幽会区。绿树掩映中,隔着铁栅栏,男生给女朋友送个夜宵,两人头凑在一起接个吻,窃窃私语,远远看去,像隐蔽在树荫下一对对交颈的鸳鸯。
  
  冬日的寒风,夏日的蚊虫,都不能阻挡他们。
  
  林娇宿舍挨着“望夫墙”。晚上和舍友一块走过时,没少听阮其思等人吐槽:
  
  “呵呵呵,空气中都弥漫着恋爱的酸臭味。”
  “谈恋爱搞得像在探监。”
  “啊啊啊,能不能给我们这些单身狗一条出路。”
  “都十一点了,有必要这么腻腻歪歪?”
  
  快四年大学生涯,她走过这条小路无数次,万万没想到,在一个深秋的夜晚,她会偷偷摸摸站在这“望夫墙”下,等一个人。
  
  她是最不愿麻烦人的性格,也不愿欠人人情。但相处这么多日,靳坤自然对于她的软肋有些了解。深夜饥肠辘辘的她,对于美味的晚茶,是没有半点抵抗力的。
  
  ——靳坤给她发消息时刚好过11点,他在入口处站了许久,门卫态度坚定。过了十一点,就不能往宿舍区送东西了。
  
  林娇只好让他从最前面的宿舍入口,绕着宿舍区转一大圈,将晚茶隔着栅栏递给她。
  
  [林娇:我在第二个路灯下面。]
  
  靳坤还在来的路上,再往前走个五米,一对情侣倚靠在栏杆两侧,树荫遮挡,看不清两人面容,头顶高悬的路灯落下一片温暖的黄,将两人的影子拉得长长的,暴露了自以为隐藏的很好的两人。
  
  林娇握紧手机,低垂着眼看着手机屏幕上刚刚发出去的消息,心突然跳的有些快。
  
  ——搞得像在幽会似的。
  
  靳坤并没有让他久等,林娇隔得远远就认出他。靳坤身高腿长,轮廓生得硬朗,即使黑夜中人的面容都是模糊的,他也是人群中最突出的一个。
  
  “娇娇。”靳坤微笑着走近,唤她。
  
  “嗯。”林娇低声应,抬着眼望着他。
  
  琥珀色的瞳仁在路灯下格外分明,眸底泛着细碎微光,小鹿似的睫毛时不时眨两下,看着这双眼睛,靳坤心底柔软成一片。
  
  “不吃晚饭对胃不好。”靳坤笑道。
  
  话声刚落,林娇的肚子就十分应景的“咕——”了一声。在寂静的黑夜里尤其清晰。
  
  真是太丢人了。林娇心里暗想,没忍住捶了自己不争气的肚子一下,脸低垂着,红成一片。
  
  靳坤眼角含着一丝笑意,伸手想将食盒递给她。
  
  将食盒递出才发现,栏杆间隔太小,食盒太大了,即使侧着塞,也塞不过去。
  
  他皱着眉,上上下下扫了一遍这个栏杆:“我爬上去递给你?”
  
  “哎——”林娇连忙出声阻止,“别。翻女生宿舍围墙,门卫巡逻过来,被发现是要记过的。”
  
  “没事。”靳坤不甚在意,长腿一伸,便踩上去了,准备向上爬。
  
  “学长!”林娇有些急。
  
  两人动静有些大,打扰到了前面那对小情侣。和女朋友挨着头你侬我侬的男生看不下去,出声道:“再往前走几步,有块栏杆缺了一块。可以塞东西过去。”
  
  “一看就是刚谈恋爱的愣头青,一点经验都没有。”男生嘟囔两句,不再理他们,继续隔着栏杆拉着女生的手。
  
  靳坤和林娇你望望我,我望望你。
  
  看着一向收拾得体,英俊帅气的靳坤正此刻有些狼狈的爬栏杆爬到一半。反差实在太大,林娇忍不住捂嘴笑起来,虽然有意压低笑声,但眼睛弯起的弧度骗不了人,眼睛亮闪闪,像是洒满了星光。
  
  怕打翻食盒,靳坤只好慢慢爬下去,白衬衫蹭到了栏杆上的铁锈,红棕色的痕迹在雪白的衬衫上格外显眼。
  
  恋爱让人冲昏头脑,这句话,放在谁身上都是适用的。半年前,靳坤还在嘲讽沐遥为了个姑娘开着车,凌晨三四点,满市区找糖炒栗子。现在,他不也陷在感情里,为个姑娘,不管不顾地翻女生宿舍的围栏。唇角还带着压不下去的笑意,一副乐在其中的傻小子模样。
  
  两人开着手机手电筒找了一阵,才在被茂密的福建茶遮掩的一个拐角,找到了那个男生所说的缺口。
  
  福建茶这种灌木长得茂密,正好将缺口挡住,所以一直没被后勤处发现,修补上。
  
  缺口的位置大概在膝盖的高度,靳坤曲着长腿蹲着,单膝支撑在地上,一手拨开灌木,一手将食盒往里面送,颇有些狼狈。起身时,膝盖上都是草屑,头发也有些乱。
  
  林娇那边倒只有棵大树遮掩,蹲下来接过去,并不费劲。
  
  林娇拿着食盒,看着他有些狼狈的模样,花瓣似的唇张张合合,颇有些犹豫,嗫喏着不知该说什么。
  
  靳坤看她这般神色,内心明了。伸手过围栏,勾起手指,轻轻在她光洁的额头上敲了两下:“不要有负担,我说过,我很荣幸能为喜欢的人做一些事情。”
  
  “要是你心里对我的好感度能多那么一点点,”靳坤大拇指和十指凑在一起,比了一段小小的距离,“我就更是开心的不得了了。”
  
  靳坤注视着林娇,深情无比,林娇竟有些不敢与他对视。
  
  “不过嘛——”靳坤声调略微拉长,有几分痞痞的味道。“真要是要感谢我,后天我没课,给我一个那天约你的机会怎么样?”
  
  林娇抬头,看着他凌乱的发丝,带着锈迹和草屑的衣服,平日里说过无数次拒绝追求者的套话堵在喉咙眼里,什么都说不出来。对着靳坤深情的双眸,点了点头。
  
  “好了。”靳坤目的达到,带着笑意揉了揉她细软的发丝,“快回去吧。吃完赶紧睡,太晚了。”
  
  -
  
  大学生大多数都是夜间活动生物,林娇端着食盒回寝室时,寝室三人都还醒着。
  
  余甜正在“敌军还有五秒到达战场,请做好准备”,阮其思刚从浴室出来,正细细地抹着护发精油,准备吹头发。周韵靠坐在寝室床上,眉头微微皱看着手机,不知在忙些什么。
  
  林娇轻轻的打开食盒,食物的香气迅速在寝室并不大的空间里扩散开来。
  
  “卧槽!”余甜忍不住爆了个粗口,“娇娇你大晚上叫外卖,吃这么香的东西,你这种行为就是深夜报社!懂不懂!”
  
  “啊——”阮其思一阵哀嚎,“我刚刚刷完牙。”
  
  林娇被两人逗乐,杏眼弯了弯,拿起食盒中的檀木筷子,伸手夹了个皮薄到接近透明的虾饺,嘚瑟地冲两人晃了晃,说道:“我没来得及吃晚饭嘛~”
  
  阮其思忍不住撒娇:“不成,娇娇。分我一个吧。”
  
  “你分一杯牛奶给我,并且帮我热好,就给你。”
  
  “成交!”阮其思趿拉着拖鞋,从床下掏出包牛奶,放在碗里,迅速拿开水烫好,递给她。
  
  “卧槽!”阮其思凑近看到林娇桌上的外卖,也忍不住爆了句粗口。“娇娇你这是哪家的外卖!这餐具,这包装,包装成本都比我们点一份外卖的价格都高了吧。
  
  阮其思说着,用手拈起盘底最后一个虾饺,拿起那个装着虾饺的雨过天青色小碟子仔细端详,看到盘底的LOGO,忍不住啧了啧舌,“庭悦啊!娇娇,你是抽中彩票还是嫁入豪门了?”
  
  林娇有几分迟疑:“朋友……朋友顺路带回来的。”
  
  “哦哦哦——”余甜一把游戏打完,忍不住凑上前来。“男朋友还是女朋友。”
  
  说罢,忍不住双手轻轻掐着林娇的脸颊:“是不是那个有些土豪的神秘送花者,啊?”
  
  林娇颇有些心虚,眉头皱成一团,不知该说是还是不是。
  
  “啧啧啧。”阮其思看她这模样,还有什么不了解的。除了林娇,寝室三人或多或少谈过一段两段恋爱。
  
  “别人大四忙着分手,你倒好,前三年都没谈,要毕业出国的档口开始谈恋爱。”
  
  林娇脸上浮起一层绯色:“还……还没谈呢。”
  
  说着将手里的流沙包掰下两块,面皮夹着香甜的橘黄色流沙,塞进两人嘴里:“吃东西总能堵住你们两的嘴吧。”
  
  两人总算不再闹她,但看向她的两双眼睛满满都是促狭的调侃。
  
  “我要休息了。”床上突然传来周韵有些冷淡的声音。“麻烦把顶灯关一下。”
  
  “哎,周韵,我先吹个头发呀。”阮其思哀嚎,“我先帮你把灯关了哈。”
  
  “嗯。”周韵拉上床帘,低低应了声。
  
  寝室顶灯关了,只留下林娇几人桌前小台灯的光芒。带点黄色的暖光的下,几个浅黄色的圆滚滚的流沙包挤在小碗里,颇为可爱。
  
  轻轻咬一口,里面流动的流沙又香又甜。
  
  一股暖流仿佛从舌尖传到心口,甜丝丝的。
  
  林娇一边咬着流沙包,一边伸手点开刚刚出门时微信的未读消息,置顶的服装设计1班通知群里,辅导员@全体成员,发布了一条重要消息。
  
  “一年一度的校内毕业设计比赛即将开始,服装设计组初轮筛选采用设计稿选拔模式。设计稿投稿时间为11月5日-12月15日。第二轮采用成衣筛选模式。通过第二轮筛选的作品会被选送参加S市优秀毕业设计展。最终校内获得优胜的同学,将会获得学校内推,得到国际知名时装公司Inditex设计师助理一职的offer。请大家务必抓住机会,不要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