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心间一点甜 > 第9章 第二十四颗糖

第9章 第二十四颗糖

铃——下课铃响起。
  
  人群蜂拥着向外涌去,林娇的设计稿还有几笔没画完,便坐在位置上画完再走。
  
  不过几分钟,空空荡荡的阶梯教室就剩了他们两人。
  
  靳坤起身,走到林娇桌前,修长的手指轻轻敲了敲桌沿:“走吧,送你回去。”
  他知道林娇不想惹人非议,每次都等人群散尽了才去找她。
  
  林娇终于从设计稿中回过神来,抬头看他。
  
  靳坤今日穿白衬衫,最平常不过的校园打扮,但他眉眼英俊,肩宽腿长,最平凡的白衬衫都让他穿的格外好看,上课时,不少来蹭课的女生回头看他。黑色的碎发落在饱满的额前,自从他染回黑发后,嚣张桀骜的气场收敛不少,此刻眼角带着笑意看着她,温柔的不可思议。
  若让靳坤往日的朋友看到,一定会惊讶的下巴都掉下来。这么多年,靳少爷什么时候有这么温柔的一面。
  
  “哎,好。”林娇东西带的少,速写本合上,针管笔夹在速写本上,就收拾妥当跟在靳坤后面出门了。
  
  两人上课所在的阶梯教室位置偏僻,是F大最老的教学楼之一。景观却格外好。周围种下的银杏树有些年岁了,枝干高,树叶茂密,是F大观赏银杏最好的一条路。但还没到最佳观赏时节,人还不算多。
  
  林娇今日不知怎么对那银杏叶起了兴趣,一边走一边在路上捡树叶。
  
  现在刚刚到银杏绿转黄的时节,环卫工清扫及时,地上落叶星星点点。林娇远远看到一片落叶,便小跑着上前去捡,但大多被行人踩过,叶片有些残缺。挑挑捡捡,总是挑不到形状好看又完整的叶子。
  
  靳坤一如在巴黎时不紧不慢地跟在她身后。他没有太多的浪漫情调和艺术思维,其实很多时候并不太懂林娇的设计,但在他眼里,林娇认真的模样可爱无比,杏眼总是闪着光芒。
  
  林娇环顾四周,看着路上没有人,轻轻握着拳,一副下定决心的模样,跑向一颗银杏树。蹦跳着,想去够银杏的树叶,动作幅度有些大,露出腰侧一小截细腻的肌肤。一边跳一边嘴里念念叨叨。
  
  靳坤走近,才听到林娇念叨的内容:“你不要生气呀,我就要你的一片叶子就好啦!”
  
  声音又软又甜,跟在和银杏树撒娇似的。
  
  靳坤被林娇一本正经和树说话的模样逗乐,眼睛弯出一个好看的弧度。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要哪片?”
  
  林娇指着枝头那片小小的黄叶给他看:“就那片最黄的,叶子形状小一点的。”
  
  靳坤比林娇高了大半个头,略垫脚,伸手便将叶子摘下来了。
  
  林娇满眼笑意准备去接,靳坤却手指夹着树叶,高举着,不递给她。
  
  靳坤难得有几分促狭:“娇娇你要怎么谢我?”
  
  “哎——学长”林娇跳起来去够,靳坤存了几分逗她的心思,将手伸地越发高,就是不给她。
  
  林娇被逗的有些急,杏眼瞪地有些圆,气鼓鼓的,跳起来去拉靳坤的手,用的力有些大,有几分像是要扑到靳坤怀里。两人的距离隔得尤其近,靳坤愣了愣神,便任由林娇把他伸高的手臂拉下,拿到了那片树叶。
  
  林娇心思完全在那片树叶上,对两人突然拉近的距离并未察觉。
  
  靳坤唇角向上勾了勾,略低头,凑到林娇耳边:“娇娇周末陪我去图书馆自习作为报答。怎么样?”
  
  说话时气息喷洒在林娇耳侧,温温热热的。林娇此时才发觉两人距离如此近,耳垂红的都快要滴血。
  
  “答不答应?娇娇。”靳坤继续凑在她耳边问,尾音向上扬,带着点磁性,落在耳边,林娇感觉整个身体都酥了半边。
  林娇被不知多少人叫过娇娇,但像靳坤这般将她的名字叫的如此让她脸红心跳还是头一遭。
  
  靳坤继续凑到她耳边,想说些什么。
  
  林娇连忙向后退一步,点点头:“我答应了可以吧。”脸绯红一片。
  
  靳坤目的达到,颇有些眉飞色舞,唇角勾起的弧度都快压不住。林娇今日松松垮垮扎了个丸子头,她碎发多,头上的一小团头发毛茸茸的。靳坤有些控制不住,伸手揉了揉,果然触感很好。
  
  “娇娇你就该给你的追求者多一些相处机会才对。”靳坤双手交叠在脑后,颇为自得。
  
  林娇被他逗弄地脸越发红。把他甩在身后,忿忿向前走,不再接他的话。
  
  靳坤怕把她惹恼了,便继续不紧不慢跟在她身后,送她回宿舍
  
  -
  
  送完林娇,靳坤顺路去了医学院的教学楼。
  
  在406办公室站定,抬手敲门,语气难得带了些恭敬:“杨老师,是我。”
  
  杨旌开门,手上端着茶杯,让他进来,脸色却算不上好看:“听说靳少爷终于去上课了?”
  
  “不过是些我早就知道的基础课。”
  
  靳坤不甚在意的态度点爆了杨旌这个炸/药桶,指着他的鼻子开始训他。大抵都是纨绔子弟、不学无术之类的话。
  
  杨旌的差脾气和医术一样出名,在他手下就没有不挨骂的,F大骨科不少医生,基本都是从本科开始,直到博士毕业工作,时不时都得被他拎出来,骂的狗血淋头。他门诊时脾气上来了,病人都指着鼻子骂。因此手术这么多年几乎零失败,但在网上所谓医生评价网上得分尤其低。
  
  这么多年,靳坤对他的脾气了解透彻。懒得辩解,站在一旁等他发完脾气:“论文框架和思路我已经写好了,想拿来给您看看。”
  
  说着拿出几张打印好的材料,递给他。杨旌已经68岁了,是学校退休后返聘回来的一批知名学者。医术依旧高超,但岁月不饶人,身体各项机能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不过目前F大骨科这几年优秀医生出的不多,颇有几分青黄不接,他好强惯了,一直强撑着。
  他这几年看电子材料尤其费劲,学生给他看材料,都得字体放大了打印好给他送过来。
  
  杨旌接过材料,带着厚厚的老花眼镜,拿着笔,一字一句的帮靳坤改材料。背有些佝偻,他不服老,白发总是一长出来便去染黑。靳坤给他的材料他看得尤其认真,两三页的材料看了快半小时。
  
  “写的不错,思路也新颖。真要是能做出来,一篇SCI跑不了的。”杨旌的脾气总算好了些。
  
  “目前比较担心的是病例数目不够。支持力不足。具体还需要我回去整理。”靳坤神色专注。
  
  杨旌难得目光中流露出些许的满意,又和他说了些注意事项,才挥挥手,示意他别打扰他,将他轰走。
  
  靳坤了解他的性子,被这般对待也不恼,整理好材料便起身离开。
  
  走到门口时,杨旌叫住他:“阿坤,把你带完博士,我就准备退休。”
  
  他的声音带着几分沧桑几分无奈:“早年我想着,我的衣钵传给你母亲,然后她再传给你。我就可以早早退休。”
  
  “谁想到,唉……”杨旌长叹一口气,取下眼镜,用已经满是皱纹和老年斑的手擦了擦,“我看着你长大,虽然这些年你放浪形骸,他们都劝我放弃你。但如今看来,最适合接下我摊研究的,还是你。”
  
  “不要浪费了你的天赋,好好干,知道么。阿坤。”
  
  靳坤背对着他,漆黑的双眸流露出复杂的情绪,垂眸半晌,总算低声应道:“嗯。”
  
  -
  
  林娇摘银杏叶,自然是有用途。
  
  回去后和顾晴等人商量了一阵,确定了拍摄主题——以银杏叶为材料做一对耳环和项链。
  
  F大的银杏在全国都有几分名气,每年十一月中下旬,外校来F大赏银杏甚至得限制进学校的人数,林娇这个主题,定的可以说时很应景。
  不过视频要赶在银杏叶最佳观赏期时放出,制作周期有些赶。
  
  几人风风火火,说干就干,林娇速写本一放就奔向手工社,饭都没顾上吃,拍视频拍到晚上十点才堪堪完工。
  
  林娇饥肠辘辘的回寝室。但看着用滴胶封存好的银杏叶作出的耳环和项链在灯光下亮闪闪的,内心又格外满意。
  
  她忍不住嘚瑟的发了条朋友圈。发了张带着银杏叶项链的照片,小巧的银杏叶落在精致的锁骨上,肌肤细腻,肤白若雪。
  
  配文是:不枉费我为它连饭都没吃,成品美貌的不可思议!敬请期待手工社最新一期视频。:D
  没过几分钟,下面便受到了一连串的点赞。
  
  林娇刚发完朋友圈,大概过了半小时,手机传来微信消息提示音。林娇解锁手机一看,是靳坤的消息。
  
  最先发过来的是一个雕花食盒的照片,林娇看着有些熟悉,仔细回想了一下,应该是上次靳坤给她叫早饭那家广式茶楼。
  
  [靳坤:我在你宿舍楼下]
  
  [靳坤:给你带了庭悦的晚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