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心间一点甜 > 第8章 第二十三颗糖

第8章 第二十三颗糖

十一月初,F大校道两侧的银杏树开始由绿转黄,微风拂过,时不时一片黄叶飘下,像金色的蝴蝶在飞舞。
  
  林娇抱着一束巨大的向日葵往寝室走,天气彻底凉了下来,她今天穿了件宽松的米色厚毛衣,配暖杏色阔腿裤,带着温暖的调子,向日葵格温暖灿烂,抱着花时,像是有些萧瑟的秋日里的一抹暖阳。路上引得行人纷纷回头注目,林娇悄悄用花束遮挡了几分脸。脚步加快,发尾在空气中划过一道好看的弧度。
  
  刚推门进宿舍,阮其思就勾着她的脖子,一脸八卦:“娇娇,又去取花了啊。这都是第三周了吧,每周一束,这个神秘追求者到底是谁呀?”
  
  “对呀对呀,都送了三周了,我们还不知道到底是谁?”余甜声音清脆,叽叽喳喳地问道。
  
  “这次送的居然是向日葵!这种向日葵我上次路过门口的“花缘”时看到过,说是从国外空运回来的,一共没有几枝,一枝就不便宜呢!居然送了这么大一束。”阮其思摸着向日葵新鲜娇嫩的花瓣惊叹。
  
  “快让我看看这次的卡片写的是什么。”余甜伸手去拿花束上插着的小卡片。
  “你是春/是暖/是希望/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余甜念到,双手托着脸感慨“每周一束花,一句情诗,天啊,太浪漫了。”
  
  林娇脸上飞起两抹红晕,拉着阮其思的手臂撒娇:“别说啦~每次送花不都分给你们两了。”
  
  “好了,不逗你了。”阮其思将放在桌上的小花瓶里的满天星取出,递给林娇,从向日葵花束中抽了一只插进去。“这么好看的花,不要白不要。”
  林娇每次带回来的花,桌上的大花瓶里插不下,都分给她们几只。等到下一周新的花送来了,再把养了一周的花,扎成一束,倒挂着,晾成干花。
  
  “反正我是不信你不知道送花的人是谁的。”阮其思这句话尾音上扬,带着几分调笑的意思。
  
  “是的!我也不信。娇娇我总觉得你这么藏藏掖掖的,怕是快要嫁出去了。”余甜笑着从林娇手里接过向日葵,插嘴道。
  
  “哎呀。你们有完没完。”林娇有些羞赧,跺着脚。三个人一时闹成一团。
  
  吱——寝室门被推开。三人的笑闹被打断。
  
  “周韵,你回来啦。”余甜语气轻快,“神秘追求者又送花来了,这次的花超好看,你快来看!”
  
  周韵神色淡淡的扫过林娇抱着的花,她今天应该是去面试了,穿了西装套裙,黑色细高跟,眉目满满都是倦意。
  “我要休息了,麻烦安静一些。”
  说罢,便把高跟鞋脱到一边,爬上床,用些用力地拉上床帘。
  
  三人一时没有笑闹的兴致。余甜神色有些恹恹地,在嘴边做了个拉上拉链的动作,闷闷地爬上床去了。
  
  寝室四人,林娇和阮其思出国。余甜出生书画世家,作品在国内已经有了些名气。三人都不找工作,只有周韵一人,投身到了秋招的浪潮之中。
  林娇从巴黎回国时听阮其思说,周韵怕是找工作时遇到了些挫折。她不在的日子寝室的氛围都冷冰冰的。
  
  林娇安静地将新收到的花插入花瓶,将养了一周的满天星挂在自己做好的花架上。花架上已经有了一束玫瑰和一束小雏菊,林娇朝上面喷了些定型水,再过几天这两束干花应该就能做好了。
  
  她将写着“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那张卡片收起。和之前的三张卡片放在一个小盒子里。
  
  前三张卡片写的是:
  
  当我走向你的时候/我原想收获一缕春风/你却给了我整个春天
  
  许个愿吧/晚风捎信/说我想你
  
  我们不过彼此对望/这一望/胜过世间所有的礼物/是你送的
  
  所有卡片都是手写,间架结构尤其漂亮,但笔锋却很凌厉。字如其人,收到第一张卡片时,虽然没署名,她便知道是谁送的。
  
  在收到第一束花时,她将照片在微信上发给靳坤。劝他不要再送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靳坤一句“送花给喜欢的女孩不是每个追求者应该拥有的权利么?”给堵了回去。
  
  靳坤那晚发的是语音,林娇怕寝室的人听到,带着耳机。隔着手机电流传过来的声音越发低沉有磁性。整个耳垂通红一片。
  
  林娇说不出反驳的话,这一周一束花就这么一直一直送着。
  
  寝室一时沉静下来。林娇手机一震,拿起来一看,是阮其思的消息。
  
  [阮其思:娇娇,你的申请有没有消息呀。我现在还没拿到offer,好揪心呀。]
  
  [林娇:没呢,设计类的出结果本来就初的晚,别担心。]
  
  [阮其思:我真的好担心啊。]
  
  林娇其实自己也是有些忐忑的,虽然靳妍和庄凌看了她的作品集后打包票申请一定能通过,让她不要担心。但迟迟没有拿到录取通知,心仍旧是放不下心来。
  
  她在微信上继续安慰了阮其思几句,看了眼时间,拿了本速写本和笔,向教学楼走去。
  
  她大四早就没课,此时去教学楼,不过是履行之前和靳妍的约定,陪着靳坤上课。
  靳坤研究生最后一年,按道理是没有课。但是申请了硕士转博士,这个学期又多出两门课来。有一门是解剖相关的课程,靳坤大抵是不想她看到这些血淋淋的场面,并不让她陪。所以她一周不过是陪着靳坤上一门一周三节的专业课。
  
  授课老师性顾,英俊的相貌和他出众的学术能力一样有名,每节课都有不少名为旁听实则花痴的女生。林娇混迹其中,到并不醒目。
  
  林娇从后门进,坐在阶梯教室最后一排最右边,临着窗,靳坤知道她怕引人注目,坐在这一排的最左,中间隔着四个位置。靳坤冷着脸气场太强大,这几周都没人敢让靳坤起身,坐到两人中间的位置上去。
  
  窗外是F大有名的银杏林,此时窗外一片温暖的黄,秋风偶尔会将几片小扇子似的银杏叶带入窗内,落在她的速写本上,林娇将银杏叶夹入速写本内,突然有了手工社下期视频的想法,林娇越想越觉得创意不错,唇角勾起漂亮的弧度,杏仁眼满满都是明媚的笑意。
  
  风吹过银杏叶,发出一阵沙沙声,虽然耳边传来的专业术语她一句也听不懂,但并不影响她话设计稿,提起画笔时,灵感自然的从笔尖流出,顺畅无比。
  
  林娇觉得心情莫名的好,陪着靳坤上课的感觉也不算太糟。
  
  靳坤从课程中抽出神,看向林娇,她正垂眸在速写本上涂涂改改。她今天穿米色与杏色,映着窗外银杏一片金黄,和谐又温暖。
  
  靳坤深邃的眼里带了抹温柔的笑意,凌厉的五官都柔和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