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心间一点甜 > 第7章 第二十二颗糖 补全

第7章 第二十二颗糖 补全

“我喜欢你,林娇小姐。”
  
  “给我一个追求你的机会可以吗?林娇小姐。”
  
  林娇耳边反反复复回响着这两句话,有些愣神。额头落下一吻的地方痒痒的,麻麻的触感一直消散不去。她垂着眸,有些不敢直视靳坤那双盛满深情与温柔的眸子。
  
  “我……我……”林娇反复好几次,心乱成一团,不知该说些什么,她努力平复着自己莫名加快的心跳,睫羽忽闪几下,抬眼望向靳坤,“抱歉,我现在心里有些乱。”
  
  两人的距离隔的近,说话时带点温热的气息几乎要与靳坤的呼吸交融在一起。林娇觉得自己的脸更烫了。
  
  靳坤看着林娇一双杏眼泛着水光,琥珀色的瞳仁映着自己的模样,眼睛眨呀眨,像有只奶猫在自己心口轻轻地挠了又挠。
  
  “至少内心没有坚定的想要拒绝我的想法,对么?”靳坤温柔地引导他。
  
  “好像……好像……没有。”林娇觉得自己的声线都是颤的。
  
  听到这句细声细语的“没有”,靳坤高悬着的心总算是落了下来。
  
  “那就试试让我追求你,好不好。你要是觉得不合适,之后拒绝我也没有关系。”
  靳坤二十四年的人生里,从来都是桀骜张扬,肆意妄为,从来没有如此小心翼翼地说出过这般请求的话语。心低微到了尘埃里,却乐在其中,欣喜地开出一朵花来。
  
  林娇犹豫半晌,看着那双深邃的眸子,说不住拒绝的话来。轻轻点了点头。
  
  伴随着微微点下的头,靳坤觉着自己的心脏跳动地比任何时候都要快,大脑飞快的分泌着多巴胺,浑身的血液飞速的涌动。眉眼带上了几分飞扬的色彩,眼睛弯出一个好看的弧度,宛若有星辰被点亮。
  
  九月底的巴黎,夜晚带着些许凉意,在靠着冰冷的桥栏站了许久,林娇晚上出来的急,只穿了长袖衬衫裙和一件几乎没有御寒功能的薄开衫,一阵冷风吹过,她忍不住颤了颤,揉了揉鼻子,好像有些着凉。
  
  靳坤见状,顾不上欣喜:“先回去吧,有点冷了。”说着,将自己的皮夹克脱下,轻轻披在林娇身上。
  
  他有些想牵林娇的手,但又怕唐突。最终将手落在女孩肩上,拍了拍:“回去吧。”
  
  “好。”林娇还没有完全回过神来,完全处于条件反应似的跟着靳坤走。
  
  靳坤的机车夹克格外大,下摆长度快到林娇的大腿,夹克带着若有似无的香,像某种香水的尾调,麝香和白琥珀味混合,有种硬朗而坚毅地迷人感。伴随着夹克上靳坤的体温,林娇觉得自己的脑子晕乎乎的,空白成一片。
  
  塞纳河畔的小路有些年岁了,石板间的缝隙有些大。林娇穿了双小细高跟,又处于神魂恍惚的,走路时,细高跟卡在石缝里,趔趄一下,若不是靳坤扶的及时,就直接摔到了。
  
  林娇半倚在靳坤的怀里,鞋子还卡在石板缝里,想用力将鞋跟拔出。
  
  “嘶——”林娇小声呼痛。
  
  “脚扭到了么。”
  
  “嗯。”林娇小声的回答,靳坤身上传来的温度让她的脸愈发的红,娇艳欲滴。
  
  “你站稳先。”
  
  林娇站稳后,靳坤曲着腿蹲下,小心的扶着林娇的小腿,将高跟鞋拔出。仔细检查了下脚踝。“不严重。”
  
  靳坤突然想起第一次在医院见林娇时她也穿的是小细高跟,嘱咐到:“穿高跟鞋时还是要小心些,女孩子若不注意,很容易发展成为习惯性崴脚。”
  
  检查完脚伤,他没有起身,直接蹲着转了个身,略略站起来些,修长的身体弓出一个好看的弧度。
  
  “上来吧。”靳坤声音低沉,尾音带着点磁性。
  
  靳坤回头看着她,黑色的发丝被昏黄的路灯染成棕褐色,眸子里盛满深情。
  
  “这里可没有轮椅可以借了。”想到两人初见时的场景,靳坤嘴角勾起一丝弧度。
  
  林娇小心翼翼地俯身,覆在他的背脊上。
  
  靳坤将皮夹克给了她,此刻就穿着一件薄薄的黑色T恤,略紧身,勾勒出漂亮但并不夸张的肌肉线条,隔着薄薄一层面料,可以感受到躯体温热的温度。光裸的小臂和自己的小腿贴着,肌肤相触传来的温度格外烫。
  
  “勾着我脖子,别掉下来了。”靳坤嘱咐到。
  
  林娇将纤细的胳膊轻轻搭在他的脖颈之间,其中一只手还拿着刚才小男孩送给她的大气球,是只白色的,肥嘟嘟的北极熊,晃悠悠飘在两人头顶。
  
  靳坤掂了掂,确认林娇扶稳了,才跨开长腿超前迈去。
  
  夜晚空气微凉,温暖的路灯下有细小的飞虫飞舞,灯光将两人的影子拉得很长,林娇清浅的呼吸落在他的脖颈之间,靳坤觉得连空气中都弥漫着淡淡的甜。
  -
  
  两人回到公寓时,一楼客厅漆黑一片。
  
  庄凌和靳妍这几日累惨了,早早上楼去睡美容觉。阿P等人责拿着长长一串的购物清单,开启了离开前的最后一波疯狂采购模式,还没回来。
  
  靳坤摸索着开灯,走到沙发前,才勾着身子,将她从背上放下。
  
  “坐好,别乱动。”靳坤一边走向厨房,一边低声嘱咐,背后长者眼睛似的。
  
  刚想起身感受一下自己脚受伤程度的林娇只好安稳地坐在沙发上。
  
  她轻轻转了转脚踝,疼痛感不剧烈,应该不算严重。
  
  靳坤很快就从厨房回来,手上拿着冰块,用毛巾包裹。
  
  “刚刚看了下,不严重。但最好还是处理一下,会好得比较快。”
  
  说着,便蹲下身,替林娇解开高跟鞋的系带。他有些弄不太懂女鞋的复杂花样设计,皱着眉,解了好几次都没解开,身亲专注,仿佛并不是在解鞋带,而是在做一个精密的外科手术。
  
  靳坤十指修长,骨节分明,手指无意擦过小腿的肌肤,留下略带温热的触感。
  
  林娇在靳坤蹲着身子为她解鞋带时就想出声阻止,此刻看靳坤不得要领,连忙弯下身子自己去解。靳坤还未收手,十指相触,留下一点缱绻的温度。
  
  “我自己来就好。”林娇总算平息下去的白皙面庞又飞上两抹粉红。
  
  直起身子时,女孩发丝拂过靳坤的脸,留下些许痒意。
  
  靳坤清了清嗓子,清空脑子里乱成一团的思绪,拿起报着冰块的毛巾,为林娇冷敷。
  
  “有些冰,忍一忍。”
  
  靳坤突然想起两人第一次相见,他给她处理比这严重多的扭伤,下手一点都不带怜惜。不过两个月的光景,他处理伤处确实前所未有的轻柔,甚至怕冰块的温度太凉。那时林娇穿着热裤,光/裸白皙的腿大刺刺地搁在他腿上,他没有任何反应,而此刻不过是简单的肌肤相触,就已经让他思绪迷乱。
  
  种种改变,不过出于最简单不过的喜欢二字。
  
  靳坤沉默地为林娇冷敷,脚踝处传来冰凉的温度,隔着毛巾,并不刺骨。
  
  靳坤话不算多,认识这段时间,林娇本以经对两人这种安静的相处模式格外适应。大抵是心境发生变化,她中觉得沉静的空气里弥漫着若有似无的暧昧,让她坐立不安,心跳地有些快。
  
  冷敷完,靳坤神色如常地弯下背,将她背上楼。
  
  “麻烦学长了。”林娇道谢。
  
  “我说过的,林娇小姐,帮你忙我真的一点都不觉得麻烦。”靳坤声音低低的,在夜晚安静空旷的走廊上带着些回音。
  
  “能够为喜欢的人做些什么,是再高兴不过的事情了。”
  
  “还有,我可以叫你娇娇吗?”
  
  林娇觉得靳坤仿佛是被浪漫地法国所感染,平时沉默的人情话技能突然被点亮,并且还升到了满级,说出的话让她脸红心跳的厉害。
  她今日脑袋里思绪乱成一团,与她相熟些的人基本都叫她娇娇,此刻也不做他想,点了点头,手足无措地倒了声晚安回房,一头栽进柔软的床内。
  
  -
  
  第二日一大早,众人拎着大包小包收获满满的回国。
  
  巴黎杂货铺一日游,林娇的行李尤其多。
  
  靳坤替她拎着最重的两箱行李,林娇怕他当着众人说“为喜欢的人做事情在高兴不过”之类的话,咽下画到嘴边的道谢,安静地拎着轻巧的行李,跟着他后面去办理托运。
  昨夜扭伤处理的专业又及时,今日走路已经没有太多不适。
  
  值机时,靳妍说要在飞机上和林娇聊聊天,林娇便将座位选在了靳妍旁边的位置。靳坤皱了皱眉,将位置选在了靳妍的另一侧。
  
  上机后,两人轻声地聊了下这次时装周比较优秀的设计作品,又聊了聊林娇尚未形成的一些设计思路。靳妍一边听一边给她一些指导。林娇在设计方面的触觉格外敏锐,一点就通,两人有些理念颇为一致,相谈甚欢。
  
  靳坤听不太懂两人所说的内容,坐在一旁,半垂着眼,专注地看一本上飞机前在机场书店买的一本学术期刊。
  
  靳妍与林娇聊天间歇,目光扫过期刊内容,眼中带着几分欣喜。那天那番话,靳坤应该有听进去几分。
  
  一番聊下来,林娇学到不少。聊天结束时,她再次郑重道谢:“我真的是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和庄凌姐。”
  
  “好啦。”靳妍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都这么熟了,还有什么好说谢谢这种话。”
  
  靳妍目光扫过靳坤,想到自己弟弟人生头一遭喜欢个姑娘,又在为着她往好的方向发展,自己总该助攻一把。
  
  “若你真的想谢我。”靳妍挑了挑眉,眼睛里带了几分戏谑,“阿坤最近难得开始用功读书了。你们两在同一个学校,如果有时间,就帮我监督他用功读书吧。”
  
  “啊?”林娇怎么也没想到靳妍是这般要求。
  
  “ECHO目前全靠我家里那点公司分红撑着。阿坤是未来靳家的支柱,娇娇,你帮我监督好他,别一天到晚不学无术,课都不上,最后全靠花钱买学分补考,就算是帮我大忙了。”
  明明胡搅蛮缠的要求硬生生地被靳妍一本正经的说出几分歪理来。
  
  “我会去上课的。你不用勉强她。”靳坤开口道。他知道靳妍有心制造他与林娇的相处机会,但他知道林娇对他的感情并不明确,他怕林娇尴尬。
  
  林娇受靳妍关照不少,靳妍难得要求她帮忙,虽然有一些出乎意料,但她想想,并不打算拒绝。
  
  “没事,不勉强的。”林娇声音轻轻柔柔的,像清泉滴落,又如春风拂面。
  
  “我课不多,不会麻烦你太多。”靳坤望向林娇,嘴角没有忍住,轻轻翘起一丝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