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心间一点甜 > 第6章 第二十一颗糖

第6章 第二十一颗糖

Cheers!
  
  香槟杯碰撞在一起,晶莹芬芳的酒液溢出,发出清脆的声响。
  
  靳妍的高定成衣发布秀成功举办。庆功party当晚就在公寓内举办,国内各大时尚杂志媒体,靳妍交好的设计师都一一出席。
  
  时尚圈最不缺俊男美女,一时衣香鬓影,风光颇美。
  
  直到晚上庆功party,林娇仍旧头脑晕乎乎,脚底下踩着棉花,总想掐一下自己看是否身处梦境。
  
  切身参加一场秀的举办和看秀有很大的不同。她第一次站在T台的后台,即使有庄凌坐镇,和预想的尽然有序依旧相差甚远,可以说是兵荒马乱。
  她第一次看到了穿着细高跟,小跑着的庄凌,靳妍更是形象都不要光着脚跑前跑后,确认服装搭配。化妆师的手一刻不停,模特上台前还慌乱无比,但在迈上T台,追光灯照耀的一瞬间,立马变成了最专业、最自信的模样,下台后飞速奔跑,一边跑一边脱衣服换装。林娇跟在靳妍身后,都记不清楚从化妆区到服饰区自己跑了多少趟,一遍又一遍确认每一个模特的服装搭配。
  
  自己出了小小一份力的那件华丽的红色刺绣丝绸外套作为压轴登场,获得了一致好评。靳妍将凌乱的头发理顺,踩着锋利如锥的细高的尖头高更细走向灯光绚丽的T台致谢,台下掌声雷动。这是每个服装设计师内心的梦想吧,林娇内心想。
  
  靳妍将发布秀上的所有服装都摆放在party的一角,供人试穿和欣赏细节。
  
  那件刺绣外套收获了无数的赞叹。
  
  “全是手工缝制的吗?天哪!用你们中国话说,简直……哦……简直巧若天工。”
  
  “Yilia缝这个至少得花2个月的时间吧。”
  
  “花纹设计太好看了,很有中国的古典美。”
  
  林娇在一旁围观,靳妍突然将她拉入人群中,向众人介绍她。
  
  “这件衣服是林娇小姐帮助我一块完成的,要不是她的帮助,这件衣服很可能就赶不上发布会了。”
  “她也是我很看好的一位服装设计师,在设计方面,具有自己独特的思维。”
  
  林娇被夸奖的有些不好意思,白里透红的脸更加粉嫩。配着她的粉衣白裙,像一只鲜嫩多汁的水蜜桃。
  
  “我只是做了非常小的一部分工作。”纤长白皙的胳膊摆了摆,“是我该感谢靳妍姐给了我们这么好的机会才对。”
  
  “Yilia鲜少夸人,难得听她赞不绝口,想必是很优秀了。”其中一人开口道。金色的细卷发,有着蓝色忧郁的眸子,衬衫扣子解开三颗,露出大片白色的皮肤。
  
  “娇娇,他是Vincent。”靳妍引荐道,“说不准你将来还要上他的课呢。他目前在圣马丁任教。”
  
  “娇娇今年申请了中央圣马丁的硕士,明年就会是你的学生了。”
  
  “您好。”林娇欠了欠身问好。
  
  “不必客气。”Vincent捏着细细的酒杯柄,笑得有几分散漫,和她手中的酒杯一碰,“喝一杯吧,为了我们还未到来的师生情谊。”
  
  说罢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林娇有几分犹豫,眉头微微皱着,将酒杯举起。她不常喝酒,今天不过举着杯酒做样子。
  
  正准备将酒喝下,一双手伸过来,霸道地盖住了她的酒杯口。
  
  “抱歉,她不太会喝酒。”
  
  林娇不知靳坤什么时候来的,望向他的眸子满满都是惊讶。
  
  靳坤一脸严肃,沉默地将酒杯从她手中拿出,换了杯果汁递给她,望向Vincent,剑眉轻挑,有些挑衅:“勉强女士可不绅士所为,这杯酒我替她喝怎么样?”
  
  林娇握着果汁,有些愣神,手指还残留着刚刚相触时的温度,感觉有些烫。
  她觉得有些失礼,轻轻扯了扯靳坤的袖子。
  
  靳妍在国外呆的久,party里喝两杯酒再正常不过,此时想起林娇在国内长大,明显是乖乖女的模样,拍了拍自己脑门,反思自己思虑不周,出声圆场:“Vincent,还没和你介绍,这是我弟弟,靳坤。”
  
  Vincent神色如常,仿佛并没听到靳坤冒犯的话,和林娇手中的果汁碰了下杯,笑地散漫:“抱歉刚才考虑不周,很期待之后能在圣马丁和你再会。”
  
  说罢,冲着靳妍摆摆手,示意自己并不在意。向着聚在沙发处碰杯饮酒的人走去。
  
  走过一半,回过头来,修长的手指缠绕着微长的卷发,冲着林娇眨眨眼:“你的护花使者十分英俊。”
  
  Vincent走后,靳妍又风风火火地跑去招待其他人。靠近餐台的一角只有他们两人。
  
  靳坤皱着眉,在餐台上挑挑拣拣,拿了几碟小巧精致的点心,递给林娇:“这种聚会一向吃不饱,还要很久,先填填肚子。”
  
  “谢谢学长。”林娇伸手接过。
  
  靳坤半倚在餐桌上,晃着刚刚从林娇手中拿过来的香槟,香槟在昏黄的灯光下折射出亮莹莹的光,衬这捏着杯子的手指宛如玉石:“不用谢。”
  低垂着眼,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若是往日,他大概会说一两句“我乐在其中”这样的话逗逗小师妹,但想到靳妍那番话,突然觉得嗓子里像堵了个石头,什么也说不出来。
  
  林娇觉得他今日情绪似乎有些不好,格外沉默。
  
  她张了张嘴,不知该说什么,便安静地坐在一旁吃点心。
  
  靳妍定的甜点颇为不错,都是法国当地的特色点心。其中有一个上面摆着国王的小皇冠,十分可爱。
  
  “呀——”林娇咬了一口,觉得嘴里的触感有些奇怪,软软的面包里面夹着一个硬硬的,凉凉的东西,形状不规则,有点像块石头。
  
  林娇含在嘴里,不敢咽下去,又觉得吐出来太过失礼。
  
  靳坤拿了个小碟子,托在她嘴边:“吐出来吧。”
  
  林娇嘴里衔着它,犹犹豫豫地吐出一点,红彤彤的一颗,光泽有些像陶瓷。
  
  花瓣似的粉色的唇,咬着这红色的不明物体,靳坤喉结上下动了动,莫名觉得有些诱人。
  
  此时正好有人来餐台取小食:“呀!你吃到了豆子,好幸运!”
  
  经过她一番解释,两人才知道,刚刚吃的是法国的一种特色烤饼“国王饼”。分食时吃到里面陶瓷做的“豆子”,就是国王,代表着好运。“豆子”外观各异,都十分可爱,有一定的收藏价值。
  
  林娇捂着嘴,将那颗代表着好运的豆子吐出来,定睛一看,是一颗红色的爱心。做得十分精致,小小一颗,上面还有着花纹,刻着“Soisheureuse.”(愿你快乐)。
  
  林娇用纸巾将这颗“豆子”包起,眉眼弯弯,准备回去洗洗干净,做收藏。
  
  “说起来这颗豆子还是学长挑中的,那好运也该分给学长一半才对。”
  
  “都给你吧。”靳坤受她笑容感染,嘴角也带了点笑意。
  
  -
  
  时装周结束,靳妍一人也开始收拾行李,准备离开。
  
  林娇吃晚饭时,听阿P说附近有一家小店,能现场将照片做成明信片,寄回国内。内心十分心动。
  
  她的照片大多都在靳坤的相机里,吃过晚饭,就拉着靳坤匆匆往店里赶。巴黎人开店十分随性,有的时候不到九点就关门了,今天是在巴黎的最后一个晚上,赶不上就没有机会了。
  
  到了小店,临近关门,已经没有其它客人,店里昏黄的灯光,年迈的老人坐在店门口的摇椅上乘着凉。林娇拿着靳坤的相机,接到电脑上,选着相片。
  
  本来只想随意挑几张,留作纪念。但翻到靳坤的相册,发现里面自己的照片多的翻了一分钟多度没有翻完。
  
  除了她站在凯旋门、巴黎圣母院下的摆拍,还有不少张抓拍——她站在巴黎圣母院前广场上喂鸽子,塞纳河怕微风吹起她的头发,她低头在小铺子里挑蕾丝花边,拉雪兹神甫公墓小男孩踮起脚尖给自己发间插一朵花……
  
  她的照片实在太多,每一张都美的像一幅画。若是往常,她看到这些美照一定美滋滋的将这些照片一一打印出来,但此刻看着这些照片,她突然没有了挑选的心思,匆匆忙忙选了几张做成明信片,便将相机递给了靳坤,心烦意乱地给朋友、亲人写明信片。写下的多是些祝好的套话,她此刻心烦意乱,将明信片递给老爷爷店主时,都不知道自己落笔写下了些什么。
  
  在林娇写明细片时,靳坤将自己和林娇的唯一一张巴黎圣母院下的合照挑选出来,打印,付钱。然后小心地将这张明细片塞在了夹克的内袋里。
  
  回公寓的路上,靳坤感觉林娇一直若有似无地拉开两人间的距离,想到自己相机里一百多张林娇的照片,内心了然。
  
  他本以为自己一颗真心表现的足够明显,但林娇直到今日才略略发现他的意图。他叹了口气,林娇真的是慢热又迟钝。看着模样,任重而道远。
  
  靳坤没想到,偌大的巴黎,他们两居然会在离开前一晚再次碰到拉雪兹神甫公墓的小男孩。
  
  小男孩穿着件白色毛茸茸的毛衣,清澈的眼睛像小鹿。两支肉球似的小手,一只牵着妈妈,一只牵着一个大大的气球。
  
  他和妈妈耳语几句,扯着气球,向两人跑来,肉肉的小腿像小轮子似的扒拉地飞快。
  
  “Meetyouagain,myangel.”(我们又见面啦,我的天使,)
  
  林娇蹲下身,笑盈盈地和小男孩打招呼。和解释自己不是天使,并且自己明天就要离开巴黎了。
  
  小男孩肉嘟嘟的手托着林娇的脸,“Canyougivemeakissbeforeyoulea/ve,MissAngel”(离开之前可以给我一个吻吗,天使小姐。)
  
  小男孩也就四五岁的模样,像个白面团子,此时一本正经的深情模样格外可爱。林娇双眸含笑,轻轻的在男孩额头上亲了亲。
  
  男孩将手中的打气球塞给林娇,欢呼雀跃地跑了。
  
  靳坤看着小男孩双手托着林娇的脸时,心里的醋坛子再次打翻了,内心又酸又涩。看到林娇亲他额头时,目光里的嫉妒都快要化为实质。
  
  林娇看着男孩离开的背影,感慨:“果然是浪漫的国度,这么小的男孩就会一本正经说情话了。”
  
  “我觉得他说的挺对。”靳坤说到,声音有些低沉,望向林娇,“你也是我的天使,林娇小姐。”
  
  刚刚入夜,塞纳河畔的夜晚,依旧繁华热闹,车流与人流不断从从两人身旁经过,悠扬的手风琴声散漫在空气中。但此刻,仿佛所有的声音都远去,他眼中只能装得下眼前一人。
  
  林娇内心纠结,手将裙子都拧地起了皱。
  这么多年,她面对过形形色色的告白,干脆拒绝过许多次,然而此刻面对这双深情的眼,张了张口,说不出话来。
  
  靳坤轻柔地将手覆在她唇上:“听我把话说完再考虑拒不拒绝,好么?”
  
  林娇有些僵硬地点了点头。此刻她靠再河边的桥栏,背后传来冰凉的触感,靳坤离她格外近,几乎要将他圈在怀里,隔着空气,都隐约可以感觉到靳坤身上的温度,她觉得自己心跳地有些快。
  
  “我知道这话可能说的有些突兀。也没有有把握你对我到底有没有那么一点点喜欢”靳坤顿了顿,之前并未打算告白,可能因为巴黎夜色太美,太适合告白;可能因为自己怕林娇之后若有似无地将他疏远,连告白的话都无法说出口;也有可能是因为小男孩激起了他的嫉妒之情,迫不及待想让林娇知道自己的心意。
  
  “我朋友之前和我说,表白不是冲锋的号角,而是即将攻下城池的鸣金收兵。但我似乎等不了那么久了。”
  
  “我喜欢你,林娇小姐。”靳坤专注地望着林娇,他眉眼深邃,像一汪深潭,专注地看着一个人时显得无比深情。
  
  “你说你不相信一见钟情,我并不寄希望于你能立刻答应我,但请不要马上拒绝我。至少多给我一点点相处的时间好么?”
  
  “可能有人会说我们并不相配,可能你目前对我的认识也是个纨绔子弟。可能你会认为我对你突如其来的喜欢是出于肤浅的外貌。但给我一些机会,我会证明它们都是错的。”
  
  “我将一颗真心放在这里,请了解了解它,别急着拒绝好么?”
  
  “给我一个追求你的机会可以吗?林娇小姐。”
  
  靳坤一鼓作气说完,像对待一件珍宝,轻柔地在林娇额上落下一个温热的,饱含深情的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