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心间一点甜 > 第二十颗糖
巴黎两日游完毕,就是林娇最期待无比的时装周。
  
  靳妍和庄凌作为国内时尚界的知名人士,理所当然接到多场时装秀的邀请函。
  
  庄凌考虑周到,但凡邀请了她与靳妍的秀,只要工作室有人感兴趣,她都想方法要到了站区的邀请函。
  
  站区虽然有些拥挤和吵闹,位置远不如靳妍和庄凌两人的贵宾席,但对于林娇这个第一次来时装周的人来说,已经令她心满意足了。
  
  至于那些没接到邀请函的秀,靳妍也给她传递了些她当年并不出名时蹭秀的一些小诀窍。
  
  一大早,林娇就打扮地尤为精致的出门,黑色与黄色拼接的撞色法国风情衬衫裙,高腰设计,将腰掐的尤其细,在腰间系个小结,露出腹部一小块光洁的皮肤,外面批了件复古西装小外套,头戴一顶小礼帽。
  亚洲面孔总是显得比实际年龄小些,她今天故作成熟打扮,像枝头将红未红的一颗杏,带着青涩的成熟感。
  
  按照靳妍的说法,打扮足够光鲜亮丽,在入场人潮最拥挤的时后挤在人群中,警卫不会仔细查,一般都能成功溜进秀场。
  
  靳坤今日也收拾的尤其英俊。一头黑发梳起,有发胶固定在脑后,露出轮廓鲜明的五官,衬衫加西裤,外套一件长款的欧式风衣,双排扣设计,英挺又阳刚。
  
  早上在餐厅相遇时,还故作绅士的欠了欠身子,用英文道了句早安。
  
  林娇觉得他昨晚说的话有些暧昧,两人碰面时,她总觉得有些若有似无的尴尬。
  
  靳妍和庄凌今天受邀去看秀,阿P等人对于她今日想看的这场秀并无太大兴趣。这场秀位于离公寓有些远的贝西公园,靳坤无事,继续跟着她身后当护花使者。
  
  巴黎治安不算好,黄种人更是经常受到抢劫,庄凌出于安全考虑,让靳坤跟着她。
  
  秀场入口,确实如靳妍所说,人头攒动。
  
  两人混进人群,周围人都打扮地光鲜亮丽,人流量太大,警卫确实并没有一个一个人查邀请函。
  
  随着人们逐渐入场,人流量变小,要求出示邀请函的频率又高了起来。
  
  林娇混在人群内,有些紧张,手心汗涔涔的。
  
  站在他们前方的两人似乎正在讨论红酒有关的话题,饶有兴致,声音不自觉就有些大。其中专业术语太多,她没听懂多少交谈的内容。
  
  靳坤突然挽起她的手臂,在她耳边低语:“别担心。”
  
  在前面两人讨论暂告一段落时,靳坤有礼地插了一句话:“抱歉打扰,如果您真的想在法国选购白葡萄酒,可以考虑勃艮第的夏布利产区出品的白葡萄酒。虽然现在波尔多产区的葡萄酒名气更为大些,但夏布利位于北方,气候寒冷,出产的白葡萄酒会更为浓郁。”
  
  靳坤显然对葡萄酒了解颇深,向两人介绍了不少葡萄酒产地和选购的知识。
  
  警卫检查他们时,不过其中一人伸手掏出了装着邀请函的信封,便摆摆手将四人放入场馆内。
  
  到入口处,靳坤和两人道别。其中一位女士笑着叫住两人,从皮质小挎包内拿出她的邀请函,把邀请函掏出,将空信封递给靳坤:“下次可以试试拿着个入场,一般不会打开信封查。”
  
  说罢,对两人眨了眨眼:“我年轻时也经常这样,谢谢你今天为我介绍这么多。”
  
  靳坤微微欠了欠身,向两人道谢。
  
  看着两人走向VIP区的座位,林娇看着羡慕无比。
  
  靳坤顺着她目光看去,内心了然,将邀请函信封递给她:“将来你也会坐在那的。”
  
  林娇接过信封,刚刚太过紧张,现在才反应过来自己正紧紧挽着靳坤,两人距离尤其贴近。她连忙将手松开:“秀快开始了,我们得去占个好位置。”
  
  靳坤跟着她去找位置,内心长叹一口气,果然昨晚还是太冲动了些。
  
  有了这个装邀请函的信封,林娇今日蹭秀蹭得可谓畅通无阻。到后面几场秀,她姿态越来越自如,甚至媒体镜头扫过时能不慌不忙地对着镜头,摆个姿势,凹个造型。到后面警卫甚至连邀请函都不要求出示就放两人进入场内。
  
  有了第一日的经验,林娇之后所有的看秀之行都顺利无比。
  
  直到观看最后一场秀时,平生一点波澜。
  
  是一场国内设计师的发布秀。设计师在国际上的名气并不算大,秀场到的人不算多,坐席堪堪坐满,靳妍和庄凌受邀坐在前排的VIP席,林娇和工作室的其他人坐在一般坐席的后排。
  
  发布秀的设计师在国内也算小有名气,但不像靳妍一般,一早就出国,在美国时装界混出了一些名气才荣归故里。他成名在国内,成名时间算上来比靳妍还早些,但在国际上一直打不开场面。
  
  秀进行到一半,坐席后面的站区几乎空着,带着红领带的警卫就依照一贯的做法,将外面等候的没有邀请函但想入场的人进入。
  
  这位设计师的设计,在林娇看来,算得上十分出彩。整个设计作品十分成熟,设计灵感来自于设计师无意间看到了人体细胞图,印花十分别致。模特不同于传统的细瘦高挑模特,用的都时国内素人,从朝气蓬勃的青年到年迈的老人。
  
  林娇更偏爱靳妍那种精细、华丽的作品,但这也并不妨碍她认同这是一份十分优秀的设计。
  
  但自从站区开放让未受邀的人入场后,下半场的发布秀场内就有些嘈杂,议论声越来越大,前排坐着的人由于音乐声大,隔得远,并未发觉。林娇一群人坐在座位席的后排,听得一清二楚。
  
  “听说这场的设计师是个中国人。”
  “难怪连场地都没有坐满。”
  “那个只会山寨的国家你难道认为可以做出什么好设计吗?”
  “这种密密麻麻的设计是什么?天哪!看起来好恶心。”
  “模特居然用素人,真的太不专业了吧。”
  
  林娇等人越听越气,一汪杏仁眼里的怒气都快要喷涌而出,若不是顾忌着发布秀还在进行,她大概要要提来和对方争辩了。
  
  她按捺着怒火,直到设计师出来道谢,发布秀结束,才起身,叫住了刚刚议论声音最大的一人。
  
  “刚刚您对我们中国的设计师满满都是不屑,那么敢问您又来自哪个伟大的国度?”林娇怒极反笑,但笑意并未到达眼底,愤怒到极致,连眼尾都有些红。
  
  “F国啊。据我所知,运用细胞等类似的仿生元素,贵国的知名设计师凯瑟琳女士也做过类似的设计。”林娇有些嘲讽地撇了那人一眼。
  
  “您说不过是你们玩剩下的。好吧,我姑且不和您讨论所谓“时尚是个圈”这个话题了,我觉得您的专业素养好像还并不能理解这句话。别的不说,我们国内的设计师能够受邀在时装周发布设计作品,请问您又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作品可以让我欣赏一下么?”
  
  看对方无言以对,林娇越发不屑:“我们国内有句俗语,叫吃不到葡萄倒说葡萄酸,大概意思就是形容那些心胸狭隘又没有实力的人,内心自卑加嫉妒,通过打击别人寻求心理落差后的平衡感,在我看来,这种人不需要对他做什么,他的存在本来就很可怜了。您看我说的对不对?”
  
  坐在后排的多人早也看不惯那些人满带偏见的批评,林娇这番话说得犀利,大块人心,不少人鼓起掌来。
  
  对方灰溜溜地走了。
  
  林娇嘲讽对方时底气十足,此刻面对众人的掌声反倒不好意思了,脸瞬间就红了,连忙摆摆手坐进位子里。
  
  靳妍事后听说此事,大呼林娇干得漂亮,满意地将她搂进怀里又揉又搓。直到林娇不好意思了,摆脱她告辞回屋。
  
  众人纷纷散去,客厅里只有她和靳坤两人。
  
  “阿坤,能听我说几句话么?”靳妍有些谨慎地开口。
  
  “嗯。”靳坤双腿交叠,有些懒散地倚坐在沙发上。
  
  “这么多日相处,娇娇是个很优秀的女孩子,我想这也不用我多说对吧。”
  
  靳妍顿了顿,措辞了下语句:“我并不反对你追求娇娇。但说实话,就目前情况来看,我觉得你们并不相配。”
  
  “她将来必定会成为不逊于我,甚至比我优秀的设计师。而你呢?感情一事,若是两人差距太大,一方总是要垫着脚,一方总是要弯着腰,开始时带着满满爱意,时间久了,总会累,再多的爱都是会被消磨掉。”
  
  “你自己好好想清楚。”
  
  靳妍说罢,便袅袅婷婷地起身上楼。留下靳坤一人,在客厅内,目光深沉,沉默地抽了一只又一只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