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心间一点甜 > 第十九颗糖
两人吃过晚饭,走到埃菲尔铁塔附近时,天已经完全黑了。
  
  周围亮起黄色的光。战神广场有着大片空旷的绿色草坪,游人和市民席地而坐,街头乐队拉起手风琴,悠扬的琴声在宁静的夜晚传得尤其的远。众人相拥着,在温暖的夜晚,伴着风琴声,在温柔的晚风中,摇摇晃晃跳一支舞。
  
  不时有经过的路人,或是情侣,或互不相识,拉着手加入跳舞的人群,一曲终了,有人离开,又有新人加入。
  
  再平常不过的浪漫巴黎夜晚。
  
  靳坤内心暗暗懊悔,要是关系再亲近一点就好了。
  
  再亲近一点点,他就请林娇跳一支舞儿。
  
  两人抬眼望去,可以看到夜幕中埃菲尔铁塔的轮廓。
  
  走到埃菲尔铁塔脚下时,巴黎铁塔的灯忽然亮起来。
  
  铁塔通体璀璨,暗沉的夜幕被点亮。两人并肩而立,身上洒满大片暖黄色的光。
  
  排队时,恰好赶上塔身整点闪灯。金色的塔身上无数白色的光点一闪一闪,像一串串夜明珠从塔顶倾泻而下,光影流动,仿佛身处梦境。
  
  塔下传来无数欢呼声。
  
  林娇仰头,感慨道:“像是塔身上突然落下了无数的星星!”
  
  靳坤垂眸看她,琥珀色的瞳仁里映着点点灯光,连睫羽都被落下的灯光染尘了金色。
  
  塔下的人流多了起来。两人顺着人流,搭乘观光电梯,到铁塔二层与三层间的蒙帕纳斯大厦观景台。
  
  巴黎鲜有高大建筑,在埃菲尔铁塔上可以俯瞰整个塞纳河畔。夜色如画,繁灯似锦,街灯交织如网,将巴黎分隔成一小块一小块。从凯旋门到最普通的民居,每一座建筑,都散发着点点星光。灯火辉煌中带着巴黎独有的缱绻与柔情。
  
  两人从铁塔脚下,顺着塞纳河畔,一路走回公寓。
  
  即使深夜,巴黎的夜晚依旧热闹非凡。街边的酒吧与咖啡馆里喧嚣声与歌曲混杂在一起,消散在夜色中。
  
  林娇脚步轻快,路过街头跳舞的人群时忍不住跟着转了一圈。裙摆在夜色中划出一个漂亮的弧度。
  
  转完后突然想起靳坤还在身后,回头一看,果然,那人嘴角微微上扬,带着止不住的笑意。
  
  林娇的脸倏地就红了。
  
  夜色如画,靳坤不紧不慢的坠在女孩身侧,无比希望时间能过得慢些,这条路能长一点,再长一点。
  
  -
  
  巴黎的美,不止在恢弘的古典建筑,街头林立的奢侈品牌,更在市井的每一家店面,每一个角落。
  
  第二天两人按照林娇的计划,开始了巴黎杂货铺和跳蚤市场一日游。
  
  巴黎的杂货铺对于林娇这种有收藏癖的手工爱好者简直就是天堂。
  
  林娇整整一个上午都出于挑花了眼疯狂买买买的状态。
  
  映着法国风景的购物袋、色彩斑斓的织带、颜色漂亮的绣线、富有法国风情的亚麻纤维纺织布料、Sajou的裁缝用具、巴斯克花纹的背子、各种花纹的蕾丝面料、各种材质各种图案的扣子……
  
  林娇今天特意为了购物背了个双肩包,还没有到中午,就被买回来的各种杂物装的满满当当。
  
  在一条不知名的街边拐角,两人误打误撞走进一家手工老店。整整一面墙,从上到下全是透明的抽屉,每一个抽屉里都装的是用细棉布和纱布作出的手工装饰花。
  
  女孩最抵挡不了花的诱惑,林娇拿着个梯子,爬上爬下,简直要挑花了眼。
  
  靳坤站在店内,锋利的五官与打扮与店内的少女心爆棚的装潢有些格格不入。
  
  目光扫过店内,靳坤被一朵花吸引住。放在店内桌上的一角。白色绉纱的料子,这种料子材质稍微差一些,就显得低档。这朵花则不然,做工明显十分精细,细软的绉纱通过精细的缝合,形成了舒展的花瓣,花蕊是淡淡的粉红色的晶状体,应该是某种宝石。
  
  林娇此时还被对着他,在那面透明的玻璃墙上纠结的挑来挑去。
  
  靳坤拿着花,到柜台结账。
  
  售货员笑着和他解释,因为花蕊是粉水晶价格会有些贵。靳坤都没有看价格就刷卡付了款。将那朵纱质的花轻轻捏在手里,怕破坏了花的形状。
  
  “这和你的女朋友很配。”售货员笑着和他说。
  
  林娇终于左挑右选,挑了十几朵花,抱了个满怀,准备带回去送给相熟的姑娘们。
  
  还没走到柜台前,靳坤叫住她。
  
  俯身,向昨天那个小男孩一样,将花插在她的耳侧。
  
  “和你很配。”
  
  靳坤声音有些低沉,带着磁性。说话时还俯着身,两人离得格外的近。
  
  说话时的气息划过耳畔时,林娇觉得耳垂都要烫得烧起来了。
  
  “谢谢。”
  
  她小跑着去结账,脸颊飞上两抹红晕。
  
  -
  
  逛到中午,两人已经离繁华的街区有了些距离。
  
  附近也没有什么餐厅。
  
  好在浪漫的巴黎,最不缺少的就是公园和博物馆。两人在街边的小摊贩那,买了咖啡和三明治,去公园野餐。
  
  这个公园似乎并不出名,除了绿树与绿地,就只有一小片湖泊。有人泛舟湖中。
  
  正午的阳光有些刺眼,两人在树荫下坐下。西方人似乎并不畏惧阳光,大咧咧地躺在草坪上,晒着日光浴。
  
  不时有小孩和狗相携奔过,还有一条萨摩耶毫不怕人,在林娇脚边蹭了一下又一下,直到一个青年男子从远处跑来,对着它挥手,它才欢乐地向主人奔去。
  
  蓝天、白云、绿地、黄叶、金发、红花。颜色格外的美。
  
  -
  
  下午两人搭着地铁去跳蚤市场。
  
  巴黎的地铁有些乱,靳坤侧着身,帮林娇挡着身后的人流。
  
  在跳蚤市场,林娇依旧收获满满。
  
  在一个卖绝版扣子的小铺,林娇光扣子就买了一百多个。
  
  靳坤大概一辈子见的扣子的款式都没有今天一天见得多。他对于这些所谓的材料了解不多,树脂的还是木质的,方的还是圆的,纯色的还是格纹的,对他而言都没有半点区别。
  
  但看林娇挑的满眼放光,神色专注的模样。他嘴角勾起的弧度都快要压不住了。
  
  直到林娇在一家复古蕾丝面料店挑了七八尺的蕾丝面料。两人的手彻底被占满,再也拿不下了。
  
  林娇盯着那堆布料,不买又舍不得,但实在是拿不下了。
  
  “在这等着我。”靳坤说道。
  
  没一会儿,靳坤拖着个藤编的小拖车就来了。
  
  这两天两人在街头经常看见这种车,大多是大妈们拖着去采购。
  
  靳坤拖着拖车,在曲曲折折的跳蚤市场小路里穿行的有些艰难。他和拖车的氛围格外不搭。
  
  林娇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靳坤抬头忘过来时,两人目光相对,看着那双笑意盈盈的眸子,靳坤嘴角也忍不住向上勾了勾。
  
  最终林娇买的东西装满了整整两个小拖车,两人一人一辆小拖车,再夜色中归去。
  
  回到公寓时,靳妍正有气无力的摊在沙发上,她整整接受了两天的各种采访,累到不行:“玩得怎样?”
  
  “非常棒!”林娇眉眼都带着笑意。
  
  “买了好多东西呀!”靳妍忍不住感慨。
  
  林娇有点不好意思:“我每次看到这些就控制不住自己,就是一直在麻烦学长在帮我拿东西”
  
  靳坤一言不发,将东西替她搬上楼,林娇连忙更着他上楼去。
  
  将东西安置妥当,林娇有礼的将靳坤送到门口。
  
  “林娇小姐,”靳坤从未这样正式的叫过林娇的名字,顿了顿,“帮你忙我真的一点都不觉得麻烦。”
  
  林娇不由一愣。
  
  “下次不要再说麻烦我了。”
  
  靳坤看着她愣神的样子,忍不住揉了揉她的头发。
  
  “晚安。”
  
  “晚安,学长。”林娇下意识的回道。
  
  回到屋内,林娇才回过神来。脸有些烫,心跳如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