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心间一点甜 > 第十八颗糖

  假如你有幸年轻时在巴黎生活过,那么你此后一生中不论去到哪里她都与你同在,因为巴黎是一席流动的盛宴。*
  
  靳妍租下的公寓位于马亥区,在塞纳河的右岸,算得上是巴黎的中心地段,巴黎圣母院、卢浮宫、莫扎特故居、毕加索故居都在这个区。
  
  九月底的阳光并不刺眼,带着淡淡的暖意。法国梧桐树叶由绿转黄,微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仿佛在喃喃低语。整个城市的色调是一种温暖明亮的暖黄色。
  
  靳坤和林娇坐在街边的咖啡馆内,学者周围人的样子,点了份早餐。
  
  长面包切成薄片烘烤后,上面抹上厚厚的黄油和果酱,一口咬上去,面包片酥脆,果酱香甜细腻,口感丰富。
  
  侍者端上来的咖啡是用小碗装着的,有些类似国内的茶碗,圆形的敞口,上面印着精巧的印花。
  
  周围人熟门熟路地将面包片放入这所谓的“咖啡欧蕾碗”内,泡着吃。
  
  林娇模仿着周围人的动作将面包片的一端浸入咖啡中,有些犹疑地用手捏着,小小的尝了一口。
  
  刚入口,一双精致的柳叶眉就皱成一团,勉强咽下,把手中剩下的面包片丢在盘内,神情十分嫌弃。连忙喝了口咖啡清清口里的怪味。
  
  靳坤看着她这模样,嘴角忍不住上扬。伸手招来侍者,用英语要了两杯牛奶。
  
  两人都不懂法语,虽然当地人并不乐于说英文,但好在其实法国人大多听得懂英文,巴黎算是知名的旅游城市,两人说英文浏览,也并不困难。
  
  两人就着热牛奶将剩下的烤面包片吃完。
  
  林娇靠在椅背上,长叹一口气。
  
  “怎么办,我的中国胃现在就开始思乡了。”
  
  靳坤被她的说法逗乐了,唇角勾起一抹笑意。
  
  “今天想去那儿?”
  
  林娇从身上斜跨这的小包内掏出一本小本,垂眸翻了翻昨晚在网上查的功课。
  
  “这离巴黎圣母院比较近。我们先去巴黎圣母院吧。中午在塞纳河边的GuyS□□oy吃吧,这是一家米其林二星。最近正好可以吃时令红鲻鱼配丰郁海味汇。下午的话顺着香榭丽舍大街往凯旋门走,再去拉雪兹神甫公墓,晚上去巴黎铁碳看夜景,学长你觉得怎么样?”
  
  林娇今天十分应景穿了条藏青色法式V领长袖印花裙,从上到下系扣的设计,从胸侧顺延到裙尾。裙子十分贴身,勾勒出曼妙的曲线。裙尾最后两颗扣子解开,方便游览时走路,露出一截白皙的小腿。
  
  九月底的巴黎已经有些凉意了,因此外面套了件小开衫,边缘有着精致的蕾丝刺绣。
  
  头上系了根长长的发呆,随着头发,编在一起,颊侧落了些许碎发,没有化妆,但皮肤吹弹可破,阳光下甚至能看到皮肤上细小的绒毛,粉嫩的嘴唇一张一合。
  
  靳坤看得有些呆。
  
  “学长。”林娇唤他,声音如同名字一般,娇娇柔柔的。
  
  靳坤干咳两声:“我都可以,你决定就好。”
  
  “还有,明天我想去逛逛巴黎的跳蚤市场和一些杂货店。可以吗?”
  
  林娇小心翼翼地问道。她担心靳坤反对,毕竟大多数男士都不太热衷于逛街。
  
  “好。”靳坤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林娇眉眼都是笑意,连忙介绍到:“巴黎的跳蚤市场很有名的!可以淘到很多很有趣的东西。”
  
  其实此刻林娇就算让靳坤陪她去巴黎人潮最为汹涌的老佛爷,挤在疯狂采购中国大妈里抢购奢侈品,靳坤也不会说出一个不字,可能还会乐在其中。
  
  -
  
  两人吃过早饭,向巴黎圣母院走去。
  
  对于巴黎圣母院,林娇对它的印象不过在于小时读《巴黎圣母院》里的场景:一座伤痕累累的古老教堂,里面有着面目丑陋但心地善良的卡西莫多。
  
  来之前也看过网上的图片,此刻站在圣母院下,仍旧为其的宏伟所震撼。
  
  典型的哥特式外观,高高矗立的圣母院四周都刻满雕像,一层接着一层,两人所在的西门雕刻精美的圣母像,下方排列着由28位犹太和以色列国王组成的“国王廊”。
  
  圣母院内部却极为朴素,氛围肃穆,拱顶,束柱,花窗等哥特式经典元素精妙组合,将巍峨的殿堂打造得具有空灵感十足,数十米高的拱顶在幽暗的光线下隐隐约约,仿佛上方就是天堂。
  
  圣母院内氛围庄重,游客众多,但大多安静的游览。两人并不多话,只有在林娇发现某处出彩的雕塑,漂亮的玻璃花窗时,扯扯靳坤的衣袖示意,两人偶尔低语几句。
  
  有些拥挤的游客人潮中,两人的距离很近,靳坤低头听林娇细声细语时,两人气息交融,带着若有似无的暧昧。
  
  林娇沉迷于游览,并未察觉,靳坤乐得享受两人间的亲昵相处,心思也早就不在那些雕刻精美壮观的雕像上,目光总是飘向林娇专注的侧脸。时不时为她挡住有些拥挤的人流。
  
  从圣母院走出时,林娇还有几分意犹未尽:“真是太震撼了!”
  
  “要拍张照片么?”靳坤指了指挂在胸前小巧的徕卡,询问到。
  
  “哎,好。”林娇连忙点头。
  
  游客有些多,并不是好的取景地。靳坤带着林娇顺着圣母院外的街道一路走,走到一处地势较高的桥上,拥挤的人流远远望去变成了小小的点,远处的圣母院高大巍峨。
  
  林娇在桥上站定,杏眼弯弯,带着明媚的笑意,靳坤按下快门时,恰好微风吹过,发丝飘起,身后有白鸽飞过,画面就像在街头的那些旅行明信片一样美。
  
  “我也帮学长拍一张吧。”林娇提议。
  
  “你别动,一起拍吧。”
  
  靳坤说完,将相机递给路过的一个青年,用英语加手势和对方笔画着如何构图,说罢便跑到林娇身侧站定。
  
  青年连拍几张,做ok手势。
  
  靳坤跑过去接过,道谢,垂眸看相机的画面。
  
  表情捕捉的尤其好,林娇笑得灿烂,他嘴角也带着明显的笑意,锋利的五官都柔和下来。两人看起来分外和谐。
  
  要是能搂着她就好了。靳坤心想。
  
  青年大抵误会了两人的关系,离开时笑着用英文祝两人幸福。
  
  林娇离得有些远,并未听到。靳坤便也不做反驳,笑着向他表示感谢。
  
  -
  
  午饭林娇选在了巴黎知名的米其林二星餐厅GuyS□□oy,坐在室外的座位,可以欣赏塞纳河畔的风光。
  
  侍者是为有些年迈的老人,头发一丝不苟梳起,胡子也修剪的整整齐齐。
  
  看他们只有两人。笑着像两人偷偷建议可以每份食物点半份。幽默的叮嘱他们这是他们间的小秘密,千万别告诉别人。
  
  林娇被他逗乐,笑着向他道谢。
  
  点完餐后,侍者绅士的告别离开。
  
  “祝您用餐愉快,我的女士。”
  
  米其林二星餐厅果然没有令他们失望。
  
  鱼子酱配烟熏酒香蛋黄羹口感细腻,时令红鲻鱼配丰郁海味汇鲜的舌头都要掉下来,连一道并不起眼的甜点酥脆舒芙蕾配焦糖冰淇淋和苹果酒都做的精致无比。
  
  林娇吃得尤为满足。
  
  两人吃罢午饭,便沿着塞纳河畔,往着香榭丽舍大道和凯旋门方向走。
  
  香榭丽舍大道算是巴黎最繁华的街道之一。西段是高级商业区,世界品牌、服装店、香水店都集中在这里,服装周临近,全球各地的时尚人士涌入巴黎,这条街道显得尤为热闹。走两步就能见到认识与不认识的明星。
  
  林娇和靳坤对逛品牌店并无兴趣,走吗观花地欣赏了番沿途的风光,再在凯旋门下各照了两张合影,便一边观赏沿途景色,一边向拉雪兹神甫公墓走去。
  
  巴黎的美,不仅在于建筑、雕塑、博物馆,即使是再平常不过的街道,都带着巴黎特有的浪漫与自由。
  
  两人晃晃悠悠走到拉雪兹神甫公墓时,已经近黄昏。
  
  傍晚柔和的夕阳,穿过树叶间的缝隙,笼罩在墓碑上,给一座座墓碑和雕像上一层金边。
  
  临近傍晚,公墓的游人渐渐退去。梧桐树开始落叶,微风吹过,偶尔有黄叶飘落,两人静静走在墓道上,影子被西沉的夕阳拉得尤其的长。
  
  不同于香榭丽舍大街和凯旋门的人潮涌动、车流如织。公墓内有着几分静谧。
  
  一些人静静或倚靠墓碑旁或坐在椅子上,看书、沐浴阳光。偶尔有个孩童笑闹着奔跑而去,留下一串欢声笑语。
  
  林娇觉得整个人都放松下来。
  
  相比国内墓地的千篇一律,拉雪兹神甫公墓则显得有趣许多。许多墓地就像一座座小房子矗立在哪儿,形态各异。有的做了精致的雕花,有的素面朝天。有的雕像庄严肃穆,有的狂放不羁。
  
  肖邦墓地的雕塑是一个怀抱小提琴、沉浸在忧伤中的少女;巴尔扎克的雕塑是其头像,神色庄严肃穆;王尔德生前风流,死后墓碑上白色的石面遍布美女的唇印……
  
  法国人的浪漫与自由在这里显现的淋漓尽致。
  
  两人快要走到半路,一个小男孩奔跑着过去,不小心踩到快凸起的石头,摔倒在路旁,哇的一声哭出来了。
  
  林娇连忙跑上前,将其扶起。
  
  小男孩一头浅金色的卷发,蓝色的眼神清澈,棕色的睫毛纤长又浓密,白净的脸上还挂着泪珠。
  
  林娇从包内掏出湿纸巾,将他脸上的泪痕和手上的灰尘。
  
  “你还好么?有没有摔伤。”林娇用英文问道。
  
  男孩蓝色的眸子有些呆呆的看着她,摇了摇头。
  
  “那就快去和你的同伴玩吧,他们在等你了。”林娇指了指远处跑来的一群小朋友,金发碧眼,肉嘟嘟的圆脸,格外可爱。
  
  说完,帮男孩理了理有些乱的头发。
  
  男孩笑着跑开。
  
  林娇和靳坤走到墓地出口时,身后传来高声的叫喊。
  
  “Waitaminute!”(等一下)声音清脆。
  
  林娇回眸,小男孩气喘吁吁地跑来,手上仅仅的攥着一朵白色的不知名的花儿,脸因为奔跑而红扑扑的。
  
  CanIgiveittoyouLetmestickitinyourhair,okay(我可以将它送给你么?让我把它插在你的头发上好不好?)男孩抓着林娇的手,晃动着撒娇。
  
  那双又蓝又大的水汪汪的眼睛看着她,林娇整个心都软下来了。杏仁眼带着笑意,蹲下身来。
  
  男孩踮起脚尖,动作温柔的将花朵插进林娇耳侧的头发内。
  
  靳坤远远看着,柔和的夕阳、可爱的孩子、远处大片金色的梧桐树,画面分外美好。
  
  靳坤忍不住拿起相机,拍下这一幕。
  
  快门连拍,下一个画面却让他打翻了醋坛子。
  
  男孩插好花后,垫着脚尖,粉嘟嘟的嘴唇飞快的在林娇白皙的脸颊上落下一个轻柔的稳。
  
  脸上温热的触感让林娇一愣。
  
  男孩笑着跑开,一边跑一边回头说到:“Youarelikeanangel.Good-bye!Myangel.”(你就像天使一样。再见啦!我的天使。)
  
  林娇被小男孩逗笑了,笑着和她挥手告别。
  
  乌黑的秀发,雪白娇嫩的花朵,女孩姣好的面庞。
  
  画面格外美。但靳坤却觉得画面格外的扎眼。
  
  翻到相机相册,忿忿地准备将刚刚捕捉到的画面删去。
  
  林娇笑的好看,眼睛波光粼粼的。靳坤犹豫再三,没舍得删掉。
  
  但看着那多雪白的花,格外不顺眼。
  
  回去用PS将小男孩和那朵花P掉好了。靳坤忿忿的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