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心间一点甜 > 十七颗糖
林娇再次见到靳坤时,是在出发去时装周的机场。
  
  林娇到机场时,靳妍一群人已经到齐。
  
  她总算见到了在工作室实习快两月,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满缘大叔”。
  
  一头凌乱的长卷发,大花臂,胡子拉碴,微胖,看起来凶横,笑起来却尤其和善。
  
  林娇笑着和众人问好。
  
  靳坤和她前脚挨着后脚来的。
  
  林娇看到她时,眼神愣了愣。
  
  靳坤将之前的一头由银灰色褪成的金发给染回了黑色,长度修短,英俊的五官和硬朗利落的线条显露出来,身材颀长,逆着光走来,一双漆黑的眸子尤其闪亮。
  
  “学长,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娇娇……学妹。”
  
  靳坤顿了顿,他不动声色的在客套的学妹前加了个亲昵些的称呼。
  
  但看林娇的神色平静,并未注意到称呼的差异。靳坤眉头轻皱。
  
  “你们两快去值机吧。快没位置可以选了。”靳妍催促道。
  
  果然如靳妍所说,两人去值机时,只留下了两个紧挨的位置。
  
  靳坤伸手,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点下靠中间的位置,将靠窗的位置留给她。
  
  随后,两人将行李送去托运。
  
  办理登机和行李托运处的人多了起来,有些拥挤。
  
  林娇皱了皱眉。
  
  靳坤示意她站在自己身前,替她挡住后面挤上来的人群。
  
  林娇转身,冲他感激一笑,白皙的脸颊上泛起两个小酒窝,尤其甜,以至于靳坤突然觉得空气中都带了一丝丝的甜味。
  
  林娇出示完身份证件准备将行李拎上流转盘时,靳坤先她一步,替她拎起。
  
  两人挨着近,弯腰时,靳坤如墨一般的碎发轻轻扫过她的脸颊,用力拎起行李箱时,手臂肌肉绷紧,显示出一条结实的曲线。
  
  “举手之劳。”在林娇道谢前,他便先行开口。格外具有绅士风度。
  
  在此之前,靳坤一向是不知道所谓的绅士风度几个字怎么写。从小到大,他和陆逍、沐遥等公子哥周边的狂蜂浪蝶就格外多。陆逍和沐遥两人还会疏离有礼拒绝。他随心所欲惯了,面对那些纷至沓来的漂亮女孩,懒得应付,便冷着脸,目不斜视,装作没听见也没看见。
  
  但喜欢会让一个人无师自通很多事。
  
  因为喜欢,所以会忍不住想呵护她,爱护她。见不得她受一点委屈,看不得她受一点累。想替她阻隔拥挤的人潮,想替她拎起沉重的行李。
  
  她的眉头仿佛连着你的心脏,皱一下眉,整颗心都安宁不下来。只想为她抚平眉间的褶皱,一世无忧。
  
  两人相貌过人,相携离去时,吸引了不少人目光。
  
  -
  
  S市到巴黎,即使直飞也要十二个小时。
  
  长途飞行,即使靳妍财大气粗给整个团队都订了头等舱,也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林娇并非没做过飞机,其实她父亲常驻国外,从小到大坐飞机是常事。但每次飞机起飞降落是,气压对耳鼓膜产生的压迫都令她难受不已。
  
  好在这么多年也有些经验,林娇从带上飞机的小袋子里掏出两块木糖醇,做咀嚼的动作。耳鼻喉是想通的,通过咀嚼平衡耳朵内外气压,缓解不适。
  
  想到靳坤坐在旁边,林娇连忙翻开盖子,倒出两颗,递到靳坤面前。
  
  “学长,要么?”
  
  “嚼一嚼耳朵不会那么不舒服。”林娇补充到。
  
  靳坤其实并不难过,掀起眼皮,目光扫过两颗木糖醇,粉红色的,在女孩白净娇小的手掌上显得有几分可爱。
  
  “谢谢。”
  
  靳坤捏起两颗木糖醇,丢尽嘴里。手指和手掌轻触,仿佛有电流轻轻流过,带来一点点酥麻。
  
  他嚼了嚼木糖醇,草莓味的,带点儿甜。心情格外好。
  
  靳妍特意选了班带WIFI的长途飞机,防止飞行途中无聊。不过林娇并不太依赖电子产品,等不适感缓解后,便拿起了最新一期的时尚杂志,低垂着眼,看时尚杂志整理的这届服装周的最新看点。
  
  窗外照下和煦的光,落在她柔顺服帖的长发上,纤长的睫羽在脸上落下淡淡的阴影,她今天穿了一袭白裙,领口和裙摆带着精致的刺绣,大抵看到什么感兴趣的内容,唇角轻扬,清清秀秀,像一直清新淡雅的小茉莉儿。
  
  靳坤见她看得专注,便也拿出一本医学杂志翻了起来。
  
  吃过飞机餐,林娇继续翻了一阵杂志,他们下午上的飞机,算算时间,应该是国内深夜。
  
  林娇困意上涌,桌前还摊着杂志,头开始一点一点。
  
  靳坤不是有太多诗情画意的人,看着场面,只能想起小学时学过的最俗套的比喻,像小鸡啄米似的。
  
  但这一定是最可爱的一只小鸡,靳坤心想。
  
  林娇头往一侧偏去,眼看就要撞到窗户。他连忙伸手,挡在了头与窗户间。
  
  林娇无意识蹭了蹭,细软的发丝在手掌上磨砂,靳坤眼里带了点笑意。
  
  温柔地用了一点点力,引着头向自己肩膀处靠过来。林娇睡熟过去,一头栽进他的颈窝里,耳畔传来女孩清浅的呼吸声。
  
  靳坤脚长腿长。头等舱宽敞些,但坐久了仍旧不舒适。此刻林娇靠在肩上,更是动也不动。
  
  靳坤有些僵硬地侧脸去看林娇,女孩浅浅的呼吸喷洒在脖颈间,隔着薄薄的衣物,可以隐约感受到她身上的温度和若有若无的体香。
  
  身体坐的有些僵直,但靳坤觉得心里好像有一块地方无限的柔软下来。
  
  靳妍回头时,看着靳坤眉眼满是温柔,不由一哂,内心了然。
  
  从满缘腿好靳坤却主动要求继续帮忙时她就觉得有几分猫腻,此时看着自己弟弟以从未见过的温柔神色注视着林娇,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靳坤手机一震,手机放在椅背后的小桌上,发出动静有些大。
  
  他连忙拿起手机,调整到静音状态。目光扫过林娇,确认她依旧睡得很熟,才点开微信,查看消息。
  
  「靳妍:动心了?」
  
  靳坤垂眸,想了想,言简意赅的回复
  
  「靳坤:嗯」
  
  -
  
  飞机降落在戴高乐机场时,由于时差,巴黎才刚刚入夜。
  
  靳坤怕林娇醒来时尴尬,在她快醒时,又小心翼翼的将其扶正,看着她,避免她又往窗边栽过去。
  
  脖颈间还残留着呼吸落在皮肤上微热的触感,带着几分缱绻。嘴角控制不住向上扬起。
  
  林娇醒来时并未察觉。神色如常和众人一起下机。
  
  取行李时,又被靳坤抢先取下,不等林娇反应,一言不发将自己的拎包搭在林娇的行李箱上,拖着走了。
  
  靳妍看他此举,满眼都是揶揄的笑意。
  
  “学长,不用麻烦了。”林娇追着道。
  
  还没等靳坤回答,众人便走到了接机的车前。
  
  靳坤利落地将行李放进后备箱。
  
  “上车吧。”
  
  “哎……好。”林娇呆愣的回答。
  
  “谢谢学长了。”
  
  大抵是时装周即将到来,世界各地的媒体记者好时尚人员涌入。虽然9月底不是巴黎的旅游旺季,但街头依旧热闹无比。咖啡馆亮着温暖的黄光,街头流浪艺人唱着舒缓的民谣,伴着手风琴声顺着风传进车内。
  
  时装周有六大秀场,卢浮宫是举办最多场秀的地方,周边住宿昂贵,不少中国设计师和记者出于经费考虑,住在价格实惠的小旅馆里。
  
  靳妍从来不会委屈自己,即使庄凌为住宿经费皱了无数次眉,她还是在巴士底广场一带定了个独栋的三层小公寓。去秀场方便,离塞纳河畔也就不过十分钟路程。
  
  公寓是古典欧洲欧乡村风格,深色木质家具,铺着温暖的地毯,甚至还有个壁炉,连餐具都是统一的田园风格,印着漂亮的山药、蓝莓、樱桃图样。
  
  靳妍楼上楼下转一圈,满意不已。
  
  庄凌不理会靳妍,迅速转了一圈,给众人分配好房间,开始做时装周的日程安排。
  
  “我们的发布会在时装周第8天。时装周后天开始,大家可以去看看自己感兴趣的show,第6天开始准备就好。”
  
  “明后天会有国外的杂志过来采访和拍摄,娇娇这也没你能帮忙的,你可以在周边逛逛。”
  
  庄凌体贴的为第一次来巴黎的林娇留出两天游玩的时间。考虑到巴黎的安全状况,庄凌嘱咐到:“巴黎治安不算好,在附近几个富人区游览就好,晚上一定要早点回来。”
  
  “让阿坤跟着她一块去吧。”靳妍有意为靳坤创造机会,“女孩子一个人还是不安全的。摄影这边有满缘一个人也就够了。”
  
  “阿坤,你没意见吧。”
  
  靳坤靠坐在椅子上,腿随意的曲着,漆黑的双眸看像林娇,嘴角噙着笑意道:“好的。”
  
  林娇被他看得脸有些发烫:“那麻烦学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