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心间一点甜 > 第十三颗糖
林娇到工作室时,庄凌和靳妍正在一块挑选ECHO即将发布的新品。看到她来,两人笑着与她道早安。
  
  “庄凌姐,靳妍姐,早上好,抱歉昨天没有来。”
  
  “好啦,我们都懂得。我不是经常也做设计做的不知道白天黑夜嘛。”靳妍宽慰道。“这次听说你灵感爆棚,做出的效果怎么样?”
  
  “我自我感觉还不错,设计稿已经画好了,面料大致也有思路了,周末去布料市场再挑些面料,就可以着手做了。”林娇笑盈盈地回答。
  “按照靳妍姐你昨天说的思路尝试了一下,一个灵感激发点,做了一组系列设计。”
  
  “那我们可就期待你的成品了。”靳妍笑着说。
  
  “对了,还有一件事情问你一下。”庄凌开口道。
  
  “嗯?”
  
  “现在七月底了,你再过一个月就要开学。巴黎时装周在九月中下旬。那时候正好也是你交留学申请的时候。想问问你有没有时间跟着我们一块去?”
  
  “真的可以么?”林娇一双杏眼瞪得圆圆的,满满都是惊喜。“之前学校招聘的时候招的是暑期见习,我还以为再过一个月就得结束了。”
  
  “本来确实是暑期见习,靳妍这边的作品估计下月初就能全部做好,你开学后有事可以不用过来。到时候时装周跟着我们一块过去就好。到时候要过去很多人,也不差你一个。”庄凌回答。
  靳妍最近忙得几乎日日住在工作室,倒是庄凌和林娇交流更多些,她是真欣赏林娇,对她而言,不过是团队里多一个人,自然不吝啬这个去时装周的名额。
  
  “今年也不过是一个旁观的机会。每年的伦敦时装周,伦敦各大高校的毕业生发布的设计可不少。再过两年,你也会在时装周展露头角。”靳妍说到。
  林娇还没开始申请,她就已经默认中央圣马丁是林娇的囊中之物。对林娇可以说是信心十足。
  
  “对了,你最新设计稿里面有没有夏装?”庄凌继续问。
  
  林娇有些疑惑:“有的,一件露背的夏裙。”
  
  “买手店那边每月会出一次本月新品的合集,发布在网上,下周末拍,你要是能做出来,还能赶得上。九月主要发布的是时装周的内容。你要是想要在申请前就有一些知名度的话,最好还是赶上这一期。”庄凌可以说是尽心尽力再为林娇谋划。
  
  “没问题的!设计稿已经画完了!”林娇神采飞扬地回答。
  
  “那我们就期待你的成品了。”靳妍笑着回答,没忍住,又掐了下林娇的脸。“啧,又嫩又滑,手感真好。”
  
  -
  
  周末阳光正好,夹竹桃挂了满树,风一吹,落下一地雪白。
  
  林娇自己的设计稿,经过反复推敲,已经修改完成,大致面料也已经定下。但有几种面料她手头还没有,正好趁着周末没事,去布料市场淘一淘,顺便也看看有没有合适的面料,布料采购完,就可以开始正式打板裁剪。
  
  她一向就喜欢囤积各种布料和辅料。一进布料市场,就两眼放光,仿佛掉进米缸里的小老鼠。
  
  她隔三差五就会来采购,也算熟门熟路,五层的布料市场挤满了七八百家门面,小的门面不到十平米。大学四年,来得次数多,对于哪家价格实惠,哪家面料款式新,都已经一清二楚。
  
  一进布料市场,就脚步轻快地朝目的地奔去。
  
  “弹力面料来两码,斜纹面料来个一卷,蓝色丝绒的渐变面料来两码,不还是三码吧。”
  
  “这个扣子蓝色金箔和橙色金箔的各要50个。”
  
  “那个绉纱印花的布料给我两码。”
  
  “提花刺绣的织带给我五米。”
  
  “人工革面料,对,就是那个大地色拼接的,给我一码。”
  
  ……
  
  在一家新开的店面里,她看到两块格外合自己心仪的布料。
  
  “老板,那个红色和绿色的金线刺绣面料还剩多少,我全要了。”声音脆生生的,满满都是惊喜。
  
  ……
  
  半天转下来,可谓收获满满。做三套衣服并不需要那这么多布料,但是一进布料市场,就总是控制不住自己。
  
  布料市场位于老城区,周边老字号众多。林娇先在布料市场门口雇了辆车,付好定金,就美滋滋的去吃饭。
  
  老城区街道古朴些,店面大多饱经岁月,门面有些老旧,来的都是老客。林娇和一群老爷爷老太太一起,挤在一个大圆桌上,连菜谱都不用翻,高声叫道:“老板,来份鳝丝面!再加份素鸡和粢饭糕。”
  
  “侬个小姑将嘴巴真叫叼呀。点的都喺招牌菜。”同桌的老太太操着一口本地说到。
  
  林娇的长相,最招大爷大妈的喜爱,一顿饭吃下来,整桌不认识的老太太老爷爷都聊得其乐融融。
  
  吃到肚子都微微涨起来,林娇心满意足晃晃悠悠离开店面,在隔壁的哈尔滨食品厂买了点蝴蝶酥、杏仁排、椰子球,搭着雇的车,将购买的大包小包填满后备箱,往家走。
  
  布料送到楼下,林娇开始将买来的大包小包布料往楼上般。
  
  11楼虽然有些高,但有电梯,多跑几趟也就搬完了。
  
  靳坤回来时,看到的就是林娇抱着两大卷布料,高度大概有小半个人那么高,走两步,就得停下来,将滑下去布料调整下位置。
  
  大概是布料挡住了视线,一路走的有些艰难,
  
  “学妹,要帮忙么?”
  
  林娇这时正在上进门处的楼梯时,被布料挡住了视线,突然听到靳坤的声音,脚没踩准,失去平衡,像一边倒去。
  
  靳坤连忙伸手,一把将她搂住。
  
  林娇连忙站稳。
  
  手触摸到女孩光滑的小臂,一触及分,靳坤觉得心跳仿佛都慢了一拍。
  
  “哎,学长!”林娇笑着打招呼。白净的脸在布料间的夹缝中努力钻出来,头发被汗水濡湿,脸不知是晒得还是运动量有些大,红扑扑的。
  
  靳坤说的是询问的语气,但压根就没有询问的意思。从林娇手中将布料拿下,一手一卷。“走吧。”
  
  “谢谢学长。”林娇觉得最近对靳坤说的谢谢尤其的多,小跑着回放布料的地方,将剩下的两小袋布料拎着上楼。
  
  房门打开,靳坤将两大卷布料递给林娇。
  
  两卷金线刺绣的面料有些掉金粉,两人脸上和身上都蹭到了些。靳坤黑色的衬衫上尤其明显。
  有些狼狈,但靳坤眉眼生得英气,此时仍有种不羁的帅气。
  
  林娇目光扫过,有些不好意思:“麻烦学长了。学长等我一下哈。”说罢便踩着双兔耳朵拖鞋哒哒哒地跑回室内,靳坤隐隐约约听到了塑料袋撕拉撕拉的声音。
  
  没一会儿,便又哒哒哒地回来了,手里捧着个塑料袋,粉红色的,提手是两只兔耳朵,兔子的眼睛红红的。
  
  “今天出门买了蝴蝶酥、杏仁酥、椰子球,准备周一带给靳妍姐他们,买了很多。学长要是不嫌弃,就带一点回去吃吧。”林娇笑着递给她。她的睫毛都蹭到了些金粉,浓密的睫毛从靳坤的角度看,闪着细碎的金光。
  
  靳坤收下,道别离开。
  
  靳坤回到屋内,从袋子里拿出个蝴蝶酥。修长的手指夹着半个巴掌大的蝴蝶酥,细细打量。
  
  十岁之后,他好像就没有没有吃过这种甜食了。
  
  咬一口,牛油味很足,酥酥的酥皮在嘴里化开,带着淡淡的甜,有点像小时后的味道。
  
  刚吃完一个便听到了敲门声,来人是沐遥,刚刚和靳坤同车。
  
  “啧啧啧,还好我刚刚没下车。要是破坏坤哥你和小可爱相处,我怕这会儿上楼就该被你揍。”沐遥进门便调侃道。
  
  看到桌上的蝴蝶酥,沐遥忍不住拿起来一个,咬上一口:“哎,我最喜欢吃蝴蝶酥了。这口感,一吃就知道是哈尔滨食品厂的。”
  
  咬完一口,发现靳坤面色不善的盯着他。目光扫过可爱的包装袋:“哎……不会……不会是小可爱送的吧。”
  
  靳坤并不作答,沉默将包装袋系紧:“以后没事别老来我这。”
  
  “哎!今天可是你让我搭你车的!坤哥你不能有了媳妇就忘了兄弟!”沐遥装作忿忿不平的样子。
  
  “叫林娇,别叫小可爱。”靳坤严肃地说到。
  
  “这不……我们学校里都是这么叫嘛。”沐遥有些委屈。
  
  话没说两句,便再次被靳坤逐出门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