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心间一点甜 > 第十一颗糖
靳坤推门进房,被沐遥一把勾住脖子。
  
  “快从实招来!你和艺术学院那个小可爱到底什么关系!刚刚我可在楼上看得一清二楚,她刚刚是从你车上下来的!我可从来没见你的机车上坐过女人。哟哟哟——”
  
  靳坤将他从自己身上撕下来,给了他一肘子:“邻居。”
  
  “相机里有她的照片不说!大清早两人一块从外面回来,你刚刚在楼下看那姑娘的样子,啧啧啧,你和我说是普通邻居我是不太信的。”沐遥挑着眉,一脸八卦。
  
  “快说!你们两个进行到哪一步了。”
  
  靳坤不欲多言:“大清早来我这干什么?”
  
  “不是想着你昨天应该没吃晚饭嘛,叫着你去吃早饭。我刚刚在云顶记定了位置,他家的蟹粉小笼在S市可算一绝。”沐遥没骨头似的靠在沙发上,双手交叠垫在脑后,瞧这个二郎腿,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要不是想着你,我什么时候这么早起来过。”
  
  说起蟹粉小笼,靳坤已经记不起云顶记的口感,倒是昨天在林娇家吃的小笼的鲜美的味道又在嘴里浮现。
  
  沐遥目光扫过昨夜未拉上的百叶窗,仿佛发现了新大陆:“哇!我说坤哥你那张照片在哪里拍的。啧啧啧,你们这楼邻居隔得这么近啊!我算是知道近水楼台先得月这句话怎么写的了。”
  
  “我吃过了,你自己去吧。”靳坤有些恼,开始逐客,“钥匙还给我。下次不想住宿舍,出校门左拐,自己去希尔顿开房。”
  
  沐遥咋舌:“坤哥,这兄弟如手足,哪里有这么对待你手足的道理。我现在就要发短信给逍哥,说你有了女朋友就不管兄弟了。”
  
  说道陆逍,靳坤神色一沉。沐遥自知自己又踩了雷区,面色讪讪。
  
  “你和逍哥摔摔打打这么多年了,多瓷实的关系。他昨天也是好意,也没必要因为这种事情生分了不是?”沐遥劝解到。
  
  “我没怪他。”靳坤回答,“我需要一些时间。”
  
  听靳坤这么说,沐遥也算安下心来。
  
  “那我过几天办party你们两可不准不来。”
  
  “好。”
  
  “还有,不是女朋友。”靳坤想起刚刚沐遥的话,反驳到。
  
  “哟……”沐遥满眼戏谑,声调拉的尤其长,“反正从你机车后座下来的,肯定不是普通关系。”
  
  靳坤无言以对,藏在银灰色碎发里的耳朵有些发热,但依旧维持着面无表情继续逐客:“云顶记你自己去!钥匙给我,快些走。我要睡了。”
  
  沐遥耍赖不走,一八零的大高个摊在沙发上格外没形象,最后被靳坤拎着出门,丢在门口,门关上前不忘最后调侃一句:“昨晚和谁在一起?一夜没睡?”
  
  -
  
  林娇修整一日,状态恢复的七七八八。
  
  如往常一般活力满满早起买早餐,奔跑着下楼时裙摆都飞扬起来。
  
  今天吃的是林娇奶奶上次送来的芥菜鲜肉馄饨,和外面皮有些厚的大馄饨不同,个头小,皮薄得像一层纱,浮在碗里,煮馄饨的时候,林娇还照奶奶教的,往汤里面撒了些海米和紫菜,汤尤其鲜美。
  
  “我奶奶管这叫泡泡小馄饨,和外面的大馄饨不太一样。她早年去湖州的时候学的那边的做法。”林娇将馄饨端到靳坤面前,笑着介绍。
  
  “谢谢。”靳坤拿起勺子舀了一个起来,尝一口:“很好吃。”
  
  “是吧!”她听到夸奖,十分得意。
  
  两人吃完,靳坤帮林娇碗筷收拾好。
  
  两人都不是会做家务的人,所谓收拾,不过是把林娇把碗筷收进洗碗机,靳坤把桌子抹干净。靳坤十指不沾阳春水,林娇对S市美式如数家珍,但要她自己做,也就是能煮个泡面、馄饨的水平。
  
  两人收拾好准备出门,林娇突然叫住靳坤:“学长,等一等。”
  
  说着哒哒哒跑到工作台前,拿了个东西跑回来,递给他。
  
  靳坤定睛一看,有些像昨天海边捡的鲍鱼壳。昨天林娇还因为从没见过这么大的鲍鱼壳在海边笑得见牙不见眼。此时沙子洗干净,露出壳内带着奇异光芒的缤纷的色泽。
  
  “我用砂纸把它打磨了一下下,下面做了个小托。学长可以放在客厅做个烟灰缸。”林娇笑着解释,她这些天观察,靳坤的烟瘾应该挺重。
  “就当学长昨天带我兜风散心的谢礼把。”
  “贝壳里面我用滴胶封了一层,花纹不会烫坏的。”林娇仰着头笑盈盈看着靳坤,一脸得意,求表扬的模样十分可爱。
  
  靳坤眼里也带了些笑意,道谢道:“谢谢。”
  
  伸手接过来时两人的手指无意碰到一起,靳坤手指尖有种被电到一下的感觉。
  
  -
  
  林娇一如既往提前十五分钟到工作室。
  
  庄凌雷打不动在冲咖啡,咖啡香弥漫整个工作室。
  
  难得靳妍居然也在,懒洋洋地坐在小几前插花,神情放松,只是顺着花草原本的长势随性修剪,与花店卖的精致插花不同,成品带着一种自然的美。涂着红色甲油修剪精致的手指在花草间穿梭,大波浪卷发打理的柔顺而有光泽,拿一根蕾丝纱带松松的系起,颊侧落下几缕碎发,人比花娇,妩媚动人。
  
  林娇向两人道早安。
  
  “娇娇~早。”靳妍收起了刚刚散漫自在的模样,“我那天话说的有些重……”
  靳妍当天把话说完,就后悔自己话说重了,林娇连本科都没毕业,能做到这一步在已经算是难得。
  
  “妍姐,我该谢谢你们才对。我不过是过来见习,你们却那么用心教导我。”林娇温柔劝解她。
  
  看到林娇并不在意,靳妍也放下心来。
  
  “我听庄凌说你准备申请英国的学校?”
  
  “嗯,准备申请中央圣马丁。也会申请伦敦时装学院和皇家艺术学院做保底。”
  
  若是其他人听到这番话,定会觉得林娇这话说的有些自大,中央圣马丁与靳妍就读的帕斯森齐名,全球四大时装设计名校之一,两所保底院校比中央圣马丁略差些,但在英国服装设计领域也在前三之列。但在坐三人都出身名校,骄傲惯了,到没有觉得她这话说的有丝毫不妥。
  
  “申请圣马丁一所就够了。三家学校作品集要求差太多,准备太多浪费时间。”靳妍倒比林娇还要自信些。
  
  “最近有学到很多,也出了很多设计作品。再筛选一下,做起来不费劲。”
  
  “下下个就要申请了吧,推荐信写好了吗?你要是要推荐信的话,可以找我写。”靳妍主动说道。
  靳妍是国内服装设计行业的翘楚,她的一封推荐信比学校几个教授的推荐信加起来都有分量,林娇欣喜不已。
  
  “圣马丁最注重的打破传统框架,做作品集的时候要学会打破常规,有自己独立设计,大胆些,不要太循规蹈矩。”靳妍提点她。
  
  “但也不是东一榔头西一棒槌,要有一条设计主线。最好是由一个灵感激发点做出的系列设计。你自己平时做设计时也是同理,像那天你那张设计稿,修改之前先想一想,激发你做这个设计的灵感源是什么,你的作品有没有将它表现出来,如果没有,那要怎样修改才能更好的表现?这才是改设计比较正确的思路。如果改动能够更好的表达你想表达的东西,那就改,如果不能,即使修改方案与今年的时尚趋势无比契合也不要改动一笔,回到你的灵感出发点,再去想新的方案。”
  
  “我一直认为所谓流行,一直都应该是设计过程中最后才考虑的东西。时尚就是个圈,流行本来就是由我们创造的,你若是跟着潮流走,反倒容易落了下乘。”
  
  靳妍这番话说的有些狂,但她也确实有说这番话的资本。林娇看着她时,觉得她整个人闪闪发光。
  
  林娇受益良多,郑重开口道:“明白了,我会好好加油的。”
  
  “做作品集一般都是画设计稿然后旁边配好布料小样就可以,但要是能做出成品其实会更好。但这耗费的精力就会增加很多,这也是我劝你为什么只申请中央圣马丁的原因。”靳妍继续说。
  
  “我会回去考虑清楚,谢谢妍姐。”
  
  “有什么好说谢的,要没你帮我忙,我服装周的压轴设计还不一定能做的完呢。”
  
  一直坐在旁边安静旁听的庄凌此时开口:“要是能做出成品,我和靳妍看着没问题,你要是愿意可以直接在ECHO上架,这对你申请也有帮助。”
  
  “真是太谢谢你们了。”林娇激动地起身,鞠躬道谢。
  
  “你这丫头,就是太客气了。小姑娘家家的,哪里来那么多规矩。”靳妍一边说,一边掐了下她的脸,林娇皮肤细腻,即使素颜也几乎看不到毛孔,像剥了壳的鸡蛋,掐起来手感颇好。
  
  “我真的很感谢你和庄凌姐嘛。”林娇笑着撒娇,琥珀色的眼睛在阳光下波光粼粼,浅浅的梨涡增添了几分可爱,配着头上的丸子头,靳妍忍不住又掐了一把。
  
  “对了,阿坤是不是又没有送你。”靳妍突然想起这回事。
  
  “学长有送我到门口,他说工作室最近不需要他,就没进来。”
  林娇笑着补了句:“学长人真的很好。”
  
  听了林娇这句话,靳妍忍不住调侃道:“这么多年,我就从来没从哪个姑娘口里听过夸我弟弟人好的话,来,娇娇你说说,他哪里好,让我也长长见识。”
  
  林娇脸有些红,靳妍看着还想继续掐,被庄凌拦住:“干活去,一天到晚没个正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