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心间一点甜 > 第十颗糖
靳坤不知自己什么时候睡了过去,醒来时已是凌晨。
  
  室内一片昏暗,桌边的落地灯孤零零的发着昏黄的光,整个屋内朦朦胧胧。
  
  即使是盛夏,凉而硬的木质地板睡起来也并不舒服。靳坤起身时,整个脊柱都在咯咯作响。
  
  看着散落一地的书,他勾着腰,就着微弱的光线,一本一本捡起,抚平砸落在地上造成的折痕,在桌上放置整齐。
  
  他捡起落在露台沙发底下那本书时,隔着半拉起的百叶窗,看到隔壁依旧亮着灯光。
  
  林娇正趴在设计台上,呆呆地盯着设计稿,看起来蔫头耷脑。
  
  靳坤抬手看了眼表,两点五十六。
  
  他掏出手机,找到林娇微信,头像是个粉色的Q版小恐龙,眼睛大大的,歪着头笑。有几分神似她。
  
  两人加了微信也没说过几次话。大多都是问他早上吃糕团可以么,吃牛肉面可以么一类的话。
  
  他大多也就回一个“好”字。言简意赅。
  
  靳坤靠坐在沙发上,发了条微信过去。
  
  「靳坤:还没睡?」
  
  林娇回了个小恐龙带着问号脸的表情图,大眼睛一眨一眨,尤其可爱,和她的头像是同款。
  
  「靳坤:看你窗户还亮着灯。」
  
  「林娇:今天设计稿出了点问题……」
  
  发完这句,靳坤又收到了个皱眉的表情图。和之前应该是同一个系列。
  
  这系列表情包有几分神似林娇,靳坤看着那只皱着眉的小恐龙,嘴角浮起一丝笑意,他自己都没有察觉。
  
  靳坤想了想,看了眼窗外,月华如水,空中无云。
  
  「靳坤:想去兜风么?」
  
  「林娇:?」
  
  「靳坤:心情不好,想出去转转,要一起么?」
  
  「靳坤:可以去海边,等下就该日出了。」
  
  「靳坤:那边有一家蛤仔煎比较有名。用的都是当天捕回来的海鲜,很新鲜。」
  
  微信从来发消息不超过10个字的靳少爷对着那只Q版恐龙头像格外有耐心。
  
  说到看日出时,林娇便在犹豫了。蛤仔煎成为压垮她防线的最后一棵稻草。
  
  「林娇:好。」
  
  两人出门都很迅速。
  
  林娇回来后就便仿佛钉在了设计台前,没吃饭、没换衣服,画设计稿画到深夜,此时洗把脸理了理被自己抓的一团乱的头发便出门。
  
  靳坤把皱巴巴衬衫换成了一件套头卫衣,在门口的储物盒里翻了翻,拿了另一串车钥匙。
  
  两人同一乘电梯到地下车库。
  
  进车库后靳坤走的方向和往日的不一致。
  
  “哎……你车位不是在那边?”林娇拉了拉靳坤的袖口。
  
  “兜风当然得换一辆车。”靳坤散漫一笑,带着她七拐八拐往另一个车位走。空旷的车库连两人的脚步声都听得清晰无比。
  
  那一块停着好几辆车,但林娇一眼就锁定了靳坤的哈雷机车——流畅的线条,坚硬的金属外观,两个轮子的机车比旁边一水的四轮轿车还要气派些。
  
  看着这辆嚣张的车,林娇心里突然浮现一个词——物似其主。
  
  靳坤将安全头盔递给林娇。
  
  她个子娇小,上车时费了点力气才爬上去。
  
  靳坤熟练地跨坐上车:“抓紧了。”
  
  林娇看着他行云流水般的动作,抓着靳坤后背的衣服,内心忿忿:“哼~就你腿长。”
  
  -
  
  机车在街头飞驰,喧嚣的S市在凌晨时分终于安静睡去,只有不断退后的路灯和他们相伴,林娇感觉风在耳边呼啸而过,安全头盔下的头发全部被风吹的飞扬起来。
  
  她最初还只是小心翼翼地抓着靳坤宽松的卫衣一角,两人间隔着快两个拳头的距离。出车库时开过减速带,机车一颠,她没坐稳,往前一倾,两人之间的距离瞬间拉近很多。
  
  没贴着,但两人离得很近,在带着凉意的风中,她能感觉到身上传来的温热的温度。
  
  林娇最初还有些不好意思,但后面车开的快起来,呼啸的风卷走了所有的顾虑。连今天设计的不顺好像也伴随着飞扬的头发消散在空气中。
  
  靳坤一如既往的话不多,沉默开车,宽厚的肩膀有着如大理石雕塑一般地线条,为林娇挡住了大多数风,坐在他身后,即使机车开的飞快,林娇也莫名觉得有安全感。
  
  林娇习惯了两人这样安静的相处模式,隔着安全头盔,欣赏着S市难得一见的静谧。
  
  到海边时已经快四点,天还是一片漆黑,海边的灯塔孤零零的发着光,微风吹过,法国梧桐的树叶发出沙沙声和海浪声相映成趣。
  
  S市位于入海口,主要发展深水港运输业,海景并不出名。林娇小时候在水乡长大,高中才回到S市,呆了这几年,S市的海还从来没有看过。
  
  靳坤带她来的是位于金沙嘴的一个小渔村,海边停靠着几艘渔船,一眼望去,船舱里亮着微弱的光,渔民正吃完早饭陆陆续续出海,锅碗碰撞声和汽笛声在空旷的海边传的很远。
  淳朴自然的让人难以想象这块区域属于繁华的S市。
  
  林娇特意穿了双拖鞋出门,光着脚、拎着鞋子,踩在沙滩上。没有被开发过的海滩,上面散落着很多小贝壳和碎石,有些咯脚。但林娇仍旧光脚踩得乐此不疲。远处海天一线,海浪一波一波打在海边的礁石上,积郁在心中整整一天的苦闷总算消散开,林娇紧崩了一天,此刻彻底放松下来。
  
  心情开阔许多,她光着脚向海边跑去,乌黑的长发随着脚步一晃一晃,跑到一半才想起自己把靳坤丢在了身后,停下脚步,回头望去。
  
  隔得有些远,林娇看得不甚清晰,远处的灯光在靳坤深刻的轮廓下留下明灭的色彩,高挺的鼻梁成为光与影的分割线,她想起了小时候学素描时的明暗交界线,噗嗤一声笑出来,心跳的有些快。
  
  靳坤看着女孩跑远,高腰短裤下细长的腿跑得飞快,如雪的皮肤在在黑夜里尤其分明,眼睛里总算有了一贯明媚的笑意,比天空中的星辰还要闪亮些。
  
  少女挥着手招呼他过去,靳坤脚步也变得轻快起来,向她走去。
  
  -
  
  夏天天亮的早,没过一会儿,天边便泛起了鱼肚白。
  
  靳坤带着林娇爬上海标的礁石,等着太阳升起。
  
  礁石最下面一层的石头在涨潮时总被淹没,爬满了湿滑的苔藓。林娇爬上去时脚下一滑,被靳坤一把抓住手臂,拉着上来。
  
  靳坤的手很快就松开了,但手臂上的热度仿佛一只都消散不去,林娇坐在带着凉意的海风中,耳垂烫的吓人。
  
  靳坤面无表情坐在一旁,但内心并不平静。一触即分的少女细滑的肌肤让他一愣,坐在一起后顺着风隐约能嗅到的少女带着点柑橘味的清新体香更是让他有些心猿意马。
  
  天边渐渐出现一小片红霞,光色很弱,天空变得灰蒙蒙地,隐约透出光亮。红霞面积越来越大,色彩也变得斑斓起来,耀眼的橙与明媚的红在天空中混杂着,像水彩一般将天和海面晕染。
  
  靳坤侧脸看了看林娇,女孩看的十分专注,霞光洒落在侧脸,连睫羽都被染成了红色。
  
  呜——远方传来渔船回港的汽笛声,浑重而悠远。
  
  伴随着汽笛声,太阳倏地跳出海面,天色大亮。
  
  阳光直射到水面上,海与天红成一片,分辨不出哪里是水,哪里是天,只看见一片灿烂的霞光。
  
  直到霞光退去,林娇才回过神来。
  
  “真是太美了!”
  
  靳坤跳下礁石,伸手想扶着林娇下来。林娇一时兴起,学者靳坤蹦下来,沙滩绵软,倒没有受伤。
  
  飞扬的头发有一些扫到了靳坤的脸上,痒痒的。
  
  “我们去吃你说的蛤仔煎吧!”林娇神采飞扬地说。
  
  “好。”
  
  林娇光着脚在晃晃悠悠的走,沙滩上散落着很多小贝壳,渔民见多不怪,都没人捡。这倒是给了林娇很大的惊喜。刚来时路灯昏暗,看不清,天亮后发现许多贝壳的纹路都十分漂亮,林娇一边走一边捡,偶尔还能捡到几个花纹繁复的海螺了有着奇异光泽的鲍鱼壳。
  
  靳坤放慢脚步等她,两人走的尤其慢。
  
  林娇之前还是有几分怕靳坤的,靳坤寡言她也就不多说。今天尤其放松,一边捡贝壳一边和他絮絮叨叨。
  
  “我小时候学画,有一次老师要我们画海上日出,我没见过,画得不好。我老师又严厉又毒舌,说我画的不是海上日出,是白水煮鸡蛋。”
  
  林娇刚说完,不等靳坤反映,自己先控住不住,噗嗤一声笑起来,刚捡起的贝壳都掉了。
  
  后来她贝壳实在捡的太多,便塞给靳坤一些。靳坤看到好看贝壳时也替她捡起来。
  
  渔船陆陆续续返港,安静的海岸开始变得喧嚣。
  
  靳坤带着林娇走到码头边的一家小铺,门面灰扑扑的,有些老旧,小小的店面被桌椅塞的满满当当,开店的是个年迈的婆婆,里面坐了许多刚刚出海归来的渔民,热热闹闹,伴随着蛤仔煎出锅时的香味,生活气息十足。
  
  “囡囡。”阿婆伸手招呼她,“我们这的蛤仔煎可好吃了。”
  
  两人问阿婆要了个塑料袋把贝壳装起来,在店内坐定,各要了一份蛤仔煎。
  
  阿婆的动作格外麻利,牡蛎肉在饼铛里飞快炒几下,倒入鸡蛋液和木薯粉做成的浆,迅速翻面,不过几分钟便出锅。
  
  包裹着牡蛎肉鸡蛋细滑,蛤蜊鲜香,林娇吃的十分陶醉,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吃罢,靳坤开着机车载她回去。
  
  此时大多数人还没起床,路上只有零散的车辆,清晨的风带着一点暖意,十分舒适,路况好,没一会儿便到了。
  
  “今天真的很开心。谢谢你呀。”林娇笑着道谢。
  
  她头发被风吹了一路,有些乱。细软的发丝蓬起来,一缕本来该在左侧的头发倒到了右边。
  
  “回去睡一觉休息一下吧。”靳坤伸手将她的头发理顺,眼里带着从未有过的温柔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