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心间一点甜 > 第六颗糖
看眼前人的心神早已沉醉在面前纷繁复杂的图案中,靳坤敲了敲门。
  
  林娇听到声响,猛的抬起头来。看清来人,俏丽的杏眼流露出浓浓的不可思议。
  “学长,怎么是你?”
  
  在此处撞见林娇,也是出乎靳坤的意料:“我来给我姐帮忙,她现在叫你下去。”
  
  想到两人并不算常见的姓氏,林娇一时了然。
  
  两人一同走下楼,靳坤唯我独尊惯了,向来没有不说话可能会冷场的意识,依旧是林娇起话头:“之前真是太感谢学长了,我的脚才过了不到一周,就好的差不多了。”
  
  “最近还是需要注意,不要跑跳,也不要走太多路,给关节增添太大的负担”
  
  两人聊着下了楼,看两人早就认识的模样,靳妍几人也是惊讶。
  “娇娇快来吃水果。”靳妍一向自来熟,此时也学着阿P叫林娇娇娇。
  
  “你们两个什么时候认识的?”两人坐定,靳妍便一脸八卦地问到。
  这么些年,她还没见她堂弟和哪个女生接近过,谈恋爱,更是没有。真是浪费了靳家祖传的好相貌。
  
  “她是我邻居。”
  
  “他是我学长。”
  
  两人异口同声,但所答相差甚远,显然靳坤的回答暴露了更多重要的信息。
  
  “哦~~邻居呀。”靳妍这声哦调子拉的很长,带着几分意味深长。
  
  林娇连忙将自己脚受伤靳坤帮她治疗的前因后果说明清楚。
  
  听完解释,靳妍看无八卦可八,就继续将话题转到让靳坤继续帮忙拍摄上边。
  
  她上来就是亲情牌,一通诉苦哭惨,奈何靳坤偏偏不为所动。
  
  亲情牌打不通她便开始胡搅蛮缠:“喂,老弟啊,刚刚不都说了嘛,送佛送到西。你也没否认啊。”
  
  “说好了就今天下午一天,言而无信可不好。”靳坤向来不会将就别人,冷漠散漫地顶回去,深邃的眼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气氛一时尴尬。
  
  林娇从小就是一团和气的小老好人,看不得尴尬场面,连忙出来圆场:“妍姐,学长,先吃些水果再商量吧,刚刚在摄影棚肯定出了一身汗。”
  
  林娇的声音如人,音调不高,软软的。她幼时跟着外婆在江南水乡长大,不自觉的带着些吴侬软语的调子,婉转悠扬的声调缓解了冷凝的局面。
  
  靳坤端着杯酸梅汤懒洋洋地倚在沙发上,掀着眼皮看林娇吃的专注,如花朵般鲜嫩的嘴唇咬着鲜红的西瓜,嘴角沾了一点西瓜汁,在肤色如雪的脸上尤其分明。
  
  靳坤觉得那晚在楼道里心口痒痒的感觉在此时又出现了。
  
  想起刚刚没有拿镜头捕捉下的美景,他的漆黑的双眸闪过一丝兴味,薄唇轻启,轻飘飘说下一个“好”字。
  
  纠缠许久靳坤并不松口,靳妍都不抱希望了。此时听到他说好,满脸的不可置信。
  
  “你答应了?”
  
  “嗯,但我不保证每天来。”靳坤淡淡的回答。
  
  天色渐晚,靳坤起身准备离去。
  
  靳妍突然开口:“你顺路把娇娇带回去吧,女孩子一个人不安全。”
  
  林娇不欲麻烦别人,忙说自己可以一个人回去。
  
  “走吧。”靳坤拿起放在茶几上的车钥匙,带着金标logo的车钥匙在修长的手指上打个圈儿。
  
  看林娇没反应,他蹙着眉:“跟上。”
  
  靳妍手肘戳一下林娇:“快点儿。你以后就跟着你的靳学长,坐他的车来回。大热天一个人挤地铁这么远怪辛苦的。就当我给你的实习补贴了。”
  
  靳坤不置可否,似笑非笑地看着靳妍:“拿我做人情补贴她,姐,这不太好吧?”
  
  “咱两谁跟谁啊?娇娇你也别和他客气。”
  
  靳坤那句“拿我补贴她”的语气和当日那句调笑的“杨医生让我来伺候你”太像,如低音大提琴,低沉而有磁性,林娇听着感觉耳朵都要烧起来。
  
  靳坤咋舌,被靳妍的厚脸皮所折服,索性不在理她。
  
  目光落在林娇身上,逗弄这个一本正经的学妹还是有很大乐趣:“那么……娇娇小学妹,你一般几点出门?”
  
  “啊……”林娇没想到靳坤会答应,一时没回过神,呆呆的。
  
  靳妍被林娇的呆萌逗乐:“快谢谢学长,以后你实习就有专属司机了。他要是不过来也没关系,你打车过来,我报销。”
  对于自己人,靳妍一向出手大方。
  
  “那就麻烦学长了。”林娇规规矩矩鞠躬道谢。
  “我……我以后帮学长买早饭吧。”反映过来之后可以不用再挤地铁,林娇开心不少,眼睛笑成一弯新月,苹果肌饱满,脸颊泛起两个小酒窝,十分甜。
  
  靳坤和他那纨绔子弟朋友玩起来一向日夜颠倒,日上三竿才起是一贯作息,一年到头都没正点吃过几次早餐。
  看着那双笑眼,靳坤说不出拒绝的话来:“好。”
  
  -
  
  林娇收拾好东西,靳坤已经在跑车前等她。
  
  他身形修长,影子被傍晚斜照的阳光拉得很长。
  
  依旧是那辆张扬的跑车,跑车剪刀门缓缓升起,两人坐入车内。
  
  林娇系好安全带,她家教严,任何时候都坐得端端正正。
  
  靳坤从未见人坐他的这般正襟危坐。
  
  他发动车后,便顺手扭开车载音响,想让这个时刻绷紧着弦的女孩放松些。
  
  缓缓的钢琴声响起,琴声舒缓悠扬,抚平了一天的倦意与夏日的燥热。
  
  是德彪西的月光。
  
  靳坤看起来散漫桀骜,林娇没想到他会听这般温柔到极致的曲子。
  
  音乐声在车内流淌,靳坤即便沉默不语气氛也不算尴尬。
  
  就这般单曲循环到了小区楼下。
  
  暮色四合,路灯在葱茏的树影间洒下温暖的黄色。
  
  “你先上去。”靳坤坐在车内并不打算上楼。
  
  林娇道谢下车。
  
  靳坤坐在车上看她离去,少女不算高,但身材纤细,比例尤其好,牛仔短裤下露出的以上腿笔直修长,在黑夜里,白晃晃仿佛反着光。
  
  伴随着潺潺音乐声,靳坤突然想起不知什么时候读过一句诗:今夜月色真美。
  
  靳坤在车内呆了许久,昏黄的灯光下,凌厉的轮廓线条变得柔和,幽深的眼神中流露出复杂的情绪。
  
  他从裤兜里掏出烟,用嘴衔着,打火机打了几次愣是没点着。他烦躁地将打火机丢在一边。手抱着头,身体蜷缩着,情绪波动太大,一头银发被他拨弄得散乱无比。
  
  这是他母亲生前最爱的一首钢琴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