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心间一点甜 > 第五颗糖
靳坤一大早被沐遥和陆逍约着去打台球。
  三人总算结束了陆逍回国疯狂聚会以至于几乎日夜颠倒的状态。多年好友,没有外人在,三人都放松很多……
  
  靳坤半伏在桌上,肩脊形成流畅的线条,薄薄的衬衫隐约露出肌肉的形状,宛如正在狩猎的豹。深邃的眼专注地盯着球,“啪”的一声,最后一颗球落入袋内。
  
  “不玩了,不玩了。”输球输的多了沐遥就开始耍无赖,“一上午一共就打了四局,坤哥你一杆清了两局,另一局我才打了两杆又让你清了台,陆逍赢了一局。我从头到尾就没摸过几下杆。感情你们叫我来就是为了挥杆两分钟,旁观一整天啊?”
  
  “菜是原罪。没办法救的。”从靳坤拿杆上台,陆逍就预料到了结局。索性看也不看,直接瘫在床边躺椅上,阳光将他过分白皙的脸照射的几近透明,一双丹凤眼半眯着,慵懒的像一只猫儿。
  
  “玩德/州/扑/克你智商不够,玩台球你技术不行……”靳坤继续补刀。
  
  “我真是……小时候被你们两支来唤去,长大了还要受到你们两个高材生来自脑力和体力的双重碾压。”
  
  “对啊,你从小看起来智商就不是很高的样子。”
  
  靳妍的电话结束了沐遥被两人无情嘲笑的局面。
  
  “阿坤啊!多年姐弟情,这忙你不能不帮啊。”靳妍上来便耍起宝,先声夺人。
  
  “嗯?”靳坤声线慵懒而有磁性,“先说说什么事。”
  
  “我合作的摄影师出车祸了,我这急缺一个摄影师。下午就要人。”
  
  “我很久没拍,手很生了。”靳坤赢了一上午心情不错,有意逗一下着急的靳妍。
  
  靳妍急得不行,在电话那头低声骂了句脏话,咬牙承诺:“就今天一下午,你帮完我,你跑车今年的轮胎钱,我都包了。”
  跑车最是烧钱,光轮胎就不便宜。赛车专用轮胎动辄上万,一个轮胎也跑不了几次赛道。
  
  “就为了你那在淮海路永远都在赔本的店?”
  
  “就说答不答应吧。我要是今天下午摄影开天窗,没事干了,就抽个空去把你的车给划了你信不信?”
  
  看把人逗恼了,靳坤适可而止:“给个时间地址,我一会儿过去。别忘了我的轮胎。我只要赛车专用轮胎,你别拿其他给我充数,我不认的。”
  
  靳妍将时间和地址发到靳坤微信上。靳坤看了眼时间,差不多现在就得出发。
  
  “坤哥,现在就走啊?”
  
  “嗯。”靳坤走之前不忘再补一刀,“总是碾压体力和脑力都不好的小朋友,没意思。”
  
  -
  
  对于靳妍临时找来的人,庄凌仍旧不放心,蹙着眉说道:“堂弟可以不用担心我们作品提前泄露的问题,但很久没拍摄,技术不知如何,要不还是找找其他人。今天拍的也不是你准备在服装周发布的成衣,不过是ECHO买入的其它设计师作品。”
  
  “后面服装周准备还要拍摄很多,我只是先把他骗过来。”靳妍俏皮地眨眨眼,“等下午到了再死缠烂打让他继续为我们拍啊。”
  
  看庄凌仍旧不放心,靳妍一边翻手机一边说:“我给你看他之前拍的。”
  
  靳妍点开一个博客,递给庄凌,林娇安静在旁边不插话,和庄凌一同看过去
  
  博客名为“鲲”,背景是一张展翅欲飞的鲲鹏手绘,博客首页便是一张摄影作品。
  
  ——海边日落,晚霞是让人难以想象的绚烂,被晚霞染红的海面漂浮着一叶孤舟。林娇于摄影接触不多,单看色彩和构图,确实接近完美。
  
  庄凌看着一时有些气急:“这是风光图!我们要拍人像。”
  
  “你别急,往下看。”
  
  ——海边的渔夫、光脚在小巷奔跑的少年,纵身一跃像要扑向镜头的猫,璀璨的星光,奔腾的瀑布。每一张都让人惊艳不已。
  
  庄凌看完安心不少:“他拍的都是纪实摄影,我们这种商业摄影,能拍吗?”
  
  “答应我了他就是不会拍也得学着拍,放心他学的很快。我之后还指望着他替满缘一阵,今天下午正好给他练手。”
  
  两人就摄影师一事商量妥当,靳妍方注意到坐在庄凌身边娇小的人儿。秀气的长相,杏仁眼,自带笑唇嘴角微微向上翘起,唇珠很明显,长相让人心生好感。
  
  林娇连忙起身鞠躬:“靳妍老师……”刚叫完人就想起庄凌的嘱咐,“啊……靳妍姐好,我是F大的林娇,来实习的。”
  
  靳妍在国外多年,并没有所谓知名设计师的架子:“别那么客气。我和庄凌还有阿P都是在国外读的书,没那么多礼节,都是同辈人。”
  
  “小姑娘很有潜力,我刚刚和她聊过了。专业技术过硬,设计思维也很好。还会刺绣,正好可以帮你做那件大工程。”庄凌说到。
  
  合作多年,靳妍对庄凌十分信任:“庄凌要求那么严格,她说没问题,那技术肯定很好,来,你过来绣两针让我看看。”
  
  靳妍拿出一小块红色的亮缎,拿绣崩崩紧,拿水消笔画了繁复的叶片,递给她针线:“轮廓绣和鱼骨绣应该会吧,用这两个手法试试。”
  
  林娇点头,抿着嘴,拿起绣针,白净修长的手指在绣崩上翻飞,清亮的眼睛认真而专注。图案不大,十几分钟便绣的差不多了。
  
  针脚细密整齐,靳妍看后十分满意。拉着她来到楼上的工作室,指着最边上人形台上固定着的布料,红色鲜亮的绸缎上已经用白色的绣线修好了葳蕤的花纹轮廓,内部细节还未填充完整:“这就是之后你要做的活,图案我已经设计好了,内部的细节我还没绣完。我等下和你具体说绣法。两人一块绣,这件衣服应该能赶上时装周。”
  
  靳妍和林娇仔细说完刺绣要求,便中午了。
  
  庄凌叫了饭,敲门叫两人出来。
  
  三人走到餐桌前,早上那个没睡醒的青年正顶着一头鸟窝般的乱发。端着盒饭狼吞虎咽。
  
  “Hello,小妹妹。早上太困了没打招呼。我是阿P,你之后要是想学打板可以来找我。”
  
  “你好,我是林娇。”
  
  “那以后就叫你娇娇小妹妹了。”
  
  -
  
  靳坤从城西开到城东,堵了一路,卡着靳妍给的时间到了靳妍的工作室。
  
  还没进工作室,便让靳妍拉着去了工作室隔壁的集装箱仓库改造而成的摄影棚。
  
  “摄影棚在这边。人都等着你呐。”
  靳妍买下工作室那栋小楼时压根没有考虑到到后续还有服装拍摄者一茬,两层的小楼场地压根不够。此外,若在工作室内拍摄,人来人往,设计的隐私性也难以保障。后来庄凌接手工作室事务,租下了一旁的集装箱仓库,改成摄影棚,才解决了场地过小的尴尬。
  场地是够大了,但这种仓库墙壁薄不隔热,在盛夏时节尤其闷热。
  
  靳坤到时,场地已经收拾好,模特也已经准备好妆发,准备拍摄。
  
  他拿起相机,拍了两张,试了试手感。
  
  “啧。叫我来也不给我准备台好点的机子。佳能的色彩偏红,我从来不用的。索尼的全幅,说是全幅,底还是太小,一堆机子挑来减去没有一台能用”
  
  刘满缘在摄影圈内也是小有名气,设备不差。不过靳坤入门时就是用的是顶级设备,此时用差些的就有些不顺手了。
  
  “你看顶级大师都不挑设备的,拿什么都能拍好。”靳坤人来了总不会跑了,靳妍此时一反求人时的低姿态,涂着鲜红指甲油的五指撑在被包臀裙掐的纤细无比的腰肢上,一手理着自己的大波浪卷发,尖头红底细高跟将腿拉的纤长,袅袅婷婷,性感动人。
  
  有一段时间没有拍,靳坤花了一段时间才恢复手感。手感恢复后进度就快起来了。
  
  速度上来后,倒比之前刘满缘拍摄时花的时间还少。
  
  拍摄完毕,靳坤看着靳妍帮着一块收拾场地,忙上忙下,汗快要将衬衫浸透,叼着烟问:“这十几件衣服加起来,抵不过你支付给我的轮胎钱。值得么?”
  
  靳妍收拾桌面的手顿了顿,理了理落在颊侧的碎发:“值得,怎么会不值得呢?”
  
  “是,我知道,淮海路上的店永远都在亏钱,我接了那么多的高级时装定制都补不齐它的亏空。要不是靠着家里公司的股份分红,我大概连庄凌的工资都支付不起。这些设计师做的设计,我这发布可能不到一个月,就会在淘宝上所谓的“原创”设计店铺找到它们的仿品,价格可能只有我的五分之一,销量是我的五倍。但这又如何呢?服装设计行业要发展就是要经历这种阵痛。人总归是要有些坚持,不是么?”
  
  当今社会有太多汲汲与名利的人,表面光鲜亮丽,实际早已寄生于淤泥,活的饥渴而狼狈。但总有人选择手脸干净的活着,如霁月,如清风。这世上总归是需要一些理想主义者存在。
  
  靳坤看着靳妍坚定的双眸,一时无言相对。
  
  “你觉得开心那就随你吧。”说罢便晃晃悠悠地走出去透风。
  
  “你要是真的心疼你老姐就送佛送到西呗?我最近真的非常非常需要有人帮我拍片儿。”
  
  靳坤背对着她摆了摆手,不知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
  
  靳坤和靳妍拍摄完回到工作室时,庄凌已经体贴地叫好鲜果外卖。
  
  靳妍看到,急匆匆拿叉子叉起一块西瓜塞进嘴里,端起桌上的冰镇酸梅汤咕噜咕噜喝下一杯。
  “我的天,摄影棚实在是又闷又热。”
  
  靳妍招呼着靳坤一块吃水果。
  
  阿P长了狗鼻子一般,闻着水果的清香便出来了,此时嘴里叼着蜜瓜半点不顾形象。
  
  靳妍想起林娇还在楼上干活,但她瘫在沙发上不想动,就支使着靳坤去叫她。
  
  “和你同校的,算上去应该是你学妹。”
  
  靳坤走上楼,林娇专注于手上的活儿并未察觉。
  
  她靠坐在临窗的凳子边,一针一线绣地专注。临近傍晚柔和的阳光在她脸上打下明暗的阴影,娴静如一副仕女图。
  
  靳坤有些后悔上来时将相机随手放在了茶几上,这般美的画面没有用镜头记录下来实在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