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心间一点甜 > 第四颗糖
阳光从薄纱窗帘照进屋内,微风拂过窗台上的风铃,响起一阵叮叮当当。
  从洗手间传来一阵欢快的歌声,林娇哼着歌收拾妥当,换上简约的条纹T恤配牛仔短裤,踩上一双帆布鞋,奔向地铁站。
  
  实习第一天可千万不能迟到。
  
  实习的工作室在市郊的文化园内,地图显示地铁过去要一个小时。
  
  林娇没在早高峰时段坐过地铁。拥挤的人潮几乎将她淹没,挤了三次才被人群裹挟着上了地铁。上天眷顾,她被人贴人挤的喘不过气的时候,边上有了个位置。林娇赶忙坐下,长舒一口气。
  
  文化园在倒数第二站,林娇将帆布包内准备好的自己的设计作品资料整理一遍后,看着时间充足,便将要去实习的工作室基本信息再浏览一遍。
  她要去实习的是国内新锐服装设计师靳妍的工作室。靳妍早年在帕斯森留学,还没毕业就在美国的时装设计大赛中展露头角。毕业就进入时装巨头Index集团担任设计师,三年后回国成立自己的时装工作室,并开办了国内目前最知名的时尚买手店ECHO,今年受邀将在巴黎时装周的春夏发布会上发布自己成立独立品牌后的第一场成衣发布show。回顾其履历,国内同辈设计师中独此一人。
  
  时间一晃而过,林娇匆忙收拾好东西,下地铁后跟着地图指示往工作室走。
  
  文化园内小路曲曲折折,绿植密布。建筑墙壁上画满了大面积彩绘。用色大胆,线条流畅,林娇看得入迷,沉迷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看着地图小跑着向目的地赶去。
  
  靳妍工作室在园区深处,独栋的小两层建筑,外部漆着白蓝两色,两种颜色变换纠缠,设计感十足。
  
  光工作室外观就就让林娇十分惊艳,透明的玻璃门紧闭,她满怀期待的按响门铃。不料等了一阵却没有人开门。又按了一次,等了几分钟,门才“吱”的一声被打开。
  一个乱蓬蓬的脑袋探出来,留着长发,蓄着胡须,目光散乱,努力眯了几次眼终于驱赶了睡意,将目光聚焦:“谁呀?”
  
  “请问这是靳妍老师的工作室么?我叫林娇,我是来实习的。”
  
  “啊……”没睡醒的人如树懒般反应迟钝,缓缓点了个头,慢悠悠地拉开门,扯着嗓子喊了声,“庄凌,找你的。”说完便脚步虚浮地晃到沙发边,一头栽倒在沙发上,随便扯了条搭在沙发上的布料盖着睡过去。
  
  “不要管他,进来吧。”清亮的声音从屋内传出。
  
  林娇顺着声音走入,声音的主人是个纤细的女子,头发一丝不苟地扎起,穿着衬衣和及膝铅笔裙套装,带着金边眼镜,正端着咖啡壶准备冲泡咖啡。
  之前那位长发凌乱的青年还可以归入放荡不羁的设计师范畴,但眼前这个穿着一本正经,颇具有商务精英范的人,似乎和“设计师”这个词格外不搭。
  
  “您好。”林娇鞠躬,“我是林娇。今后麻烦您多多指导了。”
  
  “我是庄凌,靳妍工作室对公事务的负责人,ECHO的事务大多也由我负责。”庄凌给自己倒了杯咖啡,“以后别鞠躬也别用敬语了,都没有比你大多少,叫我庄凌或者凌姐就可以。”
  
  “刚刚那是戈平,叫他阿P就好,我们工作室的打板师。”庄凌坐姿笔挺,连搅动咖啡的动作都是标准的圆形重复,“刚刚可能吓到你了,阿P干活时还是很专业的。我们工作室一般……嗯……十点上班,你以后可以多睡一会儿再过来。”
  
  “嗯,好的。”
  
  “其实吧……”庄凌一本正经地继续说,“工作时间都是看我们到底什么时候爬起来,我们工作室氛围很轻松的,你不用紧张。”
  
  “好的。”庄凌的一本正经和“轻松”的工作室氛围偏差有些大,林娇莫名被逗乐了,唇角带了抹笑意。
  
  “Yilia和阿P昨天晚上不知道为用弹力布还是斜纹棉布吵到几点,看阿P这个样子,估计Yilia也不会早到。我们先喝杯咖啡吧。对了,Yilia就是……”
  
  “我知道,靳妍老师的英文名就是Yilia。”林娇抢答。
  
  “你也直接叫Yilia就好,或者叫妍姐,总之别叫老师,年纪轻轻规矩怎么这么多?”庄凌说着给她到了杯咖啡。
  
  “好。”林娇接过咖啡。
  
  “除了我们仨儿,经常来工作室的还有个摄影师,叫刘满缘。他年纪比较大,你日后见到他就和我们一样叫他满缘大叔就好。”庄凌继续介绍工作室的情况。
  
  林娇点头表示了解。
  
  “工作室情况介绍的差不多,接下来聊聊你的事情吧。”庄凌喝了口咖啡继续。“来见习的人是我和靳妍一同选的,没看成绩,看的是你们这个学期所有设计课程的设计成果,你知道你的哪个设计让你拿下的这个名额么?”
  
  林娇歪头努力回想这个学期的设计作业,说道:“不同人的设计审美可能差很远,就我个人而言,这个学期我画的那几条裙子的设计稿,我认为都还有改进的空间。我最满意的,反倒是产品设计课程做的那条纱巾,那门课和服装设计相关度不是很高,不知您看过没……”
  
  庄凌透过金边眼镜传来的目光满满都是赞赏,拍了拍手:“果然如你老师所说,天生就该做设计。”
  对于满意的作品,她向来不吝于赞赏:“我们最满意的也是这个。那一条不起眼的纱布,花纹也很俗气,你那些褶皱做的仿佛神来之笔,那么多暗褶,居然一点都没有影响纱巾本身的质地轻盈,风一吹,原本已经落伍的提金刺绣花纹迎风摆动,波光粼粼,真的太美了。”
  
  “能得到认同我真的很开心。”林娇笑答,“当时做设计的时候老师给的已有材料都太平淡无奇,要想出彩,只能在工艺上下功夫。做褶皱只是面料过于柔软的无奈之举,做完之后效果也是在我意料之外。”
  
  “还有其他作品让我看看么?其实对于你实习的具体内容,我和靳妍也都没有想好。目前来看,你的裁剪功底很过硬。”
  
  林娇从包中掏出一早准备好的作品资料,递给庄凌:“做什么都好,能够感受工作室的氛围就很让我开心了。”
  
  庄凌翻着林娇的作品集,翻到其中一页设计稿时,修的精致的眉轻轻一挑,眼中流露出一丝兴味:“这条白色的半裙设计稿,你对裙摆处图案的备注是刺绣,而且是双面绣?”
  
  “对,印花也可以做出不错的效果,但是印花对于肌理的表现力不足,相比之下,我更喜欢刺绣的纹路。选择双面绣是出于版式的考虑,半裙外称我想做成不规则的形状。”
  说到自己的专业领域,林娇解释的格外仔细,眼眸低垂,纤细的手指指着刺绣所在的那一块设计稿:“半裙这块没有缝合,是希望能够在走路的时候行成一个自由的摆动,如果做双面绣,这样在布料内外翻飞的时候会显得更加有趣一些。”
  
  庄凌看向林娇的目光愈发满意:“会刺绣么?”
  
  “会,苏绣比较熟练,法式的立体刺绣也会一些。”
  
  “那最近就先帮着靳妍绣花吧。她在做一件高定成衣,需要大面积刺绣。工程浩大,我们还担心时装周前完不成,正好你来了。”
  
  “好的。”林娇满口答应。
  
  “此外,你也该留心一些。”安排完工作内容,庄凌自诩为前辈,向林娇传授一些经验。
  “对设计师而言,创意尤为重要。你一点也不设防就把设计稿给我看,要是我剽窃了你的创意,你要怎么办?”
  
  “这些设计都太青涩了,凌姐你们也未必看的上吧。”
  
  “你还在学校,不知人心险恶。”庄凌从业多年,见多了业内争端。
  “一代名家剽窃初出茅庐的新人的创意,才最可怕。新人没名气,被剽窃了也往往无处说理。你看靳妍,成名已久,之前也吃过亏,到现在都是小心翼翼。打板的阿P,摄影的满缘,都是合作多年。有时候人手不足,就算是进度放慢也是不敢让不知根知底的人参与进来的。”
  “此外,你在工作室看到的所有设计稿,都不能向外透露。”
  
  “嗯嗯。”林娇连忙点头,一副受教的样子。
  
  对于有才华的新人,庄凌向来乐于提携。何况林娇如此合眼缘。
  “ECHO这边除了我们自己的设计以及国外小众品牌的代理,我们还会购入不少国内小众设计师设计的服装和饰品。在配饰这块,我们还有蛮多空缺。你那条丝巾做的十分出彩,你要是有时间多做些,我们可以全部买入。”
  
  “真的吗?”林娇大喜过望,心脏碰碰跳的如同有只羚羊在胸口跳跃。
  
  庄凌看着眼前的女孩笑的见牙不见眼,严肃的脸上也有了些笑意。
  
  “你年轻又有才华,现在的设计还生涩了些,但迟早会在设计界展露头角。这只是个开始,将来还会有更多更好的机会等着你。”庄凌鼓励。
  
  她自己不做设计,但作为时尚买手店的负责人,眼光可谓毒辣。看着靳妍还没来,便喝着咖啡指导林娇的作品稿:“这套用的元素太多了,垫肩的设计去掉会更好。记得彼得·沃克的名句么?”
  
  “Lessismore.”林娇乖巧的回答。
  
  “对,少就是多。说这个并不是让你一定要追求极简主义……但在做设计的时候,用的元素太多也会显得累赘,这也是新人很容易犯的错误”
  
  庄凌越指导对林娇越满意。两人相谈甚欢。
  
  这时靳妍匆匆赶来,一头性感的大波浪卷发有些凌乱,步履太匆忙,包臀鱼尾半裙差点被她的步子撕裂开,脚一崴差点摔倒:“满缘出车祸了,骨折。我刚从医院回来。”
  
  “严重不严重?”庄凌向来沉稳,端的手中的咖啡杯稳稳放在了桌上,没有溅出一点。但一向面无表情的脸也露出几分担忧。
  
  “胫骨和腓骨骨折,情况不算严重,我给安排到我家医院了。”
  
  庄凌暂且安下心来,但想到后续伴随而来的一大波事情,手微微扶着额,有些头痛。
  
  “之前订好下午ECHO新品的拍摄,模特下午过来,摄影师住院了,现在是要开天窗么?”
  
  靳妍向来只管设计,工作室和买手店的事务大多由庄凌打理。之前从未出现过这般情况,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两人相对无言,分别掏出手机翻通讯录寻找合适的摄影师。
  
  翻到一个名字时,靳妍长舒一口气,感觉找到了解决方法:“我应该能找到合适的人。”
  
  “人信得过么,技术怎么样?”
  
  “信得过,我堂弟。高中就拿过摄影奖。就这几年拍的少……”
  
  靳妍一边说着一边拨通电话。
  
  手机屏幕的呼叫人赫然显示着“靳坤”二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