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心间一点甜 > 第三颗糖
靳坤鬼使神差地就答应了林娇邀请,此时坐在林娇屋内,脑子混沌一片。
  理智上知道不该来,夜已深,两人并不熟络,大概今天真的喝了太多的酒。
  
  林娇的房子和他的构造相同,都是小户型一室一厅的精装修公寓,但相比他房中的空荡荡,林娇这显得拥挤的多。林娇基本把它当个工作室用,卧室和客厅用隔断隔开,客厅除了一个沙发和小几用来待客,其余地方全被各种材料沾满。房间小,东西多,开放式的阳台直接摆了长桌做工作台,工作台被几台缝纫的机器堆满。
  
  葛花茶泡起来并不复杂,一小把葛花,一勺蜂蜜,开水冲下去,葛花的花瓣缓缓舒展开,在透明的玻璃杯里浮浮沉沉,淡淡的花香很快就充斥着这并不大的小屋。
  
  靳坤近日混杂着喝了不少酒,胃早就有些不适。也就是仗着年轻身体好,硬扛着,若是稍微身体差些的,照他这般折腾早也吃不消。此时一杯热茶下肚,整个胃被热意包裹,仿佛一张被揉成一团的纸被一点一点的被抚平褶皱,感觉整个人的状态都变得好起来。
  
  “谢谢你的茶。”天色已晚,靳坤点头道谢,他也知道深夜待在林娇家中并不合适,喝了茶便起身离开。
  
  “该说谢谢的是我才对,学长今天帮了我大忙。”林娇笑答。
  
  将靳坤送出门后,林娇实在疲惫,倒在床上便沉沉的睡去。
  
  -
  
  林娇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挣扎着摸索放在床头柜的手机。
  
  “喂?”
  
  “林娇娇!按门铃你听不到么,快把楼下大门开开,我和曾岚在楼下站了好久了。”电话那头传来顾晴元气十足的声音。
  
  林娇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的爬起来,声音软绵绵的:“马上哦。”
  
  两人催的紧,林娇睡衣也没换便一瘸一拐单脚蹦跶着到门口把楼下门禁解开,昨天一天冷敷,脚已经好了很多,便索性把轮椅丢在一边,继续“蹦蹦跳跳真可爱”了。
  
  顾晴和曾岚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林娇穿着粉色碎花睡裙,头发随意在头上扎了个松松垮垮的小丸子,睡眼惺忪,头一点一点,显然没有睡醒。
  
  顾晴一时兴起,拿手指戳着她白面团子似的脸,林娇脾气好又没睡饱的,把头歪到另一边,继续靠着沙发试图补觉。
  
  顾晴看着她这副迷迷糊糊的样子,虽然认识已经三年,但还是被萌到心都要化了,扑上去揉她的脸:“娇娇啊,你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好了,你别闹她了。”曾岚拨开都要扑在林娇身上的顾晴,拧了把湿毛巾,盖在林娇脸上,“醒醒神,今天得忙一天。对了,你的脚好了点没?”
  
  “好很多了,不用担心。”林娇这两天被人问了无数遍这句话,回答已经形成条件反射。
  
  林娇、顾晴和曾岚都是学校手工社的,大一入社时,手工社只是F大十分小的一个二级社团,人少得很,本来也就是一群女孩子闲来无事聚在一起做做手工,社团里玩布艺的、玩滴胶的、刻橡皮章的、玩热缩片的,什么都有。林娇大一入社,被社团的姑娘们带着入了一个又一个的坑,大家互相种草,玩得十分尽兴。
  
  懒散开心的日子没过几天,大二起,学生会要求每个社团都必须有自己微博并定期发布社团成果,成果审核不合格,社团直接解散。手工社众人苦思冥想,最终拍手决定制作手工教程视频,林娇在社团中相貌最出众,会的手艺又最多,毫不意外的被推举为出镜人。
  
  林娇一汪杏仁眼,嘴唇自然向上扬,五官秀气,是最有路人缘的清新可爱系长相。顾晴这个摄影系大触视频拍的又小清新,视频一发布在学校就火了,后来视频还转出了学校的圈子,当时微博有名的手工博主还不多,可爱貌美少女、新颖的题材加上出众的拍摄和后期,视频一个月两支,手工社微博@F大手工娘陆陆续续的涨了10万的粉,成为F大最出名的社团之一。因此林娇吸了不少的姐姐粉和男粉,微博上天天有人打滚求小姐姐多露露脸。
  
  这次林娇伤了脚,不方便在学校取景拍摄,还好林娇公寓这边工具齐全,工作台临窗,窗户外绿树掩映,也算是不错的取景地了。
  
  林娇被赶着去换衣服,顾晴和曾岚开始收拾场地。桌子铺上桌布,这次用不上的拷边机和刺绣机挪到一边,桌上摆上几个林娇手工成品,窗上挂上几个透明的风铃,没一会儿,干净漂亮的场地就收拾好了。
  
  林娇换了身白色连衣裙,她相貌好,视频走的也是清新可爱的风格,并不用过多的修饰。曾岚给她细细的描了个内眼线,更显得一双杏眼大而圆,打了个元气的橘色腮红,抹了个淡淡的唇彩,再把她睡得凌乱的刘海理理顺,就是个清新可爱的小美人了。
  
  拍摄主题一早就定好了,正是林娇昨天带的兔耳朵发带——图纸简单,做起来不费事,观看他们视频的以女孩子居多,正好到夏天了,天气炎热,为了凉快,很多人都扎起了头发,这个视频主题也算应景。而且林娇对发带做了些改良设计,可以一物多用,十分新颖。
  
  先拍一段导入,林娇盘腿坐在地上,面前电风扇呼呼的吹,林娇装作燥热难耐的模样,凑到电风扇前去吹风,两只小手扇呀扇,仿佛热到不行,披散的头发都被汗浸湿了黏在白净的脸颊上。
  
  当然,这汗浸湿的头发不过是曾岚刚刚拿水沾湿的,房间里冷气开的很足。
  
  林娇继续装作很热的模样,抓了抓披散的头发,垂眸思索,忽然抬起头,眼波流转,仿佛灵机一动的模样,起身穿着兔子妥拖鞋哒哒哒地跑到工作台前。
  
  这类视频拍了快两年,林娇熟门熟路,导入很快就拍好了,接下来就正式拍发带的制作了。
  
  发带工艺并不复杂,林娇熟练的画好纸型,然后裁剪布料,一边裁剪,一边温声细语地说一些注意事项。
  紧接着烫上衬布,使细软的棉布看起来更为硬挺。接着缝纫,翻边,缝反口,再最后熨烫平整,平时做起来只不过十几分钟的事情,但为了拍清每一个步骤,得反反复复来好几遍,加上三人关系好,平时打打闹闹惯了,拍视频时时不时笑场,拍到快中午视频主要部分才拍的差不多。
  
  三人看着中午了,便叫了外卖,一边吃一边聊着社团的事情。
  
  “娇娇你是不是下周就要实习了?”顾晴叼着勺子问。
  三人之中只有顾晴还在读大二,没有就业和读研的压力。
  
  林娇点点头,抿着嘴,开始犯愁:“下学期我就没那么多时间拍视频了,社团这边,还是要尽早选出人来接替才对。”
  
  之前林娇忙的时候,手工社也曾找过其他人出镜,但效果都不算好。林娇在网上的人气太高,换人大家都很难接受。
  
  “确实必须找新人替了,就算你继续拍,也不过一年就要毕业。”曾岚想了想,“还是得有个过渡期,大一入社的姑娘里挑一个吧,和你穿插着来。顾晴你那边也在社团里做做培训,别明年你忙起来了没人接手。”
  
  “我看大一那个梦云师妹不错,和娇娇风格不一样,眉骨高,眼窝深,鼻子又翘又精致,画个红唇妥妥的冷艳美人儿!”顾晴挠挠头,“但就是手艺不算好,只有橡皮章刻的比较熟练。”
  
  大家加入手工社,大多也是将手工做一门爱好玩玩,会的又多又精的,也就林娇一人。
  
  她倒也没有去特意去学,不过是从跟在外婆身后学会了刺绣和缝纫,高中学美术考艺考,大学读的服装设计总在和布料打交道,这般便已经比普通社员好很多了。加上大一入社又和社团里的姑娘学了些滴胶,串珠这类难度不高容易上手的手艺,现在五花八门什么都会了。
  
  手工社之前也就是个松散的校社团,在她们手里发展起来,此时面临后继无人的问题,三人一时也有些惆怅。
  
  曾岚学商科,一向脑子活络:“不如玩点新花样啊!之前娇娇和程曦拍的男女合作的一系列手工视频人气不是很高嘛,我们下个学期努力招几个帅气的师弟,好好培训下,男女搭配!手艺差点没关系,颜值在线就可以!”
  
  手工社清一水的软妹子,万花从中没有一点绿。程曦是学校一个专注于大学生支教的公益社团的创办人。手工社当年经费不足的时候,都是靠着卖社团的手工制成品赚钱养社,后来有了点名气,卖的东西多,经费也就富余了。社团的姑娘也不指着这个赚钱,富余的钱就全部捐给了程曦他们社团,给山区小朋友买书本。程曦为了表示感谢,手工社拍摄视频的时候需要男生来干锯木头抬架子之类的活时便义务上场。
  
  程曦长相清俊,带着书卷气,但干起粗活来又做的干脆利落,和林娇两人俊男美女,颇为登对,虽然只是偶尔出境,合作拍了四五只视频,网上甚至还有两人的CP粉。
  最火的视频要属去年圣诞前后,手工社出“暖心冬日——共筑猫舍”系列视频。F大猫咪多的已经成了校园文化,冬天到了,猫蜷缩在楼道角落里,记载一起取暖,格外可怜。手工社便很应景的出了个做猫舍的视频,林娇负责图纸设计和猫舍外部装饰,程曦包下了锯木板钉钉子等一系列粗活。主题温馨,猫可爱,两配合默契、合作无间。这只视频当时被疯狂转发,已经过了大半年,手工社没有一条微博的转发量能够超过它。
  
  “帅气的男生哪那么容易招。”顾晴想了想执行的可行性,心累的瘫倒在沙发上。“程曦学长马上也要毕业了,后面肯定没时间过来。女生到底力气小一点,我们要是想拍点大工程还是下半年招新的时候招几个男生比较好。”
  
  “下学期招新的时候多宣传宣传,真招不到合适的就拍一些可爱的小物品制作也可以。”林娇歪头想了想,“关键还是创意得好。”
  
  三人商量了一个中午也没有想出什么合适的解决方案,便也只能将问题搁置,继续开工拍摄。
  
  下午的拍摄任务不重。
  
  细细长长一根粉色碎花发带,林娇在头上缠一圈,头顶打一个花结,两边发带尖尖的尾端就在头顶形成了两只兔耳朵的形状,清新又可爱;解开取下来,在脖子上随便一系,就变成了个随性的领巾;绑在帽子上,理平整,可以做帽子的飘带;手拎包的袋子上,缠上几圈打个蝴蝶结,又成了个好看的装饰。
  
  林娇将这几种用法一一展示,视频就拍的差不多了。
  
  出于满足个人爱好的私心,顾晴又强制要求拍了个林娇系着兔耳朵发带,吃甜筒的画面。花瓣似的唇与诱人的奶油甜筒,只要剪个几秒进视频里,必然会有一大片粉丝疯狂截图转发。
  
  视频拍完,顾晴担心剪辑的素材不够,又拍了拍蓝天白云和窗上迎风摇曳的风铃。今天无风,为了拍出风铃随风飘动的情景,林娇和曾岚两人围着风铃,扇了半天的风。
  
  折腾了快一整天,顾晴和曾岚挂念着林娇受伤的脚,不让她出门送。
  
  两人走之前,林娇被顾晴一把抱住:“祝我们的娇娇小姐姐实习顺顺利利啦~。”
  
  “我会加油的!”林娇握拳做加油状。
  
  送走两人,林娇收拾了工作台,继续之前为完成的设计稿。
  
  -
  靳坤深夜归来,有些疲倦。随手将钱包手机丢在一旁,衔着烟,双腿交叠,靠在沙发上。
  
  小区的阳台做的是凸出设计,林娇将阳台做了工作台,靳坤这边放了沙发和小几,做成了休息会客区。
  
  屋内有些闷,他伸手将百叶窗拉起,不由一愣。
  
  小户型区域两户的阳台相隔不远,以前隔壁并未住人,到今天靳坤才发现,原来两户的距离是如此近,以至于他都可以清楚的看到林娇工作台处的情景。
  
  住在隔壁的女生趴在工作台上睡着了,扎起的碎发落下几缕在睡得带几分红晕的脸上,纤细手臂光裸着,在明亮的白炽灯下格外醒目。靳坤突然想给她披件衣,担心她着凉。
  
  转念又觉得自己这般看着太过失礼,匆忙将对着隔壁百叶窗拉下。
  
  窗帘拉下,但几缕碎发和白皙的胳膊莫名的在眼前挥之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