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心间一点甜 > 第二颗糖
林娇到了出租屋,自己推着个轮椅数了数还差哪些东西,打电话给舍友阮其思拜托她帮忙从宿舍收拾过来。
  阮其思得知她伤了脚,收拾了东西匆忙赶来。看到她的伤口时,眉毛都快要皱成一团。
  
  “你走路也不注意些。”阮其思一边帮忙收拾东西一边絮絮叨叨,同寝三年,阮其思年纪最大,把最小的林娇当自己妹妹照顾。
  “要不还是回寝室吧,你一个人住,没人照顾也不安全。”
  
  “我之前都收拾好准备过几天搬出来了,择日不如撞日,今天搬过来也挺好。”
  
  阮其思突然想起了什么,若有所思地望着她:“娇娇你不会是介意周韵的事情吧?”
  “你又不欠她,你专业水平大家都看在眼里,这次去工作室实习的机会,本来就该是你的。”此时屋内业没有外人,平时在宿舍不好意思说的话此刻也可以没有顾忌的说出。
  
  周韵是两人室友,大学这三年也算勤奋刻苦,但是服装设计,总有几分得靠老天爷赏饭吃。周韵虽然勤勉认真,但色彩感和设计思维都不算好,勤能补拙没错,但比起林娇这种入学就被专业老师夸奖“天生就该做设计”的有天赋又努力的人,仍旧是差了一些。
  
  最近学校有推荐去知名设计工作室见习的名额,机会难得,两人都报名了,最后不出意外的林娇入选,为此,宿舍这几天的氛围一直不算好。
  
  林娇温声细语地解释道:“只是觉得寝室太挤了,做作品集太不方便了,你别多想。而且我在学校呆着,那么多人看到我把脚伤了,估计当天就能传到我奶奶耳朵里,老人家年纪大了,没必要因为这点小伤让她操心。”
  “而且又不是不回去了,我那么多东西还在寝室呢,这阵子忙完我就回去。我可舍不得你们了。”说罢还撒娇似的晃着阮其思的手臂,脸在她手臂上蹭了蹭,感情好的可见一斑。
  
  听林娇这么说,阮其思也算安下心来。阮其思也在准备出国事宜,不过她的雅思还没刷到理想成绩,目前重心还在考雅思上,作品集几乎没有正式开始准备。算下来时间很紧凑,如今她也是焦头烂额。帮着林娇收拾了下屋子,又出门替她买了最近几天的吃的,便匆匆赶去上口语班了。
  
  -
  
  靳坤一觉睡到下午,窗帘隔光效果好,室内一片漆黑。
  起身拉开窗帘,生个懒腰。目光扫过在那份桌上丢了很久,他甚至已经不记清什么时候杨老师给他的转博申请表,皱了皱眉,翻出笔,不耐烦地开始填表。
  还没填完,陆逍的电话就打过来了——在国外憋屈了大半年,只玩乐了昨晚一场显然是不够的。
  
  说好了等下去F大捎上沐遥两人一块去汽车俱乐部赴约,靳坤把表填完就开车去学校。
  
  交表时教务处老师并不在,办公室只有3个同级的研究生助管,其中两人与靳坤从大一入学起就小矛盾不断,多有摩擦。
  靳坤把表交后还没走出门,两人就在背后暗酸,声音还不小,生怕人听不到。
  
  “拖到今天,还以为靳少爷不准备读博。”
  “白捡文凭的事情谁不干呢?人家读书可比我们轻松多了,跟着F大医学院最好的导师,要论文,家里的医院有的人求着他在自己的论文后面挂个名,要项目,家里砸钱给他做,考试不过,花钱买学分呗……”
  两人一唱一和。
  
  靳坤听得一清二楚,拳头握紧,肌肉绷起,手上青筋显露,想扭头挥过去。但旋即,又恢复了一副毫不在意的表情,懒懒散散的准备走。
  
  沐遥恰好来找靳坤,在门外将两人对话听的七七八八,他向来不是隐忍的人,当即就推门进去,回到:“对啊,我们就是生在罗马,那些一辈子到不了罗马的人,再怎么羡慕嫉妒都是没用的。”
  扬着头,目光撇过两人,带着几分不屑:“吃不到葡萄只能说葡萄酸的样子太难看了。”
  
  两人被噎的答不上话来。
  “好了,别议论了,老师就快回来了。快整理材料吧。”另一位助教出来劝和。
  S市最大的私立医院是靳氏旗下的,待遇比大多数公立医院高出不少。沐遥家中是全国知名的医疗器械商。另两人出生于医学世家,与靳坤、沐遥交恶也自有家人为其铺路,自己没有背景,若能借机和他们交好,将来不论进靳家的医院还是沐家的公司都前程似锦。
  
  心怀嫉妒的人、刻意讨好的人,从小到大,沐遥都见过许多。不欲与他们多言,勾着靳坤的肩,两人一起向停车场走去。
  
  “坤哥,你真准备读博啊?”
  靳坤虽然不说,但相识多年,对靳坤来学校来做什么沐遥也能知道个大概。
  靳家靳父这一辈并不争气,三兄弟都是扶不起的阿斗,目前仍旧是靳坤爷爷当家,怕多年基业就在自己手中毁了,靳家小辈,都是得强按头读到博士的。
  “铮哥这几年在公司做的也不差,靳爷爷何必逼你呢?”沐遥叹口气,“不说也罢……反正就像刚刚他们说的嘛,项目和论文我们两家一年都有不少,混个毕业也不难。没想到我们这群人中间还能出一个博士。今天聚会时一定要好好庆祝,看之后谁还敢说我们不学无术。”
  
  沐遥比靳坤小两岁,虽然家中也从事着医学相关的行业,但他自知吃不了学医的苦,当年报志愿时梗着脖子,打死不读医。专业科研交给专业的人去做,自己做好公司管理就好。
  大学随大流读了最热门的经管学科,也方便他将来帮着管理家中公司,性格活络,和众人交情都不错,学业表现平平。毕竟对他们这群人而言,大差不差混个文凭就可以了。
  
  “就你话多。”靳坤手插着兜,不欲多言,依旧一幅漫不经心的样子。
  
  靳坤眉眼深邃,下颌有倔强的轮廓,即使一副散漫的样子依旧有种不羁的帅气。沐遥也相貌英俊,一路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那两人是谁呀,好帅!”
  “S市有名的富二代,娱乐版块经常能见得到,你居然不知道?”
  “一个是医学院一个是管理学院的吧?两人居然认识呀?”
  “你孤陋寡闻了吧,靳坤家里是做医药的,除了药企,S市最大的私立医院也是他们家的,沐遥家做医疗器械的,两家合作多年,怎么会不认识?”
  ……
  
  跑车俱乐部在城郊,两人到时人已经来了不少。
  
  靳坤到时,陆逍正准备和人赛车了。看到靳坤的车,陆逍吹了声口哨:“昨天看见你的车就想和你比一把了,玩不玩。”
  
  靳坤挑眉,满是得意的神色,笑的洒脱:“来啊。”
  
  准备上场的人很有眼色的退下换靳坤上场。
  
  发动机轰鸣,两辆车迅速完成了加速,如同利箭一般冲出去,两人车性能相差无几,一路咬得死紧。
  
  场面一度焦灼,围观的众人连屏息凝视,大气都不敢出。
  
  最后一个弯道,地势尤其险峻,也最考验技术,陆逍在国外,被家中管的严,有一阵子没玩的这么惊险了,技术有些生疏,稍稍减了车速,便被一路飞驰的靳坤甩在了身后。
  
  胜负已定。陆逍干脆不追赶,慢慢开上山顶。
  
  靳坤取下头盔,夕阳西下,远远只能看见一个剪影,但硬朗的下颌线依旧分明。
  
  陆逍开到山顶时,彤云漫天,将靳坤一头银色染上了淡淡的红,头发微乱,汗水浸湿鬓角,沿着下颌线滴下来,沿着脖颈的肌肤,消失在T恤领口。微风徐徐,山间传来啾啾鸟鸣,笑的肆意而张扬。
  
  “——怎么样,服不服气。”
  
  -
  
  两人开到山脚下时,太阳已经完全沉下山去,天色暗沉,今天主要也不是为了飙车而来,便也就把车放在一边,开始party。
  
  俱乐部伺候这群公子哥颇有心得,长期备着调酒师和助兴的乐队,场地也在一早的吩咐下早早备好,
  
  来人大多是S市纨绔,也没有什么借着聚会结识人脉,交谈家中生意的想法。没过一阵氛围就high起来了,一群人酒酣耳热,闹成一团。
  
  靳坤一向对这些并无太大兴趣,后来众人还叫了陪酒小姐,靳坤皱眉拒绝,一人拿着酒杯,神色淡淡地在一边饮酒。
  时不时有认识和不认识的人来敬酒,靳坤也不摆架子,酒喝的格外干脆。
  
  闹到大半夜,饶是靳坤酒量好也隐隐有了些醉意,靠在沙发上假寐。
  
  陪酒小姐呆了一晚,看周围都对靳坤礼让几分,知道靳坤身份不一般,无奈一晚上靳坤都神色冷淡,没办法近身,此时看他一人醉倒在沙发上,正是接近的好时机,趁周围无人,便偷偷贴上身去。
  
  靳坤并未睡熟,感觉到有人贴近便醒了,睁眼便是波涛汹涌的美艳美人靠着他,细瘦雪白的胳膊搂着他的脖子,都快要挂在他身上。
  
  “滚下去。”靳坤神色冷厉,冒着冷气,周围气氛都仿佛低下去几度。
  
  美女仗着姿色过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仍旧想贴上去。娇嗔的抬头,看着靳坤冷厉的眼神不由一颤。
  
  “和陆逍说我有事先走了。”陆逍在另一头掷骰子喝酒正high,靳坤懒得扫他的兴,便借故离开了。
  
  事情并没有瞒过陆逍和沐遥两人,听完事件始末,沐遥是个暴脾气,忍不由爆了句粗口。
  “谁叫陪酒小姐来的?啊?不知道这是坤哥的雷区么?他家都是毁在这上……”
  
  话还没说完,陆逍便给了他一肘子,目光一扫,神色严厉,示意其闭嘴,不复刚才散漫放荡。
  
  沐遥自知酒后失言,不过至此大家都醉的差不多了,注意到他话的人并不多。
  两人被搅得没有太多玩乐的兴趣,去签了单便也任由剩下的人继续胡闹,先走了。
  
  靳坤喝了些酒,准备开间房睡在俱乐部。但想起今日因连环call从郊区一路赶到医院的情形,还是决定叫个俱乐部的代驾送他回市区。
  
  靳坤到楼下时,正好在楼下碰到下楼扔垃圾的林娇。
  
  ——临时决定住下,有太多需要收拾整理的地方,她不想麻烦别人,整理到半夜才堪堪整出个勉强能住人的样子。
  
  两人一同乘电梯上楼,林娇闻到他身上的酒气,怕是喝了不少。想到今天白天他对自己的照顾。
  
  “学长,喝多了胃会不舒服的,我这正好有些葛花,要不我给你煮杯解救酒茶吧。”
  
  楼道里的灯有些年岁了,氤氲的灯光下,林娇的一双杏眼尤其分明,亮闪闪仿佛有星光,睫毛纤长浓密,像无辜的鹿。靳坤看着这双眼睛,心口莫名有些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