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心间一点甜 > 第一颗糖

  F大附属医院。
  周一正是医院最忙乱的时候,早上八点,乌泱泱的病人已经排在诊室门口,等着叫号就诊。F大附属医院的王牌骨科,更是人满为患。
  
  林娇一瘸一拐被护士搀扶着到医院休息室的床边坐下,等着人来处理伤口。
  
  说来她今天也是倒霉,刚出了校门,一辆疾驰的外卖摩托车擦着她飞快的开过,她今天穿了双小细高跟,躲闪不及脚一崴,膝盖着地,整个人四仰八叉地栽倒在地,缓了一分钟愣是没爬起来。和她奶奶住同一楼的医学院的杨老师正好要去医院上班,把她捎到医院。
  
  医院人满为患,排队挂号更是艰难。杨老师今天出专家门诊,抽不出半点时间照顾她。便直接把她托付给咨询处的护士,丢下一句等下有人来帮你处理伤口便匆匆套上白大褂离去。
  
  吱——休息室的门推开。
  
  是个年轻的男医生,神色惫懒,银灰色的头发微乱,略长的碎发里露出英挺的眉骨,五官深邃。漆黑的眸子带着些许倦意。像是刚刚从床上爬起来。
  白大褂松松垮垮套在身上,开敞着,里面穿了件纯色T恤和破洞牛仔裤。
  
  除了身上的白大褂,林娇当真看不出来门口的人哪里像个医生。
  
  “是你来给我看伤么?”林娇怯生生地开口。
  
  “是。”男医生语气有些不善,“杨老师今天忙,让我过来伺候你。”
  
  “伺候?”林娇总感觉这话有些调笑的意味,不禁脸上泛起两片薄红。
  
  “我伺候你绰绰有余。”男医生不欲多言,蹲下来看她的伤口。
  
  七月初的S市已经隐隐有些火炉的征兆,林娇贪图凉快,热裤配碎花小吊带。摔这一跤可就惨了,膝盖直接着地,蹭掉一大块血皮,伤口上还沾了些泥沙,在她白净细长的腿上分外狰狞,右脚踝更是扭了一下,摔时还不明显,现在整个脚踝都肿起来了。
  
  男医生用镊子夹起沾满碘伏的棉球擦上伤口,手指修长,动作干净利落。
  
  “嘶——你轻一点呀。”林娇忍不住叫疼,整只脸都皱成了一只白嫩嫩的包子,杏眼中泛起泪光,波光粼粼。
  
  “消毒哪有不痛,忍着。”
  男医生眉头微皱,抿着唇,格外不耐烦。在大大的杏仁眼可怜兮兮的目光的注视下,沾着碘伏的棉球擦向伤口的动作又轻了几分。
  
  林娇坐在休息室的床上,早上的阳光洒满休息室,男医生一双剑眉,鼻梁高挺,初升的太阳给线条分明的下颌线镶了一层金边。
  
  虽然臭这一张脸,但不得不承认,面前的人当真有一副好相貌。
  
  靳坤昨夜到了四五点才迷糊睡下——好友陆逍昨日回国,攒了个局,邀了一群人疯闹到大半夜,刚刚睡下,就被同门师姐的夺命连环call闹醒,说是杨老师让来医院,只好一路飞驰而来,现在脑袋还一抽一抽的疼。
  
  少女玲珑娇小,皮肤细腻,疼的厉害,大大的杏仁眼里泛着泪光,花瓣似的唇被咬出深深的痕迹。靳坤头疼到炸裂,满肚子火气,看着她这副小可怜的样子,只得憋回去给他看伤。
  
  休息室环境简陋,只有两张床,膝盖上完药后,靳坤半蹲在地上,把她的小腿搁在腿上,看脚踝的扭伤。
  
  少女穿着热裤,纤细白嫩的腿搁在他腿上,手触摸到的皮肤细腻。但偏偏靳坤是不解风情的主,对病人没有半点怜惜。
  
  他无视眼前人吃痛的表情,轻轻地转了下受伤的脚踝,按了按受伤处的骨头。仔细检查了一阵,说道:“不算严重,没伤到骨头,就是一般性软组织挫伤。24小时内先冷敷,之后热敷,以肿处为中心,向周围各个方向擦揉,不需要用药,家里要是有红花油,按摩的时候可以用上,没有就算了,养个半个月就好了。”
  
  平日虽然不误正业,但好歹也是在医学院读了六年骨科的人,处理这种一般性扭伤还是绰绰有余。
  
  “我去护士那里给你拿个冰袋,你先冷敷。”
  
  “谢谢你。”林娇连忙道谢,“你是杨老师的学生吧,我叫林娇,也是F大的,我是艺术学院的,”虽然这个男医生面色冷淡,但照顾她一场,连名字也不介绍未免太过失礼。
  
  “靳坤。”男医生报了名字便不再多言。
  
  ——林娇抛出的话头对方并不打算接,最怕空气突然安静,两人一时冷场。
  
  林娇有些尴尬,但扭了脚行动不便,此时便也只能在休息室冷敷,盼着杨医生早点结束门诊把她给捎回学校。
  
  靳坤处理完伤口看着也没其他事情,又怕走了被老杨头夺命连环call,便干脆倒到对面的另一张床上,开始补觉。
  
  ——
  
  砰——休息室的门被风风火火地推开。
  
  靳坤刚刚有了睡意便被吵醒,眼睛半眯着,漆黑的眼眸带着满满的不悦。
  
  “娇娇啊!你脚伤怎么样啊!”
  乔丝丝听说林娇脚伤了,担心不已,可今天要跟着杨老师出门诊,又有台湾来的交流医生跟着学习,整个科室都忙得人仰马翻。听说杨老师安排靳坤替她处理伤口,更是担心师门中最凶悍的师弟吓坏了自己看着长大的小可爱妹妹。
  
  ——靳坤眉眼锋锐,相貌英俊,眼睛长得尤其好看,从入学便霸占医学院院草长达六年,但从来都冷着脸,眼里也没有笑意,刚入学时还打过群架,差点挨了处分。就算是自己,仗着师姐的身份,认识多年,看着这会儿靳坤低气压的脸,也是有些发憷的。
  
  “丝丝姐,伤都已经处理好了,就是走路有些不方便。”想到靳坤刚睡下就被吵醒,林娇心生歉意,向对面面色冷淡的人道歉:“对不起呀,吵到你了。”
  
  眼前人长得较小,声音也是软软甜甜的。这似乎让靳坤宿醉加上睡眠不足的头疼有了点缓解,靳坤冷着脸,准备倒下去继续睡。
  
  “哎——学弟!”乔丝丝想起来之前杨老师的安排,看到靳坤又要睡过去了,有点着急。“杨老师说你肯定开车来了,他今天中午要和台湾过来交流的医生吃饭,下午要去开会,让你回学校的时候顺路把娇娇带回去。”
  
  “丝丝姐,不用麻烦靳学长了。”林娇想到刚才的尴尬,不想麻烦靳坤太多,连忙扯了扯乔丝丝的衣角。
  
  “啧。”靳坤抬手看了眼时间,“我再睡一小时,你继续冰敷,十点半走。”
  
  林娇没想到没想到靳坤答应的干脆:“那就麻烦靳学长了。”感激的冲靳坤一笑,嘴角泛起一个小梨涡,像撒了蜜。
  
  乔丝丝今日忙得快四脚朝天,看林娇这边没事便匆匆离去。
  
  -
  
  刚过十点,靳坤就睡醒了,这让担心不知道该如何叫醒靳坤的林娇长舒一口气。
  
  “走吧。”靳坤起身。头发大概从早上起就没有打理过,微乱,但他相貌好,并不显邋遢,倒是有几分不羁的色彩。
  
  “嘶——”林娇以为冰敷一个多小时会有所好转,实际上一用力脚踝还是痛的不行。她想了想,想尝试单脚蹦着走,奈何先天平衡感不佳,蹦两步都蹦的晃晃悠悠。
  
  突然想起林娇伤势回头看的靳坤看到这一幕觉得好笑,看到她头上带着兔耳朵的发带,突然想起小时候的童谣,眼底泛上一抹笑意,调笑道:“你是在向我展示蹦蹦跳跳真可爱么?”
  
  本就觉得自己蹦的歪歪扭扭丢人的林娇听到这话更是不好意思,头深深的埋着,脸上飞起两抹红晕。
  
  靳坤伸手扶稳她:“脚这几天不能用力,骨科门诊有轮椅可以租借,我去拿一把来,好了后你自己还回来。”
  靳坤借好轮椅推着林娇往停车场走去,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一路林娇收获同情的眼神无数——年纪轻轻的小姑娘,怎么就残疾了?
  
  轮椅推到车边,看到靳坤的车,林娇不由惊讶。
  艺术学院可以说的上是金钱焚烧厂了,就读的学生基本上家境不错,学院张扬的富二代开跑车来上学的不算少数,但像靳坤这般开顶级顶级跑车的,还是少数。
  
  “你宿舍在哪个校区?南区还是北区?”
  
  “北区,哎……学长你可不可以送我到南门的紫荆小区?
  林娇最近忙着准备出国作品集,F大的宿舍出了名的S市最差,又旧又小,平日还好,最近她和寝室的阮其思都开始准备出国作品集的事情,宿舍就被各种材料搁的完全站不下脚,林娇索性租了套房准备出来住,奶奶住的是学校老职工宿舍楼,宿舍楼有些年岁了,没有电梯,脚伤了回去也不方便,房子前几天租下时也稍微整理过,不如出来住。
  
  “好。”
  车刚启动,靳坤的手机就响了,看来电显示是乔丝丝,靳坤想起今早的连环call,心情烦躁,干脆按掉。
  电话又响了几次,都被靳坤挂断。
  过了几分钟,林娇的手机响了——是乔丝丝。林娇想想,还是接起了电话。
  
  “娇娇,靳坤肯定在你身边,你帮我和他说下,别忘了这周要交转博的申请表,明天就周五了,一定得交了。”
  林娇将乔丝丝的话转达。
  
  “啧,知道了。”靳坤继续开车,神色漫不经心,似乎并不挂心此事。
  
  F大附属医院离F大并不远,不过二十分钟,便开到了小区门口。
  
  林娇低头翻包准备掏门禁卡,不料保安看到车便主动放行。
  
  “几单元?”
  “11单元。”
  靳坤听了后挑了挑眉,目光带着点兴味,熟门熟路将人送到楼下。
  
  “几楼?”
  “15楼。哎……学长,不用麻烦,有电梯的,送我到这里就好了。”林娇觉得今日太过麻烦靳坤,想着将来该找个时间专程道个谢。
  
  “并不是专程送你,我要回去补个觉。”靳坤从兜里掏卡刷开楼下的门,嘴角噙着一抹笑意,“走吧,学妹。或者说,新邻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