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心病还需你来医 > 第三十七章 屋漏偏遭连夜雨

第三十七章 屋漏偏遭连夜雨


  苏茶依睡到半夜突然惊醒了。
  她做了个噩梦,梦见姚珖浑身是血,像从血泊里打捞出来的一样,伸手向她求救,嘴里却含糊不清像是磨损的录音带,沙哑中又带着尖锐的刮玻璃音,让人毛骨悚然,她每说一个字都附带着吐一口血泡,断断续续地,“救……求你……救我……柯鸣……救,柯铭……”
  苏茶依脑子里不受控制地自动回复了一遍,越想越恐怖,但又觉得脑疑惑不解,都说梦由心生,她自认为没什么对不起姚珖的,毕竟自己也是不知情的受害些,可是她这梦是什么意思。难道说最近压力太大了?
  重新躺下可再也睡不着,干脆起身打开灯翻来床头柜上姚珖那本未读完的日记。只不过这次再仔细翻阅时,她猛然间意识到了一件被自己遗忘忽略掉的重大的事。
  当时只顾感叹她的痴心绝对,而忘了姚珖跳楼的真实原因,是因为受人玷污,而这个男人是她的继父。再联想到宋柯鸣当时来借日记看的反应……卧槽,不会吧,坏事了!
  苏茶依从床上一跃而起,抓起手机就想给宋柯鸣打电话,可突然想到自己早已和他断绝了关系,更别提联系方式了。想了想决定打给萧文渊打电话询问他的状况,可屏幕上显示的时间是凌晨三点半,这让她犹豫不决了。
  万一只是自己想多了呢,万一他只是单纯的纪念回忆呢……可……如果宋柯鸣真的存在报复念头,那后果不堪设想。
  再三犹豫后,她还是拨通了号码,只是那边传来的却是手机关机的提示音,她开始有些担心和慌乱了,这之后她又打了唐媛和温海凌的,都没回应。苏茶依愈加焦躁,心里的恐慌不安更加强烈,直觉告诉她,一定出事了。可现在她除了等到天亮再找人别无他法。
  辗转发侧,煎熬了一会儿终于抵挡不住沉沉的睡意,苏茶依又睡了过去,再次醒来天以大亮,嗡嗡振动的手机在欢快的奔腾着。
  “喂依依,深更半夜不睡觉给我打电话,你玩鬼来电啊。”唐媛打着哈欠道。
  苏茶依意识一下清醒了,一个鲤鱼打挺坐起身,慌忙问道,“你最近有没有见过宋柯鸣,或者他的联系方式。”
  “没有。对于他这种渣男,不闻不问不联系才是正道。我说你该不会旧情……”
  “停停停!”苏茶依打断她,语气凝重而严肃道,“汤圆,我现在怀疑宋柯鸣出事了,他很有可能找人报仇去了。”
  “怎么回事?说清楚。”唐媛闻言心里也咯噔了一下。
  “一时半会说不清楚。哎这样吧,我先去趟医院,看看他去上班没,回头再联系你。”苏茶依不由分说急匆匆地挂了电话。
  一路上苏茶依不停地催促出租司机开快点,恨不得把汽车当飞机开,同时也不忘给萧文渊打电话,可是依然是关机状态。这让她纳闷又郁闷,感叹着诸事不顺。
  十来分钟后,苏茶依小跑着进了医院,萧文渊的一楼独立办公室门锁着,她只好去询问值班室的人。
  “啊?宋柯鸣……就那个新来的,看起来文文弱弱书生气的那个?”值班室的一个中年发福的女人推了一下厚厚的镜片,努力回想了下。
  “是,拜托您快给我查查,他的当班时间,最近有没有来。”
  “如果是他就不用查了,前几天他就走了,一下请了半个月的假,说是要回老家要料理一些家事,唉~”女人长叹了一声,小声地八卦道,“我听说前几天在医院跳楼的就是她女朋友,听说小宋负心不负责任什么的,可平时看着也和气,不像那种人啊。你说这……那姑娘年纪轻轻的咋就那么想不开呢。”
  苏茶依可没心思陪她唠嗑,继续问道,“那萧文渊呢,他今天为什么没来?”
  “萧主任?他没来吗,这我就不知道了……”发福后显得油腻的脸抽了抽,两片香肠嘴蠕动了下,突然眼神迸射出一抹亮光,她看着门口兴奋道,“哎玲玲,你知道萧主任去哪了吗,他今天没来,是请假了?”
  循声望去,苏茶依的视线落在一个偏瘦弱的,但气色很好的小护士身上,瞥见她胸前挂的牌子时,她终于想起了这个名字,在叶眠信里出现的那个女孩儿。
  慕玲玲不明所以地望向苏茶依,不过很快地就从她身上越过,语气带着几分不悦和凉薄甚至有些讥讽的意味儿道,“萧大医师去哪怎么会跟我一个小护士汇报,他请没请假又不是我能管的,您也太高看我了。”
  “哎你这孩子,今天是怎么了。平日里我不是经常见你跟在萧……”
  “那是以前,现在开始,他是高高在上的萧主任,我只是普普通通的小护士,不会再有什么交集。”慕玲玲语气带着一种压抑的愤怒和刻薄,以至于声音都因为过于激动而微微颤抖。
  苏茶依歪了歪头想了想,似乎明白了她的愤怒所在,只不过现在一时半会也来不及解释。
  “慕护士……那个……我找他有急事,真的很重要,如果你知道的话,拜托告知一下好吗?”苏茶依见她抬脚欲走,急忙喊住她道。
  慕玲玲一阵心烦气躁,恨恨地瞪了她一眼,冷飕飕地丢下一句,“萧医生不正常来上班以前也是常有的事,你这么着急,去家里堵他不得了,干嘛非得问我?”
  “……呃……谢谢了。”苏茶依被噎地说不出话来,但念在她对萧文渊存有误会迁怒于自己,便也还是和颜悦色的道了谢,只不过转念一想,两人在一起也不短了,自己却连萧文渊的住址都不知道,不由地开始感叹身为女朋友的失败。
  当务之急还是先找到宋柯鸣,于是苏茶依开始逐个联系与他相关的人,但都没有结果。现在她基本上确认宋柯鸣失踪了。
  “唐媛,你说怎么办啊。”苏茶依拨通了电话,愁容满面。
  “要不你找徐砚报警吧,毕竟是你老相好,估计还能帮你一把。”唐媛也一副纠结的样子,不知如何是好。
  “我问过了,他出任务去了,得十天半月才能回来。”
  周末休假,坐在一旁沙发上悠哉悠哉啃苹果的温海凌看不下去了,劈手夺过唐媛的手机道,“我知道还有一个人或许能帮你。”
  “谁?”
  “我们的顶头上司,韩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