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心病还需你来医 > 第三十六章 惹“鬼”上身

第三十六章 惹“鬼”上身


  那天晚上回去,苏茶依又发了一条微信……
  “Mr.萧,你就是我的机器猫。”
  不出意料,又是满屏狂轰滥炸的评论。
  温海凌:那你是加菲猫?
  汤圆:还别说,你家萧大医生不苟言笑的样子挺像机器的╮( ̄▽ ̄)╭
  温海凌@汤圆:亲亲老婆说的对!(๑✧∀✧๑)
  顾屿:小奶猫在此~喵(^・ェ・^)~
  苏染染:楼上的小猫猫,我可以抱走你吗(≧▽≦)
  萧文渊:你开心就好[微笑]
  噗~苏茶依看到他这句话不厚道的笑了,看来得找个合适的机会和萧文渊谈谈表情的正确使用方法以及什么叫一语双关了。
  临睡前,苏茶依总觉得少了点什么,感觉还有什么事情没做,但又想不起来,索性放弃留给明天想,只不过她这一觉睡得并不安稳……
  另一边,萧文渊关闭了机器猫哆啦A梦的百度词条页面,正准备去睡,放在床头的手机却响了。
  “文渊,你赶紧去酒吧一趟,出事了!”韩晟语气很急,气喘吁吁地像是在走路。
  “怎么了,说清楚。”
  “他妈的,还不是韩离那小兔崽子,招惹谁不行,非得惹上了魏尚笙,靠这不找死吗。”韩晟气急败坏,骂骂咧咧道,显然事情大条了不太好摆平。
  “魏尚笙,就是道上人称,鬼上身的那个?”萧文渊皱了皱眉,似乎感觉有些棘手。
  “除了他还能有谁!啊算了不说了……我现在有事被绊着脱不开身,你赶紧的去把韩离那小兔崽子给我捞出来吧。记住,人要活的,留着一口气儿就行!这小王八倔的很,非得让他长点记性不可!”
  韩晟恶狠狠地挂了电话,萧文渊轻叹了一口气,认命地换了衣服开车出门。一路畅通无阻,顺利得赶到了笙色酒吧。
  一进门,就有两张陌生面孔的彪形大汉拦住了他,萧文渊还没开口,就听里面的人打了个清脆的响指道,“请人进来。”
  “文渊,你来救我了?我就知道你会来~”韩离一见萧文渊走进来就恨不得立马扑上去,只不过他现在被两个壮汉押着动弹不得。
  “别误会,我只是按你哥的要求,来请魏兄高抬贵手留你一口气的。”萧文渊冷冰冰的毫无感情可言的机械回答道。
  “你!哼我不管,你来救我就是说明你在乎我,你关心我,你喜欢……”
  “既然这样,为了不给你造成误会,那我走了。”萧文渊不耐烦的打断了他的话,抬脚就在离开。
  魏尚笙在一旁看着两人互动,竟哈哈大笑起来,边笑边说道,“有趣,实在有趣,传闻韩家小少爷韩离喜好男色,我还当是诽谤中伤,今日一见,原来所言不虚啊。”
  萧文渊眉头深锁,沉下了脸色,冷冽的眼神扫了一眼韩离,又转向一旁看好戏的魏尚笙,语气冷清道,“明人不说暗话,这家酒吧的同性会所性质你也知道,既然如此,魏兄又为什么同样出现于此呢。不过是同道中人,何必自相残杀呢,您说是不是,魏兄。”
  不卑不亢的语气,甚至带着压人一等的气势,让魏尚笙很是欣赏。他拍了拍手,道,“萧文渊,我其实特欣赏你,你说,咱们同样是刀口上舔血过活的人,为何差距如此之大。”
  敢称他为魏兄的,前所未有,萧文渊是第一个人。
  “在我看来,都一样。”萧文渊眼底里的单薄就像一层凝着一层霜似的,淡淡道,“无论是手术刀救人,还是用刀伤人,都不过是为了活着罢了。”
  “说得好!那依你看来,《罗生门》中的仆人为了生存不择手段也是无可厚非的?”
  “是。生存是道义的前提,生活是生存的意义。两者的关系,没有轻重之分,只看人如何取舍罢了。”
  “啧~其实我觉得你应该更适合当法医。”魏尚笙起身,整理了衣服,示意手下的人放了韩离,两片的薄唇带着三分绯红桃色,七分的月色,以势均力敌的冷淡挑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只是那笑很快就云消雾散去了,并未曾抵达眼底。
  魏尚笙的相貌气质其实与他“鬼上身”的绰号不符,他本人生的不似韩离的妖孽,也不如韩诺的风流,没有韩晟的魁梧健硕,但184的身高和肌理分明的身材也绝不输任何气场,只是面相不是那么凶神恶煞,看上去倒有几分斯文,只是在温润之中平添了一份常人不及的狠戾之气,实在让人难以琢磨。
  “行了,既然萧大医生都来救场了,我也不能太不给面子。”魏尚笙道,眼角的余光暼了一眼韩离,颇有几分暧昧的暗示意味,“记住,小东西,是你先招惹我的,别想就这么轻易的算了,回见。”
  韩离松了一口气,但他一听人话里的意思表示这事儿还没完,顿时虚脱了似的腿都有些发软,他心里叫苦不迭,但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吞,谁让他是自作自受呢。
  “文渊~谢谢你。要不是你,我肯定会被那鬼上身剁吧剁吧扔大街上喂狗。”韩离现在也不敢多说什么,自己有错在先,只能小心讨好。
  “他不会。”萧文渊望着门口离开的背影淡淡道,接着目光转移到他身上,眼底另有一丝同情和意味不明的笑,只不过语气还是一贯的冷淡,“自己欠的债总是要还的,你好自为之,我走了。”
  诶!?就这么走了?韩离想拦住他,可对方似乎心有感应似的不悦地回瞪了他一眼,他这才悻悻地收回手,尴尬地挠了挠头,断断续续道,“那……你……你路上注意安全……有空常来。”
  最后一句,竟跟窑子里的姑娘招揽生意似的,韩离不禁心里鄙弃了自己一番,可一转念想到自己的确是在追求他,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萧文渊头也不回的离开后,韩离才哭丧着一张脸颓然地坐下,想起他那句欠的债总要还的,不禁肠子都悔青了,心道,色字头上一把刀啊,自己好死不死地干嘛非去招惹魏尚笙,这下好了,欠下的风流债估计得拿后半生还了。
  夜色深沉,诡影重重,心怀不轨的,行凶作恶的都在暗中不安的骚动。萧文渊疲惫不堪地揉了揉眉心,一打方向盘转了另一条道,浓重的夜色和影影绰绰的树影彻底淹没他的行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