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心病还需你来医 > 第三十五章 投之以木桃,报之以琼瑶

第三十五章 投之以木桃,报之以琼瑶


  什么叫反手一巴掌,什么叫啪啪打脸,那导购员脸色就跟换脸谱似的,由红变黑,再由黑便白,最后绿着一张脸,赔着一张笑的比哭还难看的脸把两人恭恭敬敬地送出了门。
  果然,这年头长的帅的,又温柔体贴,还特么超有钱的都是别人的男朋友。
  苏茶依自认为不是什么好人,对别人的讥讽能不动声色地怼回去别提有多爽了。她眉开眼笑地模样系数落在萧文渊的眼里,心里突然柔软了许多。
  简单,纯粹,本真,稚气。萧文渊心想,自己怕是真的喜欢上了她这份纯净和简单,直率不做作。
  如果能够专心爱一个人,生活想必会有趣精彩的多。
  苏茶依兴趣很高,她左顾右看地像只好奇的小猫,充满新奇的眼神打量着周围的店铺。对她来说,这种高档消费者聚集场所,她是很少涉足的,要不是今天萧文渊执意带她来,她是不肯踏足的。
  “累吗,要不坐下休息会儿吧,我去给你买杯热饮。”萧文渊见她逐渐放慢脚步,开始有些力不从心,便考虑到了她还在特殊时期,体能下降的厉害。
  “好……我要喝红枣牛奶。”苏茶依听话地在商场道路两边的长椅上坐下,完了又交代了句,“我在这里等你,快去快回哦。”
  目送萧文渊离开,苏茶依开始美滋滋地刷朋友圈,当然,不出意料地又看到了各种的秀恩爱,这里面包括她家那两宝。看到自家二老和谐得过着二人世界的生活,完全把她抛到九霄云外没心没肺的样子,她就痛心疾首,为了刷存在感,苏茶依也破天荒的发了个朋友圈。
  “情侣不就是一起吃饭,逛街,旅行,打游戏,看电影吗,不过如此。”
  苏茶依打了删,删了又打,反反复复绞尽脑汁想了好几个,最后还是决定低调地秀一把。只是没想到,很快就刷刷刷的十来条新回复。
  汤圆:嗅到了一股浓浓得恋爱酸腐味儿,@温海凌看看别人家男朋友→_→
  温海凌@汤圆:下班带你吃海鲜大餐,乖ε٩(๑>₃<)۶з
  苏染染:·°(৹˃̵﹏˂̵৹)°·๐,好过分,居然请假去约会,亲爱的,你良心不会痛吗。
  徐砚:和谁?在哪?现在干嘛?
  顾屿:除此之外,还有啪啪啪,小姐姐了解一下嘿~
  老爸:奉命前来转答你妈的意思,同意楼上,另:注意安全醋施。
  呃……苏茶依无言以对,她家二老是亲爹妈吧,没被盗号吧,脑回路还算正常的……吧。她吞了口唾沫,默默地关了手机。
  冷静。苏茶依心情复杂,脸色微妙的眼神乱飘,一不小心目光又落在了不远处在排队等候买饮品的萧文渊身上,赶忙心虚地避开了,不知道是不是刚才顾屿那句调侃的话,她现在一想到以后两人可能会坦诚相对就脸红耳赤心跳不齐。
  为了转移注意力,她把目光定在了两边的店面上,扫视了一圈后,猛然间眼睛一亮,苏茶依像是发现新大陆似的惊喜,起身就朝那家店走了过去。
  这是家专门卖领带的精品小店,占地面积不大但内部装潢精美绝伦,更何况,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里面的东西也应有尽有。琳琅满目,各式各样的领带让苏茶依挑花了眼,最后只好求助店员,询问了相关的服装穿搭,才决定买下了两条。
  一条是藏蓝色斜细条纹的,颜色偏暗适合正式庄重场合,一条是酒红色的,葡萄酒的殷红色,看起来优雅而绅士,更兼具一种深情和神秘,让人沉沦迷醉的颜色。苏茶依只是想到了相亲那天他带的粉红色领带,一时兴起,想让这个看起来高冷禁欲的男人试试奔放浓烈的酒红会怎样。
  一边乐呵呵地想着,一边肉疼地刷爆了自己的银行卡。果然,美色当前,人穷命短……
  萧文渊一回来就看不见人了,正准备打电话,却见苏茶依心满意足地拎着两个袋子从一家店里出来了。
  “买什么了,不说一下,我给你付钱。”萧文渊把水递给她,顺其自然地接过她手里的手提袋。
  “不用,这是我送你的。”苏茶依笑嘻嘻地吸了一口红枣牛奶,咽下去后问,“你等了很久?”
  “没,刚回来。”萧文渊一门心思全在那两个袋子上,这应该是苏茶依第一次正式送他东西,不知道里面究竟装的是什么。
  “唔~怎么这么久,买饮品的人很多吗。”苏茶依咬着吸管,在长椅上坐下。
  萧文渊也挨着她坐下,淡淡道,“只是那家没有红枣牛奶而已,我又跑了别家。”
  苏茶依顿了一下心情复杂,她抬起头盯着萧文渊,“你……其实你可以买别的,没必要专门再跑一趟。”
  “你不是想喝红枣牛奶吗。”萧文渊不解。
  苏茶依点点头,然后不自在的摸着耳朵小声纠结道,“是这样没错,可……你也太……对我太过于上心了。”
  萧文渊微微一怔,不由弯了弯嘴角,语气中颇有几分调侃戏弄的意味儿道,“把对方时刻放在心上,这不是身为男朋友的基本准则吗,而且……”他让苏茶依转向自己,盯着她的眼睛道,“我是心甘情愿,甘之如饴为你做这些的。”
  啊啊啊~独宠行为加甜腻情话,这双杀一下暴击了苏茶依她那颗小心脏,害羞什么的,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可次数久了也会免疫的,就像现在她早已把矜持和羞涩抛之脑后,而是大大方方激动地在对方脸上出其不意地啄了一口。
  “这是讨好女朋友的福利?”萧文渊摸了摸有些许湿润的脸,笑问。
  “算是吧~(´▽`)ノ♪”苏茶依眯着眼,朝手提袋努了努嘴又道,“不止这些哦,打开看看,送你的礼物。”
  萧文渊面带疑惑地打开,当看到领带时小小的差异了下,“这……怎么想起送领带给我。”
  “๑乛v乛๑嘿嘿~你也可以理解为这是男朋友的专属权。”苏茶依耸了耸肩,道,“我可从来没送过人领带哦,嘛~总之,投之以木桃,报之以琼瑶,来而不往非礼也。”
  萧文渊可没心思听她拽那些文邹邹的词,而是以实际行动再次证明了什么叫有来有往。
  轻如鸿毛的吻,如蜻蜓点水而过,但它在湖心荡起的一圈圈涟漪久久不能平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