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心病还需你来医 > 第三十四章 还差一个你

第三十四章 还差一个你


  白玥是故意去找茬的。在会议上萧文渊就心不在焉,最后接了个电话匆匆离开了。医院里除了疾病细菌,也是谣言八卦滋生传播的温床,所以,刚散会出来她就听到流言蜚语说,萧文渊抱着一个女孩子进了私人办公室。其生动形象绘声绘色的描述,还有各种夸张都让白玥身临其境,也更加重了她的憎恨和厌恶。
  当即,她找人打电话把萧文渊支开,就是为了探查能让萧文渊看上的女人是何方妖孽,但今日一见觉得相貌凡凡,气质庸俗,也觉得不过如此而已。可是萧文渊的态度实在是让她琢磨不透。
  难道说,他是故意想让自己生气吃醋才找的那女人,还是说他抗拒父母的指婚。白玥胡乱猜测着,却不想后背被人猛地一撞,她前倾了下差点栽倒,正想开口责骂,对方却先开口道歉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慕玲玲连连诚恳认错,她自己被匆匆过往的人无故推搡了下,害的她也差点撞倒别人。
  “哦~是你啊~”白玥立刻收敛了满脸怒容,换上一副平易近人随和的语气,大方地笑了笑道,“不妨事,不妨事,走廊这么窄,碰撞下也难免的嘛。”
  慕玲玲一愣,心里的担忧稍稍放下了一点,回以感激地一笑正打算走开,却被白玥一把拉住了手腕。
  “我叫白玥,是妇产科主任医师,其实我见过你几次,觉得你挺勤快认真负责的,要不要考虑下到我身边来学习做事。”白玥还是落落大方地笑,心里却一阵鄙弃,都到医院工作五年了还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护士。
  对于她抛出的橄榄枝,一般来说很难有人不心动,但慕玲玲只犹豫了一下,便笑了笑摆手拒绝了,“谢谢白医生的赞赏提拔,不过我觉得现在挺好的,而且我人笨脑子不好使,还是不给您添麻烦了。”
  白玥没想到被人这么爽快地拒绝了,她愣了下,刚要说什么却见对方已经急匆匆地拐进了一间病房,她抬头看了看病房号,不由得冷笑了一声,那里特殊病房又笑又乱,住的都是臭烘烘没人照料的孤寡老人,心道,真是放着罗马大路你不走,偏要走崎岖小道,不识好歹的臭丫头。
  不过不着急,她有的是时间和精力慢慢让其顺从并驯服,白玥暗暗握了握拳头,心里补充了句萧文渊也一样……
  苏茶依一直想像现在这样,光明正大,春风得意的挽着萧文渊的胳膊招摇过市,惹得一些小女生犯花痴,星星眼,各种羡慕嫉妒恨的眼神往自己身上招呼,虚荣心获得极大的满足。
  “茶茶,你傻笑什么?”萧文渊不解道。
  “笑你啊。”苏茶依脱口而出,然后赶忙摆摆手解释道,“我是笑你太优秀却不自知。”
  “是吗,那我在你心里有多优秀?”萧文渊问。
  “这个嘛……”苏茶依拖长了尾音,笑嘻嘻道,“大概就和叮当猫差不多吧。”
  “叮当猫?那是什么种类的猫?”萧文渊不解地歪了歪头,透着一种孩子气的可爱天然呆。
  噗嗤~苏茶依笑了,这个活了快三十年的老古董男人居然不知道,她眼睛弯弯的指着路过的一个女孩子包包上的挂饰道,“喏~那个机器猫就是叮当猫啦。它可是万能的哦,什么都能从口袋里变出来。”
  这句话不知道触碰到了萧文渊的哪根神经线,他对着那个不起眼的蓝色小挂饰陷入了沉思。苏茶依在他年前晃了晃手,不解道,“怎么了?”
  “没什么。”萧文渊回过神淡淡道,牵起她的手向一家女装店走去,“你不是嚷嚷着想买小裙子吗,带你去看看。”
  “哦~”苏茶依点点头,也不再纠结刚才他瞬间的走神,欢喜地跟了进去。脚刚踏进门口,就有一气质型美女导购员迎了过来。
  “您好,欢迎光临,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您的?”甜腻地让人头晕目眩的声音,还有公式化的职业微笑,堆着厚厚化妆品的脸,只有那转动的眼珠子像一个正常人而不是一个机器模特。
  苏茶依这么评价,没有贬低的意思,只是过于职业化的行为动作看的人不舒服,然而,更让她不舒服的还在后面。
  “麻烦帮我女朋友选几套衣服,最好是裙子。”萧文渊出声道,没有刻意宣扬高调的秀,只是简单的一句陈述为苏茶依贴上了内人的标签。
  对方愣了下,又保持到了原来的浅笑,对苏茶依伸出手,“这位小姐,请跟我来。”
  苏茶依可是注意到了,虽然话是对着自己说的,可她的眼神却跟顽固的草似的扎根长在萧文渊身上,那赤裸裸的眼神,啧啧啧,如果不是碍于她这个正室在场,早就乱放电抛媚眼了。
  萧文渊被自家小醋猫狠狠地剜了一眼,不明所以地望着她,显得有些无辜。他张了张嘴想问,但最终放弃,在一旁试衣间的等候区坐下,耐心地等她挑选衣服。
  “你们感情看起来很好?”导购员一边给她挑衣服,一边随意地和她聊天。
  “不只是看起来,我们的确很好。”苏茶依毫不客气地纠正道,明明是陈述性的一句话非得语气上扬带着怀疑的意思,让她很不爽。
  那女人呵呵笑了笑,不再多说什么,大概挑了三四套后,才领着她去试衣间换衣服。等苏茶依站在萧文渊面前时,他眼神亮了一下,眸子闪过一丝惊艳。
  束腰的墨绿色蕾丝花边长裙如量身定做一般合身,把曼妙的腰肢和凹凸有致的身材展现的淋漓尽致,蕾丝花边与墨绿的碰撞,让其在诱惑与性感之间平添了一丝矜持内敛,极具吸引力又不放荡,恰如其分的一字肩,让白皙细腻的肌肤有犹抱琵笆半遮面的影影绰绰之引诱力,而修长的脖颈和分明的锁骨,更是让人难以侧目。只是有一点美中不足的是……
  萧文渊喉头滚动了一下,眉头微微皱了下,瞥向不远处的珠宝柜台时微微露出满意的笑意,他起身走过去挑了一款祖母绿项链和配套的翡翠绿吊坠。
  “萧文渊……我,我自己来吧。”苏茶依见他跃跃欲试给自己戴上,不禁有些难为情了。
  “乖,别动。”萧文渊口气不重,但有种不容反驳的强势,对她的要求不予理会,自顾自的小心翼翼的拨开她的头发。
  等佩戴好之后,苏茶依完全是另一种风格。高贵典雅,诱惑中又透着一丝冷艳和不可侵犯,兼并了天使与恶魔的两种气质却毫不违和。那负责导购的女人也很惊诧,没想到会有人能撑得起这诡丽旖旎的风格。
  而后苏茶依又试了几套,就像奇迹暖暖换装攻略一样,每一次都是新的惊喜,萧文渊嘴角的笑意更甚。直到最后苏茶依实在不想试了,他才准备结账。
  “卧槽!不会吧!”苏茶依小声惊呼道,当时她也只顾着自我欣赏了,完全没考虑到这惊为天价的服装售价。现在她是一脸惊恐不安和难以置信,一时手足无措的呆在了原地。
  “哎呀!我忘了,介绍的这都是当季最流行最新款,价格呢……是微微偏高了一点点……”那导购员故作惊讶地捂着朱唇道,嘴角上扬,露出一丝嘲讽和得意的笑,她是故意挑的店里最昂贵的,为的就是杀杀她的威风,告诉她男朋友帅气体贴也没什么了不起,金钱至上才是王道。
  然而预想中的难堪完全不存在,只见萧文渊从容淡定地掏出一张黑卡递给服务员,云淡风轻地结完了帐,并吩咐店员把试过的都包起来,送到指定地址。
  苏茶依愣愣地回过神,扯了扯他的袖子,一脸委屈又愧疚的小表情,她压低声音道,“萧……文渊,我是不是……花光了你全部积蓄。”
  萧文渊见她小心翼翼地,问的很吃力,不禁有些好笑。反手握住她的手,也同样低声细语道,“还是养的起你的,放心。”
  “那……那我以后少吃点,嗯……我……”苏茶依像犯错的小孩儿,绞着手指不安地四处乱瞄。
  噗~萧文渊轻笑出声,哎呀,怎么越看自家小媳妇儿越可爱了呢。
  “你别笑啊。”苏茶依想起账单上那一串的零就倍扎心,虽然花的不是自己的,但也等同于自己的好嘛,而且她花萧文渊的还不能完全做到心安理得。她转了转眼珠子,道,“要不,我给你洗衣做饭做家务,慢慢还你?”
  “嗯,听起来是不错,但是……”萧文渊拖长了音,盯着她眉眼间带着戏谑地笑,“我不缺女佣人啊。”
  “那……我……”
  “我家只差一个女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