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心病还需你来医 > 第三十三章 养你一个绰绰有余

第三十三章 养你一个绰绰有余


  微光正好,柔风不燥。苏茶依被吻的七荤八素,头晕目眩只觉得要缺氧窒息,她攀着萧文渊的肩膀,一只手企图推开他,而萧文渊感觉到她的抗拒挣扎,不明所以地松开她的唇,苏茶依得救似的贴着他喘息道,“萧……文渊~”
  苏茶依很少喊他名字,这其中带着不解和迷惑,有害怕和不安,还有哀求和委屈。
  萧奕被她的紊乱的喘息撩拨的呼吸粗重,眯着危险的眸子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借着斑驳摇曳的微光,见她眼角樱唇全是媚态,雾煞煞的眼瞳微眯,满满的映着自己的身影,心中一阵悸动,低头又吻上她的双唇,霸道温柔,辗转研磨……
  “唔~放……放开~唔唔~”苏茶依快被逼疯了,脑子里绽放开一片五彩缤纷的烟花,整个人都像是醉酒似的晕晕昏昏,一片混沌。
  萧文渊吻得情动不已,但怕太过分吓着她在失控之前松开她的唇,眼神幽暗地盯着她,见她双眼迷离沾满水汽,盈盈亮亮的,双唇微张水润诱人,忍不住捧着她的脸,轻啄了一口。
  苏茶依有片刻地失神,但大脑清醒后脸腾地一下烧地更红了。她眼神乱飘,紧张地手指还拽着萧文渊的衣领,羞涩地嗫嚅道,“你……你不是……要忙吗。”
  萧文渊低低地笑了两声,带着餍足后的心满意足,一扫近日来的不安和烦躁,连同那点孤独和落寞感也似乎有了着落,有了一个可以放心安放的存身之所。
  “宝宝,心口不一哦。你抓着我衣服,难道不是不舍得我走吗。”萧文渊盯着她,压低了声线,带着恶劣的调侃意味,取笑道。
  苏茶依闻言,触电似的麻溜地松了手,一副嫌弃得样子,支支吾吾胡言乱语道,“我……我只是……嗯,看你衣服质量不错。”
  萧文渊看她囧地不行,也决定不再逗弄她了,交代道,“在这儿乖乖地等我,很快处理好。”
  苏茶依嗯嗯地应付两句,“7878(去吧去吧)。”
  “好,别乱跑,等我回来一起吃饭。”萧文渊叮嘱了句,出了办公室,于是他偌大的办公室就只剩苏茶依一个人。她松了口气,捧着滚烫地脸颊直鄙视自己怂,怎么能轻易就败给了恋爱为零的萧文渊呢。可是……一想到他那深情深邃的眼眸,她就完全沦陷了,毫无抵抗力啊。
  “咚咚咚~”一阵清脆的敲门声打破了她的胡思乱想,接着一道明丽清脆的声音响起,“萧主任……”
  “不在。”
  苏茶依终于结束了内心纠结,抬头看着来人道。对方是个身材高挑,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她与萧文渊一样都穿着白大褂,只单单站着就很有涵养,让人赏心悦目。
  “那……请问萧主任什么时候回来……”白玥问,微微皱眉同样打量着苏茶依。
  “大概……”苏茶依看了看时间,估算了下答道,“应该快了,十来分钟吧。你要不在这儿等等?”
  白玥点点头,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矜持优雅。她微微含笑看着坐在办公椅上的苏茶依,“我叫白玥,请问您是萧医生的朋友吗?”
  纳尼?您!?这个敬语雷了苏茶依一下,对方是太礼貌太有教养还是暗指她太老。
  “嗯。”
  “萧医生很喜欢结交医学方面的朋友,您在医学哪方面有建树,我能和您探讨下吗……”
  白玥姿态放的很低,语气谦恭,让人挑不出毛病。尽管如此,一口一个您的,越来越有找茬的意味儿。苏茶依笑容慢慢垮了下来。
  “很抱歉,我对医学毫无研究。”苏茶依无所谓地耸耸肩,实话实说。
  “啊!?我还以为……”白玥微微诧异,“我还第一次听说,萧医生的朋友对医学一窍不通呢。”
  苏茶依脸上笑嘻嘻,心里妈卖批地翻了翻白眼。
  “抱歉抱歉,我没别的意思,就是很惊讶,萧医生什么时候开始和对医学一无所知的人来往了,这太匪夷所思了……”白玥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卧槽,赤裸裸的挑衅是不是。好啊,来战。苏茶依基本上可以把她定位为情敌了。
  “其实很好理解啊。两人相处的话,性格互补最好了,就像荤素搭配,样样俱全才好不是吗。”苏茶依道。
  “……可道不同不相为谋啊,没共同语言怎么一起生活呢。”白玥似乎很认真地在思考这个问题。
  中,英,日,姐姐我懂三国语言好吗,怎么就没共同语言了。他萧文渊还会说火星语不成。苏茶依心里不服道。
  “没有共同话题,可以培养啊。”
  “……嗯,那样的话,应该会很辛苦吧。”白玥似乎很苦恼很不解道,“人们常说门当户对,真不明白明明是两个世界的人,为什么非得强求在一起。再怎么样,也是云泥之别。”
  我擦,这摆明是宣战了啊,居然把萧文渊说成白云,把我比做泥巴,真是岂有此理,欺人太甚!
  “茶茶。”萧文渊突然走进来,他一出声打破了剑拔弩张的气氛。
  “你终于忙完了……”苏茶依心里抱怨,你再不来我非得被你爱慕者的唾沫星给淹死。
  “等急了?饿不饿,想吃什么?前提是生冷油腻的不行。”
  白玥一副见鬼的样子看着二人。那个温柔似水,满是宠溺,一口气说那么多话的男人是文渊吗?萧文渊,她心中高高在上君王,可望不可及的高冷男神,怎么也会对一个女人如此的细心。
  “知道啦,我今天想吃日本怀石料理哎,可以吗?”
  “好。”萧文渊刮了一下她的鼻子,像逗一只小馋猫。
  “哦耶!不过……你可看好自己钱包,小心我吃的你倾家荡产哦。”
  “放心,养你一个绰绰有余。”
  啊啊啊~一不小心又被撩死了,苏茶依心里满是粉红泡泡,只是一不小心眼角的余光瞥到那一身白大褂时,才突然醒悟过来,这居然还有一个人。
  “萧医生……我来给你送文件。”白玥尴尬万分地开口,境地十分难堪。
  “噢,以后没什么大事,直接放办公桌上就可以走了。”萧文渊看向她道,语气淡淡的,却分明有种撵人的感觉。
  “呃……这个,院长交代一定让你仔细过目,还有这个,需要你看完签字。”白玥有些慌乱地递过去文件。
  萧文渊没有接,只淡淡道,“我知道了,放那儿。”
  白玥脸色更加难看,轻轻咬了咬嘴唇,把文件放在了办公桌上,就立刻仓皇而逃,再这么下去,她怕会控制不住哭起来。
  苏茶依看看夺路而逃的人,努了努嘴,“看看,把人家白月光小姑娘气跑了呢。”
  “嗯。这样不好吗,难道这么做你不开心?”
  “……说的我多恶毒似的。”苏茶依不满嘟嘴。
  虽然欺负她不是她的本意,不过谁叫她是自找的呢。萧文渊替她报了仇,苏茶依还是很愉悦的。只不过……感觉萧文渊越来越腹黑了啊。
  “以后恶人还是我来当吧。”萧文渊揉了揉她的脑袋,牵起她的手,心道你只需要被我保护,这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