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心病还需你来医 > 第三十一章 一只“土豆”的恶势力咆哮

第三十一章 一只“土豆”的恶势力咆哮


  此话一出,韩诺当即脸色煞白,额头发了一层细密的冷汗,正待他哆嗦着嘴唇准备追问时,萧文渊的手机响了。
  他扫了二人一眼起身出去,接通了电话。那边传来一个陌生男人低沉沙哑的声音。
  “Employer,您要找的东西初步判断在西欧比利时,是否确认采取新的行动,前去……”
  “不必了,过段时间我会亲自走一趟。”萧文渊顿了顿道,“事成之后剩下的那一部分佣金自会到账。”
  对方满意地笑了两声,切断了电话。萧文渊收起手机,脸色愈发阴郁。
  一个人在追寻真相时有着飞蛾扑火的孤勇和夸父追日的热情,然而一旦靠近真相,仅仅一步之遥时,会愈发恐惧不安,是否真的做好了心理准备接受真相的残酷。萧文渊陷入了极大的痛苦但并不迷茫。
  他一直都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
  等他回了包厢,韩诺已经被韩老爷子的一通电话叫走了,而韩晟也准备去处理手底下一个场子的闹事。萧文渊携同韩晟一起出来,已经有个负责开车的小弟恭敬地在车的一旁等候了。他弯腰颔首为两人拉开了车门,“晟哥,渊哥,请。”
  “不必了,我打算自己回去。”萧文渊道。
  “那好,我先忙了,有事跟哥们儿吱一声。”韩晟也不磨叽,一挥手示意他开车。
  一踩油门,加长版豪车扬长而去,萧文渊望着黑漆漆的夜色若有所思。巨幅的广告牌上是巧笑嫣然地当红女星,昼夜闪烁的液晶屏幕上正宣传着新款手机,他被来来往往的车灯光刺的有些晕眩,在闭了闭眼缓和了一会儿后,他伸手打了辆计程车。
  “去哪?”司机简洁明了有些冷淡地问,显然一整天的忙碌已经磨光了他白天的热情。
  被他这一问,萧文渊突然陷入一种前所未有的茫然失措和巨大的孤独感中,这种感觉只在艾槿死后的那段时间出现过,如今再次出现,熟悉而陌生。
  孤独是可耻的,可憎的,可怖的,不像洪水猛兽瞬间吞噬你,但却像一个恶劣的蜘蛛,一点点地将你包裹后蚕食。
  半夜凌晨两点左右,苏茶依疼醒了,起床上了个卫生间后发现手机的呼吸灯闪烁着,打开后,萧文渊的一条网易云音乐分享消息出现在屏幕上,附带着几条消息。
  “床头保温杯里有热水,醒了喝。”22:06
  “盖好被子,别着凉。”23:10
  “晚安。”01:40
  …………
  最后一条,居然是凌晨两点的,“知道你睡了,但还是想要分享给你。”
  苏茶依点开音乐分享链接,是一首粤语歌,点击播放,随着缓缓流淌的旋律,苏茶依浸泡在了一种不可言状的愉悦里。
  我知道你早已入眠,只剩自己在深夜独自清醒。虽然此刻我的心情你无法体会,感知,即便如此,我也仍想与你共享。毕竟,我想要分享心情的人并不多。一边听歌,苏茶依一边在歌曲下面写了评论。
  萧文渊,深夜不眠的你,在想什么,与我有关吗,大概……有吧。
  第二天一早,苏茶依早早地起床,给萧文渊发了条消息,询问他今日的日程安排。对方表示上午下班后有空,她就开始着手今天的计划。
  给温海凌打了个电话说明请假后,她就开始梳洗打扮,简单地吃了顿早饭后开始翻译一本日本小说,这是郝姐昨晚发她邮箱的任务。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直到钟表指向十二点时,苏茶依才幡然醒悟下午还约了萧文渊逛街呢。
  临出门前又简单地化了个妆,顺手洗了个苹果一路吃着垫垫肚子,打车直奔医院而去。等她到时萧文渊却打来电话说临时开会让她等会,苏茶依扁扁嘴结束了通话,看了看时间,心想领导开会一时半会儿也结束不了,干脆自己随处转转好了。
  市中心第一医院占地面积大,空间宽阔,环境优美,综合了就诊与疗养两点。由于时间充足,苏茶依突然想起顾屿的妈妈也在这里住院,心想着曾经受人照顾,现在过去看望下也理所应当,便折回去买了些水果向另一栋病房走去。
  只不过苏茶依高估了自己的大脑导航能力,作为一个十足的路痴,即便是问路也还是会被绕进去的。就像现在,她茫然地迷失在一条清幽偏僻的鹅卵石小路上,不知所措。
  怎么办?原路返回?可是她在这里七绕八绕了一圈,能回去不能还待定。给萧文渊打电话求救?呜~可是好丢脸啊。苏茶依心里无比纠结道。
  “嘿~是你,巧,真是太巧了,这就是缘分啊。”
  待人走近,苏茶依才看清说话的男人,居然是上次相错亲的那个“土豆。”她微微皱眉,带着几分防备抓紧了挎包,不是她以貌取人,而是这男人从里到外都透着一股猥琐。
  “我不认识你,先生你认错人了吧。”苏茶依淡淡道,装路人甲好了。
  “怎么会。你这么漂亮又有气质,我怎么可能认错呢……我们前段日子还相过亲,你忘了?”土豆男笑眯眯地提醒道,又往前走了一步。
  “不好意思先生,真不认识。”
  苏茶依面无表情道,悄悄地往后挪了一步,却不想穿的细高跟踩在鹅卵石上,没踩稳脚下一滑,脱口而出的是啊地一声惊呼。虽说稳重了身形没摔倒,但也是扭了脚踝,一阵火辣辣地疼。
  “哎呀,脚伤着了没,疼不疼,我看看。”男人说着又得寸进尺地要上前。
  “不用,小事而已。”苏茶依说着往后跳了一小步,想试试能不能走。虽不严重,然而一时半会却是疼得要命。
  “怎么能没事,女孩子家的要爱惜自己,这伤着自己就算你不心疼也会有别人心疼的。”男人逐步靠近,一脸谈好的笑,“反正这里是医院,还是我带你去医务室看看吧。”
  “都说了不用,你没长耳朵还是聋了。”
  苏茶依在他手伸过来时,终于发飙了,气呼呼地吼道。
  “好心没好报,你怎么能骂人呢。”
  苏茶依知道纠缠下去没好事,于是一边给萧文渊打电话,一边一瘸一拐地往回走,虽然不知道去哪,但总比和这个男人呆在这偏僻的地方好。
  “美女,我是真关心你的脚,我没恶意的。好歹我们相过亲是不是,我只是想帮你而已。”
  苏茶依不理会,说的越多错的越多,只是这人一直跟着真特么烦心。
  “我说,装什么清纯高冷啊,你假装我的相亲对象和我相亲不就是为了钱?大家都心知肚明,何必呢。”男人也终于存不住气了,卸下了伪善的面具,粗着嗓子刻薄道。
  “既然你知道我不是你的相亲对象,干嘛还纠缠不休。他妈的,那就是一场的误会,靠,错的离谱。”苏茶依沉不住气,也吼了回去。
  “误会?我怎么觉得你是故意呢。”
  “事实就是误会……随便你怎么想。”
  苏茶依握紧了手机,希望萧文渊赶紧来。虽然光天化日的这男人也不敢有过分的举动,可是这种被人盯上的感觉真的很恐怖啊。
  土豆男见她连看都不看自己一眼,不由得有些火大,猛地上前一步,拽住了苏茶依的手腕,带着几分轻蔑淫笑道,“啧啧,这包臀黑色蕾丝短裙,这大长腿,还有这V领衬衣……”
  男人想一探脖颈以下风光时,被恼羞成怒的苏茶依一下给甩开了手,顺势一推,被推的倒退几步踉跄了一下。
  “bitch,敢推老子,给脸不要脸了还,看我怎么教训你,今天就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土豆男也是气极了红了眼,抡起拳头就冲苏茶依冲了过来,然而就在拳头要落下去时,却突然被冲过来的人接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