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心病还需你来医 > 第三十章 你人傻没文化,实力战五渣

第三十章 你人傻没文化,实力战五渣


  韩诺一进包厢就把目光放在了乔嫣身上,专业而锐利的眼神就想扫描仪一样把她从上到下,从头到脚,由里到外的扫视过一遍后,郑重地丢下两个字,“放人。”
  韩晟被他这难得一见的严肃正经给弄懵了,半天回过神拍了拍他的肩膀,“你该不会是个冒牌货吧。”说着就要上手去扯他的面皮。
  “开什么玩笑,我这独一无二,风华绝代的相貌和气质,放眼世界也绝对不可能出现复制品。小爷生来就是原创,绝不能被超越或模仿。”韩诺拨开了他的手,自认为风流潇洒地甩了甩一头的长发。
  “没错,我现在信了,你就是韩诺。”韩晟认真的点了点头,又道,“这种自恋自大又臭屁欠扁的语气世界上也绝找不出来第二个。”
  “你!……得~小爷我教养好,不跟你这种粗人一般见识。”韩诺掸了一下肩膀,仿佛被他碰过的皮肤都会变得粗野似的。
  萧文渊蔑了两人一眼,看向韩诺淡淡地问了句,“怎么一回事?”
  “这……说来话长,而且……”韩诺有所忌惮地看了看这包厢里的闲杂人等,有些为难道,“私下再解释吧,人多嘴杂,不方便说。现在重要的是,先让韩晟这个傻棒槌放人。”
  卧槽,棒槌,还傻棒槌!韩晟内心一群草泥马呼啸着奔腾而过,当即拉下了脸,心想好歹都姓韩,都是韩老爷子的孙子,更何况他还是一个外孙哪就轮到对他这个直系亲孙子指手画脚,评头论足了。更何况,他还是一群人的大哥,他不要面子了?
  “我说,韩诺,你小子也忒放肆了点儿,是不是不拉出去练练,你不知道哥这肱二头肌也是有脾气的?”韩晟道,一副要干架的模样。
  “你练是跆拳道,属于刚硬型,我学的是柔道,讲究柔韧技巧。以柔克刚,这道理你懂吧,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韩诺不服气地一扬下巴,毫无惧意。
  韩晟还想说什么时被萧文渊一个冷冽透骨的眼神给制止了,这里要说最厉害的还是他,一个眼神便能击退千军万马。
  “把人放了,送乔小姐出去。”萧文渊的眼神越过他们俩,在乔嫣身上停留了几秒后看向了她身边的两个彪形大汉。
  那俩人闻言,眼神与韩晟碰了一下,便得令把人带了出去。包厢里其他闲杂人也被韩晟摆摆手遣退了。一时之间只剩他们三个。
  “说吧,今天你不给个合理的说法,就让你变成饺子馅。”韩晟拿出混黑道的那一套威胁道。
  萧文渊漫不经心地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轻轻摇动着里面殷红如血的液体,以一副毋庸置疑地语气问道,“是韩老爷子的意思吧?他要保全乔嫣。”
  “这个和我家老爷子有什么关系?难道说我爷爷他看上这妞,还想来个忘年恋。”韩晟脱口而出,典型地大脑就是摆设,口无遮拦的。
  韩诺轻蔑地瞪了他一眼,大概是你蠢就别说话了,拉低整体智商的意思。他把目光又转移到萧文渊身上,心事重重道,“的确是老爷子让我过来的,当时他原话是,乔钰儿生死有命,他不插手过问,但这乔嫣,他会尽可能护她周全。所以……我就是个传话筒,和我无关啊。”
  韩诺赶紧撇清干系,省的被萧文渊嫉恨,然而出乎意料地对方心平气和,一副了然于心的淡定镇静,这让他很好奇。
  “文渊,你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比如老爷子这次为何对她出手相助,上次又暗中阻挠你……”韩诺很想弄明白这一切。
  “都是猜想,没有证据。不过老爷子这次的态度倒基本证实了我的想法。”萧文渊道,丝毫没有猜中的轻松,反而眉头皱地更深了。
  韩晟直来直去,不耐烦道,“快说吧文渊,我这都等不及想知道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萧文渊瞥了他一眼,不急不缓道,“据我所知,你家老爷子有一个同父异母的私生子弟弟,叫韩清对吧。”
  “好像是有这么回事,不过因为他是私生子,加之又没什么能耐,也就当个甩手阔少罢了,据说一直被老爷子压的抬不起头,常年抑郁不得志,最后患了肺癌,三十出头就死了。”
  韩诺努力回想着,扒拉着韩氏家族的陈年旧帐。
  “我怎么没听老爷子提起过。”韩晟不满地沉着脸,心想你一个外系祖孙怎么比我还对韩家了如指掌。
  韩诺一副关爱白痴智障儿童的同情眼神瞅了他一眼,“哥,求你别插嘴问了行吗,咱不说话也不会暴露人傻没文化的事实。”
  眼看这俩人又劈哩叭啦碰撞出了激战的小火花,萧文渊额头青筋直跳,烦躁地揉了揉眉心,冷冷地呵了一声,“别吵了!现在说正事儿。”
  “嗯,你说。”两人异口同声道,默契的诡异。
  萧文渊想了想,组织了一下语言,慢慢地讲述了一段尘封往事……
  韩清,不受重视且夹缝求生的韩门私生子,只能混吃等死,混沌度日。他当时可是出了名的纨绔子弟,正日游手好闲,赌博嫖妓,直到他在一次宴会上遇到一个美国女人。韩清对人可谓是一见倾心,疯狂地陷入迷恋和追求中,然而这个女人只是为了生意上的合资利益,才迫不得已与他在一起了。
  这个女人后来有了身孕,当她知道韩清并没有多大价值后准备拿掉孩子时,韩家抛出了橄榄枝,生意上给出了极大的让步,因为这时,风华正茂的韩清已经查出来是肺癌晚期,为了保全他一支香火,韩老爷子做的也算仁至义尽了。
  “照你这么说,按年龄推算的话……你……怀疑乔钰儿是韩清的女儿?”韩诺道,顿了顿又说,“那,乔嫣,可不就是他外孙女!?”
  细思极恐啊!如果真是如此,事情就难办了。可萧文渊默认地朝他望了一眼,已经坐实了他心里的想法。
  “只是有一点我不明白,听老爷子话里传达的意思,他放弃了乔钰儿,而要保全乔嫣,这是为什么?”韩诺不解道。
  “估计是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难以被老爷子接受吧。”韩晟这时突然插嘴了句,然后猛地回想起什么似的道,“我想起来了!”
  “什么?”韩诺不解道。
  韩晟抿了抿嘴角,沉思道,“十几年前的韩家纵火案,怕是和她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