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心病还需你来医 > 第二十九章 坟头草已三尺高

第二十九章 坟头草已三尺高


  夜晚是C市最迷离的时刻,物欲横流的城市本性暴露,纸醉金迷的高级消费会所人潮拥涌,欲望五颜六色,寻不见一丝净土.....
  苏茶依已经睡着了,只不过微微皱起的眉头显示她睡的并不安稳。萧文渊给她盖好了毯子,把室内温度调到最佳温度后又在保温杯里倒了一杯热水,以防她醒来渴了不注意又喝冷饮。做完这一系列的事后,他才蹑手蹑脚地像只轻盈的猫一样,离开了房间。
  出了门以后,他的影子迅速与深沉的夜色融为一体……
  韩晟已经在楼下等候多时了,见他从楼道里出来,不耐烦的按了按鸣笛,示意他快点。等萧文渊一上车,他便喋喋不休地抱怨起来,“我说文渊,你怎么堕落成一个女人的男仆了,还是24小时随传随到的那种,你以前可不这样啊……再说了,据哥们儿掌握的资料来看,这女人除了长相可爱甜美点,性格温和柔顺了点,也没什么特别的啊,放在大街上一抓一大把啊……”
  “你话真多。”
  “……得,我闭嘴。”韩晟做了一个手撕胶带的动作,示意自己已经被封了嘴。
  萧文渊注意到这家伙又换了新车,一向爱车如命,将车作为自己灵魂伴侣的他自然将车装饰地既奢华又舒适。
  “车不错。”萧文渊难得诚恳地给了一次赞美性的评价。
  一提到车韩晟就憋不住了,特骄傲地一扬下巴道,“那是,从老爷子那里好不容易搞来的,哥们儿这眼光,这水平,能看走眼了?”
  萧文渊双腿交叠的坐着,优雅而矜持,他一只手托着下巴,像是在思考什么重大问题,沉默几秒后问道,“你现在手头有几辆?”
  “也不多了,你知道我这人喜新厌旧,换的比较快,所以……”韩晟想了想,心里点算了一下道,“大概……还有六七辆吧。”
  “嗯。明天我去取其中一辆,车钥匙备好。”萧文渊淡淡道,就像预约了明天的外卖一样随性。
  “别介啊,文渊,文渊哥,有话好说么,你这一上来就要我的宝贝车,简直就是剜我心头肉啊。”韩晟一脸的便秘表情,看起来相当痛苦和纠结。
  “明天我可能没时间,九点吧,你给我送到翰墨苑。”萧文渊自顾自的说,又补充了句,“车你自己挑吧,要外型看起来华美的,性能要好。”
  韩晟两眼一翻,差点气得背过气,得了,这是连亲自动手都省了麻烦,直接让他自己动刀割肉了。
  如果韩晟能像他表弟韩诺一样精明细致,稍微一想就明白怎么回事了,萧文渊这么做无非就是因为他很不爽他说苏茶依的坏话,出于报复心理而已。
  车停在“夜夜笙歌”酒吧,韩晟一下车门口的保安就毕恭毕敬地喊了一声晟哥。萧文渊也紧跟着从车上下来,左右环顾了一下,道,“这次没有眼睛盯着吧。”
  “放心吧文渊,我办事,绝对妥妥的。”韩晟拍了拍胸脯,眼神一冷,狠戾道,“方圆百里,就算有只多余的苍蝇眼,也给它戳瞎了。”
  萧文渊嗯了一声,率先进了酒吧。场子里的人基本上都清理干净了,剩下的都是能说得上话信得过的,韩晟一边说着,一边在前面引路,进了一个相对封闭但空间还算足够宽阔的包间后,他关上了门。
  萧文渊一进去就看见了被五花大绑的年轻女孩,面容姣好,但太过浓重的烟熏妆显得过分妖娆,由于眼泪和汗水的冲刷,粉底眼液已经晕染开来,完全失去了美感,反而像个女鬼似的恐怖,而深V的衣领因为拉扯已经扭曲变形,被包裹的饱满浑圆呼之欲出,头发凌乱,她嘴里被人不厚道地塞了一只黑色丝袜,看起来有几分涩情又很狼狈滑稽。
  韩晟上下打量了一下这女孩的身材,啧啧了一声,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心,他打了个响指,吩咐身后的两个彪形大汉给她松绑。
  这女孩得了自由,愤愤地瞪了二人一眼吐出了嘴里的丝袜,她年纪似乎并不大,一开口就暴露了幼稚而娇纵的性格,“告诉你们,赶紧跪下来道歉认错,不然本小姐的人到了,要你们好看!”
  韩晟嗤笑了一声,轻蔑地撇了撇嘴,一个眼神横过去,身边的大汉上前抬手就要给她一巴掌。
  “住手。”萧文渊淡淡地开口,优雅斯文地像只贵族猫,他不紧不慢地摩挲着小手指上的尾戒,这已经成了他日常无聊时下意识的动作。
  女孩寻声看过去,眼神触及到萧文渊深邃的目光,竟不自觉的瑟缩了下,慌忙移开了眼,这样的男人,看起来雍容高贵如猫,但这锐利锋利深沉的眼神却是一种冷血动物才有的——狼。
  “冒昧请乔嫣小姐来,方式虽是不妥,但也别无他法,还请见谅。”萧文渊一扫往日的淡漠,现在的他客气而疏离,绅士风度却又带着君临天下的压迫感。
  “你们把我抓来到底想干嘛?劫财还是劫色?”乔嫣冷哼了一声,她已经被灭了一半的气焰,现在只是在强装镇定。
  “就你这种一招手就能上,跟公交车差不多的货色,哥们儿还看不上呢。还劫色,真逗。”韩晟嘴上毫不留德的讽刺挖苦道,摇头啧啧了一声,“别忘了,刚才,我们可是把你从那几个想白嫖的男人手里救出来的……你要有钱,会去卖?”
  “你……”乔嫣登时面红耳赤,被羞辱地说不出话来。
  萧文渊不冷不热地扫了韩晟一眼,身体微微前倾,双手交叉一副很疑惑不解的样子,问道,“乔小姐,你母亲也是跨国集团的CEO,她都不管你的死活吗。”
  “我妈?她早死了。”乔嫣不屑地嗤笑一声。
  一旁的韩晟啧了一声,道,“就算母女关系不和,你也没必要这么诅咒她吧。虽然呢,她也不是什么好鸟,的确该死。”
  乔嫣凝眉有些不耐烦道,“我说她死了就是死了,那该死的老女人……”接着她无所谓地耸了耸肩接着说道,“好吧,不妨详细点告诉你们,她是意外车祸,去年12月13日晚上抢救无效当场死亡的。我还出席了她的葬礼,这时候……估计坟头草都三尺高了吧。”
  “卧槽!那老巫婆就这么轻易的死了!?她倒好,两腿一登归西了,这我们怎么办?”韩晟憋不住道。
  “我说,你们到底想干嘛?如果是为了勒索钱财,那大可不必了。反正我贱命一条,死在大街上都不会有人收尸的那种。”乔嫣自嘲道。
  萧文渊还想问些什么,却忽然有人来报告,说韩诺来了。
  他来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