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心病还需你来医 > 第二十六章 爱若能参破,终究是寂寞

第二十六章 爱若能参破,终究是寂寞


  晚上睡觉前,苏茶依习惯性地刷了两页动漫,准备熄灯时又看见了桌子上的日记本,不知道为什么,一看见那深沉的古铜色封面,就觉得它像一扇厚重的历史的大门,轻轻一推,就会跌入一个未知的迷乱漩涡……
  苏茶依正要伸向那个沉重诡谲的世界,萧文渊发来了微信,内容只有两个字:睡觉。
  嘁~苏茶依傲娇的哼了一声,抱着手机在床上滚了一圈,故意过了很长时间才回他,“不要。”
  “听话。”
  “就不。”
  “快去!”
  “偏不!”
  苏茶依是故意的,就是想和他唱反调,心想要是事事都顺着他,那以后结婚了还不得被吃的死死的……啊不~我才没想结婚……
  “当真不睡?宝宝。”
  “……”
  苏茶依一秒钟认怂,萧文渊每次这种溺死人语气就准没什么好事,所以,她立马回了个乖巧的蜜桃猫表情,附言:我睡,我睡还不行吗。
  可能是昨晚没睡好再加之姚珖的事让她很疲惫,没过多大一会儿就进入了梦香。虽然萧文渊每天苛刻严厉到近乎不近人情,但也充分保障了她的睡眠。因此一觉睡到自然醒的苏茶依心情十分愉悦。
  上班出门前,她还不忘把那本日记塞到了包里,不知为何,这本日记像是有什么魔力吸引她去看,对它总有种探知的欲望,就连昨晚的梦里似乎都和日记有关。
  苏茶依一进公司就被通知她已经被调离了原岗位,而且贴心到东西都替她打包好挪过去了。罢了罢了,既然以前的事是误会,那就没必要耿耿于怀了,而且看唐媛那霸道的独占欲,温海凌也作不出什么幺蛾子。
  工作完成后,利用休息时间,苏茶依掏出来日记本,刚看两眼温海凌就嚷嚷开了。
  “茶依,你是不是太放肆了点,上班期间公然看小说,太不把我这个上司放在眼里了吧。”温海凌指责道。
  “哦,那你把我调回去好了。”苏茶依抬头瞥了他一眼,继续看日记内容。
  “我……”还真没权力,因为这是更高层下达的命令。温海凌气结,最后只无奈地叹了口气道,“行~惹不起……我走,果然你们姐妹俩都不是善茬,都不好惹唉~”
  苏茶依没理他,只是心里默默地记下了,改天一定如实一字不落地转告给唐媛。视线重新回到日记上,她发现这页上有点点的水渍,细想了一下才意识到那是泪痕。
  “他又喝醉了,像只发狂的没人性的畜牲,用皮带抽打她。我恨!恨他还有她。可我又不忍心眼睁睁看她被打的皮开肉绽,啊,心好疼,像是要裂开一样。我冲上去阻拦,抓他,咬他,用最原始的野兽的方式。如果能撕碎他,那才解恨!然而不能,厨房有菜刀,抽屉里有毒药,工具箱里有绳索。我有一万种杀死他的方式,但我不能……”
  “我要活着,苟延残喘地活下去,等毕业了,等柯鸣带我离开这里。找一个不认识我的城市重新来过,没有人会知道我妈当过情妇,没有人叫我野种,而那个男人,名义上是我继父的畜牲,再也不能用猥琐的眼神看我,用下流肮脏的手抚摸我的身体……”
  “莎士比亚在《雅典的泰门》中说过,金子可以使黑的变成白的,丑的变成美的,错的变成对的,卑贱变成尊贵,老人变成少年,懦夫变成勇士。所以,我傻的可爱的柯鸣,别再枉费心机去控告那个男人了,他有钱有权,我们却一无所有……我不想再看见你挨打了,求求你,别管我了好吗……”
  苏茶依从一开始的逐字逐句的翻阅到最后跳着快速浏览,越看下去越能把琐碎的信息串联起来,而当所有拼图板块都整合好以后,结局却是一个凄惨的故事。
  “在这个陌生的城市上大学,真好!唯一遗憾的是没能和阿鸣一起……他今天送了我一件白色连衣裙,他说纯洁的白色配我……呵呵,对不起啊柯鸣,纯洁二字我配不上。不过他那么喜欢,我就穿给他看好了……可是这衣服勒的让我快要窒息……”
  “柯鸣,你知道我多喜欢你吗。喜欢到我自己都无法形容和描述,无法用语言表达。……今天室友谈到各自男朋友,有人问我你是哪种类型的。我很认真地说是包子,她们都笑了……我也笑了,笑哭了……”
  “大家不明白我为什么天天早上吃包子,嗯……他们不明白一个人长期挨饿是什么感觉。柯鸣,我想你了。想你在高中偷偷摸摸给我抽屉里塞早饭,想你被大家发现嘲笑时,你却义正言辞的说给喜欢的女孩送吃的天经地义……啊,能被你喜欢,真好!”
  苏茶依皱着眉快速的翻阅,直接跳转到了和自己相关的内容。
  “我今天偷偷去见了柯鸣,也看到了那个女孩子,很漂亮,她叫苏茶依。柯鸣不知道我知道了这件事,那我就装作不知道好了……”
  “心好疼,忍不住想哭。为了柯鸣,我不会留下这个意外的孩子,可是,他怎么那么狠心呢……算了,我也不是什么好人,逼他和我领了结婚证……嫁给我梦寐以求的人,我本是如愿以偿,可为什么这么难过,心痛的难以复加……”
  “柯鸣变了,我也变了。唯一不变的是,我依然爱他……”
  苏茶依越翻越快,忽然间她想起了宋柯鸣那天借日记时翻看了最后几张……她迅速翻到了最后一页,都是近期的。
  “我不无辜,但我也没有罪,我只是爱一个人罢了。”
  “我以为逃脱了炼狱,却不知道仍然身在地狱之中,那个男人又来找我了……衣服被剥落的那一刻,我已经死了!”
  “医生说恭喜我当妈妈了,真讽刺啊……柯鸣,我好疼,心疼得像是要爆炸,可以抱抱我吗,就像以前那样……”
  “呵,不肯见我!柯鸣,你真狠心,绝情……纵使我活不痛快,我要下地狱,也会带着你,一起落入万劫不复之地!”
  “柯鸣,想见你最后一面……”
  苏茶依的视线停留在最后一篇的一句话,“果然,俯瞰大地的死亡才是最适合我的方式。”这也是她收到的短信内容,一个人要有多爱,要有多恨,才能如此决绝呢。
  在漫长的时间里,姚珖怀揣着悸动的心跳和满心欢喜的等待长成了一株寂寞的植物,靠吸取宋柯鸣给予的温暖回忆过活,他成了她的空气,食物和水……毫不夸张的说离开宋柯鸣,她就活不下去。
  爱之痛,恨之切。爱能让人温柔似水,也能锋利如刀。苏茶依知道,他们纵使从爱人变成仇人,也会生生世世地纠缠在一起,不死不休。
  苏茶依泪眼朦胧,长叹了一声,爱如能参破,终究是寂寞……
  车站的候车大厅内。宋柯鸣一身浅灰色运动装,带着鸭舌帽,尤为低调,他接过售票员递过来的火车票,眼神深邃地盯着上面的目的地,不自觉的握紧了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