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心病还需你来医 > 第二十四章 意外来访所谓何?

第二十四章 意外来访所谓何?


  在不知道真相之前,苏茶依觉得自己是个遭到背叛的无辜受害者,当她知道姚珖的存在后,她成了那个破坏人感情的施害者。
  虽然她无心为之,虽然她也无辜,但她还是成了插足的第三者。
  宋柯鸣和她分手时,她没有怨恨,但是现在,她憎恨他——他让自己变成了了她曾经最不耻的那种人。
  苏茶依让温海凌代请了一天假,没什么心情工作,干脆窝在家里睡睡觉,录录干音,做做手头里的翻译工作。她查阅词典时无意间瞥见了桌角一隅放置的日记本。
  那是姚珖写的。苏茶依犹豫再三,打开了日记。
  扉页:outlawsoflove(爱的亡命之徒)
  第一页是写于高二上学期。上面写着:分班了,我选了文,他选择了理,我很不舍。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也许他会很开心摆脱我这个累赘吧……今天食堂做的香菇鸡丁面很好吃,明天带他一起去,嗯……他不喜欢吃里面的香菜,那挑给我好了,就这么决定了……柯鸣……晚安。
  日记写的很随性,几乎是想到哪就写到哪,苏茶依继续往下一篇一篇的看,时间上很不稳定,短则间隔两三天,长则达数月之久。
  “为什么要针对我?为什么要排挤我?为什么不肯放过我?就因为我的家庭出身,你们觉得我肮脏不洁,我卑贱不堪。好,随你们怎么说,都见鬼去吧!总有一天,总有一天你们会为自己忏悔……”
  “柯鸣和人打架受伤了,又是因为我!该死,那些混蛋!他受了处分,很可能会被开除。怎么办……我好难过,好害怕,万一哪天他突然退学,离开这个城市……不,绝不允许。柯鸣,我会想办法的,你放心。”
  “安妮宝贝说,喜欢写字的女孩都是寂寞的,像夜空的烟花,像水里的萤火……我喜欢她这句话。可我既没有烟花绚烂,也不似萤火闪烁,它们的寂寞是绝美之后的湮灭,而我……我则是从未盛放便在深夜腐烂的恐惧孤独。好冷……好黑……”
  苏茶依从中捕捉到一些信息,但还不足够串联起来,她正想继续往下看,门铃突然响了。在持续响了三分钟后,她终于懒懒的起身去开了门。
  “你不在医院照顾姚珖,到我家来干什么?”苏茶依一见是宋柯鸣,微微诧异了下,语气有些恶劣。
  “我……听说你今天请假了,是哪里不舒服吗。”宋柯鸣小心翼翼地问,唯恐再让她不高兴。
  “没有,我很好。你不来找我,从我的世界消失会更好。”
  “……我知道了。”宋柯鸣碰了一鼻子灰,脸色有些难堪但并不恼,“对不起……”
  “我不舒服,恕不远送。”苏茶依说完准备关门时,宋柯鸣伸手挡住了。
  “等等,其实……我想看看姚珖的日记,可以吗,我知道她留给了你。”宋柯鸣用认真且诚恳的眼神盯着她,语气带着祈求,“我就看一眼,行吗。”
  苏茶依有些疑惑,心里纳闷究竟为何,但一想到他们毕竟有七年的感情,便也同意了。等她把日记本交给宋柯鸣,他几乎是一副要哭的模样,一目十行刷刷刷地翻阅,几乎是有目的地去看,直到翻到后几张时表情无比凝重,似乎是在隐忍着什么。
  “好了没啊。姚珖可没答应给你……”苏茶依心里有些忐忑不安,总觉得那几页有什么重大隐情。
  “好了,谢谢。”宋柯鸣规规矩矩地双手奉还,然后连招呼都没打就匆匆忙忙的离开了。
  苏茶依满腹疑惑地关上门,有些心烦气躁的去厨房拿了瓶冰牛奶,然而当她刚拧开瓶盖,门铃又响了。
  他怎么又回来了,真烦啊。苏茶依气呼呼的,三步并两步走过去,开了门就冲外面吼道,“有完没完啊你,不借了!再来我告你骚扰……”
  “茶茶。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