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心病还需你来医 > 第二十三章 干了这碗狗粮

第二十三章 干了这碗狗粮


  那一瞬间众人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等待着最后的审判。宋柯鸣从一旁冲了过来,近乎癫狂地抓住一个大夫的衣领,双目赤红道,“怎么样,姚珖她怎么样了!”
  “宋医生,冷静!病人暂时脱离了危险,不过情况并不太好,她需要……”
  “周医师,转到A5重症加护病房。”萧文渊打断他道,然后冷冷瞥了一眼宋柯鸣,“她现在需要静养,收起你那副半死不活的模样,一会还有很多用的着你的地方。”
  萧文渊有条不紊主持全局的君王气势一下震住了全场,焦躁不安的苏茶依莫名有些安心,她望着萧文渊,眼神交汇了一瞬就立即移开了,然而就这一眼,让她绝对的信任和依赖对方。
  住院手续等善后的事,全权交给了宋柯鸣。一是因为姚珖在重症监护室不能探视,而来是竭力想做点什么弥补自己的罪过。
  天已经大亮,一切都安置好后,萧文渊拉着苏茶依离开,准备带她去吃早饭。唐媛和温海凌对视了一眼,很有默契地跟着去了。
  这次依然是萧文渊第一次带她来吃的医院附属餐厅。苏茶依一进去就看见了一抹熟悉的身影,而她还没反应过来,对方已经笑眯眯朝她打招呼了。
  “呦,一茶,早啊。”顾屿咽下嘴里的包子,皱了皱鼻子道,“虽然见到你挺开心的,可老是在医院碰见你可不是什么好事啊。”
  “你还不一样,对了,阿姨身体还好吗?”苏茶依关切地问,毕竟当初阿姨也是真心实意把她当儿媳看待的。
  “还好,活蹦乱跳的,揍死我来决不含糊。”顾屿哈哈一笑,不以为意道,“我都觉得我妈故意是折腾我,来医院疗养什么的都是借口,想找机会使唤我罢了。”
  “不管怎么说,好好照顾阿姨,有时间我会去看她的。”
  顾屿眼神一亮,兴奋道,“真的?那可太好了,我妈老念叨着她儿媳妇怎么最近不来看她了,你去正好,我也清净清净。”
  众人“……”
  萧文渊冷冷地扫了他一眼,把苏茶依默默往自己身边拉了拉,一副要画地圈养宣告主权的模样,淡淡地开口,“茶茶,改天我陪你去。”
  众人,盯——
  顾屿不以为意地笑了笑,看向苏茶依道,“一茶,我先走了。给我妈送吃的去,回见~”
  苏茶依挥挥手目送他离开,这才察觉到萧文渊看自己的眼神,不禁打了个寒颤,但愿是想多了。然而事实证明,这男人是极度小气的,从点的菜上就看得出来,他此刻心情不爽。他心情不好,苏茶自然跟着遭殃,所以,望着那一桌清汤寡水的菜色,心里直叫苦连连。
  温海凌觉得这气氛安静地相当诡异,终于按耐不住地清咳了一声,挑开了话题,“其实吧,我觉得姚珖并不是真的一心求死,你想啊,如果真的不想活了,干嘛不找个更高点的楼层呢……或许她是一时冲动,又后悔害怕了……”
  “什么意思啊你,人家没彻底死翘翘你不高兴咋的,还想鼓励人家重来个高层二重跳?”唐媛瞪了他一眼。
  “媛媛,你怎么能这么想我呢,哦~真叫人受伤~”温海凌故作夸张地捂住心脏,“老铁,扎心了~
  苏茶依忽然想起当时在医院没说完的事,便问道,“汤圆,当时你说还有一件事瞒着我,是什么?”
  “啊?哦……这个事啊,其实吧,当年我说怀孕什么的,都是骗你的,纵使我喜欢过宋柯鸣,但又不是一棵树上吊死的人,干嘛自降身价非他不行。”唐媛搅动着汤匙,不紧不慢道。
  “宋柯鸣说你栽赃他我还不信,可……你为什么这么做呢。”苏茶依想了想又道,“还有……那天晚上我的确看到你们俩……一前一后进了宾馆……”
  “哎呀笨呐,当时我故意给你看见的,而且那天你看见的也不是宋柯鸣,是温海凌。”唐媛徐徐善诱道,“你仔细想想,那天灯光昏暗本来就只能看见个背影,而我又故意喊了声柯鸣等等我,所以造成你的误解了呗。”
  “汤圆儿,你该不会……是为了让我死心,逼我和他分手吧。”
  “对啊,只是我没想到,那时候你们俩已经悄无声息地分了,害我多此一举,又是制造误会又是假装怀孕的。”唐媛撇了撇嘴,“还不是为了救你脱离苦海。”
  “那时候你们已经知道宋柯鸣和姚珖的事了?可……不对啊,如果知道为啥不直接告诉我,非得用这种极端的方式。”苏茶依纳闷。
  “那时我们还不知道姚珖的存在,不过……”唐媛看了一眼温海凌,略带沉重的语气道,“你肯定还记得他那次醉酒乱性,差点……伤害你吧。当时,多亏了宋柯鸣及时赶到才没发生意外,可你知道吗,这一切都是宋柯鸣早就安排好的……他在海凌的酒里下了微量的催情药。”
  “这……这太扯了!简直……疯了……”苏茶依难以置信,哭笑不得,“所以……我们都被他骗了?”
  “是啊,为了尽早把我这个兄弟兼情敌踢出局,所以设了这个局。”温海凌感概道,“当时我和他同时在追你……而你没回应我们任何一方。出了这个事后不久……你就和他在一起了。”
  苏茶依心里一阵酸楚,如果没有那件事,她还不确定会不会和宋柯鸣交往。
  “茶依,如果……如果没有那件事,我觉得吧……你是不是喜欢我多一点……比喜欢宋柯鸣多一点点?”温海凌一脸认真的问,似乎有些不甘心当年输的不明不白。
  苏茶依一阵心慌意乱,不知道如何回答,而一旁的萧文渊则是一言不发,浑身散发着不痛快的煞气,仿佛周围的温度都骤降了几个度。
  唐媛瞥了一眼萧文渊,见那骇人的气势就明白了,她剜了温海凌一眼,揪着他的耳朵道,“说,你是不是还对我家依依旧情难忘啊……宋柯鸣拒绝过我就算了,你还想抛弃我咋的,我不要面子啦?”
  “别别别,松手媛媛,我错了我错了老婆。”温海凌乖乖求饶道。
  苏茶依惊讶道,“你们……你们俩……什么时候勾搭上的?”
  “说的真难听。”唐媛不满地嘟了嘟嘴,“我们是,两~情~相~悦。你说是不是呀~海凌~”
  “是是是,我们感情好着呢。”温海凌连连称是,道,“那啥,如胶似漆,如鱼得水,如丧考……妣”
  唐媛照他头顶招呼了一巴掌,叉着腰瞪着一双杏眼怒视道,“胡说什么呢啊,你再给我说一遍,嗯?”
  “老婆消消气,我错了,我一时口误……口误。”温海凌的求生欲很强,迅速转了转脑筋道,“我其实想说的是,你和我在一起,我是如,愿,以,偿。”
  “这还差不多。”
  苏茶依看了看他俩,又瞥了一眼沉着脸一言不发的萧文渊,突然觉得自己被狠狠虐了一把……
  另一边,医院。宋柯鸣隔着玻璃望着里面安静沉睡的人,心痛,懊悔,自责各种情绪纠结在一起,目光深沉而悠远。
  “小宋啊,你也别太担心~”一个上了年纪快退休的老医生走过来,安抚地拍了拍他的肩道,“她这种情况已经算是最好的了,你也别嫌我说话难听,普通人从六楼跌落几乎都当场暴毙,幸好啊……那里树挡了下,要是直接坠地那还不得……”
  “我知道,今天真的谢谢您了。”宋柯鸣认出来他就是早上那个被自己拽衣领的,顿了顿鞠了一躬道,“早上的事……晚辈失礼了,请王老别介意。”
  “哎,不妨事,做医生的被失控的家属打都是常事……”王老呵呵笑了笑,忽然又脸色凝重道,“不过啊……小宋,孩子没了你也别太难过,毕竟你们还……”
  “孩子?什么孩子?”宋柯鸣猛然出声打断他。
  王老纳闷道,“你不知道?她有两个月的身孕了。”
  宋柯鸣脸色骤变,如遭雷击似的脚一软,踉跄着后退了一步。他和姚珖已经快三个月不见了,那这个孩子是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