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心病还需你来医 > 第二十二章 飞蛾扑火,向死而活

第二十二章 飞蛾扑火,向死而活


  世界上有一种花,叫黑色曼陀罗,吸引人的不仅仅是罕见的花色,还有它的花语——永不停止的复仇和爱,不可预知的死亡和爱,绝望的爱。
  姚珖从六楼坠落,自杀未遂,命悬一线。
  在此之前,苏茶依根本不知道世界上有姚珖这个人。如果不是早上那条短信,如果没有温海凌语气慌张打来的电话,如果没有那条医院高层坠楼的新闻……如果……可是没有如果……
  一切都发生了。
  苏茶依陷入了无限的自责和懊恼之中,如果昨天她接到电话能再多点耐心去细想一下,或许就不会有今天的悲剧。
  现在是凌晨五点,天刚蒙蒙亮,下了一夜的雨到现在还没停,淅淅沥沥的像未流尽的眼泪。医院走廊的声控灯时明时暗,在光与影之间,侧写着人的生死。
  医生还在抢救。
  萧文渊陪在苏茶依身边静静坐着,早已看惯生死的他,对死亡已经近乎麻木,然而看到苏茶依这般难受,他还是有些心疼。
  宋柯鸣如丧家犬似的狼狈不堪,颓丧痛苦,坐立不安地在抢救室门口来回踱步。温海凌和唐媛匆匆赶来,苏茶依站起来想迎上去,然而腿一软差点跪在地上。
  萧文渊扶她站好,安慰似的捏了捏她的手心,“别太担心,这几个医生都是院里最好的。”
  苏茶依有些虚弱地回应了下,转头看见温海凌撸起袖子朝宋柯鸣冲了过去,正要阻拦,却被唐媛拽住了手,她摇了摇头,“茶依,不要管。这是他应得的。”
  “你他妈的有没有人性!王!八!蛋!”温海凌嘶吼着如一头愤怒的豹子,上去就给了宋柯鸣一拳,这一拳打的结结实实,宋柯鸣后退了几步,一张嘴满是血泡。
  他恨不得化身为兽用利爪撕碎了眼前这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温海凌扑了上去,又给了他几拳,直到被萧文渊强行拉开,“这是医院,禁止打架喧哗。”
  温海凌整理了一下衣服,捡起了地上的外套,唐媛走过去拉了拉他的胳膊,“海凌,算了,他已经遭到了最大的惩罚。”
  宋柯鸣更加狼狈憔悴,头发凌乱衣衫不整,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牙齿还被打掉了一颗,满嘴的血,活脱脱的像个地狱恶鬼。萧文渊指了指卫生间,以不容反驳地语气命令道,“先去洗洗,这里有我们看着。”
  宋柯鸣完全没了以前的桀骜不驯和意气风发,他凄惨地笑了笑,失魂落魄地朝卫生间走去。没多久,苏茶依听到一阵悲痛压抑的哭声,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温海凌在长椅上坐下,瞪着一双通红的眼盯着急诊室的门,愤愤地骂了句,“靠,怎么有这么狼心狗肺的男人,还有……这么没心没肺说跳楼就跳楼的蠢女人,她当那是高空蹦极啊。”
  “海凌,别说了。大家都不好受。”唐媛轻轻拍了拍暴躁的温海凌,然后看向一旁的苏茶依道,“依依,事到如今,我们把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你吧。”
  唐媛瞥了萧文渊一眼,似乎有所忌惮,而苏茶依却拉过萧文渊的手道,“媛媛,正式介绍一下,这是我男朋友。”
  “你好。”唐媛冲萧文渊点了点头,又重新把目光定格在苏茶依身上,缓缓开口道,“我们也是最近才知道的,姚珖和宋柯鸣,在大学期间就领了结婚证。”
  宋柯鸣和姚珖,从高一就开始谈恋爱,虽然一文一理,但互相弥补对方的不足,相处得很融洽。高中毕业后,两人因为志愿和成绩差异报考了不同省份的大学,可即使两个人大学不在一起,却一直维持着坚固的异地恋。
  兴许是上了大学后身边形形色色的诱惑太多,也兴许是终于耐不住异地恋的寂寞,大二那年,宋柯鸣认识了苏茶依,并疯狂地陷入了暗恋,与此同时,还有一个高干子弟的女儿抛出了橄榄枝,承诺他帮他完成出国读研。然而就在这时候姚珖却意外怀孕了。
  正年轻气盛,意气风发的宋柯鸣,怎么甘心过早的被姚珖和一个未知的小生命牵绊……
  宋柯鸣慌乱不安极力要求堕胎,让姚珖隐隐发觉不对劲,因此她以打掉孩子作为要挟,领了结婚证。
  “我有点想不明白,姚珖和宋柯鸣从高中就在一起了,这么长时间的交往她就没察觉到宋柯鸣的变化吗,如果说,她发觉了宋柯鸣劈腿,那没理由不和他闹分手,而且……她应该会知道我的存在吧。”苏茶依满腹的疑惑。
  “她当然知道!恋爱中的女人哪个不是合格的FBI人员,只是有些人知道真相却不想承认真相罢了……”唐媛长叹了一口气。
  正常女孩所遭遇男友出轨背叛会愤怒,呵斥,责骂,要么伤心痛苦分手,要么委曲求全原谅,更有极端的会千方百计找到男友的出轨对象对其辱骂抱负。
  然而姚珖是很与众不同,独特自我的女孩,她选择了逃避,选择蒙蔽双眼不闻不问,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发生。只是实在被逼的走投无路了,才会用最可笑最脆弱的方式想要挽留住这份早已腐烂的感情。
  “用结婚证去捆绑对方,真是愚蠢又可怜。”唐媛感叹道,瞥了一眼手术室的门,自言自语,“真傻的女孩啊。”
  从高一到大四,整整七年的感情,哪能那么容易割舍。她把一个女孩最美好的年华给了宋柯鸣,除了爱情,还有转化为亲情的依恋吧。苏茶依心想,虽然不知道他们有怎样的过去,但能让一个脆弱的女孩,倾其所有,奋不顾身,一定足够刻骨铭心。
  生而化为扑火飞蛾,美丽啊~向死而活……
  “对了茶依,这个给你……”唐媛从挎包里掏出一本古铜色封皮日记,递给她道,“这是我今早在家门口收到的。姚珖在上面留了纸条,说是给你的。”
  苏茶依微微诧异,双手接过去时感觉无比的沉重。姚珖把日记留给她,是想说什么……还有昨晚那个电话,究竟是想表达什么……
  宋柯鸣从卫生间出来了,眼睛肿得通红,头发乱糟糟的,邋遢不堪。他没有靠过来,而是孤零零的一个人蹲守在急诊室门旁边,眼神呆滞而毫无焦距不知望向哪里……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唐媛瞥了他一眼,摇头叹息道,接着苦笑了一声,捋了捋耳边的碎发,接着又感叹道,“想想那时我真傻啊,居然为了他这么个渣男和你不欢而散……想必是自尊心和虚荣心作祟吧,毕竟自己有好感的男生却喜欢上了自己的闺蜜,这样的事很伤面子啊。”
  苏茶依心里如释重负了些,当然和唐媛一拍两散她也很难受,现在能冰释前嫌真是欢喜结局了,她握了握唐媛的手,眼睛亮晶晶的,“汤圆儿~”
  “哎~”唐媛应了一声,像以前一样笑了笑,捏了捏有点婴儿肥的脸,“你看,是不是比以前更圆了。”
  “是,更甜了。”苏茶依也捏了捏她的脸,眉眼带着尽释前嫌地笑,“还是我喜欢的小甜点。”
  “行了,你们姐妹俩别光顾着叙旧了,媛媛,还有一件事你没说。”温海凌插嘴道。
  唐媛经他这一提醒才恍然想起来,连忙道,“对对对,依依,有一件我得和你坦白。其实……”
  正要说,急诊室的灯亮了,一群穿白大褂的医生推着病床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