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心病还需你来医 > 第二十一章 今晚我睡哪里

第二十一章 今晚我睡哪里


  大二的那年,学校有GYB创业培训课,苏茶依所学专业被分配和机电专业的一起上课。也就在那两天里,她认识了宋柯鸣。与其说是认识,不如说是知道了有这么一个人存在。
  “呐呐~茶依,我得向你宣布一件事。”好朋友唐媛满眼花痴地盯着她前排的男生。
  “噢。”
  “你怎么这么冷漠,对好姐妹的终身大事不该表示关心下吗”。
  “大小姐,我不是你妈。我不关心你喜欢谁,要嫁给谁,反正不吃我家大米。”苏茶依正专心看动漫字幕,被人打扰有些不耐烦。
  “哎呀~”唐媛拧了她一下,劈手夺过她的手机,强势她把注意力转移到自己的话题上。
  苏茶依颇为无语地愤愤瞪了她一眼,“说吧,给你一分钟时间。”
  “嗯嗯。我跟你说啊,我现在的男神是宋柯鸣,而且,我准备追他。”唐媛小声道。
  “哦,又换人了。这次是什么传奇人物啊,能得唐大小姐青睐。”苏茶依喝了口水,似乎没什么兴趣继续聊了。
  唐媛凑近了一些,压低了声音道,“就他,第三排白衬衫的那个。”
  顺着她手指的方向,苏茶依看了过去,小声嘀咕了句,“他就是宋柯鸣?有什么特别的?”
  她这一声不大,却偏偏引起了他同桌的注意,然后就是情理之中的,他同桌转告了他,宋柯鸣猛一回头,正好撞上她还未来得及收回的视线。
  如果这一眼是丘比特之箭,那丘比特这笨小孩一定是射偏了。完全没有一见钟情,一眼万年的心动感。哦,在旁人眼里确实另一番情景,据唐媛哭诉说,他们是一个眉目传情,一个暗送秋波,眼波交汇的一刹那,是天荒地老。
  天荒地老虽荒诞,但人有时候还是得迷信一下,这样才能在乏味的生活中寻得一丝乐趣。创业课结束后,唐媛当面向宋柯鸣表白,而宋柯鸣却绅士地笑笑,当面表白了苏茶依。
  这特么的叫什么事啊,苏茶依就是躺着也中枪,被人莫名其妙的推到了风口浪尖,因此她恼透了宋柯鸣。
  为爱情和姐妹反目成仇,众叛亲离的戏码,苏茶依以为绝不会发生的,但事实就是,它的确发生了。宋柯鸣锲而不舍地追了苏茶依一年,终于铁树开花,苏茶依缴械投降了。
  在一起后,宋柯鸣才告诉苏茶依,自己其实是医学专业,之所以去旁观参加创业课也是为了接近她。只不过弄巧成拙了而已。
  “我第一次见你,就在想,他妈的这要是我女朋友该多好,没想到会成真。”宋柯鸣和苏茶依这么说。
  只是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宋柯鸣总是不肯说。
  两人相处了约两年,她临近大四毕业,忙着答辩写论文,而宋柯鸣也越来越忙,只是不知在做什么。偶尔碰见过几次,总看见宋柯鸣和同一个女生在一起。她虽有预感,却并没有做任何抢救措施。
  对于苏茶依来说,破镜重圆是不可能的,就算拼合在一起,一旦有风吹草动依然会碎,就像一个有裂缝的鸡蛋,你不是要时时刻刻提防着它被苍蝇叮,也不是赶跑苍蝇,最一劳永逸的方法是,扔掉鸡蛋。
  宋柯鸣就是那个有裂缝的蛋。
  直到有天晚上,宋柯鸣发了消息给她说对不起,苏茶依知道一切都结束了,而他也默认了分手,但是没想到的是……
  有天深夜唐媛哭着跑来找她说她怀孕了,孩子是宋柯鸣的,然而宋柯鸣拒不承认并强迫她堕胎。
  萧文渊听到这里,握紧了拳头,像是在极力克制自己的愤怒,“那之后呢,他怎么说?”
  “宋柯鸣拒不承认他的所作所为,说是被唐媛陷害了。”苏茶依眯了眯眸子,觉得有些好笑,“我就不明白了,宋柯鸣如果喜欢唐媛,为什么还和我在一起……而我和他已经结束了,为什么又非得跑来向我证明他和唐媛是清白的……”
  萧文渊静静地坐着听她说完,沉默良久,最后长叹一声,“你没有错,也没有罪,你只是太笨了而已。好算……都过去了。”
  苏茶依并没有完完全全坦诚相待,在说的这几个人中,她闭口不提温海凌这个人,而据他所知温海凌和宋柯鸣是关系很好朋友,不应该什么都不知道。而且从今天他们见面时的互动来看,温海凌和苏茶依之间还有一段隐情。
  既然她不想说,他就闭口不提。不过……该弄明白的还是得查清楚。萧文渊心想。
  “一个坏男人骗女人一时,好男人则会骗女人一世。你是哪种?”苏茶依歪了歪脑袋,眸子亮晶晶的,带着几分戏谑问他。
  “坐过来点,茶茶。”萧文渊拍了拍身边的位置道。
  苏茶依疑惑地挪了挪屁股,靠近了些,“说吧。”
  “这个问题我以后回答你,不过我现在想知道另一件事。”
  “嗯?”
  “今天晚上我睡哪?”
  苏茶依纳闷的顺着他的目光望去,此时窗外电闪雷鸣,已经是瓢泼大雨,水天一色了。雨滴像一颗颗晶莹剔透的珍珠,前赴后继的为玻璃编织着水晶帘,煞是好看。门窗之外,是模糊冰冷的世界,而门窗之内则是灯火通明,吵吵嚷嚷为去与留争论不休的人间生活,简单而温暖……
  深夜,大雨冲刷着这座城市,也洗涤着那些罪恶不洁的灵魂。但同时,雨绝不许允藏污纳垢,要把一切丑态都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胆小的恶贼,在电闪雷鸣的审判中瑟瑟发抖,阐述自己的恶行;狂妄自大,不可饶恕
  的罪徒在惊雷暴雨中顶风作案,肆无忌惮。更有一些人,软弱无助,自暴自弃,在心灰意冷中毅然决绝地走向人生的终点……
  殷红的血液像大朵大朵盛开的玫瑰,娇艳欲滴,触目惊心。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铺天盖地红色淹没了一切,让人心痛地窒息,而这柔软光滑的花瓣,如人体皮肤带点冰凉的触感,如手指般一寸寸抚摸着人的脸颊,然后一阵飓风吹来,花瓣变成了骨灰,纷纷扬扬,像下了一场黑灰色的雨……一个惊恐无助的小男孩站在那场雨里,被浇的面目全非,泪流不止……
  萧文渊猛然惊醒,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坐了起来,摸了摸口袋,手指微微轻颤着点了支烟,翻身下床。他拉开窗帘冷眼旁观着这个世界,烟火一明一灭,像伏地魔的眼睛不怀好意的窥伺着一切……
  凌晨两点,苏茶依的手机嗡嗡嗡震动了几下又熄灭了。一条信息弹了出来……
  “果然,俯瞰大地的死亡,才是最适合我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