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心病还需你来医 > 第十九章 如果不是你

第十九章 如果不是你


  酒足饭饱后,萧文渊牵着苏茶依的手从餐厅出来,提议道,“下午的工作我已经安排给了其他人,你既然出来了,不如趁机带你好好玩一下午。”
  苏茶依纠结了一会儿,心想既然是翘班,翘一个小时是翘,翘一天也是翘,反正都是扣工资,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同意他的要求。
  只是千算万算,她没想到对方居然真的要带她过一个名副其实的儿童节。
  第一站,游乐场。
  “萧文渊,我看起来很幼稚?”
  苏茶依忍无可忍道,棉花糖,冰淇淋,还有花冠,真把她当低领儿童了。
  “不是看起来,是事实。”萧文渊小心翼翼地给她戴上花环,顺其自然地牵起她的手,“走吧,我的小朋友。”
  “……”苏茶依被这句小朋友弄的没了脾气,看在他那么温柔的份上就不计较了。
  两人玩了旋木,碰碰车,凌霄飞车,以及跳楼机后,苏茶依吐的几近虚脱了,可不想扫萧文渊的兴致只能硬撑着。
  “茶茶,你还好吧。”萧文渊有些自责道。
  “一会就缓过来了,没事儿。”苏茶依摆摆手,她脸色苍白,额头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正思考着下一个玩什么,却瞥见坐落在东南角的“鬼屋。”
  “呐,我们去鬼屋吧,我其实很早就想去了,只是一直没时间。”苏茶依看出了他的愧疚不安和心疼,故作轻松地拽了拽他的衣角道。
  萧文渊愣了下,犹豫道,“你确定想去?”
  苏茶依嗯嗯地点头,血气值已获得大幅度回升,看起来神采奕奕。
  “好吧,一会被吓哭可别怪我。”
  苏茶依不屑的哼了一声,粉拳锤了他一下,却被人捉住了手。在她还在发愣时,萧文渊已经带她进了鬼屋。
  突如其来的黑暗让眼睛很难适应,苏茶依试图调节,才刚刚依稀可见内部的阴森恐怖场景时,就被滚在脚边的血淋淋人头吓了一跳。
  “道具而已。”萧文渊面不改色心不跳,甚至弯下腰查看了一番,做出来结论,“做工太差。”
  苏茶依可没他心大,虽说她喜欢看恐怖片,但毕竟是假的,哪能和萧文渊这个真正天天和动刀子解剖人体的怪物相比。说白了,她就是叶公好龙。
  越深入就越阴森恐怖,冷气和音效以及灯光色调的搭配,让苏茶依仿佛真置身于阿鼻地狱。她握紧了萧文渊的手,手心的潮湿,暴露了她此刻的紧张不安。
  “别怕,我在。”萧文渊安慰道,捏了捏她的手给予回应。
  “没……啊~~~”苏茶依尖叫一声,不远处一个红衣女鬼浑身是血的站在那里,长发掩面,咯咯的冷笑着。
  毛骨悚然的笑声,让苏茶依想起了儿时在老家参加外婆葬礼时,那天晚上的夜猫子的啼叫,似哭非哭,似笑非笑,说不出来的诡异。
  苏茶依僵硬地看着前方拦路女鬼,动弹不得。女鬼却忽然撩开了漆黑长发,露出苍白溃烂的脸和白色的瞳仁,猩红的唇弯了弯,倏忽一下向他们靠近了一步。
  苏茶依又啊了一声连连退了好几步,若不是萧文渊拉着她可能已经摔倒了。
  “鬼,是真的……飘的……”苏茶依吓得脸色苍白,语无伦次道。
  萧文渊按住她颤抖的双肩把她揽在怀里,安慰道,“别怕,宝宝别怕,都是假的,只是信息影像而已。”
  苏茶依由于惊恐未定,根本没注意到他的那句宝宝,只是半信不疑的探出头,瞥了一眼女鬼,又吓得缩了回去。
  “你自己看看,是最新的科技技术,真人是没法做到脚不沾地行走的,而且你没发现这四周隐蔽的小型设备?”萧文渊继续道,伸手指给她看。其实在第一时间,他就发觉出了不对劲,只是没想到这里居然已经可以做到人工智能了。
  “唔~好像是~”苏茶依畏头畏尾的,最后还是瑟缩了下,“要不……回去吧?”
  “听你的。”萧文渊轻轻捏了捏她的脸,“别愁眉苦脸的,要进来的可是你。”
  只是苏茶依没想到,回去的路并不容易,原因是岔路很多,他们并没原路返回,而且途中还遇到了员工假扮的幽灵,若不是萧文渊眼疾手快的一把把人扛在了肩上,苏茶依很可能做出殴打员工的暴击行为。
  等出来后,苏茶依深深地吐了口气,大有劫后余生的畅快感,叹息了句,“终于活过来了,简直吓死人,啊……幸好今天有你。”
  萧文渊笑了笑,揉了揉她的脑袋,满是宠溺的低声道,“不只是今天,以后我都在。”
  苏茶依的感动仅限于他说完话的三秒,因为……
  游乐场之行寥寥草草的结束后,萧文渊又带她去了动物园。在其耐心细心又贴心的讲解下,苏茶依从开心到痛心最后是百爪挠心,生平第一次对《动物世界》有了全新深入透彻的了解,可是……她不是在看自然频道好吗。
  萧文渊正在和苏茶依普孔雀的知识,一个稚嫩的声音插了进来,“哇~大哥哥,你好厉害,什么都懂。”
  兴许是第一次被一个几岁的小女孩儿夸,萧文渊一时不知道怎么答话,只是默不作声地看着她。苏茶依一看这种情况,生怕萧文渊那一本正经的严肃脸把人小孩子吓哭了,赶忙跳出来打圆场。
  “你这么聪明可爱,长大以后比他懂得更多呦。”
  “噢,阿姨,你真可怜。”粉红公主裙的小女孩儿忽闪着长长的睫毛,充满同情的看着苏茶依,“你肯定是既不聪明也不可爱,所以才什么都不会的。”
  我……去!这谁家熊孩子,苏茶依额头青筋直跳,正想辩驳却见那小女孩儿已经扯着萧文渊的衣服,撒娇卖萌恳求道,“呐~大哥哥,我也要听你讲小动物,你讲给我听好不好~”
  呵~明明萧文渊比她还大两岁,但这小丫头片子却叫自己阿姨,叫萧文渊大哥哥,感情异性相吸,同性相斥放在哪里都适用啊。不过不好意思啊小不点儿,谁叫我比你“老,”捷足先登了呢。你口中的“大哥哥”是属于我的。苏茶依心里得意洋洋地想。
  “呐~大哥哥,我们老师说雄孔雀比雌孔雀好看,为什么呀?”小女孩八爪鱼似的扯着萧文渊的衣摆。
  “你问这位大姐姐,她知道。”萧文渊瞥了一眼旁边幸灾乐祸的苏茶依。
  小女孩顿时充满敌视地看向苏茶依,不屑地咧咧嘴,笑嘻嘻道,“阿姨~你真的知道吗”
  是可忍孰不可忍啊,苏茶依无奈地抽了抽嘴角,吐出四个字,“因为求偶。”
  萧文渊等的就是她这一句,满意地弯了弯嘴角,拉过苏茶依的手道,“我家宝宝真聪明,这都知道。”
  等那小不点儿委屈巴巴地跑开了,苏茶依锤了他胸口一下,嗔怒道,“你不怕教坏小孩子。”
  萧文渊捉住她的手,意味深长道,“教不坏的,能教坏的,都是本质就坏的。”
  苏茶依觉得太深奥,撇了撇嘴感叹道,“萧文渊,你这就是传说中的,在学中玩,在玩中学的学神境界吧。”
  萧文渊看她那一脸膜拜的表情忍不住想笑,屈起手指轻轻弹了她额头一下,“你说是就是吧,你开心就好。”
  苏茶依哼了一声不再争辩,两人手牵着手站在一起就觉得已经十分美好。
  傍晚,暮色四合,夕阳的余晖铺满了湖面,如同一匹上好的织锦绸缎被心灵手巧的织女勾出金边,镶嵌上晶莹剔透的珍珠翡翠,裁剪缝合成一件华美的霓裳羽衣。
  苏茶依坐在公园湖边的大石头上,垂着两条光洁的小腿在浅水区乱晃,怡然自得。岸边的垂柳为不少小情侣提供了谈情说爱的最佳浪漫场地,他们坐在树下阴凉的草地上,旁若无人,肆无忌惮地拥抱,打kiss。
  萧文渊买水回来就见她在发呆,顺着她的视线望去,不由地戏谑问道,“宝宝,刚在想什么?”
  “啊?”苏茶依回过神,听出来他的取笑,鼓着眼睛瞪了他一眼。
  萧文渊挨着她在石头上坐下,拧开了瓶盖把矿泉水递给她,“你肠胃不好,要的常温的。”
  “你对身边的女性都这么温柔细心吗。”苏茶依接过去水,对他做的每一个贴心的小细节都有难以自控的心动。
  “我看起来像中央空调?”萧文渊自嘲地笑了笑。
  “不,我是说,假如你的相亲对象不是我,是另一个女孩的话,是不是你也会这么对待她?”苏茶依看着他的眼睛问,虽然她知道这个问题愚蠢也没什么价值。
  萧文渊沉默了一会儿,轻轻叹了口气,“如果不是你,我想就不会继续交往下去了吧。……坦白说,我说你看起来顺眼……是因为……”
  他的话没说完,就被苏茶依的手机铃声打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