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心病还需你来医 > 第十七章 想冲你摇尾巴

第十七章 想冲你摇尾巴


  C市一进入夏季,就热的要死,毒辣辣的大太阳像是要把人烤熟似的,让那些爱美要描眉画眼的姑娘恨得牙痒痒,因为烈日不懂风情,毫不留情地晒黑白皙的皮肤,汗湿弄花精致的妆容。
  中午下班,办公司的人三三两两走了后,苏茶依焉了吧唧的无精打采,软绵绵地趴在办公桌上装死。薛染染走过来邀请她一起吃饭,苏茶依只懒懒地投递了个眼神,意思是说让我自生自灭吧。
  自从地中海说过要把她调走之后,大家对她的态度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就连一向呆呆笨笨的苏染染也开始逐渐疏远她,最明显的就是林美佳,从一开始针锋相对到现在的热情恭维,跟换了个人似的。可只有苏茶依心里清楚,就算再过几日新任总监上位了,她也不会去。
  不过还是找个时间和上司解释下吧,省的到时候弄得大家难堪。苏茶依打定主意后便不再纠结,拿出手机登录游戏。自从她和萧文渊在一起后,玩游戏的时间就少了很多。这大概就是谈恋爱的副作用吧。不过倒也不算太坏。
  “呦~茶宝宝,终于肯上线了啊。”
  “嘿,一茶小朋友,节日快乐呦。”
  “一茶小仙女,节日快乐✧٩(ˊωˋ*)و✧”
  啊嘞?节日?什么节日?苏茶依看着朋友发来的消息,有点懵圈。想了想日期,才猛然发觉今天是六月一号。我擦,儿童节。
  手机突然振动吓了苏茶依一跳,一看来电号码,居然是徐砚的。
  “小依,节日快乐,礼物收到了吗?”
  ”我一个26岁大龄老阿姨,过什么儿童节,哼(ノ=Д=)ノ┻━┻”
  “哈哈,你心理年龄只有六岁啊,当然还是小朋友。”徐砚调侃道。
  “……你是想说我是大龄智障儿童吗。”
  “……这可是你说的。”
  “我……”
  徐砚果然没食言,说好的每个节日都有礼物一点没差,这不,她刚挂断电话,就有小警察来给送礼物了。唯一不同的是这次换了个娃娃脸,估计是徐砚这家伙觉得好欺负吧。
  苏茶依也没必要藏着掖着,大大方方地把送的巧克力分给了陆陆续续回来的同事,被人起哄开涮时,苏茶依想到了萧文渊。这段时间一时加班忙的脚不沾地,而他好像也有自己的事要做,所以仔细想想,大概有三四天没见面了。
  突然没了玩游戏的兴致,和游戏里的几个朋友聊了几句就匆匆下线了。看了看时间,心想这个点萧文渊若是没手术要做,就应该在午休,犹豫再三,她还是打了个电话给他。
  “萧……呃……文渊,你在忙吗?”公平起见,苏茶依也只叫名不带姓了,只是一时还有些不习惯,觉得很矫情。
  “刚结束,怎么了?”萧文渊的声音听起来很疲惫。
  “没事,你吃饭了吗?饿不饿?”
  “正准备去,你呢?”萧文渊一边打电话,一边眼神警告过来交病历本的白玥先别说话。
  “我也没吃,天太热没胃口,而且也不饿,嗯……权当减肥啦。”苏茶依嘿嘿笑了两声。
  “宝宝,你又不听话了,和你说了多少次了要按时吃饭。现在,立刻,马上,去吃饭,别让我生气。”萧文渊嘴上说着生气,但语气却温柔似水带着毫不掩饰的宠溺。
  白玥抱着病历本,望着眼前这个高大英俊的男人充满了哀怨和不可思议。为什么,她从小跟在他身边晃悠,他却始终对她爱搭不理冷冰冰的样子,对自己家人也是客气而疏离。然而,他却能面带春风的和另一个女人通话,甚至亲昵地称对方宝宝。
  真叫人不甘心啊。白玥握紧了拳,长长的指甲陷进了肉里也浑然不觉疼痛。她愤愤地望了一眼身着白大褂的萧文渊,扭头出了办公室。
  反正她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根本不是交什么病历,只不过拿它当接近他的幌子而已。而他自然也明白她的心意,既然大家心知肚明,那干脆撕破了脸自行离开就好了。工作,责任,医德什么的,都他妈的见鬼去吧。
  白玥恨恨地踩着高跟鞋,只顾沉浸在自己内心情感世界的她,完全没看见前面的障碍物,“咚~”的一声,撞在了透明玻璃门上。
  “哎呦~”白玥揉了揉额头,恨恨地踢了一脚门,却不想又踢疼了脚趾,疼得原地打转。
  噗嗤~不远处一个看到全过程的小护士,泯着嘴偷笑,而在白玥一个眼神杀过来时,她立刻止住了笑,低着头灰溜溜地离开了。
  白玥气恼地骂了句小婊砸,正想着改天再碰见她非得好好整她一次不可,然而她脑子里突然闪现出一个人,等等,这个小护士怎么有点像以前经常跟在萧文渊身边的那个……
  萧文渊是故意当着她的面叫苏茶依宝宝的,原因很简单,他不喜欢和白玥相处。所以能用最简单有效的方法,让她短时间内不再来纠缠自己,简直再好不过。但他忽略了他的那番话,对苏茶依造成的影响。
  苏茶依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或者说是中了萧文渊的毒,居然胆大包天到中途翘班去了医院。
  萧文渊也有些意外,等见到大太阳底下热的满头大汗的苏茶依提着两杯冷饮正冲他招手时,那不掺任何杂质的纯粹的笑,让他心里起了微妙的变化,有点甜腻,还有点酸涩,大概是心疼和不舍吧。
  两人在一家环境还算不错的西餐厅坐下,萧文渊点了两份牛排,一份七分熟,一份全熟。牛排上桌后,萧文渊首先拉过给苏茶依点的那份全熟的,动作优雅娴熟地给她切割牛肉。
  苏茶依托着腮怡然自得,百看不厌盯着眼前的男人,越看越欢喜,越看越甜蜜。越看越得意。能捡到萧文渊这样的男人简直比买彩票中了五百万还要幸运。
  如果她现在有一条尾巴的话,一定会冲着萧文渊摇个不停。
  “别看了,吃饭。”萧文渊把盘子推到她面前。
  “我明明就在吃啊,秀色可餐嘛(*'▽'*)♪”苏茶依笑嘻嘻地用叉子扎了一块牛肉举到了萧文渊面前。
  “……胆肥了你,都敢调戏我了。”萧文渊弯了弯嘴角,接受了她的投喂。其实在公共场合,他一般看不惯情侣之间过分亲昵的投喂,但偶尔因为某人尝试一次倒也不是很坏。
  苏茶依眼睛里盛满了笑意,说不出来为什么开心,但见到萧文渊就莫名的心情好。她指了指嘴巴,故意不满哼了声,“礼尚往来,来而不往非礼也……”
  萧文渊切了一块自己牛排,叉给她道,“我怕你吃不惯七分熟的。”
  苏茶依刚要开口,萧文渊的手机震动了起来,他看了一眼屏幕,说了声抱歉先离开下,就出去接电话了。而在此时,一道熟悉的声音出现在餐厅里,让她瞬间变了脸色。
  “苏茶依,好久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