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心病还需你来医 > 第十六章 “护妻狂魔”已上线

第十六章 “护妻狂魔”已上线


  银灰色玛莎拉蒂车停在公司门口,引起了一阵不小的骚动,毕竟现在是上班高峰期人多,更何况还有这么耀眼夺目的银色玛莎拉蒂和官方标配美男的组合,怎么能不夺人眼球。苏茶依下车,小声抱怨了句,红颜祸水。
  萧文渊假装没听见,目送她离开进了公司,过了会才下车走进了办公大楼。
  韩诺,韩氏企业老总韩天晔的亲外孙。由于韩天晔两个儿子却只有一个独女,所以在韩诺的母亲过世后就把这份疼爱转嫁到了韩诺身上,因此老爷子完全不顾女婿的反对,强行让外孙改姓为韩,并有意将其作为财产继承人培养。
  老爷子的格外“照顾”,让韩诺从小就活在了被外公掌控的阴影之下,因此即使他和母亲有着一样的率**漫的性子,却被强行打压扼杀了。让一个具有艺术天赋的人去学他根本就不感兴趣的财经,真是场漫长的凌迟。
  韩诺被老爷子强行召唤回国时,心里是十万分拒绝的,然而小胳膊拗不过大腿,反抗不了不如接受命运的强奸,要么两败俱伤,要么主动迎合。他是聪明且怂的后者。
  办公室,韩诺正对着财务报表愁眉不展。萧文渊刚走进去,他一本册子砸了过去,“滚~不是说了别烦我。”
  萧文渊眼疾手快接住了丢过来的表格文书,淡淡道,“多日不见,脾气见长。”
  “诶,萧文渊?你怎么来了!”韩诺有些意外,忽然想起了早上的事,不由地变了脸色,艰难的吞了口唾沫,“你……你不会专门来……兴师问罪的吧。”
  “不是。”萧文渊打量了一遍室内摆设和环境,赞叹道,“不错啊,这装修风格都是按你喜欢的定制的吧,看来韩老爷子是铁了心要把你困在这儿了。”
  “唉~一提这事我就头疼。”韩诺皱着秀气的眉捏了捏鼻梁,起身拍了拍自己的真皮软椅,“过来坐,文渊。”
  萧文渊也不客气地坐下了,转了一圈后道,“当初追求自由民主解放的是你,为了不切实际的梦想满世界乱窜的也是你……为了帮你瞒天过海,我都得躲着韩老爷子。”
  韩诺噌的一下窜上了办公桌,晃悠着两条大长腿不以为意道,“得了吧,说的我外公逼良为娼似的,虽然他是有点蛮横不讲理,但也不至于对你下黑手吧。”
  “是不至于。但有件事,我想,和他脱不了干系。”萧文渊正了正脸色,“有一股势力在暗中阻止我调查当年乔钰儿的事。”
  “乔钰儿?哦……想起来了,那个中美混血女人,英文名叫什么来着……马蹄莲?”
  “玛丽莲,亏你还是双学位毕业,在国外漂了几年的。”萧文渊道,“英语都还给老师了吧。”
  “哎呀,我这一时口误,这不刚回国对咱国内植物比较亲切吗,再说了……这马蹄莲多好看啊。那蛇蝎心肠的老女人配的上这么好的名吗?”
  “别贫了,说正事。”萧文渊脸色凝重,低声道,“你暗中帮我留意点,看看是不是你外公插手了这件事。”
  韩诺也收起了吊儿郎当的嬉皮笑脸,郑重地点了点头。
  “还有一件事。”萧文渊不自然地捂着嘴轻咳一下,心虚道,“你既接手了这家公司,就好好整顿下公司风气,勾心斗角耍心机的内斗不利于团队精神发展。”
  韩诺被他说的有些懵,不明所以地抓了抓长长的头发,一脸迷惑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苏茶依在这家公司做事,我不希望她再次被同事欺负。”
  “哦~我明白了~”韩诺拖着尾音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笑得暧昧,充满戏谑的语气调侃道,“原来是为了嫂子的事啊~好说好说,兄弟一定罩着,绝不会让咱漂亮可爱的小嫂子再受一丁点儿委屈的。”
  萧文渊被说的哑口无言,只是脸上染了一层不自然的潮红。他别开了脸,准备起身。
  “啧,冷面无情的萧大医生这是害羞了吗……”
  “怎么可能……给我闭嘴。”
  韩诺像是听到什么笑话,笑得前仰后合,眼泪都要出来了,他指着萧文渊不知死活地继续调侃,“没想到你萧文渊也有这一天啊,这是护妻狂魔上线了吗,我还以为你这个28岁的老处男会清心寡欲的过……”
  话没说完,就此戛然而止。韩诺刚才还笑的灿若桃花,现在就苦着一张脸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他用眼神的余光瞥了一眼抵在喉咙上的钢笔,求饶道,“文渊~哥~你就大人不计小人过,宽宏大量地饶了我吧,我就随便说说,你也知道我口无遮拦……”
  “现在不聒噪了?”
  “嗯嗯,我保证以后你让我闭嘴绝不多说一个字,你让我说我绝对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韩诺无比乖巧道,小心翼翼地推开他的手,松了一口气。
  他可是见识过萧文渊的速度,精准,和狠戾的,做一个外科手术医生简直是大材小用,按他的说法,他就适合当一个只在黑夜里活动的隐忍的绝色杀手。杀人无形,手起刀落,血不沾刃。
  “那个,文渊哥~要不我把嫂子调到身边来,也方便……”韩诺狗腿的讨好道。
  “不用。”萧文渊临走前又警告了句,“别让她知道这件事。”
  韩诺连连点头,目送人走后才捡起了丢在桌上的钢笔转了两圈,无声笑了笑继续看报表。
  真是很期待啊,文渊,这么多年了,你终于肯试着去接受别人进入你的世界了。
  中午十点半左右。苏茶依正在与电脑做人机对战,劈哩叭啦的敲击着键盘,忙的不可开交时,直属上司“地中海”来视察了。
  “苏茶依。”
  一上来就被领导点名,苏茶依后颈一凉,以为自己又犯了什么事被人抓了把柄,大气不敢出,噤若寒蝉的盯着自己脚尖。
  “你平时的表现很出色,工作能力强,认真负责,踏实勤恳,大家也都有目共睹。”地中海脸上堆着油腻的笑,他摸了摸快谢顶的头,想要拍苏茶依的肩膀时,眼角余光却触到了办公室门外一道锋利的视线,顿时如遭电击似的嗖的一下缩了回去,手凌空举着,尴尬的无处安放。
  苏茶依也望了过去,空空如也。
  “那个,小苏啊,你要是受了什么不公平待遇或者是委屈,一定要和我说,虽然职位上我是你领导,但私底下,我们可以是朋友嘛。”
  苏茶依一脸惊恐,心想完了,这是准备要开除我的节奏。然而地中海的下一句话,让她从地狱一下升了天堂。
  “刚才人事部经理过来,说上面要把你调到新任总监身边做助理。”
  “啊?不会吧,是不是搞错了。”苏茶依一脸纳闷和怀疑,升职加薪的好事怎么会轮到她,今天不是愚人节啊。
  “怎么会,人家指名道姓是你。”地中海满脸笑意,带点恭维地语气道,“小苏啊,你以后可别忘了大家,有空的话可以经常来走动走动啊。”
  等地中海走了,办公室才恢复了原状,大家叽叽喳喳的围过来,有不舍得她离开的,也有恭维祝贺的,当然也有嫉妒恼恨的,比如林美佳。
  而苏茶依,在最初的升职加薪高兴之余,陷入了长久的纠结和烦闷之中,为什么,新任总监偏偏会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