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心病还需你来医 > 第十五章 专属昵称了解一下

第十五章 专属昵称了解一下


  苏茶依一觉睡到自然醒,舒舒服服的伸了个懒腰,然而这一普通的伸展运动,唤醒了全身上下都在叫嚣疼痛的肌肉,像被大卡车碾压过一遍的酸爽让她轻呼了一声。刚要下床,小腿一弯差点给跪在地上。如果不是知道昨天晚上干嘛去了,还以为自己经历了小说里的事后。
  话说,昨晚她和萧文渊正说着话然后就断片了,那接下来呢。苏茶依有点焦躁不安,更多的是隐隐的激动和振奋,他有没有做点啥,偶尔趁人之危什么的也不是不可以呦……
  正当苏茶依节操碎一地时,微信提示音响了。点开,是萧文渊发来的消息。
  “宝宝,醒了吗。”
  宝,宝?!苏茶依差点惊掉下巴,腾的一下从床上坐起来,然而肌肉的疼痛让她下一秒又老老实实坐了回去。
  萧文渊脑袋被车门夹了,还是昨晚回去洗澡脑子进水了。要不然就是被盗号了,苏茶依心想,总该不会是昨晚真发生了点什么,让他连称呼都改了。
  从连名带姓的直呼名讳到宝宝,鬼知道萧文渊经历了啥?
  “那个,你是本人吗?”
  “是哒。”
  “萧文渊?”
  “嗯呢。”
  “……你病了?”苏茶依委婉的表达,你吃错药了。
  “没有呀(´▽`)ノ♪”
  卧槽,这么萌的语气,还有表情,这什么情况!苏茶依觉得一定是自己的打开方式不对,重启一下就好了,就在她仰天长啸呵呵了两声准备关闭聊天页面时,萧文渊打来了电话。
  苏茶依纠结了半天,深吸了一口气才按了接听,还好,是正常说话模式。
  “洗漱一下,一会我送你去公司。”
  “……好。”苏茶依本能的想拒绝,可是浑身酸疼根本就不想再去挤公交地铁,更何况有男朋友这个移动资源不用也是浪费。
  “对了,早饭想吃什么,我给你带。”
  “一个紫薯杂粮煎饼,一杯绿豆粥,加糖。”苏茶依挑了挑发苦的嘴角,又补充了句。“要很多很多糖。”
  萧文渊哑然失笑说了声好,准备挂电话时苏茶依吞吞吐吐地问了句,“你……怎么突然改称呼了,那个……刚才微信聊天的真是你?”
  “怎么了?”萧文渊不答反问。
  “没……就是一时不习惯,这不像你的风格啊。”苏茶依坦言道,“我还以为你被盗号了呢。”
  “看来,你有时候还挺了解我的。”萧文渊笑笑。
  “什么意思?”
  “刚才的确不是我,是我一个朋友,他叫韩诺,改天介绍给你认识。”
  萧文渊一大早就遭到了韩诺的非法入侵,这人一进门就丢了行李箱,像警犬一样开启地毯式的雷达扫描模式在他房间里里外外搜查了个遍,确定没可疑物品这才罢休。
  “萧文渊,小爷我都离开你这么久了就是为了给你创造良好的约(打)会(炮)机会,你怎么还这么不开窍。”韩诺摇摇头,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的表情。
  “开窍?如果你指的是第一次见面就接吻,第二次就开房,第三次就能去民政局登记结婚,那我宁可稀里糊涂的。”
  “啧啧~口才见长,语言表达能力有所提升,看来这位素未谋面的苏小姐调教的不错呀。”韩诺嘿嘿两声,一副狡黠猥琐的笑。
  “自行离开,别让我请你出去。”萧文渊懒得和他废话,说完进了厨房去准备早饭。
  韩诺等的就是这一刻,等他一离开瞅准机会对他的手机下了黑手。萧文渊的锁屏密码太简单了,他不用想都解得出来,等他如愿以偿地看到微信列表里多出来一位标星的联系人时,就像看到铁树开花枯木逢春一样激动不已。
  萧文渊端了早饭出来,韩诺居然没提蹭饭的事,笑眯眯地如只魇足的狐狸一样夹着尾巴溜出了门。然后他就看见了屏幕亮着的手机,当然也就看见了韩诺留给他的“惊喜。”
  听了萧文渊的解释苏茶依哦了一声,想了想还是问道,“韩诺,是你的女性朋友?”
  “不是。虽然名字和性格都挺女性化的,但性别的确是男人。”萧文渊道。
  办公室,正在看财务报表的韩诺猛地打了个喷嚏,无辜的摸了摸鼻子……
  “那……他知道我?”苏茶依心想,他一上来就叫宝宝,肯定不是乱叫的。
  “嗯,我和他提起过你。”萧文渊突然想起了韩诺给他的留言,于是试探地问了句,“平时……大家都是怎么叫你的?你有小名吗?”
  “啊?嗯……”苏茶依想了想,开始罗列道,“我爸妈和同事之间都是叫依依或茶依,徐砚一般叫小依,顾屿喜欢叫一茶,宋柯鸣……”
  萧文渊眉头微皱,似乎很不喜欢听到这个名字,打断她问,“依茶?为什么颠倒过来。”
  “噢~玩游戏时注册的用户名,我比较懒,就把随便名字颠倒了下呗。”苏茶依耸耸肩,解释道,“因为经常和顾屿组队游戏,也就他这么叫而已。”
  “那……宝宝呢?”萧文渊还是把话题又拽回这个问题上。
  “……哈~那啥……这一般是私底下恋人之间的称呼吧,大庭广众之下肯定……”苏茶依微微发烫,用行动证实了要说的难为情。
  “……好我知道了。”
  苏茶依疑惑地啊了一声,正准备问明白什么了却听萧文渊道,“以后,私下我叫你宝宝,有人的话就叫你茶茶。”
  “诶?”苏茶依有些惊奇,“为什么不和大家一样直接……”
  “茶依是很多人的,但茶茶却是唯一的。”萧文渊微微含笑,语气透着愉悦,“毕竟,我的独占欲也很强。这算是……男朋友的特殊待遇吧。”
  茶茶,我唯一的专属女孩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