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心病还需你来医 > 第十四章 壕无人性的运动

第十四章 壕无人性的运动


  霓虹闪烁的夜色是艳丽动人的,空气中流动着暧昧和诱惑的荷尔蒙,撩拨着心浮气躁的人,出轨,或劈腿。
  萧文渊见苏茶依迟迟不肯动,便强行把她拽下来车,正准备带她进去却被人愤愤地甩开了手。
  “你说的减压的好地方就是这儿?”苏茶依语气轻佻欢快,却带着讥讽。脸上的笑更不是不达眼底。
  萧文渊不明白她为何态度突然转变,但还是好声好气道,“我不知道你喜欢不喜欢运动,但健身房的确是减压放松的最佳场所。”
  纳尼!!!?健身房!苏茶依被这空降的三个字镇住了,一瞬间收敛了全身的煞气,变得服帖而温顺起来。
  苏茶依东张西望了一圈,并没见到什么健身房的标识,正想控诉他却被萧文渊拉过手,不由分说地带进了一家高端大气富丽堂皇的养身会所。
  “这里的一楼是健身房,二楼是游泳馆,三楼是推拿按摩,四楼是美容养生。”萧文渊一边领着她去看健身器材,一边给她介绍。
  “哦,既能健身又可以养生。怪不得叫养身会所。”苏茶依环顾一圈这空旷的场地和价值不菲的装修,啧啧两声感叹道,“有钱人的生活,豪华,奢侈。”
  “看看你喜欢哪种健身方式?发泄减压的话,要不打沙袋或拳击?”萧文渊提议道。
  “你不会打算让我穿着拖鞋睡衣和一群光着膀子的男人打……哎?不对啊。”苏茶依终于意识到了哪里不对劲了,怪不得这里空旷,除了他俩和工作人员,这儿特么压根就没别人啊。
  “萧文渊,解释下这什么情况?”
  “如你所见,这一楼我包了。”
  他这语气平淡的就像去菜市场随手捡了颗白菜似的,包场这种事,不是只有小说里才有的吗,发生在现实里,还真壕(真)无(他)人(妈)性(爽)啊……苏茶依目瞪口(狗)呆,错愕不已,嘴张的都能塞进去个鸡蛋。
  萧文渊好笑地看着她丰富生动的表情,伸手托住她下巴给她合上,戏谑道,“口水都流出来了。”
  苏茶依猛地回过神来下意识地伸手擦了擦,意识到被耍了后给了他一拳,“又调戏我,逗我好玩是吧,看我好欺负是吧。”
  那一拳不痛不痒跟撒娇似的,萧文渊抓住她的手摩挲着小指上的尾戒,眉眼带笑,“是好欺负,不过现在,你只能被我一个人欺负。”
  “嘁~”苏茶依不屑地切了一声抽出了手,上下打量了他一会摸了摸下巴故作陈思道,“萧文渊,我觉得你有时候情商挺高的啊,撩人的话一套一套的,恋爱技能都点满了,我有时候都怀疑你是不是装傻充愣,扮猪吃虎了。”
  “你这么说那我可比窦娥还冤,其实,想让对方开心自然会千方百计,绞尽脑汁的去做讨好的事,而且,我刚才也是很认真的,不存在撩你的虚假'性。你现在是我女朋友,我自然有责任和义务保护你不受别人伤害,即使我现在对你仅仅是心存好感,但我会努力去做个合格的恋人。”
  “……”苏茶依诧异地盯着他,不可思议道,“萧文渊,这是认识以来,你说过最多话的一次吧。居然破百了,简直是个奇迹!”
  “……”这下轮到萧文渊无语了。她小脑袋瓜里都想些什么呢
  苏茶依有种挑战成功的兴奋感,能让沉默寡言,惜字如金的萧文渊话唠啰嗦一次简直是恋爱史上的一次伟大突破。她心想,看来以后得调整策略,经常见面才行,毕竟两人一起的话,才能彼此了解和相互影响。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萧文渊揉了一把她的头发,他很喜欢这么做,因为苏茶依的发质柔软光滑,像丝绸一样有些清凉细腻摸上去很舒服。
  “没。”苏茶依呵呵傻笑了两声,把目光转向了那些种类繁多到她根本见都没见过的健身器材上,好奇地指向其中一个,“那是什么,干什么用的?”
  半个小时,萧文渊这本百科全书人工智能,不惜用他富有磁性而低沉性感的嗓音耐心地为苏茶依介绍了一遍,包括器材的性能用途和使用方法。
  苏茶依听完兴致勃勃地逐个去试了试,在萧文渊的帮助和指导下,倒也还算顺利。然而,这不过是假象罢了,二十分钟后,她已经气喘吁吁累成了狗。
  “不做了不做了,太……累了。”苏茶依摆摆手,坐在器材上不肯起来。
  “你这体力也太差了,这么短时间根本没什么效果。”萧文渊客观评价道,想了想又商量地问,“要不试试一些拉伸运动吧,舒展一下肌肉,放松一下。”
  苏茶依见他很热心很期待的样子不忍心拒绝,最主要的是,萧文渊这么包了全场不玩个尽兴太可惜了。于是,她同意了一件让她后悔一个星期的事……
  “疼~啊啊啊~萧文渊~你慢点~疼死了~唔~轻点~”
  苏茶依被慢慢按压下去时,感觉小腿肌肉都扭曲变形了,像是被人拧成了麻花绞痛抽搐着。
  “……只是拉筋而已。你不用喊得这么……惨(销)烈(魂)吧。”萧文渊脸色一阵黑一阵红,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在干嘛呢。
  “真的很疼啊,我感觉你这一下压下去,我的骨头会戳破血管爆裂而死。”
  “要不试试?”萧文渊说着,又往下按压了一点。
  “啊~~~你下手忒狠了吧,真特么疼……不行了,我坚持不住了,不玩了(ノಥ益ಥ)”
  萧文渊无奈地轻叹了口气,把她慢慢拉起来,扶她去附近的座椅上坐下。
  苏茶依哭丧着一张小脸,感觉腿疼到麻木,没了知觉。果然啊,她还是适合做个宅,运动什么完全没天赋啊。
  萧文渊蹲下身,双手放在她小腿上时,明显感到了肌肉紧张的抽搐了下,他慢慢地用指腹揉捏,诱哄道,“放松~完完全全地放松下来~”
  “萧文渊……我可以自己来的……”苏茶依看他蹲在自己面前,表情认真一丝不苟,动作轻柔而有耐心,有一丝诧异和心动,不自觉的微微红了脸。
  “老实点别乱动。一会就好。”萧文渊轻拍了她一下警告,却并没真下力气。
  苏茶依撇了撇嘴,心里却开心的不行。萧文渊不愧是医生,连按摩都能顺着骨骼筋络揉捏,而且力道掌控的也很到位。她舒服得眯起眼打了个哈欠。
  萧文渊注意到了,看了看时间也差不多,便起身要送她回家。运动会使人疲惫,加速人的困意,苏茶依也真的是累了,虽然还恋恋不忘楼上的美容养生服务,但实在撑不起眼皮子了。
  副驾驶座上,苏茶依一直打哈欠,萧文渊看的不忍心,便把座位调低让她躺的更舒服些,“睡吧,到家后叫你。”
  “好。”苏茶依思维困顿,呈现出完全没防备的放松状态,她眯着眼,迷迷糊糊地想起了店经理送他们出门时脸上溢出来的笑,也不由傻笑了下。
  “萧文渊~”苏茶依慵懒的像只醉酒的猫,收敛了平时的利爪,把全身最柔软的肚皮露出来给人抚摸顺毛。她半眯着眸子,迷迷糊糊,断断续续道,“你是土豪,是我的……金主……我可……不可以……抱大腿啊。抱……”
  轻微的鼾声证明她话没说完就已经沉沉的睡着了。萧文渊瞥了她一眼,见她衣服凌乱,衣领扯开了一片,香肩半露,毫无防备的样子,不由得弯了弯嘴角。
  他把空调温度调到适宜睡眠的温度,低头弯腰轻轻浅浅地在她额头落下一吻,低声呢喃的情话被温柔夜色晕染开来,慢慢散尽……
  “笨~抱大腿干嘛,不如抱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