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心病还需你来医 > 第十三章 可爱,可以去爱

第十三章 可爱,可以去爱


  苏茶依如同接皇帝圣驾一样诚惶诚恐地小跑下楼,果真看到萧文渊的车停在楼下,说不出是惊还是喜。
  微信聊天各种撒娇卖萌,但是一见面就怂,规规矩矩的像个懵懂无知纯良小学生。苏茶依心里鄙视了自己一番,扯出一个大方得体的笑。
  “上车,带你去个地方。”
  “啊?这么晚了……”苏茶依纠结了下,倒不是担心萧文渊图谋不轨,而是担心自己心怀不轨。
  “不会占用你太多时间,保证十一点前把你送回来。”萧文渊善解人意道,以为自己耽误她休息了。
  “……”苏茶依觉得和他这种正人君子聊天,时时刻刻都体现着自己内心的龌龊,让她充满了罪恶感。
  上了车苏茶依见萧文渊一直盯着自己,才猛然意识到,刚才洗完澡太匆忙,睡衣和拖鞋都没来得及换,头发没吹干,还湿漉漉的披散在两肩。完了,须臾间形象灰飞烟灭,她绝望地看了一眼车窗里的邋遢女鬼,心态崩了。
  大而宽松的白色棉质睡衣,长度刚好埋过膝盖,遮掩了引人遐想的隐私部位,然而上面的图案却令人面红耳赤,在胸的位置居然左右各一颗红艳艳的樱桃,不得不让人想入非非。苏茶依兴许也察觉到了,不自觉的双臂抱胸,挡住了萧文渊的视线。
  萧文渊尴尬地轻咳了一声,“你今晚有点与众不同。”
  苏茶依哦了一声,有种破罐子破摔的架势,索性放开了手臂大大方方道,“如果让你失望了,那我感到很抱歉。”
  “为什么这么说?”萧文渊不解。
  苏茶依愣了一下,被他反问的有些茫然,过了会儿才气馁道,“算了。”
  “如果你觉得是因为这身家居服太过随便的话,那我只能说你是庸人自扰。没有人时时刻刻都带着面具,准备盛装出席,像现在,我就觉得挺可爱的。”
  萧文渊侧过脸看她,海藻一样的大波浪卷发随车窗外的风招摇着,像极了深水里的女巫。苏茶依闻言转过头,明澈的如同夜空一样的眼睛里落满了星辰。
  “萧文渊,你是不是对可爱这个词有什么误解啊?”苏茶依打趣道,心情明显好了许多。
  “是吗,可爱,不就是可以去爱?”萧文渊弯了弯嘴角,一本正经的故意歪解道。
  苏茶依也笑了,勾着头发的小手指一圈圈地打着璇,心里满是欢喜的粉红泡泡。
  世间有很多美好的词汇去形容心怡的女子,无论是漂亮大方,美丽端庄,高贵优雅,贤惠持家,再或者是大家闺秀,小家碧玉。这都是从外在的相貌和内在的品质去评判的,然而可爱,这个很不起眼的词,是从一个人整体出发去看待的,是见到你,就由内到外的欢喜。
  可爱,是我心悦你,不需要理由。
  “苏茶依,我们现在是恋人吧。”萧文渊突然问道。
  “嗯。”苏茶依点点头,不明所以反问道,“怎么了?”
  萧文渊放慢了车速,打了一个方向盘转向另一条路,他飞快地瞥了苏茶依一眼,意味深长道,“既然是恋人,你就不必刻意在我面前伪装,记住,你不是天生的演员,做自己就好。”
  “可哪个女孩不希望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示给男朋友,女为悦己者容,士为知己……”苏茶依撇了撇嘴,不再说了。
  吱~轮胎与地面摩擦发出一声尖锐的嘶鸣声,接着车稳稳地停在了路边,苏茶依正诧异,却突然被人扳过了身子,萧文渊的手按着她的两肩,抬头视线交汇的一刹那,碰撞出一种奇妙的心动火花。
  苏茶依最受不了这种认真又深情地凝望,她主动败下阵来,轻轻别开了头,“萧文渊……”
  “对不起,是我疏忽了你的想法和考虑。我……我只是想让你更自由些,并不想你因为我刻意做什么,或去改变什么……”
  萧文渊突然的道歉让她有些错愕,他这是,在自我检讨吗。苏茶依快速的把他话里的意思咀嚼回味了一遍,想明白后竟有些感动,同时也心疼。
  这个男人,总是一边小心翼翼地试探,一边诚惶诚恐地讨好。待人过分温柔,对自己却又过分残忍。
  “在遇到你之前,我没谈过恋爱,并不知道怎么去爱一个人。我怕我做的不好,辜负了你对爱情的期待,我不想让你觉得爱是一种束缚,苏……”
  “萧文渊,听我说。”苏茶依捧着他的脸,与之对视,表情格外地认真道,“我知道,我们还并不完全了解对方,我也知道,我们还没有真正相爱。可恋人本就是互相为对方考虑,替对方着想的啊。我不觉得这是种约束和负担……这么和你说吧,喜欢一个人,就会对他产生占有欲,臣服心,和归属感。”
  “那你……对我也有这种感觉?”萧文渊问,带着点怀疑和惊喜的语气。
  “废话。”苏茶依小声咕哝了句,扬了扬下巴,嘴上傲娇道,“不过你也别太得意,也就一丢丢呦,看在你对我还算上心的份上。”
  “嗯,我明白了。”
  萧文渊眼里有云开雾散的澄澈,如星光诈现一般动人。虽然苏茶依不知道他是真明白还是假明白,但还是受到感染似的心情愉悦。
  “萧文渊,你真的一次恋爱也没谈过?那我……算是你初恋咯?”
  “是。”
  “为什么?你条件这么好,身边不乏追求者吧。是你眼光太高?要求太挑?还是……”
  “恰恰相反。”萧文渊狡黠地笑了笑。
  苏茶依回味了一遍,气急败坏道,“合着你是没眼光,瞎了眼才看上我了。”
  萧文渊歪了歪头有些孩子气地道,“那也没办法,谁叫你看着顺眼呢。”
  呵~你倒是顺眼了,我这咋听着这话就不顺耳呢。苏茶依恨恨地剜了他一眼,转移了话题,“你打算带我去哪?”
  “一个可以缓解压力,放松身心的好地方。”萧文渊故意卖关子道。
  酒吧?KTV?游戏厅?游泳馆?养生堂?苏茶依愣是把这些娱乐场所想了一遍也没猜出来,打了个哈欠,正准备开口问萧文渊时,却听他道,“到了,下车吧。”
  当苏茶依看见门口不起眼的的站牌广告时,顿时傻眼了。
  “夫妻大保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