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心病还需你来医 > 第十二章 宝宝不开心了

第十二章 宝宝不开心了


  那天回去以后,苏茶依问了许多有关叶眠的事,萧文渊情绪低落,兴致不高,但还是一一回复了。只是当她提到信中的,“我知道你疼我是在看别人的影子”这句话时,那边陷入了良久的沉默。
  等了足足有五分钟,微信界面变成了对方正在输入……然而一瞬间又消失了,过了会儿,萧文渊才回了一句,“抱歉,现在还不能告诉你。”
  苏茶依脸上的笑意坍塌了,本以为刚刚拿到一血,看到了希望的曙光,结果瞬间被人反扑秒杀了。她的主动进攻出击,远不及他固若金汤的防御。
  “没关系,等你想好了再说也不迟。”苏茶依打了又删,删了又打,最后回了这一句。
  丢下手机,苏茶依呈大字摊在床上,身心俱疲。想起了萧文渊若即若离,忽冷忽热的态度,不由反思,是萧文渊的戒备心太强,还是自己不值得信任呢?亦或者是两者都有。
  现在他们之间有一堵无形的墙,彼此心知肚明,却并不挑破。既然保持这样的距离最为舒适,那就维持现状吧,苏茶依心想,万事开头难,慢慢来吧。
  自从苏茶依对萧文渊采取了温水煮青蛙的爱情马拉松长跑后,她反而不着急了。一副顺其自然,安于天命的老僧参禅心态。生活又恢复成了不死不活的模样,磕碜着每一个半死不活的人。
  和大多数普通白领一样,苏茶依勉强过着既饿不死,又撑不了的日子,偶尔的,还能用省吃俭用下来的钱去个漫展或者为了打游戏烧点人民币,倒也乐得自在。
  前提是,上班千万别打游戏,打游戏千万别被领导发现,被发现后认错态度要绝对良好。
  “苏茶依,说吧,这都第几次了,啊?你当公司是你家啊。”头顶一片“地中海”的中年男人把桌子拍的砰砰作响,以此表现领导的气势。
  苏茶依心里冷笑,呵~男人。每次要求我们自愿加班,压榨我们的剩余劳动力时可不是这么说的。“公司是我家,兴盛靠大家。”口号比谁喊得都响。
  “怎么不说话,说你两句还有脾气了,不服是不是?”男人整了整衣衫,不满地怒视着她。
  苏茶依低眉敛首,垂着头一副虚心检讨的模样,躬身弯腰,手交叉放在小腹处,表现的无限谦卑。只是并不答话。说的多错的多,还不如保持沉默,这是她挨训总结出来的心得。
  地中海还想要训斥什么,突然电话响了,他瞥了一眼号码,便清了清嗓子道,“行了,回去吧,下不为例。”说完摆摆手,把她轰了出去。
  苏茶依一迈出办公室,人们就像苍蝇闻到血腥味儿一样迅速围拢上来,这些人要么是唯恐天下不乱,要么是唯恐竞争对手不够悲惨。勾心斗角,明争暗斗,这里面的水可深着呢,两年前她作为一个职场小白,可没少吃亏。
  薛染染假装来冲咖啡,其实一直在暗中观察,见苏茶依一出来,便立刻冲过去,不无担心道,“依依,没事吧。”
  “能有什么事,不就被说两句。最多就是扣我工资呗。”苏茶依笑笑,无所谓地耸了耸肩。
  “依依,不是我说你,平时不忙玩玩就算啦,大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给你打掩护,你今天……怎么在这节骨眼上犯错。”薛染染有些恨铁不成钢,有些责备道,“你这是顶风作案懂吗?你不知道最近公司要大量裁员的事吗?”
  薛染染说完还叹了口气,既有些责怪又充满了担心和同情。这个损友,平时坑是坑了点,但对自己是真心好。
  “哎染染,你说咱公司电脑是不是中病毒了,我就上了个厕所,回来它就是扫雷游戏界面了。你的电脑出什么特殊情况没?”苏茶依见林美佳抱着一打文件过来,充满好奇和探究的语气问薛染染,视线却死死地一直盯着她。
  “没有啊。”薛染染纳闷地搔了搔头,后知后觉道,“你不是自己打开的游戏?”
  “谁会玩那种幼稚无聊的游戏,简直侮辱我的智商。”苏茶依弯了弯嘴角,冷冷地笑了笑,“该给公司报备一下修理电脑了,这次只是无缘无故蹦出个游戏,下次可说不准是什么了?”
  薛染染还是有些怀疑,顺着她的目光看到了神色慌张的林美佳后,主动打招呼,“哎美佳,你电脑出故障没?”
  林美佳讪讪一笑,“我怎么知道,我今天都还没用电脑。”
  说这话时她的表情有些不自然,眼神飘向了一边。正准备抬脚离开时,苏茶依悠悠地叹了口气,“不是系统故障,那就是见鬼了。鬼也不可怕,就怕是心怀鬼胎的人。”
  “依依,这话是什么意思?大家都是同事,谁会做这种下三滥的小事去栽赃陷害你,怕不是你自己玩,不想承认吧。”林美佳突然站住,面红耳赤地质问道。
  “哎美佳,你看你发这么大火干嘛,我就随便说说,千万别生气,不然啊,脸上的皱纹都扭曲成蚯蚓了。”苏茶依一脸笑嘻嘻的,似乎刚才那句话只是玩笑。
  “你……你这什么破比喻。”林美佳想到她说的扭动的蚯蚓就一阵恶寒,不自觉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愤愤地瞪了她一眼,“我哪有什么皱纹。”
  “噗~我就没文化的粗人,想到什么就说了,美佳你也太较真了。”苏茶依好笑地拍了拍她的肩,凑近她压低声音道,“既然这么认真,不如我们调下办公室监控,看看是不是真闹鬼,这鬼长什么样?”
  “无聊,随便你,不过你这也太小题大做了吧,调监控哪那么容易。”林美佳身体不易察觉瑟缩了下,故作镇定表示自己的无所谓。
  “啊~也对,看来啊。是无法一堵那鬼的真面目了。不过……我想如果真有的话,肯定像你一样漂亮大方。”
  “苏茶依,你太过分了,哪有把人比做女鬼的?你咒我死啊。”林美佳恼羞成怒,甩胳膊就要走人。
  “啊呀,抱歉,我只是想夸你漂亮而已。”苏茶依一脸的无辜。
  神经,林美佳恨恨地骂了句,扭头走了。苏茶依见她把恨天高踩地哒哒响,心里一阵好笑,只不过是三言两语,旁敲侧击,就被气成这样,简直不打自招嘛。
  其实像林美佳这样的小聪明,小计谋,根本不足为惧。任她蹦哒,也不敢惹出太大得幺蛾子出来。苏茶依这次不过是给她个警告,免的日后要处理各种突发小事件,太麻烦。
  薛染染刚从两人的谈话中回过味来,苏茶依就拖着她去工作了,把她想问想说的全部用大量的工作任务牢牢悍死,直到最后,她也忘了这事。
  晚上下班回家,苏茶依躺在床上和萧文渊聊天时,说自己被人心机的摆了一道。顺便发了个求安慰的表情。
  萧文渊对着屏幕上的那句,宝宝不开心了,求安慰。陷入了沉思。
  苏茶依本来就是想撒娇打滚卖个萌,顺便被人安慰抱抱顺个毛,才一副受气小媳妇的样委屈巴巴和他说的,没想到石沉大海,对方不说话了。
  不应该啊,没道理啊,不科学啊。苏茶依在床上翻滚了好几圈,又洗了个澡后,才收到了萧文渊的回复。
  “我在你家楼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