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心病还需你来医 > 第十一章 离你更近一步

第十一章 离你更近一步


  苏茶依一觉醒来,看了眼时间就顺手打开微信,她已经习惯和萧文渊的早晚安打卡了。
  “醒了吗?”7:00。
  “我在你家楼下,给你带了早餐。”7:20
  现在是7:40,ohmygod,苏茶依一骨碌爬起来,立刻回复道,“醒了,你呢,走了吗。”
  “没,不急,你先洗漱。”
  苏茶依回了个好就丢下手机,美滋滋地换了衣服,还特意选了件比较活泼点的。等她收拾好下楼,看见身材修长,西装革履的萧文渊正靠着车门等她。
  美男,豪车,风景美如画啊。苏茶依心里赞叹道。
  上了车,萧文渊递给她一个便当盒,“快吃吧,你肠胃刚好,最好别吃凉的。”
  苏茶依心脏猛地震荡了下,艰难道,“萧文渊,这不会是你亲手做的吧?”
  “是,有什么问题吗。”
  “……没。”苏茶依心里卧槽了一番,萧文渊给她送早饭就已经是买彩票中奖级别的惊喜了,可没想到他还会亲手做便当,幸福来的太突然,有些难以置信。
  “……我口味较清淡,所以……可能会不合你口味。”
  “合合合!我很喜欢的……嗯我是说看起来就很好吃,呵呵色香味俱全嘛。”
  苏茶依道,心里偷着笑,笨啊,有你便合我心意,我怎能不识抬举。
  一转眼到了期待已久的周末,苏茶依不用闹钟叫就自己笑醒了。喜滋滋的一番梳洗打扮之后,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准备出门。
  因为昨晚萧文渊特意交代,去的地方比较凝重不适合穿得太过明艳,所以她特意选了偏暗的冷色调。
  略显复古风的,藏青色的大摆绣花吊带长裙,外面加一件白色透气针织衫,配上黑色的高跟鞋,最后,苏茶依用一支红梅挽月发簪把一头大波浪卷发盘了起来,隐约可见发间点缀的含苞待放的红梅。
  萧文渊见她下楼朝自己走过来,不由得呼吸一窒,等人上了车才回过神来。一身藏青色长裙显得庄重大方,挽起的头发又显得高贵典雅,而耳边散落的碎发,恰到好处的弯弯的打着卷,在严肃中显得几分俏皮活泼。
  简单大方,惹人侧目却又不过分张扬。萧文渊心里评价道。
  “我们今天去哪?”苏茶依好奇的问。
  萧文渊今天穿的是一身黑色西装,格外的凝重和压抑,所以让她不由的有些奇怪,如果是约会,用不着这么严肃吧,这气氛也太诡异了。
  “带你去见一个重要的人,去了你就知道了。”
  如果苏茶依知道他所说的凝重的地方是公墓园,而他所谓的重要的人也已经长眠地下,她绝对不会因此而兴奋的期待两天。
  一进去公墓园,就感觉温度骤然降低了许多,不知道是环境原因,还是心里作用,苏茶依后脊背一阵阵发凉,阴风一吹她恨不得发颤。
  最终,萧文渊在一座白色花岗岩墓碑前站住了。他把一束新剪下来的绿萝放在了碑前,显得另类却也朝气蓬勃。
  苏茶依一眼看见墓碑上的照片,心里小小诧异了下,没想到居然是个少年。而再看碑文,惊讶于它是刚立的,也就是说这孩子才去世不久。
  他是谁,和萧文渊什么关系呢,苏茶依不得而知,只是看到那张尚未完全脱离稚气的脸,不由地有些心疼。
  世间还有很多脚未丈量过的地方,有很多还不曾遇见的心动,有许多爱与被爱的人在未来等候,只是,一块碑石,封印了所有。
  生与死之间,有一条难以横渡的河。
  萧文渊从怀里掏出了一张信纸,递给苏茶依,“你想知道的,都在上面。”
  苏茶依接过去,犹豫再三才展开了纸张,仔细看来。
  萧医生:
  大家都叫你萧主任,萧大夫,可我不想,请特许我最后无赖一次,叫你一声哥哥。
  谢谢你让我多活了五年,尽管这五年里我前前后后经历了各种生不如死的治疗,但还是想说,活着真好!
  活着能吃到慕玲玲这笨姑娘亲手做的糕点;活着能听到世界上最美的虫鸣雨声;活着还能看到繁华霓虹和遥远的星空……活着,还有很多很多可以做的事情……
  当我有了求生欲后,就渴望拥有更多,更多,呐~我是不是成了很贪心的坏孩子了。
  哦对了,不久后我就要过18岁生日了,那……现在许愿也不算犯规吧……(。・ω・。)ノ♡
  住院的第一年你送给我心怡的玩具;第二年你送了我一本日记;第三年你送给我一部手机,第四年你送了我画展的门票,不过很可惜没能去。
  第五年,也就是今年,我可不可以申请,送我一块墓地,嗯……地方可以不大,毕竟我人小也足够躺,但希望能够安静,毕竟我还没忘叶眠这个名字。
  你常说生如夏花之灿烂,死如秋叶之静美。我做不到前者,只能追求后者了。所以,请帮我完成人生最后的诗意。
  玲玲姐其实笨手笨脚的,一开始那会儿天天被她当靶子扎,后来她每隔两个月都偷偷更换那盆绿萝盆栽时,终于被我发现了长青的秘密,你们真过分,居然合起伙骗我。(ノ=Д=)ノ┻━┻
  在被亲生父母丢弃后能被养父母捡到真好,即便养父母也曾想过丢弃我,但能遇见你们真好,所以,我还是蛮幸运的吧。啊……你们以后不必傻傻什么事都瞒着我,因为我也心知肚明。
  我知道你一开始救我就像玩了个游戏,我也知道你疼我是看另一个人的影子,即使你给我的都是虚假的爱,我也还是很喜欢你。(♡˙︶˙♡)
  写封信时,我已经知道了主治医师下的最后通碟。人们常说,阎王要你三更死,岂能留你到五更。如果他们知道你的话,一定不会这么说。
  你从死神那里为我夺回了五年生命,你是我的神明,也是我的超级英雄。如果有来生,我也会做个像你一样的医生。
  做了你五年的长青,现在我要变回原来那个叶眠了。
  好了我要睡了,晚安。哥哥……
  ——叶眠绝笔
  苏茶依看完稀里哗啦哭的不能自已。满眼泪花地盯着墓碑上的少年,哽咽道,“萧文渊,我可不可以以后也来祭拜。”
  “我想,叶眠不会介意的。”
  树叶被风吹的沙沙作响,不知是在附和萧文渊的话,还是在窃窃私语,另有想法。苏茶依与他并肩而立,只觉得这一刻离他更近了一步……似乎能明白点他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