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心病还需你来医 > 第八章 旁若无人的秀“恩爱”

第八章 旁若无人的秀“恩爱”


  苏茶依苦哈哈的坐在包厢里,心里一遍又一遍问候那两个奇葩的前任,有谁见过分手了还毫无芥蒂的互送礼物,有谁见过分手了还能旁若无人的“打情骂俏”,有谁见过分手了还大肆张扬“秀恩爱”,她见识到了。
  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现在她的仇恨值已经爆棚,玩命点火,差一点点自爆。苏茶依即使想把自己缩成一团装透明也能感觉到来自四面八方的羡慕嫉妒恨,尤其是林美佳的,平日里就是相看两相厌,现在这梁子估计是结下了。
  苏茶依百无聊赖地玩着手机,几次忍不住想给萧文渊发信息,问问他在做什么,可是一想到对方总是那副,发乎于情止乎于礼的高贵神圣不可侵犯样,她就气馁了。
  萧文渊哪里都好,唯一不好的就是太像个谦谦君子了。认识有一段时日吧,对方比她还要克制矜持,从来不提任何能碰撞出小火花的话,有时候,苏茶依恶趣味的想让他做回斯文败类,流氓一次。
  至于上午还和他谈谈照片的事,在看到萧文渊的微信信息时,早就抛在了九霄云外。
  “下班了吗。”
  苏茶依一喜,难得一见的他主动聊天,立刻回复,“嗯。”
  “我想见你。”
  或许是觉得不够礼貌,苏茶依大脑被突如其来的烟花炸的五彩缤纷时,对方又紧接着发了句,“可以吗。”
  彬彬有礼又带点小心翼翼请求的语气,苏茶依一瞬间被驯服了,这种被尊重呵护的感觉正对她胃口。
  “我在醉色KTV,302包厢。”苏茶依喜滋滋地回复,又不放心地发了个定位。
  “好,等我,十五分钟。”
  萧文渊并没多问她为什么会在那里,和谁在一起。苏茶依一副意料之中的样子,但还是有一点点的沮丧。
  如果说,在乎和吃醋,以及自私,占有欲和控制欲是爱情的一种表现,那萧文渊则是连喜欢的边都还没够着吧。
  医院,急救室的灯明了又灭了。萧文渊一身疲惫的从里面出来,面对扑上来心急如焚的家属他只淡淡地说了句,病人已脱离危险就离开了,剩下的事,则是交给了一起负责手术的医护人员。
  脱下白大褂清洗过后,第一时间是想到给苏茶依发信息,当他刚拿起手机,宋柯鸣却敲了敲门,“萧主任,能不能给我调下值班时间,就今晚。”
  萧文渊默不作声,等着他继续说。
  “我一个朋友今天生日。我想……”
  “朋友?”萧文渊微微挑眉,“是指苏茶依吗。”
  “是,你们认识的。嗯……我代依依谢谢主任上次……”
  宋柯鸣话没说完就被萧文渊有些烦躁的打断了,“值班问题你应该找值班室调,与人协商换班,没其它事就出去吧,我要下班了。”
  宋柯鸣被他态度弄的有些尴尬,只好悻悻的离开。萧文渊等他走后,才继续给苏茶依发信息,只不过将原本的日常的,别熬夜,早点睡,晚安改成了,下班了吗。
  萧文渊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只是觉得闷闷的有些烦躁,特别是宋柯鸣在他面前提到苏茶依的时候,那种他无法插足,一无所知的感觉让人很不舒服。计划性,目的性,自律性很强的他不喜欢无法掌控的局面。
  换了衣服驱车离开医院,或许他该做点什么以至于不这么被动才好。萧文渊想。
  正嗨歌嗨的起劲的薛染染,终于良心发现了一回,挪到她身边小心翼翼地问,“依依,你脸色不太好,不舒服吗?”
  “是,三十分的不舒服。”苏茶依有气无力道,何止是不舒服,是十分十分十分的难受好咩。
  薛染染也露出几分关心,“要不,你先打车回去吧。”
  “依依,你和美佳同一天生日,这是缘分啊,要不合唱一首吧。”
  苏茶依正要感恩戴德,准备买单后离场时,同事A突然不知从哪窜出来了,把苏茶依又推到了风口浪尖。
  推脱一番后还是硬着头皮合唱了一首,只不过,林美佳本来就是女高音,选的这首歌正是她拿手的,所以音调上处处碾压是在所难免的。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剑拔弩张的气势。可总有两个神经粗的误以为她们关系很好。
  后来不知怎地又把话题扯到了苏茶依的两个前男友身上,就在大家叽叽喳喳争论是“小奶狗”秀还是“小狼狗”优的问题时,萧文渊推门而入。
  “苏茶依。”
  “啊?”
  苏茶依像是上课打盹的小学生突然被老师提问一样,噌的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后来反应过来自己过激了,于是带着几分尴尬和懊恼地瞪了萧文渊一眼。
  玩的正嗨的同事也暂停下来,充满探究的眼神在两人身上来回巡视,只想着挖出一点点激情暧昧供大家调侃。
  “呦呵,依依,又来了一位帅哥啊,前两个你说是普通朋友,那这位是不是“特殊”朋友啊~”同事带着C打趣道。
  “肯定是,依依,不给大家介绍下吗?嗯?别藏着掖着啊。”另一个女同事附和道,看向萧文渊时满眼的星星。
  “啧啧啧~依依,眼光可以啊,瞧瞧这颜值甩……”同事陈旭本想说甩林美佳的男朋友几条街的,但瞥见她的眼神,只能话锋一转干咳了声,“呵呵,甩我几十条街啊。”
  “依依,你又背着我偷男人,嘤嘤嘤~求爆料啊,你知道我不八卦会死的啊。快说,你们进展到哪一步了?拉拉手亲亲嘴,还是……”薛染染又开始叽叽喳喳了。
  “话不能乱说,万一人家只是纯洁的男女朋友关系呢,你们没听见吗,这位帅哥进来可是连名带姓的叫的苏茶依。我看就未必……”
  说话的是林美佳,她嘟了嘟红唇,掩饰不住的嫉妒,“再说了,刚才那两位条件也不差,依依肯定要挑挑拣拣的,这男人啊,也如衣服,总得试试尺寸合不合身再……”
  萧文渊脸色一沉,眼神冷冽地扫了她一眼,浓浓的警告意味儿。林美佳被这危险的眼神看的一阵心虚,咽下了要说的话,别过头轻蔑地哼了一声。
  “对不起,来晚了。”萧文渊重新把目光移到了苏茶依身上,难得的解释了句,“临时加了场手术。”
  “没事,我知道你忙。”苏茶依道,说完突然愣了下,拉过他凑近了压低声音问,“手术?!你不是肠胃科的?”
  “不是。忘了告诉你,我是外科手术医生。”萧文渊也低声道。
  “……”苏茶依有点懵,“那你当时把我送去就诊,还给我扎针……”
  “这些都是基本的医学知识,没超出我的所学范围。”
  “……”低调内敛的秀,苏茶依心想。
  两人低声细语的互动,在旁人眼里看起来特别有爱。各种的艳羡和咋舌声,有两个女同事看萧文渊的目光如狼似虎,就差直接扑上去抢人了。苏茶依也注意到了,稍微退后一步和萧文渊拉开点距离。
  然而,她这一举动倒惹萧文渊有些不满,紧跟着上前一步,把手里的花束递给她,“生日快乐。”
  苏茶依微微诧异地接过去,说了声谢谢。
  林美佳不屑地瘪瘪嘴,小声嘀咕了句,“切,就一束破花而已,还以为是什么高富帅。”
  声音不大,却偏偏够被苏茶依听见,怼她就算了,说萧文渊就是不行。她一阵火起,正想开口,却被萧文渊突然拉过去手,低头一看,一个精致的礼品盒放在了手中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