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心病还需你来医 > 第七章 分手以后还是朋友

第七章 分手以后还是朋友


  苏茶依的自理独立性很强,苏爸苏妈正是看准了她这一点才放心的把她丢家里自生自灭。
  然而即使再不依赖某个人过活,她也是会感到孤独的。比如现在,空气中到处弥漫着一股恋爱的酸腐味儿,在一片虐杀单身汪的惊喜尖叫声中,苏筱柒抑郁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莫名其妙的收到一条陌生短信说,你当真了解你的男朋友吗?苏茶依以为是推销产品的垃圾短信给删了。傍晚老板正视察工作时,又来了一条信息,这次直接是图片。
  照片上成熟稳重的男人与一个俊美少年举止亲密动作暧昧,虽然光线很暗,拍摄角度也有问题,但还是能确认是萧文渊。第二张图是一家酒吧的门面,图中匆匆离开的背影不难看出也是萧文渊。
  苏茶依有点腐宅,但并不是真的无可救药,她能理解同性恋情也不排斥,如果是真爱她甚至会支持。可是,萧文渊这算怎么回事?
  利用自己作挡箭牌,掩饰自己的性取向吗?还是说,他是双性恋,只喜欢玩弄别人的感情。这两种,苏茶依觉得都没什么说服力,虽然证据凿凿,铁证如山,可在内心她还是觉得这其中另有隐情。
  苏茶依又仔细看了看照片,第二张店门口的霓虹广告暴露了时间。她想了想,是三天前拍的。
  无论怎样,都应该找个机会认真的谈一谈此事了。
  本以为到了晚上可以早早下班,然而她却忽略了她今天生日。
  好巧不巧的是和公司的一个女同事同一天生日,本来没人提起就算了,可薛染染这个猪队友,大嘴巴地吼了一句,“哎,依依,我记得你也是今天生日吧。”
  她这大嗓门的一句吼,连补救的机会都没有,就算苏茶依不想承认也不行了,因为马上就有人想起了这回事并开始附和。
  有人开始起哄吵着要寿星请客吃饭,有人则是问男朋友都送了什么,还有的则趁机示好,吵吵嚷嚷弄的苏茶依头昏脑胀,也弄的另一个生日的女同事咬牙切齿不已,原因是苏茶依的人气很高,和人相处得很融洽,抢了她的风头。
  “依依,男朋友给你准备了什么surprise啊。”同事小A问。
  “对啊对啊,给我们说说呗,满足下我们燃烧的八卦之魂。”同事C接话道。
  “让我猜猜看哈,香槟宝马大床房,还是鲜花乐队海上游,再或者。灯光蜡烛嘿,嘿,嘿。”薛染染凑了过来,她再一次把猪队友的坑发挥到了极致。
  苏茶依看她那一脸猥琐的奸笑就恨不得一拖鞋把她糊墙缝里,扣都扣不出来的那种。
  “我不是早说过没男朋友吗,可别乱说啊,染染。”苏茶依一脸杀气的笑,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恨不得把染染两个字咬碎了。
  薛染染见她恨不得把自己剥皮拆骨剁吧剁吧喂狗的样子,后背一阵发凉,很怂的不吱声了,而就在这时,一个身着警服的男人携着公文包进来了,顿时鸦雀无声。
  “哪位是苏茶依小姐。”
  “我是。”苏茶依不明所以微皱了下眉头,自己就算不是品德高出天际的四好公民,但也是遵纪守法的社会主义的接班人,不该犯事啊。
  “噢,请你,签收下。”男人把“公文包”递给她,并补充了句,“徐sir送的。”
  “哈?”苏茶依愣了下,难道现在的警察都这么闲了,还兼职送快递了?
  “我们头儿出任务去了,没法陪你过生日。我今晚正巧在附近值班,所以就让我代送了礼物。”男人挠挠头,有些腼腆道,“苏小姐,生日快乐。”
  “谢谢。”苏茶依面带微笑,心里却一万只草泥马在奔腾,徐砚,你个大傻子,这么高调让手下给我送礼物,是想上头条还是想上天。
  “对了,徐sir还说,你每年应有的礼物一样都不会少,咳咳,包括儿童节。此外,他让我把这个交给你。”男人摸了摸口袋,把一枚子弹壳交给了她。
  苏茶依差点两眼一翻,气的背过气,徐砚这家伙,真想一枪毙了他。
  等那小警察走了,安静的办公室一片哗然,吵吵嚷嚷,而她也在众人的怂恿下拆开了所谓的公文包,当看到东西时不禁愣住了。
  “哇~依依,送你一套香奈儿口红哎,警官送的哎。快老实交代,什么情况啊。”薛染染第一个反应过来,满眼的艳羡,把刚才苏茶依的警告完全抛之脑后了。
  苏茶依还没开口,又一个自称送快递进来了,张口就是明朗轻快的,“麻烦请我最漂亮最可爱的一茶小姐姐来签收快递。”
  “你搞什么?”苏茶依满头黑线,压低声音问顾屿。
  “给你庆生啊,多明显的事。”顾屿笑嘻嘻道,还不忘和众人打招呼。
  “好吧,我礼物呢。”苏茶依白了他一眼,伸手道。
  “不就在你面前吗。”顾屿痞痞的笑了笑,眼波销魂,魅惑道,“我回去绑好蝴蝶结,等你拆哦。”
  苏茶依简直要被他那浪荡玩世不恭的性子气炸了,虽然她知道顾屿是玩惯了,喜欢闹。但是这是公司啊,她那些一本正经的同事不知道啊。
  “立刻,马上,现在,滚~”苏茶依几乎是吼道。
  “唉,真叫人伤心呢,可即使你这么凶人家,人家还是最喜欢一茶小姐姐了。”顾屿眨巴眨巴大眼睛,一副小奶狗的楚楚可怜样。
  “说人话。”
  顾屿不满的哼了声,把背后的大蛋糕提出来,笑眯眯道,“呐~虽然你又老了一岁,但是一茶,你永远是我,顾屿的小仙女。”
  在苏茶依把他踢出去之前,顾屿一边逃路一边不忘作死地喊,“一茶,如果你三十还没人要,可以回头看看,我一定会在原地敞开怀抱,等你回来。”
  经过顾屿这么一闹,办公室彻底沸腾了,气氛被炒到了炽热化,就差一个导火索引爆了。苏茶依为了堵住悠悠众口,不停的劝同事吃蛋糕,心里则是想着,赶紧找个机会溜了。
  “生日快乐,依依。”林美佳踩着细高跟走过来,皮笑肉不笑道。
  过什么生日,哼,生气差不多。苏茶依心想,却也含笑回了句,“你也是,生日快乐。”
  林美佳抚摸着最新做的美甲,漫不经心道,“虽然咱们同一天生日,可我就没你那么好命了,我那男朋友榆木疙瘩似的,哪像你……真好啊,两个男朋友都那么浪漫贴心。”
  呵呵,绝逼是来找茬的。苏茶依心里冷笑一声,脸上却是谦和的笑,“美佳,你这天天和人谈生意嘴皮子都练出来了,可这最近是不是工作太累了,你看看你,男性朋友居然说成男朋友,虽然一字之差,可这在商场上,可是大忌啊。”
  林美佳心里咯噔了一下,苏茶依可是顶头上司身边的,这要是吹点耳边风……
  “是啊,最近天天加班,能不累吗。”林美佳赔笑道,“人一累,就很容易出错嘛。”
  苏茶依认同地点点头,心里偷乐,等得就是她这句。
  “既然大家最近都加班,这么累,不如我们……”苏茶依正准备找个台阶下,可惜慢了一步,那句我们早点回家休息吧被人打断了。
  “我们去狂欢吧,不醉不归,好不好啊。”薛染染大声倡议道。
  苏茶依那一瞬间特别想掐死她。
  最终,苏茶依也没逃过吃饭唱K的命运,撩人夜色酝酿地暧昧慢慢发酵,她不知道,一切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