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心病还需你来医 > 第五章 你给的自信

第五章 你给的自信


  苏茶依常常怀疑自己不是亲生,二老的电话打不通,问亲戚邻居也没人知道去哪了,要不是她闯进主卧查看发现行李箱和衣物少了,急得都要报警了。
  打开微信,果不其然,老妈更新了朋友圈日常秀恩爱,是她与老爸在机场拍的,看样子是去旅游没错了。苏茶依在下面留言,我已经报案了,失踪人口。(微笑)。没多久,她收到了回复,“我和前女婿打过招呼了。案件已破。”
  “姜还是老的辣,甘拜下风。”苏茶依恨恨地敲击键盘回复。
  “承让承让。”
  苏茶依无奈的笑笑,正准备放下手机睡觉,萧文渊却发来了消息。
  “明日九点来打点滴,勿忘。”
  这么古板简洁的语言,还真像他的作风。苏茶依心里吐槽一番,回了个好的表情。
  萧文渊看着屏幕上的那只动态的糖果猫,喵出一声好,不自觉的嘴角上扬。
  互相道了晚安,苏茶依放下手机,却怎么也睡不着。萧文渊这个男人就像吉米漫画里说的,他像一株长在迷宫里的种子,而他自己却不在意出口的方向。
  苏茶依学过心理学,但丝毫找不到突破口去了解他内心想法。比如说,微信头像,中年人喜欢用风景植物,或者自拍,年轻人喜欢美女帅哥和香烟跑车。已婚妇女喜欢用宝宝照片或结婚照,文艺青年喜欢用一句话或一本书。无论是非主流,还是普通白领,都有自己的典型特征,而萧文渊,他没有头像,其性格也无法推断考证。
  苏茶依失眠之后,做了个梦,梦见萧文渊变成了一张白纸,而自己是写字的那个人,她写上的东西,都会实现。
  第二天,苏茶依简单的吃过早饭,顶着黑眼圈去了医院。没想到,她刚到地方,有个人就过来打招呼,显然是在等她。
  “依依,感觉胃好点没?你也太不会照顾自己了,都瘦了一圈。”宋柯鸣走过来,伸手想捏她的脸,却被苏茶依警惕地躲过去了。
  “瘦点好啊,你不是不喜欢……”苏茶依突然就此打住,转移话题,“时间差不多了,我要去打吊针了。”
  “嗯好,走吧。”宋柯鸣说着就要拉她一起过去。
  “哎,等等,我自己可以的,你不是在新来的实习生吗,你忙你的吧。”
  “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宋柯鸣温雅的笑笑,听上去完美的无懈可击。
  如果换作以前,苏茶依肯定心动加速,感动的一塌糊涂,而现在,她只觉得反感。
  “我的事,只是我的事,与你无关。”苏茶依忍住心里的不悦,轻飘飘的说了句。
  “……依依,别这么拒绝我好吗。”宋柯鸣叹了口气,秀气的眉宇间透着一丝哀怨,见她默不作声,僵持不下,便退了一步道,“是萧主任让我来给你扎针的,昨天那个实习的小护士扎疼你了吧。”
  “萧主任?你是说……萧文渊?”
  宋柯鸣点点头,扯了一下嘴角,“这下你可以放心了吧。我也是为了工作。”
  苏茶依不再说什么,任由他带自己去扎针,像个傀儡娃娃一样他说什么就照做,虽然表情淡然,但是任谁都看得出来她心情很不爽,极度不爽。
  等宋柯鸣扎好了针,苏茶依开始用另一只手玩手机,俨然是不想和他说话。宋柯鸣自知无趣,便交代了几句离开了。
  苏茶依见他走了,终于像一只浑身长刺的刺猬一样收起了铠甲利器,丢下了手机,放松的倚靠着床,过往的回忆像强行被打捞上岸的鱼,不安的跳动着……
  异地恋两年后的一天晚上,她收到对方消息。
  “依依,对不起。”
  “你终于决定和我分手了。”
  “……是我不够成熟,辜负了你。”
  “我也是,所以不怪罪你。”
  “我是真的用心爱过你。”
  “感激不尽”
  ——2016.4.23,爱恋无疾而终
  这是一场蓄谋已久的分手,苏茶依知道迟早会有这一天,从他开始以忙为借口推脱聊天,拒绝接听电话,甚至她千里迢迢跑去找他换来的却是他慌乱不安的斥责。所以,当他说对不起时,就早已做过了对不起她的事,与其追问哭诉责骂,藕断丝连,不如干脆利落给自己痛快的一刀。血淋淋的一刀,虽死犹生。
  爱不是委曲求全,爱是允许你来,也允许你离开。所以苏茶依说,我不怪罪你。
  萧文渊进来时,看见的是苏茶依陡然睁开的眼睛中,还未来得及藏匿的湿漉漉的水露,星星点点的,没过多久如雾气一般慢慢散开了。
  苏茶依眨了眨眼,从回忆的长河里上岸,带着一身疲倦和湿气,还有几分对他的怨气,“你为什么让宋柯鸣来给我扎针?”
  萧文渊知道她在生气,可并不知道她所气为何,一时被她冷冷的态度弄得有些不知所措,如实回答道,“他比昨天那个实习生要好点,况且你们认识,所以我就……”
  “我们是认识,而且还认识了好几年。你不是知道吗,我和他曾经是……”
  “是恋人,我知道。可那不是过去式了吗。难道你对他……”旧情难忘,萧文渊皱着眉没说出口。
  “不是。算了……和你说你也不懂。”苏茶依有些气馁,如果萧文渊的智商为180,那么情商绝对是—180。
  “抱歉,惹你生气了……可是,你能和我说说吗,你为什么生气,怎么想的。”萧文渊相当恳诚道。
  “……”苏茶依做了几个深呼吸才没让自己暴走,然后问道,“……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
  “这在医院,医患关系。”
  “……私下呢,我是说你有意和我进一步发展吗?”
  “嗯。”
  “既然如此,你让我以前的男朋友接近我,不怕我们旧情复燃?”
  “你不会的。”
  “……”苏茶依无语地翻了翻白眼,“你哪来的自信。”
  “我想,应该是你给的。”
  “……”
  苏茶依彻底没了脾气,萧文渊一本正经的撩,简直犯规,而且看见他这张无辜的英俊的脸,当然是选择原谅他了。可是,以后真的要和这种人谈恋爱会很辛苦吧,不过,就算累点又怎样,主要是他帅啊,能把粉色穿的帅出天际啊。
  自那次以后,苏茶依后来几天的输水都是萧文渊亲自帮她扎的针,而且两人还每天固定打卡式的聊微信,虽然大多数都是萧文渊按时提醒她吃饭,睡觉。不过能有这么一个准时的闹钟提醒自己,她也乐呵着。
  浓稠的夜色像化不开的黑咖啡,苦涩,却又带点植物腐烂的芬香。医院办公室,萧文渊脱掉身上的白大褂,揉了揉眉心。正准备离开,有个小护士冒冒失失,神色慌张地闯了进来。
  “萧,萧医生……”小护士刚一张嘴,豆大的泪珠就扑溯溯的往下砸。她抽着鼻子,哽咽道,“长青……长青他,他……他死了……”
  小护士不顾形象地抹着眼泪,然而越擦越多,若不是在萧医生面前,她一定会嚎啕大哭。长青送过来住院时,才13岁,在这里熬过了五年暑夏寒冬,再有几个月他就要18岁成人了,为什么,突然就离开了人世呢……
  萧文渊静静地站着,像是看一出无声地悲剧。过了好久才淡淡地说了句,“生命果然很脆弱啊。”
  “呜~抢救的时候,长青说他在入土前希望能再见您一面……呜~现在您能去看看他吗……”小护士泪眼汪汪地凝视着他。
  萧文渊眼里飘过一丝隐忍和挣扎,最后却还是淡淡交代了句,“不了。去通知家属来领人吧。”
  小护士突然止住了眼泪,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他,眼前这个高大的男人突然变得陌生又遥远。
  “没别的事,就离开吧。”萧文渊开始整理东西,准备下班。
  “萧主任。能不能问你个问题。”小护士吸了吸鼻子,一字一句道,“当初,您为什么要救他。”
  这世间罪大恶极该下地狱的人或许活的顺风顺水,而善良无辜该幸福活着的人却要承受病痛贫穷的折磨。该死而不死的人很多,该活着却不能活的人更多。一个人的能力如杯水车薪般有限,可鬼使神差的,萧文渊从鬼门关拉了他一把。
  叶长青的多出来的五年生命,是萧文渊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