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心病还需你来医 > 第四章 暴露真实属性之后

第四章 暴露真实属性之后


  有的人喜新厌旧,恨不得世界都能天天更新一遍,有的人特别恋旧,没用了留着也固执不肯扔。喜新的人遥望未来,恋旧的人怀念过去,无论哪种,都属于常态,都能归结于人之常情。
  还有一种人,他们既不期待未来,也不深陷于过去,站在两条路的交叉口,成了普希金笔下孤独可怜的多余人。
  他们拥有的,只有现在。
  萧文渊想起了艾槿说过的,只拥有现在的人,才是最无助又最疯狂的。只是他百思不得其解。
  车一路平稳的开到小区楼下,苏茶依还在睡。几番想叫醒她,但看到她睡梦里微微蹙着眉还是忍住了。
  小心翼翼地抱起苏茶依,对方比想象中的还要轻盈许多。她是那种小巧纤瘦却并不弱不禁风的女孩,身材匀称,单从艺术审美角度来看,身高167左右的苏茶依虽然算不得太高挑,但腿长腰细完全符合人体黄金比例,一切都恰到好处。
  萧文渊抱着人上了电梯,他进去时里面的一对小情侣正在难分难舍的热吻,见他进来,女的刷的一下推开了男的,面红耳赤,又羞又囧低着头看脚尖,而那男的则是不满的狠狠瞪了萧文渊一眼,意思是坏了他的好事。
  电梯到了,萧文渊走出来的那一刻,听见那女的在小声抱怨,“你看看人家男朋友,多温柔体贴啊。”
  男的不屑的嗤笑了一声,“你怎么就知道是男朋友,万一是她哥或朋友呢。再说了,我要像他那样天天抱着你,咱俩等着饿死吧。”
  “哎你这什么态度,我又没说……”
  “行了行了,你吃穿用住的花销哪样不是我提供的。浪漫和面包,你选哪个?”接着又小声咒骂了句,“靠,老子大半夜的出差赶回来,还不都是为了你……”
  人们很容易被外界的假象所迷惑,他们往往艳羡自己所看见的幸福,却不肯好好感受自己所拥有的。有了物质的面包,却还想精神的玫瑰,有了爱人的热吻,却又羡慕别人的拥抱。
  贪得无厌,想要对方的全部。这种互为捆绑的生活模式,以爱之名合情合法的存在着。萧文渊想,爱,有时候还真自私的不可理喻。
  我能接受一个陌生女人来共享我的余生吗,萧文渊心想,不自觉地看向了怀里的苏茶依,陷入了沉思。
  苏茶依一醒来就看见一张近在咫尺的俊脸,大脑迅速开机重启了一下后,才弄明白前因后果以及现状。
  “门锁着,你家没人。”萧文渊陈述事实道。
  “你先放我下来吧。”苏茶依扭了扭身子,有些不好意思。
  落地后苏茶依拿过包,掏出一串钥匙,利落开了门,顺势邀请萧文渊进去坐坐。然而就是这无心的一次邀请,彻底改变了两个人的生活。
  “随意坐,想喝点什么,可乐?果汁?ortea……”
  “一杯白开水,谢谢。”
  “……OK。”苏茶依撇撇嘴,倒了一杯温水递给他,心想这男人想得有滋有味,性格却寡淡的像杯水一样,既不酸也不甜,看似简单透明,实则让人琢磨不透。
  两人沉默坐着,苏茶依受不了这气氛,便开口道,“萧医生,你……是怎么看待……相亲的?”
  “相亲是一种促进陌生男女认识了解交往的活动方式,和大学生举办的聚会联谊有共通点……”
  “萧大夫!”苏茶依打断他,他到底是怎么想的,这清奇的脑回路,八成是百科全书的人工版吧。
  “在医院我们是医患关系,你可以叫我萧医生。私下里,你可以叫我名字。”萧文渊淡淡道,并没有被人无礼的打断而生气。
  “……好,萧文渊,你怎么看待你的相亲对象……也就是我的。”苏茶依尽可能平和道。
  “……”萧文渊微微皱眉,像是遇见了难攻克的难题,陷入了沉思。
  苏茶依心里叹了口气,正准备送客时,手机响了。一看来电,居然是郝编辑。
  “喂,苏小依,你有空吗?”
  “郝姐,我现在……”
  “嘤嘤嘤~苏小依,救命啊,我有十万火急,火烧眉毛的事,拜托,无论如何,要帮帮我(>﹏<)”
  “……你,说。”苏茶依心想,既然这样,你干嘛还问我有没有空。
  电话里巴拉巴拉说了一通,挂断电话后,苏茶依立刻回了卧室,打开电脑,果然有一份文件。文学专业毕业的苏茶依自学了日语,顺利地过了N2,因此除了正儿八经在公司上班外,还从事业余的日语翻译偶尔还会配个音之类的。
  苏茶依轻咳了两声,按照文件里的文字内容,开始录干音。她的声线柔美,清澈,不用刻意撒娇就自带七分天然萌,所以一般接手的也都是萝莉少女配音,然而今天她却要挑战一个多重人格的女孩的配音。
  少女萝莉音游刃有余,可是黑化后御姐和女王音甚至还要带点血腥变态的味道,这可让苏茶依为难了。试了几次都不满意,口干舌燥的她干脆先放一放,出去倒杯水喝。然而,看到沙发上正襟危坐的男人后,苏茶依浑身一抖。
  太大意了,居然把这茬给忘了,怎么办怎么办啊,暴露了我的宅腐属性,啊,他肯定觉得我神经兮兮人格分裂简直病态吧,苏茶依绝望的想道。啊~话说,他怎么还没走。
  “呵呵……那个,抱歉啊,刚才突然接到领导任务……”苏茶依讪笑道,心里默默祈祷隔音效果好点,他什么奇怪的声音也没听见。
  “我刚才认真想了想,虽然对你了解不深,但觉得你……很可爱。”萧文渊说这话时,一本正经,完全咩有一点点的可爱氛围。
  “纳尼?”
  萧文渊起身,上前一步,开口道,“搞错相亲对象,有点小迷糊。被实习护士扎针,不娇气但也不知惜命。病了却没告诉父母,细心孝顺。吃饭不知道养生,有点任性。接电话你明明想拒绝但却没有,有点……”
  “停一下!”苏茶依有点懵,吞了一口唾沫道,“你平常都这么解剖式分析人的?”
  “不是,你是第一个。”
  “……”不知道是荣幸还是不幸。
  “还有……你刚才的日语配音,很好听。”萧文渊道。
  苏茶依眼前一亮,莫非这家伙深藏不露也是同道中人?难道是喜欢萝莉的大叔?心里千回百转,但表面还是矜持的清咳了一声,问道,“你喜欢这种萝莉音,还是少女音,或者女王音?”
  萧文渊皱了皱眉,似乎不明白她的意思,但还是如实说道,“你自己本身的音就是最好的。”
  “哦~”苏茶依耸耸肩,“本音也没什么特别的啊。”
  “我是说,你不必隐藏内心真实想法,而是遵循内心,用声音表现出来的喜怒哀乐是最好的。”
  苏茶依心里轻颤了下,而这轻微的颤动却是蝴蝶效应,引发了一场风暴。
  临走前,萧文渊还叮嘱了她忌生冷食物,按时就医。
  “萧……萧文渊。”
  “嗯?”
  “我们……以后还能联系吗。”
  “遵循你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