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心病还需你来医 > 第三章 幼稚鬼与控制狂

第三章 幼稚鬼与控制狂


  如果一个男人在血气方刚,心高气盛的年纪没动过心,没谈过恋爱,一般来说只有两种原因。要么他生理有问题,要么是心理有问题。萧文渊自认为身心健康,可他都28了,早已过了冲动发情的年龄,却依然像杯淡而无味的白开水,毫无波澜。
  有好心人士开始不断关注他的私生活,比如说韩诺,一天到晚为他搜集罗列各地美女,搞的他跟皇帝选妃似的不胜其烦。然而拒绝的次数多了,时间久了,他甚至被人怀疑性取向有问题。可无论别人怎么以讹传讹,萧文渊都一副事不关己,漠不关心的样子,他这不理睬的态度慢慢地坐实了同性恋的名号。
  相亲则完全是个意外。
  若不是那天傍晚酒红色的夕阳太醉人,他绝不会去翻阅尘封在书籍里的秘密。散发着香气的檀香木书柜,一排排的摆放着日本文学作品,以及角落里的漫画书,而在抽屉里,则存放着一本陈旧的日记。
  扉页上写着:我将余生读给你听。
  他并没有勇气去仔细聆听里面的故事,那些爱恨情仇,那些腥风血雨,他选择视而不见。只不过,总有人看不惯他这般装聋作哑,非得把他从冬眠的睡梦中唤醒,去面对寒风刺骨的冷冬。
  萧毅峰说,“你应当清楚,艾槿对你的期望。”
  萧文渊当然知道。在长久的对峙和沉默后,他选择了屈从现实,去按照她所期望的生活去生活。于是,他接受了一个老同事的好意,选择相亲。只是没想到,意外地有趣。
  相亲发生的一幕幕像走马灯似的在苏茶依的脑子里倒带,等她捋顺了来龙去脉后才张口结舌道,“你,你你……”
  萧文渊看着她,耐心十足地等她说完。
  苏茶依吸了口气,平复了一下激动外加惊恐的心情,“所以说,这是我主观臆断而导致的一场误会?”
  让人哭笑不得,这种巧合都能碰到,运气好的可以买彩票了。
  “等等,那你一早就知道是我了?”苏茶依猛然想起来,问道。
  “不,你妈刚才打电话给我,说你犯了胃病在我这里住院……”萧文渊道,其实他一早就猜出来了,只是没有说破。
  “所以……顺理成章你问了几号病房,然后找到了我?”苏茶依接着道,“萧……萧文渊,你该不会相亲之前连我叫什么都不知道吧。”
  “嗯。”
  “……”你厉害,苏茶依心服口服。
  “不过现在知道了,”萧文渊看了看瓶子里所剩不多的液体,准备拔针,“苏茶依。”
  “啊?”
  就这苏茶依被人叫名字失神的一瞬间,针头被拔下了,动作干净利落却不失温柔,尽管如此她还是皱了下眉,心里哼唧了一声,这声音太特么的苏了,完全没抵抗力好吧,毫无防备的被叫名字,随时都可能激动到休克啊喂。
  “简直犯规……”苏茶依小声嘀咕了句。
  “什么?”
  “啊?没事。”苏茶依活动了下僵硬冰凉的手腕,冲他感激的一笑,“你技术真好。”
  说完苏茶依就想抽自己一耳光,什么叫你技术真好,啊啊啊,他该不会误会吧,万一他看出我宅腐的属性怎么办,会不会觉得我放荡随便还有……
  苏茶依脑补三万字的时候,萧文渊只淡淡得说了句,“哦,是吗。”
  嘎?就这样?这萧大医生是不是过于淡漠了。苏茶依想,机械的简直想机器人一样啊。
  “你喜欢吃什么?”
  “哈?”
  萧文渊指了指手表,原来已经中午十二点半了。
  “我不饿也不想吃,而且点滴打完了,我准备回去了。”苏茶依下床起身道。
  “不行。”萧文渊盯着她,认真道,“胃病本来就是由于饮食不规律,不合理引起的,你刚打完点滴,应该吃些清淡一点的,暖胃的。还有,急性胃炎需要连续输三四天的液,我不建议你回家。”
  “……我知道了,可我还是得回家,打点滴的话,我可以明天再来。”苏茶依感觉自己在他面前随时都像个犯错的小孩子,被说的一点底气都没了。
  “好,那先吃饭吧,等会我送你回去。”
  萧文渊不等她拒绝,直接帮她拎过包率先出去了。
  “……”真是,让人无可奈何啊,苏茶依耸耸肩也跟了上去。
  不得不说,萧文渊虽然看起来冷冷淡淡,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但还是非常贴心的,比如他选的这家中餐厅,宽大明亮,环境好,最重要的是这家餐厅有专门为病人定制的药膳也有养生养护的膳食。但是看到一桌清淡的菜品和粥,苏茶依还是有泪目的冲动,感情萧文渊问她的喜好只是象征性的问问,实际上最终决断权还是在他那里。
  “服务员,我要点……”
  苏茶依话没说完就被人打断了,“不行。”
  萧文渊抽过去菜单,“这些辛辣刺激的先不要吃,生冷荤腥也最好不要碰。”
  “我就吃一点点,一丢丢……”苏茶依谈好的卖乖。
  “不行。”
  苏茶依见没得商量,心一横,“我就要吃,服务员,点菜。”
  “我不买单。”萧文渊瞥了一眼旁边站着的服务员,相当友好地提醒道,“我劝你最好问清楚她有能力付账没有。”
  苏茶依气呼呼道,“现金还是刷卡,我付。”
  “小姐,请问您有办理我们餐厅的银卡吗?”服务员面带微笑地问。
  “没有。必须开卡吗?”苏茶依白了对面男人一眼,哼,小气鬼,自大男,控制狂。
  “是的。现在办理也可以的,银卡分为3到6万元不等,只限本店使用,直到消费完为止。”服务员依旧是阳光明媚的笑。
  苏茶依吞了口唾沫,我嘞个去,30000——60000啊,虽然贵了点,但也不是花不起,只不过完全没有必要啊,打肿脸充胖子实在是不好受。
  “我……”
  “您先考虑下,祝您用餐愉快。”服务员接到萧文渊的眼神示意,立刻退下了。
  萧文渊把药膳粥推到她面前,“快吃吧,饭都要凉了。”
  苏茶依哼了一声,“你为什么不让我办卡。”
  “这种卡通常是为附近长期住院的病患办理的,我觉得你没有必要。”萧文渊放下筷子,颇有些无奈道,“如果你是因为和我呕气才消费,真的很幼稚。”
  “你……”苏茶依丢了一个白眼,挤出一个微笑,“我就是幼稚,我还是没长大的小朋友呢。”
  如愿以偿看到萧文渊无话可说的诧异表情,苏茶依觉得扳回一局,心情好了许多,开始夹菜。虽然清淡了些,但味道还不错。一碗热粥下肚后胃里暖暖的,感觉舒服多了。
  吃过饭,萧文渊开车送她回去。苏茶依报了地址,便合上眼培养睡意,可能是刚吃过饭整个人懒懒的,也可能是病了比较虚弱,没想到真的睡着了。
  萧文渊放慢了车速,在等红灯期间,细细地打量着身边的这个女生。相貌姣好,粉黛未施也称得上美人儿,若单从气质上看,她并没有职场女性的美丽端庄,而是一种稚气未脱的率性可爱。
  绿灯亮了,身边的人迷迷糊糊有苏醒的迹象,但却只是嘟着嘴不满地哼唧了声,揉了揉眼又睡了。
  又是这种无意识的小动作,简直……和她一模一样啊。萧文渊眼眸深邃地望了她一眼,又转向了车窗外。
  无边的夜色,像黑色潮水一样不安的涌动,淹没浮生万千,形形色色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