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心病还需你来医 > 第二章 肖与萧,莫混淆

第二章 肖与萧,莫混淆


  苏茶依毫不羞耻的承认,她体会到了一见钟情,对眼前这张360度无死角的脸,她心动了。啊啊啊,卡密撒嘛(神啊),这就是传说中的英雄救美吧,苏茶依心里美滋滋的想,甚至脑补了一部旷世奇缘。
  萧文渊本不想多管闲事,只不过出于医德和职业要求,他无法做到熟视无睹,更何况,她像极了一个人。
  他从那个“土豆”手里强行把她接管过来时,苏茶依觉得“土豆”就要发芽,甚至很快就能头顶一片青青大草原了。不过,苏茶依还是很感谢萧文渊解救她于水火之中。虽然英雄救美的桥段有点老套,但无论如何,结果还是很好的,嗯……如果这位护士小姐扎针能一次扎准就更好了。
  苏茶依瞥了一眼满是针眼的手臂,抽了抽嘴角,拜托你别再抖了好吗,被扎的是我好吧。
  “对,对不起,我……我是新来的……实习……”小护士终于扎上了针,松了口气,湿漉漉的大眼睛满是愧疚的道歉,就差九十度鞠躬了。
  “……没事。”苏茶依大度的笑了笑,心想这要是责怪一句,她肯定能哭出来。
  “对了,送我过来那个……”“苏茶依本来想打听萧文渊,却不想说曹操曹操到,跟着一起的还有徐砚。
  “小依,现在感觉怎么样?”徐砚紧张的问。
  “很ok啊,除了肚子疼点(๑-﹏-๑)。”苏茶依笑嘻嘻道,眼神漂了一眼身穿白大褂的萧文渊,真他妈的帅到逆天啊。
  “你肯定又没好好吃饭,我都说了多少次……”
  “停停停。”苏茶依怕他又开始啰哩啰嗦个没完,果断的打断他。
  “你啊,唉,还是这么任性,我看以后谁受的了你。”徐砚一副兄长的口吻道。
  苏茶依翻了翻眼皮,嘟嚷了句,“反正不是你。”
  这句带点撒娇抱怨的话说出口,苏茶依就有点后悔了,但幸好徐砚这个粗神经的没多想,大大方方地看向萧文渊,“萧医生,刚才对不住了,追了你一路,还……给你造成了负面影响。我以为你……咳咳,误会,那啥,我改天请你吃饭算赔罪好了。”
  “没事,你职责所在,我懂。”萧文渊淡淡道,看不出喜怒。
  徐砚低头看了看自己一身的警服,又解释道,“不是……不,不全是职业病,而是茶依她是我女朋友,我看见你和她拉拉扯扯,把她拽上车我以为……欲图不轨。”
  “哦,女朋友。”萧文渊淡淡地瞥了苏茶依一眼。
  苏茶依有些心虚地讪笑了下,也没注意到他捕捉到的词汇有点奇怪。
  “……那个,我是她的前任,过去式了,呵呵。”徐砚觉得气氛突然有些尴尬,解释完却更尴尬了。
  “茶依?!你怎么在这儿,病了?”门口突然出现的大男孩把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而苏茶依则是额头青筋一蹦。他怎么也来了?!
  “急性胃炎,来挂两瓶水。”苏茶依回道,心想可别再出什么幺蛾子了。
  “噢,我早就说过就你那乌七八糟的生活方式,迟早得进医院。哈哈,被我说中了吧。”顾屿听后反倒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毫不介意落井下石。
  “滚滚滚,背后说我就算了,当面诅咒我讨打啊。”苏茶依说着就要动手,却被人轻巧地躲过了。
  “呵,你这身手可不行啊,别看当年游戏里的一茶虐的我死去活来,现实里我可是会反弹的。”顾屿得意地比了个挑衅的手势,“再说了,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要不要重新来PK一次啊。”
  “照样吊打你。”苏茶依不服气道。
  萧文渊不动声色地看着两人的互动,不知为什么,有些不舒服,可能是太聒噪了。正准备出去清净一下,却突然听到一句,“小依,这位就是你的前前任吧。”
  说话的徐砚,没等苏茶依回答,顾屿倒坦然道,“没错,是我。我和一茶啊,是打游戏碰撞出来的激情,那是一段荡气回肠,可歌可泣的……”
  “那个……这么热闹,我好像来的不是时候。”宋柯鸣进来时,感觉压力山大,这诡异的气氛,这探究的目光是怎么回事。
  苏茶依额头青筋突突直跳,有种不祥的预感。果不其然……
  “哎呦~一茶,前前前任也来了。呵呵呵,这到齐了呀,三国聚首啊。”顾屿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到处煽风点火。
  “呃……其实我是来……找萧主任的。”宋柯鸣不自在地笑笑,他当然也知道这两位。
  所谓情敌见面,分外眼红,在苏茶依分手的前任里是不存在的,有得只是尴尬。
  一旁的小护士从看到穿制服的徐砚就开始花痴,一直到顾屿和宋柯鸣的出现,脸上是矜持的微微含笑,内心是一波又一波的地拨鼠尖叫。
  吱~好men啊,吱~好可爱~吱~好帅气~吱吱吱~小哥哥都太他妈的好看了,吱吱吱~可没有一个是我的。(>﹏<)
  因为强大的美男后宫团,苏茶依受到了一万点的暴击,小护士的目光那叫一个羡慕嫉妒恨,可萧大医生,你那一副充满探究,想要把我解剖了的目光是闹哪样啊。
  “你好好休息。”萧文渊声音淡漠,意味深长地扫了苏茶依一眼,出去了。
  “我现在在这家医院实习,依依,有空我再来看你。”宋柯鸣道,随后跟了出去。
  “行啦,好好照顾自己呦,我要去伺候我家那老太太了。”顾屿撇撇嘴,见没戏看了,便也散了。
  一时间只剩苏茶依,徐砚和闪亮的大灯泡小护士,而且这个大功率灯泡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敬职敬业的在一旁发光发亮。
  “小依,你……”徐砚有些局促不安,“你千万别因为我伤害自己的身体。”
  “哈?”
  “虽然说……分手……”
  “停!”苏茶依有些头疼,嘴角抽了抽道,“徐砚徐警官,我想你误会了,我才不会因为你摧残自己。”
  “……”扎心了。
  苏茶依挪了挪屁股让自己半躺的更舒服些,又恢复了平日里一贯气死人的语气,“阿砚,你这不要脸的自恋都快赶上我了啊。”
  “……小白眼狼,没心没肺。”徐砚笑骂了句,道,“虽然你这话挺伤人,不过我还是放心了。”
  苏茶依笑笑,摆摆手撵人,“快走吧,你擅离职守,这是知法犯法懂不。”
  “好,那……小依,有事再联系我。”
  徐砚临走前看了一眼小护士,含笑道,“麻烦你了。”
  “不麻烦的。你放心,我很专业也很负责的。”
  小护士笑眯眯的,眼珠子恨不得贴人身上,她一直眼巴巴地盯着那身警服,木讷地尾随着出了门,像丢了魂似的。
  等病房里只剩下苏茶依时,脸上的浅笑才垮了下来,胃真他妈的疼啊。抬了抬胳膊,用另一只手拿过手机,愣了下又放回了床边,闭目养神。
  苏茶依本不想告诉二老的,一来不是什么大病,二来不想闹得满城风雨,她又不是娇气的人,等吊完点滴就打车回去。可是她不知道,徐砚像以前一样,把她的动向第一时间告诉了苏妈。
  萧文渊正在给医院的新人讲外国骨科的科研现状时,手机响了。出门接了个电话回来后,所有人都发现,这位素来面无表情不苟言笑的萧大夫,面部表情有点崩裂,像是万年冰山的极地突然炸裂出一道天光似的,大家既好奇又兴奋,甚至开始暗暗猜测打赌什么事冲击了萧医生。
  “今天暂时说到这里,散会。”
  萧文渊见大家分了心不在状态,便提前结束了课题。率先走出会议厅,下意识地就要往自己的办公室去,但突然想起了那个电话,不由得顿住了,随后转身向另一条路走去。
  紧跟着萧文渊出来的宋柯鸣本想再请教一些,但见他行色匆匆,不由纳闷,恰巧医院的一个女同事找他就诊便就此作罢。
  苏茶依眯着眼,看起来挺平和的,像是睡着了一样,实则忍受着胃里一阵阵的绞痛,一丁点风吹草动都能捕捉到。
  萧文渊走进病房,苏茶依掀开了眼皮子,不过在看清来人时,小小的诧异了下,难道是小护士学艺不精,换他来给自己拔针了?不至于吧。
  萧文渊打量着眼前这个朱颜浅黛有几分病态美的女孩,算不上什么倾城国色,举止也谈不上大家闺秀,但是清新随和中透着俏皮可爱,灵动的眸子在垂下去的那一刻隐藏着一丝哀伤的落寞。最后,他深邃的眸子锁定在她的手腕上。
  苏茶依被他君临天下的气势和睥睨众生的目光盯的浑身不舒服,微微皱眉,顺着他的目光看了看自己手腕,撇撇嘴,调侃道,“要是换你给我扎针,不会扎成马蜂窝吧。”
  萧文渊顿了下颇为自责道,“抱歉,是我疏忽了,忘了她是实习生。”
  “……没事没事,总要有人当小白鼠给练练手……”
  她的话没说完就被打断了,萧文渊盯着她的眼睛,相当认真地问,“你是在生气吗?”
  “啊嘞?没有啊。”苏茶依一头雾水。
  “哦,如果你为这件事生气我可以给她处分,但是我得纠正你那句话,作为一个合格的医生,最起码要有医德,是绝不会把病人当试验品练习的。”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即使多扎几针也没事,扎偏也很正常……”苏茶依说到这里就说不下去了,因为对方的眼神犀利的可怕,一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危机感,关键是她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触到了对方逆鳞。
  萧文渊上前一步,身高优势颇有压迫感。然后他在床边坐了下来,苏茶依大气不敢出。
  “你知道人体有多少穴位,多少条血管吗,扎偏了很可能导致瘫痪甚至死亡。”萧文渊瞄了一眼她手腕上的几个针眼,轻叹了口气,声音低沉有力却又温柔,“我希望你惜命,不该逞强就别逞能。”
  “……”这暧昧的像情话怎么回事,这莫名其妙的心动是怎么回事,还有萧医生,我们不熟好吧。
  不对,重点不是这个,萧大医生,你未免太较真了吧,还能不能正常的聊天了。
  苏茶依陷入良久的沉默,不知道该怎么接,而萧文渊却再次开口了。
  “我姓萧。”
  “我知道,今天谢谢你了,萧大夫。”苏茶依瞥了一眼他工作牌。
  “我叫萧文渊。”
  “哈?”
  “你的相亲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