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心病还需你来医 > 第一章 无聊那就相亲好了

第一章 无聊那就相亲好了


  相亲?门当户对?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不!苏茶依是绝对不会同意两人傻乎乎地坐在一起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觑的。不是因为这方法low,而是相亲不如打游戏,浪费时间。
  苏茶依谈恋爱自有一套她自己的方法,其骇人听闻程度不亚于一场又一场惊悚的恐怖片,而作为女主角的苏茶依却毫不在乎,以至于被人劈腿分手后也并没传说中的失恋后遗症,该吃吃该喝喝,啥时不往心里搁,其心理状态良好的直让攒了一肚子安慰话的二老咋舌。
  “我说依依啊,你好歹表现出来一点伤心难过的样子来啊。”
  “…唔…会撒(为啥)”苏茶依狼吞虎咽着早饭,口齿不清道。
  “你不是刚分手吗?”苏妈恨铁不成钢道。
  苏茶依愣了下,手上的动作一顿,点点头。然后一脸懵圈的眨巴眨巴眼,“……所以,我为什么要伤心?”
  “……”苏妈大概是觉得女儿是真的没救了,内心暴风骤雨了一通后竟意外的风平浪静,平和而慈爱地笑了笑,把眼神递给了苏爸,一副战败后请求支援的无助。
  “那个……咳~依依啊,你也老大不小了,是不是该考虑下婚姻大事了,你看相个亲什么的,兴许还……”
  苏妈见他那不温不火的样子,实在坐不住了,指着吃的津津有味的苏茶依道,“你看看你,都二十六了,还是个未出阁的老姑娘,整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的在家啃老,你……你……”苏妈你你你了半天,憋出一句,“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苏茶依噎了一下,摸了摸良心内心道,妈,你们每月靠我的工资满世界的跑,你们的良心不会痛吗。
  “不管怎么说,别想赖着我们老两口,吃完赶紧的给我滚去相亲。”苏妈气咻咻道,理直气壮。
  苏茶依咽下了嘴里最后一口水煎包,心满意足的打了个饱嗝,葛优瘫在沙发上,对扯着嗓子吼她滚去相亲的母上大人嫣然一笑,“好。”
  或许是没想过这么顺利能说服女儿,苏妈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直到苏茶依换了衣服拎着包包准备出门了才回过神来,胳膊肘捅了捅苏爸,“老头子,我没听错吧,女儿这是开窍了神经错乱了。”
  苏茶依充耳不闻得对苏爸甜甜的一笑,“我走了,争取一举拿下。干巴爹(加油)~”
  “……后者的可能性大一点。”苏爸惊魂未定地从那一句外焦里嫩的干巴嗲中回过神,弱弱道,“我们把女儿嫁人,真的不是嫁祸于人?”
  “……”
  苏茶依并不是想通了,要安于天命做个相夫教子的全职太太,而是她实在不能忍受爸妈的软磨硬泡,死缠烂打以及威逼利诱。与其被耳提面命地进行思想教育,还不如趁早顺其心意,去看一看那个所谓的相亲对象。
  人生很无聊,生活很枯燥,但有趣就是从一个枯燥到另一个枯燥的过程。谁知道人生这部惊悚的恐怖片会不会有喜剧成分呢。
  比如说现在,苏茶依按着约好的地方找来了,点了一杯加冰的绿豆沙坐下,像守株待兔的猎人,难得有耐心等待着猎物上钩。然而,时间超过了十分钟,还是没有人来。这让一向守时的苏茶依不禁有点烦躁。
  又过了五分钟,苏茶依抬头瞥了一眼四周,这个时间点,来消遣时光的并不多,只有几对小情侣还有寥寥无几的落单的人,一个女生呜呜咽咽的在通电话,想必是感情出现了危机吧。苏茶依想着,又移动目光把视线落在了角落靠窗的一个男人身上。
  西装革履,想必是公司白领。苏茶依给做了职业分析定位,然后继续不着痕迹地仔细审视对方。干净整洁的白衬衣,袖口微开,露出的一节手腕带着圆表,另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正优雅地搅动着勺子,让她惊叹的是,这个男人居然打着粉红色领带。
  苏茶依一直认为,粉红色应该是帅气且性感男人的专属色,而且这个颜色过于……少女,很少有人能驾驭骚包的粉红色。至少她是这么认为的,就连自己的前男友,她也毫不吝啬毒舌地给予了gay里gay气的评价。
  对方气质高贵优雅,虽然是安静坐着,但有种说不出的强大气场,单从侧脸来看,对方颜值应该不低,只是不知道正脸如何,苏茶依想着,毫不在意自己赤裸裸的目光,而对方却很不给面子似的,丝毫不为之所动,完全没有对视的意思。
  萧文渊早就察觉到了一道强烈的视线,只不过他并没有心思回应。与其在乎这些外在不可控干扰因素,还不如想想接下来如何应付相亲的姑娘。兴许是被人盯着很不舒服,他松了松领带,可看见那扎眼的粉红还是微微蹙了下眉,按了按突突直跳的额头青筋,真不知道韩诺怎么想的,会给他准备这么艳俗的领带。
  苏茶依看了好一会对方,认输的收回目光,退出了早已阵亡的游戏副本,想了想给对方发了微信消息。
  “我到了,你呢。”
  对方几乎秒回了个,“我也到了。”
  苏茶依疑惑地抬起头,这时门口匆匆忙忙走进来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对上苏茶依的目光时,友好(猥琐)的笑了笑。
  男人直接朝苏茶依走了过来,由于天气热,对方大汗淋漓让土黄色的脸显得格外肥腻,油光满面,像祭祀时供奉得猪头,但由于他本人矮胖,皮肤暗黄,所以活像一只圆滚滚的土豆。苏茶依很抱歉地想。
  “你好,我姓肖。”
  削?好吧,削土豆。苏茶依心里乐呵了下,给人起了个绰号。
  男人说着,一屁股坐下,苏茶依明显地感觉到桌子被震的晃了晃,而此刻她的心里早已经是火山喷发顺势掀起了一场十二级的地震,从而引发了一场灭顶之灾的海啸……
  苏茶依面带微笑,尽可能礼貌道,“感觉……你和听说的,不太一样……”
  传说中的身高一米八五,青年才俊,事业有成,全她妈都是骗人的<(`^´)>,此刻的苏茶依真是悔的肠子都青了,万不该听老妈的一面之辞,再不济也该提前看看照片啊。
  “哦。”男人淡淡应了一声,转而笑眯眯地打量了一眼苏茶依的身材道,“你也和听说的不太一样。咳~女孩子,自信点更美。”
  纳尼?苏茶依胃部隐隐作痛,觉得实在尬聊不下去了,便借口去了趟洗手间。实际上也是在想理由,早点结束这场相亲笑话。
  等苏茶依出来时,脸色却不大好,脂粉未施却格外的苍白,连额头都沁出了一层薄汗,手心也全是冷汗,甚至有恶心想吐的感觉。
  “抱歉,我不太舒服,想先回去。”苏茶依道,这次连编造谎话都省了。
  然而对方丝毫不体谅,念念叨叨地怪罪苏茶依不知礼数,还说为了这次相亲推掉了几个大客户损失了多少多少。
  “那真是不好意思了,像我这样不通情达理的人还请以后别再我身上浪费时间了。”苏茶依连白眼都懒得翻了,直接拎包走人。
  对方或许知道自己过分了,连忙起身,腆着笑脸拽住了苏茶依。
  苏茶依皱了皱眉头,不露声色的推开了对方的手,拔腿就走。然而对方不依不饶的又过来阻拦,苏茶依怒火攻心,正要斥责话到嘴边却变成了一声干咳。
  一发不可收,苏茶依慌忙掏出纸巾猛烈得咳了几声,隐隐嗅到一股腥甜的铁锈味儿,而身体在咳嗽中像一片秋风中的落叶似的瑟瑟发抖,显得格外脆弱。等她缓过来劲时,才惨兮兮地轻吐了口气。
  居然咳血了,太他妈扯淡了。苏茶依看了看纸巾,心里凄凉地想,还不是得了什么绝症吧。
  “土豆”也从发愣中回过神,纠结了下还是把想问的咽了下去,提出要送苏茶依回家。
  “不用了。”苏茶依很想说,后会无期来着,但是没必要也没心情。胃真他妈的造反要革命啊。
  男人却不依不饶,硬是缠着要送她回去。苏茶依又气又急,胃部抽搐,疼得眼泪都快飙出来了。而就在拉拉扯扯纠缠不清时,一声轻呵把她解救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