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对门有个小竹马 > 396、屋漏偏遇连阴雨

396、屋漏偏遇连阴雨


  尤其是赵大妹,哧溜一声就跑了回去。好像那屋里的是洪水猛兽一般。
  这时,只见周唯心挺着肚子从内室出来。只一眼,早已将赵大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望着她微微福身行礼:“晚辈周唯心,见过郭夫人。”
  赵大妹早已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仿佛连手脚都是多余的了。两眼望着周唯心:“哎呀,哎呀……”却并不说话。
  钱如意推了她一把:“你这是咋啦?”
  赵大妹指着周唯心道:“这丫头和你长得仿佛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要不是你在我身边站着,我一定以为自己在做梦。”
  钱如意心里却顿时涩然了几分。周唯心和她长得十分相似,但是,她在周府那么多年,硬是没发现她是自己的女儿。这要是让人知道了,大约要蹬掉眼珠子的。
  赵大妹拍手道:“罢了,罢了,我这辈子就算是死了也能闭上眼睛了。能有这样的儿媳妇,我是再没有什么不放心的。”
  周唯心没有说话,而是转头望向钱如意。
  钱如意见状,走过去扶住她道:“这深更半夜的,你快去休息吧。我和你赵姨好几年没见,有许多话要说。”
  周唯心这才点头,由着钱如意扶着进了里屋。
  钱如意帮她盖上被子,正要离开。周唯心一把拉住她:“太妃,您可不要因为我如今这样了,就低三搭四的,向人求告说好话。如果是那样,我是不依的。”
  钱如意安抚她道:“我知道的。况且,我和你赵姨不是别个,也并没有谁低三搭四的。”
  周唯心道:“我的事,我自有计较,你们不要再提,也不要再论的好。”
  钱如意摇头:“傻孩子,婚姻大事,我怎能不操心呢?”
  周唯心一本正经道:“并非我任性胡闹,这件事并没有那样简单。索性你们不要掺合,我行事起来还轻松便宜些。”
  钱如意闻言,心中虽然还是忧愁,但还是点了点头:“哎,我记下了。”
  她明白,周唯心说得没错,眼下这件事真的是她和赵大妹能力所不能及的。
  别说她和赵大妹了,就算是周正和郭通两人,也是不能及的。
  周唯心所能依靠的,只有她自己。
  钱如意轻轻抱了抱她:“我苦命的孩子。”
  周唯心却笑了:“我哪里苦来着。由来只有我算计人,还从来没有被人算计住过。人和人是不一样的。太妃娘娘愿意过平平淡淡的日子,而我享受的就是这波谲云诡,翻云覆雨。只要你们不和捣乱就行。”
  钱如意却仍旧觉得周唯心为难。
  但是,钱如意也毫无办法可言。
  周唯心大约从胡大郎怀中递到陆子峰怀中,再从陆子峰怀中回到京城之初,就注定她这一辈子做不得平凡的妇人。
  她的嫡母,北定候府的七夫人,身份特殊。想当初还在玉匣关时,就是北定候府的小金库。
  后来到了京城,那七夫人长袖善舞,一度成为联系玉匣关内外的大使一样的存在。
  而周唯心的父亲周正,曾经是玉匣关守关大将,封疆大吏。
  虽然周正后来兵败被俘,但他在玉匣关内的威名不减。也就是他如今被困在京中,又已经上了些年纪的人。要是周正还在壮年之时,一旦回到玉匣关,就好比虎入山林,龙归大海。那是要翻起滔天波浪的。
  周唯心作为这两个人唯一的孩子,自来就是被重视的焦点。
  她的归宿,非皇室莫属。其余,皇室也不可能容忍她花落旁家。
  但偏偏周唯心并不是一个甘心逆来顺受的女子。
  相反,她比寻常女子要有主意的多。
  只不过,她到底是个女孩儿家,以自己一己之力对抗天家,钱如意作为她的生母又丝毫帮不上忙,怎能不担忧呢?
  赵大妹见钱如意从内室出来,凑过来道:“孩子怎么说。”
  钱如意道:“她让我们什么都不要管,什么都不要做。”
  赵大妹闻言,也不由担忧起来:“这怎么行呢?总不能,让娃生出来,无名无份的吧?”
  钱如意摆了摆手,示意她小声点儿:“这件事你我还真的帮不上什么帮,能做到不添乱也就是了。”
  赵大妹不解:“那是为什么?”
  钱如意不耐烦和她解释:“你就别问了。反正我决定了,孩子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你就说你能不能做到吧?”
  赵大娘依旧不甘心:“那可是我孙子。”
  “没成亲呢,不算。”
  赵大妹无奈,想了想退而求其次道:“你要承认那是我孙子,我就能做到和你一样,孩子让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你要是不承认那是我孙子。我……”她想了想:“我去宫门口敲登闻鼓去,让万岁爷替我做主。”
  “你可拉倒吧。”钱如意瞪眼道:“眼下之所以成了这个样子,全都是因为宫里想让唯心去做妃子。你还到宫门口去闹,岂不是猪样去想屠户家,自寻死路么?”
  “有这事。”赵大妹一怔,转而道:“那也不怕,万岁爷也不能不讲理是不是?唯心肚子里都踹上我家的娃了。他还能怎么样?”
  话虽如此,可赵大妹的语气明显气馁了。
  钱如意看看天色,实在晚了。于是摆手道:“罢了,咱们先不说话了。攒着那话儿明天早上起来再说。不然一会儿天该亮了。”
  赵大妹点头:“实话和你说,我走了多半天的路,又被那疯子扛着翻山越岭,着实吓得不轻。你这一说,只觉得浑身都是又酸又疼。急着就想往下躺。”
  钱如意道:“这里地方小,还要委屈你一下。我在东边内间里陪着唯心,你只好到西间里和湘文挤一挤。”
  赵大妹摆手道:“这算什么委屈,能有屋顶遮头,就已经不错了。我这些年……”
  “打住,打住。咱们今天什么话都不说了。都留着明天说,以后说。”
  赵大妹歉然道:“是这话。你看我,从一见了你就成话痨了,跟几辈子没有说过话一样,没完没了。”
  钱如意指着西间:“你快去睡觉吧,反正我是不和你说话了。要说你自己说去。”
  赵大妹笑道:“那我不成疯子了?”
  转而又道:“其实疯了也好。不然……怎么活……”
  钱如意捂住耳朵:“我不听,我不听……”
  赵大妹这才扶着桌子慢慢站起身,摇摇晃晃进西间去了。
  钱如意望着她有些佝偻的腰背,顿时便感叹岁月如刀,刀刀催人老。
  转眼间,红粉佳人就成了白发老媪。
  她走到门外,只见赵丰收还站在院子里。
  远看,他的身姿还是很挺拔的,不过近看,就很容易能看出他的老态了。
  赵丰收察觉到钱如意走出来,问道:“大妹睡了?”
  钱如意点头:“嗯。”
  “她这些年应该受苦了。”
  “苦是苦,不过我看她也活明白了。这也未尝不是件好事。”
  赵丰收点了点头:“那我也回去了。有事你就扯铃。”
  钱如意道:“都一把年纪了,就算在一个院子里又能有什么事呢?先前治气的时候,也不是没有过。你就不要回后头去了,就在这院子里收拾一间屋子将就着罢了。”
  赵丰收道:“尊卑有别,咱们问心无愧,自然不在乎。可是如果被人瞧见,总归不美。我还回去吧。”说完,他也不走门,纵身一跃,上了屋顶。
  钱如意站在院子,抬头望着屋顶的赵丰收:“都这么大年纪了,总是跳来跳去,又能跳到几时?”
  赵丰收回头看了她一眼。忽然身形一晃,似乎脚下滑了一下。
  钱如意顿时惊得心都跳到嗓子眼儿了:“哎呀……你小心点。”
  却见赵丰收将身一跃,身体轻盈的仿佛一只蝴蝶,在屋顶之上蹁跹掠过,连浮尘都没有惊起半分。
  钱如意这才知道,刚才是赵丰收故意做出样子吓唬她的。
  “你呀……”钱如意摇了摇头:“老了,老了,还学会顽皮了。”
  赵丰收将足一顿,翻身越过屋脊去了。
  钱如意却站在院子里,仰望着屋脊,视线渐渐投向深邃的夜空,恍惚间便走了神魂。
  一片雪花从夜空深处飘落,轻盈的打着旋儿,落在钱如意的眼睫上。
  钱如意眨了眨眼睛,这才回过神来:“下雪了呢。”
  隐约间,似乎有钟声从京城方向遥遥传来。待要侧耳去听,那钟声又消散无踪。
  雪越下越大,第二天便白了山河,仿佛一夜之间便为万物裹上了一层素衣。
  在这大雪纷飞的日子里,周唯心早产了。
  原本,钱如意算着她肚子里的娃儿到了腊月底,正月初才足月。谁知才进十一月,忽然就发动起来。
  大约是周唯心孕期反应剧烈,吃不下东西的缘故。加上又早产,孩子个头小,生产倒并不艰难。
  不过,孩子生下来并非男孩儿。这一点有点出乎钱如意的意料之外。她原本以为周唯心反应那样剧烈,和自己当年怀陆聪明的时候差不多,应该是个男孩儿。谁知竟是个女孩儿。
  而且,因为早产的缘故,这女孩儿细胳膊细腿,脑袋还没有大人的拳头大。整个儿包裹起来,能撞进赵丰收的鞋子里。
  哭声细弱的如同猫叫。眼睛也睁不开。周唯心也没有奶水,只能喂些米糊糊之类的。
  那娃子还不知道张嘴,不会吞咽。
  钱如意光是看着这娃儿都愁的一个头两个大了。
  幸亏有赵大妹在。
  赵大妹面对这个孱弱的女娃儿的态度,不知道比钱如意积极多少。
  她也并不因为是个孙女儿就见弃这个孩子,反而因为这个孩子十分孱弱,格外的用心。
  那娃子不会自己吞咽,赵大妹都是嘴对嘴的喂。
  天气寒冷,那娃子太弱。自身没什么火力。每每冻得嘴唇乌青,都要喘不上气。
  赵大妹就把她揣在怀里,没日没夜的用体温暖着。
  这孩子,周唯心只给了她一口气,却是赵大妹给了她一条命。
  十月怀胎都没有赵大妹抚育这娃子费心费力。
  短短几天时间,赵大妹就瘦得脱了相。
  反而周唯心,因为娃子有人照顾,她无事一身轻松,很快的恢复过来。
  钱如意负责照顾周唯心,比赵大妹好那么一丢丢。但也是终日里头顾不上梳,脸顾不上洗。
  三个女人,带着一大一小俩娃,都要邋遢的快将自己埋起来了。
  屋漏偏锋连阴雨。
  周唯心生产后第十一天,卫勇亮匆匆送来一个惊天消息。
  皇后薨了。
  原来,周唯心早产前的那天夜里,钱如意隐约间听到的钟声并不是幻觉,而是皇后薨了之后,宫中传来的丧钟。
  因为隔的遥远,所以才只是隐约多能够听见。
  先帝的灵柩还停在雁栖寺呢。皇后作为先帝的儿媳妇,是晚辈,又是女子,自然是不可能先下葬的。说不得也要暂时寻个地方停灵。
  雁栖寺是皇家寺院,自然的,皇后的灵柩也要停放在这里。
  钱如意身为太妃,自然是不用为皇后守灵的。不过,有她这个守灵的太妃在前。说不得皇后的灵柩也得派个把人了守着。
  皇帝还年轻,他的妃嫔们也正在青春,无论派谁来,恐怕都不会甘心情愿。说不得要来叨扰她这个太妃。
  要是被人发现,钱如意这里养着个孩子,还有个周唯心。不免就会有人做起文章来。
  因此,皇后薨世,对于钱如意来说十分不妙。
  周唯心显然比钱如意想得更靠前,更深远。
  她得到消息,不顾还在月子里孱弱的身体便收拾起来,向卫勇亮道:“卫大哥捎我一程。”
  卫勇亮被周唯心拒婚之后,这还是第一次上山来。显见,他也知道周唯心一直在钱如意这里的。
  由此不难推断,皇帝知道周唯心在这里,郭福知道,说不得,京中但凡有些头脸的人都知道周唯心在钱如意这里这件事。
  只不过,这就像一件东西上遮着一副薄纱,没人去揭穿罢了。
  如今皇后薨了,雁栖寺要来宫中的人,为了这层薄纱不被撞破,周唯心确实不能再在钱如意这里待着了。
  可是,她还没满月。钱如意怎能放心?
  周唯心放不下的,却还有那孩子。那可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
  赵大这时,却是个有主意的:“唯心,你放心先行一步。回到家里好生的将养身体。不用担心孩子。
  等这孩子满月了,硬朗一些了。你就让你公爹来接我们。我对外就说是我路上捡的娃娃。收留在膝下做个孙女儿的。
  反正,咱们两家相隔不远,你想孩子,要见的时候。我带过去或者你走过来都便宜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