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诸天万界抓壮丁 > 第三十三章 最难消受美人恩

第三十三章 最难消受美人恩


  赵天见她出手便已知道清姐是个练家子,只是所走的路数体系与神雕世界大不相同,所以一时也看不出深浅,但是想要伤到自己却是做不到的,所以无论清姐如何变招,如何抢攻,他也只管腾挪闪躲。
  二人你来我躲的折腾半天却没有一丝烟火气,一个攻的灵动,一个躲的潇洒,在胡二爷眼里,那就是这两个臭不要脸的家伙,公然在他面前调情呢。
  见沈梦清久攻不下,面带调侃的嚷嚷道:“行了,行了,大妹子停手吧,你就是再折腾一天也照样干不翻小天……”
  “呸,死胖子,你怎么说话呢?”清姐面现潮红,媚眼如丝的瞪了眼胡二爷,随后又朝赵天说道:“不打啦,不打啦,小没良心的,都不晓得让让姐姐,哼……”哼了一声后又给赵天抛了个媚眼,这才步态轻盈的走到一旁挑了把椅子坐下。
  瞧着风情万种,妩媚妖娆的清姐,赵天心中暗想:“以前咋就没注意到她不仅长得像妖精,连性子都这么像妖精呢?”
  赵天尴尬的笑了笑,没说什么,也找了个位置坐下了。
  胡二爷从壁柜的冰格中取出两个冰镇的小酒坛,又拿了三只造型精美的白玉酒杯,分别斟满棕红色的葡萄酒分给二人。酒色明亮,在灯光照耀下透过白玉映射而出,更显梦幻而富有诗意。
  “这酒,据说是产自元代的蒙古宫廷,从发现一直到被我收购都是在冰窖中储藏,我可是一直都不舍得喝呢,今天借小天的光,咱也享受一番葡萄美酒夜光杯的雅意。”
  杯酒入喉,三人不约而同的眯起眼睛,回味着酒中甘甜与醇厚果香。
  赵天回味片刻,感叹道:“胖子你还真是会享受啊,喝着古代的酒,用着古董白玉杯,这岂不就是帝王般的生活嘛,啧啧……让人好生羡慕啊!”
  胡二爷本就不是做作的人,就好像赵天说把那两幅疑似古董的字画送给他了,他就毫不废话的收下了,两坛珍藏的美酒说喝了也就喝了,没什么可矫情的。听到赵天的话,嘿嘿的傻笑两声算是应下了,也不加反驳。
  人与人的相处,贵在相知,赵天与胡二爷的交情是在嬉笑怒骂中结下的,其中没有掺杂任何利益。所以二人相处不会有太多的忌讳,说话做事也都很随意,谁都不会真的生谁的气,哪怕十多年来不曾联系了,但这份情谊仍在。
  当初赵天的离开,只是不想在兄弟的羽翼下做温室花朵,胡胖子也不会在这件事情上过多探究,能够相识相交这是缘分,但是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只要把情谊存在心中就好。
  几杯酒下肚,沈梦清的脸上更显娇嫩红润,似乎已经有些醉意,只见她晃晃悠悠的站起身子走到赵天的背后,右手搂住赵天的脖子,将下巴垫在他的肩膀上,眼神略显迷离,嘴角微微翘起,在他耳边如同梦呓般轻声说道:“小弟弟,十几年都不想着联系姐姐了,今天是怎么想到来看姐姐了呀?”
  对于清姐亲昵的举动赵天习以为常,这个大他三岁的女人,在她碧玉年华时遇见了刚入社会还很青涩的自己,就像是找到了很有趣的玩具一样,总是变着法儿的作弄自己,好像在她眼里就不存在什么男女之防一般,贴身疯闹是常有的事情。
  赵天嘿嘿干笑两声,一本正经的胡诌道:“谁叫你老是欺负我呀,我只好跑去学本事喽。”
  沈梦清右手揪住赵天的耳朵,笑骂道:“好你个臭小子,你个小王八蛋是学了本事打算回来欺负姐姐喽?”
  赵天笑笑,侧过头看着沈梦清的侧脸,一脸认真的说道:“清姐,我想你了。”
  房间里的氛围突然诡异的安静了下来,一直在旁边笑呵呵看着两人秀暧昧的胡二爷仰起头望着天花板,装作什么都没看到什么也没听到的样子。
  沈梦清略微迷离的眼神恢复清澈,抬手揉了揉赵天的脑袋,说道:“好弟弟……”随后便起身离开了包厢。
  对于突如其来的变化,赵天有种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感觉,回想了一下,好像自己没做什么不好的事情啊,看了眼胡二爷的神情,知道他一定清楚其中的隐情,问道:“胖子,到底怎么回事,我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么?”
  胡二爷一脸无奈的看着这位十多年没露面的兄弟,叹了口气,说道:“我的傻兄弟啊,你就从来都没想过当年跟在我身后的小尾巴,为什么见到你之后就总是缠着你啊?你见她去刻意的欺负过别人吗?你见过她什么时候亲近过谁吗?哎……”
  夜色已深,整个城市也都已经安静了下来,即便是享受夜生活的人群也都已经停下了他们的喧嚣。
  赵天像个游魂一样游荡在大马路上,心中无比纠结,同时还有着愧疚。
  白日里,通过胖子的讲述,他知道了原来这些年发生了许多他想都没想过的事情。
  当年在赵天离开后,沈梦清曾经发了疯一般的到处找他,险些因此而放弃读完大学,后来,为了拒绝家族给她安排的联姻,更是以自杀相逼,甚至与家族决裂而离家出走。
  十年的寻找,十年的等待,却始终找不到赵天的踪迹,她也知道这其中多半有着不少人的阻挠有关,年纪大了,心境也成熟了,之后也没再继续闹下去,选择与家族缓和关系。
  可是这近两年来,家族突然遭到多方面的打压,资金链也出现了问题,今天在会所被赵天一巴掌扇晕的那个年轻男子就是其中一方的人,同时也是当年被沈梦清拒婚的人。
  今天他们到会所找沈梦清就是想逼迫她妥协,找回当年所受到的羞辱。不料正好被赵天撞见,而且阴差阳错的将人给揍了。
  赵天在听到清姐默默爱了他十多年时,是既内疚又心疼,想到她这些年所受的煎熬与苦楚更是有种撕心裂肺的感觉,两行热泪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